第九十一章 色不迷人人自迷

上一章:第九十章 亲事生变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府尊的妹子雷氏,闺名雷盈盈,娘家在这蒙国南境是望族,不然也不得以和蒙家结亲,成为国公的儿媳妇,她的娘家和郑家向来交情不错,去了郑府,一通报,便被接进后院,和郑家的老太君请过安,和其余夫人们说了几句闲话,便要去郑七小姐院子说话。

两人原先也是认识的,郑七小姐倒也没多想,殷勤招待,坐下来没说几句,雷盈盈就开始叹气。

郑小姐自然要问夫人何事忧烦,雷盈盈便携了她的手,和她道:“七姑娘,你是有所不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难得回一趟娘家,暂住在哥哥那里,如今方知我那嫂子,这些年因为一直膝下无子,脾性越发地古怪了。今日我那嫂子,说是想要给我那侄女儿请位丽人堂的管事来,为她日后的簪花宴好生做些谋划。人请来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丽人堂的管事就触怒了我那嫂子,被折腾得……我都不忍说,可怜我那侄女儿吓得不轻,小脸儿都白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惹出什么病来。你说我劝吧,终究是客,管不了嫂子的事;不劝吧,这眼睁睁地也看不下去,说不得,只好来你们郑府避避,松散松散心情,也就你们府里,敦亲睦邻,上下和气,让人瞧着,就舒畅许多。”

郑七小姐怔怔地听着,也不好对人家家事置喙,只得道:“可怜那管事,事后还请夫人多多抚慰为好,人家虽是商户,可也是爹生娘养,总不能白白吃了苦去。再说也于府尊大人官声有碍。”

“可不是嘛。安慰自然是要安慰的,总归是我嫂子脾气太烈了些。”雷盈盈长吁短叹,接着又愁眉苦脸地道,“只是只怕安慰也是不够的,丽人堂终归是女王的产业,虽说女王令旨不出帝歌,不涉蒙国内政,但终究是江山名义共主,据说人最近也在浮水附近,离咱们近得很,这要丽人堂出了什么事,惊动女王,也不是个妥当的。你不知道,我这心里一直咚咚地跳,真怕……真怕出人命啊……”

郑七小姐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吓了一跳,怔怔地瞧着她。

雷盈盈忽然眼睛一亮,一把抓住她的手,急声道:“七姑娘,说到底这是一条人命,再说真要出了什么事,雷家难免有麻烦,雷郑两家同气连枝,总不能眼看着这事不可收拾吧?”

郑七小姐又怔了怔,慢慢抽出手,道:“话虽如此,只是若思不过是个闺阁女子,怎可随意干涉府尊夫人行事?夫人您身为小姑子,都轻重拿捏不得,若思便更不合适了。”

雷盈盈窒了一下,暗暗想这郑家书香门第,养出来的姑娘却不是书呆子,没那么好骗,这话说得颇有些厉害,随即便笑眉笑眼地道:“自然不能让你这么一个待出阁的姑娘,去干涉人家家事,只是想你帮着解个围。这闹事都是关起门来闹,一旦有客上门,谁还做得出什么?所以我只是想请七小姐,去给我那侄女参谋参谋,如何能在簪花宴上一鸣惊人,夺得头彩。当年你可是簪花宴头名,琴棋书画四艺第一,至今还是我濮阳无可超越的胜绩,以这个名义,断然是天经地义,便是我那嫂子也是欢喜的,她早就想请你了,又碍着你即将出阁,不好意思开口罢了。你一去,她必定什么事儿都没了。”

见郑七小姐沉吟,又谆谆善诱道:“七姑娘,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于你,不过是移步一趟的事儿,又帮了府尊夫人和我家侄女,又救了那无辜女管事的命,这等不费力气的积德之事,何乐不为。”

郑七小姐听着,神情动容,半晌起身道:“那我去禀告老太君及家母。”

“七姑娘,便说濮阳新开了丽人堂分店,我邀你去选些最时新的首饰衣料。若说了实情,只怕老太君老成持重,不肯应。可是,这可关系到一条人命啊!”

郑七小姐犹豫了一下,点头应了。雷盈盈喜笑颜开地等着,过了半晌,见郑家老太君身边的嬷嬷命备车,说要陪姑娘出门,知道事成,便欢喜地迎了上去。

马车出了郑府,直奔府衙。

而此时,雷府尊也在城外道边,对一位红袍男子深深躬身。

马上的红袍男子,三十出头,身量高大,面色淡金,眼眸细如刀裁,看人时不算凶恶,却阴冷慑骨,四面护卫都离他三尺之地,噤若寒蝉,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多走一步路。

都知道这位主子看似平常,骨子里却最是残忍冷酷,是个可敢搬石砸破天的混胆大人物,稍有不顺动辄杀人是常事,但对属下赏赐也极厚,跟着他一脚天堂一脚地狱,谁都活得战战兢兢。

此刻离王蒙赫淡淡盯着雷府尊,道:“你说有办法让本王娶到郑家姑娘?”

“是。”

“他郑家名门清流,大王都极为尊重,郑家小姐一旦订婚,断然没有君夺臣妻的道理,一应强取豪夺手段也不成,一旦给大王知道,或者给那些酸儒知道,本王就会被千夫所指,你又能给出什么首尾干净、不留后患的好计?”

“殿下,”雷府尊一笑,“郑家是名门,名门最重的是什么?”

“自然是名声。”

“那便是了。当郑家小姐名声受损,清白不保,以郑家家风,定然羞于隐瞒真相再与蒙国公府结亲。肯定是要主动退亲的,到时候王爷再去求娶,不计较名节身份,愿意以正妃待之,郑家只有感激涕零将小姐嫁出的份,您得了美人,还得了郑家的归心,岂不甚好?”

“你说得简单,但那种门第,将嫁的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如何污她名声?难道要本王闯进她府中不成?”

“这个殿下无需担忧。”雷府尊笑得神秘,“郑家小姐,此刻想必已经在微臣府中。”

“哦?骗来的?”

“女人嘛,心软,有些事过不去。”

“也罢。那本王便去你府中瞧瞧。”蒙赫将马鞭一收,微微不耐烦地道,“说到底,女人就是麻烦,我前头那位死了正欢喜,想过几日松快日子,这不又要娶!”

一众护卫都露出古怪神情,这位殿下,是个双刀,女人也要,男人也喜,只是无论女人男人,都似乎在他心头留不下位置,边玩边杀,玩死的人也不计其数了。

雷府尊也知道这位的德行,甚至知道相比于女人,这位对男人兴趣还更大些,尤其是一些个性气质特别的男人,最能吸引他目光,心中一动,笑道:“微臣府中,还有一个妙人儿,或许王爷见了,会比看见那郑小姐更加欢喜。”

“哦?”蒙赫眉头一动,看他一眼,忽然大笑道,“好极,那便瞧瞧!”

鞭梢霍霍飞卷,卷起一天灰黄烟尘,烟尘里,数十骑如怒龙,直奔城中而去。

此时景横波正坐在府尊后院的一件客厅里。

她被请进后堂后,府尊的夫人小姐并没有立即出来,引路的仆妇说要通报主人,让她稍待,便进去了,随即有丫鬟奉上茶来,景横波早已形成习惯,不用陌生之处的茶水食物,也没碰那茶盏。

坐在椅子上等了一会儿,还是那丫鬟来了,却道夫人欠安,小姐还在上课,请客人稍候,小姐下学了立即过来。说着便笑道:“姑娘不喜欢这茶,我给姑娘换一杯。”也不由景横波解释,出去重新端了一杯茶过来,这茶却是白玉托盘,茶色湛红如血,气味清香醇厚,茶盏底部浮沉几片阔大茶叶,却是深绿色微有金边,极为少见。那丫鬟道:“这是咱们蒙国南部特产名茶,号为红袍金边,最正宗的红袍金边茶树,都生长在崖边,如今只剩区区十数棵,向来是进贡王室的贡品。如今府中也不过留存几两。我家夫人说了,身子欠佳,怠慢客人,特以红袍金边赔罪,请姑娘海涵。”

景横波听她说得客气,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便站起来接茶盏,正好那丫鬟将茶盏往小几上放,两边胳膊一撞,那丫鬟“哎呀”一声,茶盏翻倒半边,茶汁倾倒在景横波胳膊和胸前衣襟上,那茶汁竟也是鲜红的,染在景横波淡黄衣裳上,殷然如一片鲜血。

那丫鬟急忙道:“哎呀我这手笨的,真是该死!”顺手将剩余茶水往旁边盆景里一倒,收拾了茶盏道:“姑娘稍待,奴婢这就是去找衣服来,给你在偏厅换了。”

景横波看看自己衣服一片狼藉,看上去血淋淋像杀了人一样,只好点点头,那丫鬟急急去了。景横波坐下继续等,撑头靠着小几,嗅着那茵翠盆景里一点淡黄小花的朦胧香气,不知怎的思绪也有些朦胧,隐约想起现代那世也看过不少宅斗,好像小姐们出去做客,常常会被居心叵测的闺中敌人弄湿衣服,然后需要换衣服,换衣服的时候,就会出现各种幺蛾子,比如被男人撞见换衣服啦,比如撞见男人换衣服啦,比如换下的东西被掉包或者被塞进什么男人的东西啦,由此这换衣服的人,如果是坏女配必然败坏名节不得不下嫁登徒子,如果是女主必然是机智灵活早有准备反戈一击……十本书里有八本书的必备桥段,想到这里不禁懒洋洋地笑了笑,困困倦倦地合上眼睛。

她合上眼睛的这一刻。

雷盈盈带着郑七小姐,进入了后院的月洞门。

蒙赫已经驰到府衙门口,下了马,龙行虎步,直奔雷府尊说的“有妙趣男子”的前厅而去。

雷府尊慌忙拦住他,道:“殿下,郑七小姐应该在后院,此时去正当时,万万不可在此处耽搁。”

“急什么,不就是一个女人?既然入了你的府,你还替我留不住人?”蒙赫听雷府尊说了一路关于那个白衣男子如何清冷出尘,如何皎皎如月,早就心痒难耐,一把搡开雷府尊,便大步向前走。

此时宫胤正在前厅,他当时也是不喝人家茶的,陪他的一位管事,正局促不安地坐在那里,这位平日里长袖善舞人情活络的管事,此刻却觉得府尊交代下来的拖住这人的任务,实在是太难。这位没有言语,没有表情,连眼神都欠奉,他想搭话,却在那样高冷凛然的姿态面前,呐呐不能成语,平日里逢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的滔滔不绝,到了冰雪一般的人面前,也被凝成了冰雪,梗在胸膛里,让他坐立不安。

更糟糕的是,宫胤一直微微闭着双目,似乎在算时辰,忽然站起,道:“时辰差不多了,请将我女伴叫出来,我们要走。”

管事正不知怎么才好,宫胤见他一脸无法做主模样,干脆转身向外就走。

管事正无措,忽见花厅外头人影晃动,显然是有人来,如蒙大赦,急忙迎了出去。

外头来的自然是蒙赫,他并没有急着出去,而是立在一角看了一会,这一看便看得眼神熠熠,几乎忘记挪动脚步。但宫胤步子一动,他眉头便微微一皱,看了一眼身后侍卫,道:“围住花厅!”

“殿下,后院那头,再不去人就走了!”雷府尊焦急地催促。

“没空!”蒙赫冷眼一翻,对身后两个侍卫道,“去,那个女人赏你们玩了!”

两个侍卫又惊又喜地接令,雷府尊傻眼,急忙相拦,“殿下,殿下,不可如此……”

“一边去。”雷赫轻描淡写一拨,雷府尊便被拨倒在地,急忙又扯住他袍子,道,“郑家小姐如何能赏赐您的属下,您还要娶她的啊……”

“是啊,本王会娶。不就是个娶回来供着的女人吗?又没打算要她。告诉你,践踏到底郑家才会毁婚,本王求亲他家才会更感激,当然,我的忠心侍卫也会感激我,瞧本王多大方。”蒙赫嘿嘿一笑,眼看宫胤出了花厅,身影一闪已经掠了过去,“站住!”

宫胤抬头,淡淡看过来,他目光寒冰冷彻,看得蒙赫激灵灵打个寒战,胸中却更生起几分灼热的兴趣。

好相貌,好个性,好杀气!

这样的人物,哪里是以前遇见的那些空有皮囊的庸脂俗粉能比!

芝兰玉树,高岭琼花,不可错过!

一股凛冽的寒气逼来,宫胤看也不看他一眼,已经一片雪一般将从他身侧掠过。

蒙赫长鞭飞甩,勾向宫胤的腰,一边试图把他往自己面前拉,一边大笑:“儿郎们,不计代价,留下他!走掉了,你们一起死!”

……

宫胤在前厅被绊住的时候,景横波在后堂昏昏欲睡。

而此时,雷盈盈和郑七小姐已经到了那厅口,雷盈盈竖指于唇,“嘘”了一声,悄声道:“且随我去悄悄看看,但望事情已经平息了。”

两人便悄然移到窗前,探头一看,正看见景横波斜斜倚在椅子上,衣衫一片血渍。

两人齐齐变色,雷盈盈骇然道:“已经死了?”

郑七小姐也面色发白,她原本半信半疑,此刻见这一幕,不禁惊心,想不到事情竟然这般严重。

她便要进去救人,却被雷盈盈拉开,连退了好几步,雷盈盈悄悄在她耳边道:“先别,看看风向再说,我那嫂子,上次大夫说她有燥狂之症,不瞒你说,发作起来六亲不认,这要咱们贸然去救人,把她惹怒了,只怕人家还没死也得被咱们害死,说不定还会连累你我,还是先想想办法,劝劝她安定下来再说。”

“可是这姑娘瞧着不大好,万一耽搁了……”郑七小姐不大在意自己的安危,却怕里头那一身血的姑娘真的死了。

“应该不至于,咱们先去见我嫂子,劝她回心转意,把人放了。”雷盈盈不由分说,拉着郑七小姐就往里头走,郑七小姐只得跟着。

到了雷夫人住的院子,两人进去,在外头客厅坐了,雷盈盈道:“我先去瞧瞧我嫂子,看看她到底怎样,若是真不大好,可别害了你。”说着便进去了。

郑小姐便在外头等,丫鬟奉上茶来,郑小姐心中焦灼不安,下意识揭开茶盏喝了几口。

随即她便听见隔间似乎“砰”一声响,她心中一跳,想着雷盈盈说的夫人的躁狂之症,可不要雷盈盈也受了害,眼见身边无人,便起身走到隔间,试探着推了推门,门推不开,随即便听见人的说话声。

先是一个男子声音,道:“人带来了?”

郑七小姐一听男子声音,顿觉不好,也不再听,转身就走,却忽觉两腿发软,根本一步挪动不得,只得死死抓住门边,靠在旁边的太师椅上。

随即一个女子声音,不是雷盈盈的声音,带着笑意,道:“都安排好了,平王殿下。”

郑七小姐又是一呆,平王?平王怎么会在这里?

那“平王”“唔”了一声道:“此事做得可还隐秘?在雷府尊府中设下此计,实在太过冒险,可不要给人抓了把柄。”

那女子声音洋洋自得地道:“殿下放心。谁也想不到此事我这等设计。雷夫人有躁狂之症,我在她请我过府之时故意触怒她,引她伤我,再向雷盈盈求救,雷盈盈以前和我有一些交情,却又不敢直接对上她嫂子,必然要去请救兵,此时此刻,她能想到的救兵,能找到的借口,只能以簪花宴她家侄女儿需要学习经验为名,去找郑家那个在簪花宴上一举成名、至今无人超越的七小姐,这理由可谓天经地义,郑七小姐心善,救人大事,必然不会推脱,等雷盈盈一来,我放倒雷夫人和雷盈盈,殿下你做你的事儿,回头郑七小姐出了事,郑家必然要和雷府算账,而雷府最近和离王殿下走得很近,您瞧,破坏了离王的计划,又折了雷府这样一个离王的左膀右臂,真真的一石二鸟之计。”

“然也。”那男子笑道,“如果不是蒙赫竟然想着和文臣清流结亲,以此获得朝野士子以及大王的看重,为他的储君之位加码,我也用不着绕这么大的弯,费这么大的心思来为难郑家,说到底为难郑家是假,给阿赫找点事是真,免得他整日要和我争。等会儿说不得还要冒充一下阿赫,好好给郑家小姐留下点深刻记忆。”

那女子笑道:“丽人堂这次为殿下做了这许多……”

男子爽朗地道:“答应你的事情,自然都算数!”

“如此,我代丽人堂多谢殿下了。”

两人相对呵呵笑,郑小姐听得惊心动魄,咬牙挣扎着要走,挪动了半天,却只撞歪了椅子,椅脚和地面嘎吱一声响,郑七小姐觉得浑身血液都冻住了。

她僵硬着身子不敢动弹,眼角盯着那门,门里面声音戛然而止,门毫无动静,郑七小姐舒了一口气,刚想爬走,忽然门“啪”地一声开了,一只手伸出来,闪电般将她拖了进去。

“啊——”女子凄厉的呼声,只响半声,中途而绝。

同一时刻。

只闭上眼短短一刻的景横波霍然睁眼,猛地坐起,一偏头,看住了身边盆景上那朵小小的花。

她的冷汗,瞬间满身。

不对劲!

推荐热门小说女帝本色,本站提供女帝本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帝本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九十章 亲事生变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82年生的金智英 咬上你指尖 欧皇他有万千宠爱 白月光作死后又穿回来了 风临异世 超级浮空城 限时狩猎 极品王爷太凶残 影后小娇妻,在线装失忆 重生之带球改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