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恩将仇报

上一章:第八十八章 绿帽子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话音未落,里头砰砰乓乓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还有女掌柜女店员的尖叫,有人大声道:“你疯了,你不知道这是女王陛下的产业……”

“开国女皇都不行!”还是那尖利声音,“这里是蒙国,不是帝歌!”

景横波抓着那堆盒子瓶子,打开来看看,笑笑,走了进去。

里头一片狼藉,柜台被推倒,各式瓶子盒子滚了一地,两边对峙站着不少人,景横波看见两边都有女子,用长裙遮掩住滚到自己脚下的那些瓶瓶罐罐,大概打算等会浑水摸鱼,毕竟柜台里的那些东西,都价值不菲。

看见她忽然走了进来,两边人都怒目而视,齐声道:“出去!”

景横波倒笑了,又闹事,又不愿意别人介入,这事儿闹得有意思。

“哎哎别这样嘛,”她笑道,“大好天气火气这么旺何必呢?我来帮你们做个和事老好不好?”

“你算哪根葱?”又是异口同声的拒绝,加上内涵一致的轻蔑眼神。

景横波摸摸鼻子,被吵架双方同时鄙视这事儿还真是少见。

“我算哪根葱,你们等会儿就知道了。”景横波懒洋洋地把东西往没倒的柜台上一搁,“不过对于这些化妆品,我有话说。”

“轮到你说话?”那声音尖利的女子转过脸来,景横波看见了一张眉目姣好,却因为浓施脂粉而显得有点苍老俗气的脸,那脸本来也看得过去,却被身上那些华丽却配色不当的锦绣衣裙,和同样华丽却显得累赘的首饰给破坏了整体美感,景横波第一感觉就是眼睛好累,她难道不知道一个人全身上下衣裳颜色最多不该超过三种吗?

女子一看就出身豪门,眉宇间的骄矜之气只有经年累月的养尊处优环境才能培养,身后一帮丫鬟家丁,穿着也是不俗。

而对面丽人堂的掌柜也是女子,是个中年妇人,颧骨微高,面色苍白,两道眉描得高高挑起,妆容到神情都透着一股精明强干的味道,这该是丽人堂需要的掌柜气质,但景横波瞧着也不大舒服,这妇人眼神太活,一眼就将她浑身上下扫遍,发现她衣着并不算华贵,脖子上戴着的居然是木质项链,那态度立即转了个三百六十度弯。

此刻那女掌柜向后退了一步,淡淡看那贵妇咄咄逼人,竟然没打算给景横波解围。

景横波见惯了这种人,多看一眼都懒得,懒懒道:“是人都有说话的权力。”将那肥皂盒子点了点,“尤其看见蠢货当面,叫人忍住不说实在不人道。”

“你说谁蠢货?”妇人的眉头快要挑到了额头上。

“这种问题一般都是蠢货才会问。”景横波格格一笑,打开肥皂盒子,“什么叫肥皂里有黑点?这黑点明明是深水泽黑珍珠屑,磨砂效果,方便更加清洁肌肤。你不懂就好好问问,别急着丢人现眼。”

那妇人怔了怔,脸色一变,没等她说话,景横波又打开那紫色木盒,挑起一点黑色的皮屑道:“黑水泽去黑头深水泥面膜,你说的蛇皮就是这个?唉,我真不想笑话你孤陋寡闻,这是蛇皮?这是黑水泽独有的黑螭皮,黑水著名凶物,价值千金,磨碎了的黑螭皮,拥有丰富的胶原蛋白,能细致肌肤,延缓老化,这种细小螭皮的存在,正说明了这盒面膜的货真价实,要是帝歌贵妇们看见这点螭皮,不知道多开心,不过凭蒙国贵族的眼界,认不出来也可以理解,下次千万记得在帝歌亲朋面前不要闹这样的笑话,我怕你因此被列为拒绝往来户,那就是我丽人堂的罪过了。”

“你!”妇人脸色铁青。

一边的丽人堂掌柜,却微微皱起了眉,转头对后堂打了个手势。

“我可以教你的东西多呢。”景横波笑盈盈地又要打开一个盒子,那妇人面色铁青,看一眼外头越挤越多的人,退后一步,怒道:“轮不到你来教我!”转头吩咐侍女家丁,“我们走!”

她刚刚转身,景横波曼声唤:“且慢。”

那妇人怒极转身,狠狠瞪着景横波,景横波依旧笑得慵懒自如,指指地上一片狼藉,“麻烦恢复原状。”

“凭你们也配使唤我们!”

“丽人堂分号遍天下,今日夫人闹场是丽人堂今年第一大事,这事儿丽人堂会为夫人传遍天下,”景横波笑眯眯地道,“好为夫人家族在整个大荒传播声誉。”

那贵妇死死盯着景横波,大抵想用自己的尊严和杀气令对面的人退缩,可惜景横波除了对宫胤的媚眼会有反应,其余人眼睛瞪掉也顶多觉得不够美。她的妩媚笑容八风不动,不生气不蔑视,一切皆如蝼蚁。

好半晌,那妇人不得不自己转开眼,狠狠挥了挥手,几个侍女家丁不得不上前,将柜子扶起,东西收拾整齐。忙好后妇人急匆匆要走,景横波又喊了,“且慢。”

“还有什么废话!”

“请贵属将藏在裙子底下,后来又悄悄塞到袖子里的丽人堂货物还回来。”景横波指指那几个丫鬟,“您家下人眼皮子虽然浅点,但只要及时还回来,我不会逢人就说的。”

那妇人脸色霍然铁青,怒斥道:“胡扯!我家一个下人,也比你高贵三分,怎么会拿你们的腌臜东西!”

那群丫鬟慌忙地掩着衣袖,悄悄地向后退。

景横波不答,笑着弹弹手指。噼里啪啦,那群丫鬟袖子里,落下一堆五颜六色的盒子瓶子。不等那些人慌忙要捡,景横波飞快上前捡起一个,对着外头晃晃,笑道:“丽人堂标记,瞧,刚才踩住的脚印子还在呢。”

外面立即捧场地哄堂大笑,有人大声道:“果然是名门家教,有其主必有其仆啊。”

那妇人脸色由青转紫,再由紫转青,忽然返身“啪”地一巴掌抽在身边一个丫鬟脸上,叱道:“丢人现眼的东西!”

她手上黄金流苏镯子宝石戒指一大堆,宝石的割面擦过那丫鬟的脸留下重重血痕,那丫鬟不敢喊痛也不敢捂脸,噗通一声跪倒连声求饶,那贵妇冷声道:“拖走!回去仔细你的皮!”说罢刚刚转身,又听一句,“且慢!”

妇人霍然转身,怒喝:“你有完没完!”

“砸坏柜台和货物的赔偿夫人您还没赐下。”景横波摊开手掌,“紫檀柜台,砸坏一角需要全部重做,被砸坏的货物……”她回身看了看,露出满意笑意,“蓝海之谜恒久奢华黄金面膜、思希黎明眸紧致钻石星辉眼霜、伊丽莎白魅惑夜影七号香水……”噼里啪啦报完几十样之后,飞快地得出心算结果,“承惠白银计一万三千二百一十四两,念在初犯去掉零头,赔偿一万三千两便好。”

外头一阵骚动,有人惊呼有人窃笑,妇人气得满头珠翠琳琅乱响,咬牙道:“你这是敲诈勒索!我要向府尹大人申诉!”

“请便。”景横波无所谓地道,“丽人堂的东西都是明码标价,在你砸场之前便挂着牌,丽人堂的东西大多卖给官员贵族,都是好东西,容不得一丝瑕疵,相信府尹夫人那里也会有丽人堂的货品,她会知道我们到底有没有敲诈勒索,不仅她,整个蒙国乃至整个大荒,都会知道丽人堂有没有敲诈勒索,以及您有没有胡搅蛮缠想要赖账。”

那妇人脸色又变了变,她听懂了景横波的意思,这才想起丽人堂走高端路线,货物专供各大官员贵族,堂中女伙计行走高门大院,和各地官衙向来关系不错,真要闹到府衙,虽说自家是豪门,府尹要给面子未必会输,但一定会传到濮阳乃至蒙国所有官员贵族的府邸内,到时候各家夫人聚会,各家府邸往来,自己哪里还有颜面再去参加?

她恨恨地从袖子里摸出几张金票,往地上一扔,尖喝一声,“走!”这回步子很快,生怕再听见那句要命的“且慢”。

围满台阶的看客默默让开一条道,又默默目送她离去,虽然慑于权势一言不发,却不妨碍他们用眼神表达鄙视,那妇人气得浑身乱颤,却又无颜发作,只得快步低头急走,只想快点离开,直到爬上自己的马车,进入之前,才猛然回身,浑身颤抖地指着犹自在店堂中微笑目送她的景横波。

景横波迎着那发颤的亮晶晶笔直戳过来的指甲,笑吟吟给她一个飞吻。

那妇人猛地甩袖,一扭头钻进车厢,声音不仅尖利已经近乎瘆人,“走!”

马车以近乎逃的速度离开了街道,景横波目送那辆金闪闪特别华丽的马车,皱了皱眉。

随即她回身,看见那女掌柜已经将那几张金票捡起收进袖子中,对她微笑施礼,“多谢姑娘仗义相助,姑娘似乎对我丽人堂货物颇为熟悉,可也是我丽人堂中的管事?”

景横波笑了笑,不置可否,那女掌柜便邀她入内喝茶,说要好好感谢,景横波对一直站在阶下看着她的宫胤招招手,道:“一起来尝尝丽人堂的茶。”

宫胤捧着一大堆东西过来,一堂的女子都呆呆地盯着他看,宫胤顺手便把那一堆东西交在一个女伙计手中,道:“麻烦代为保管。”东西沉重,压得那姑娘一个趔趄,却立即站住了,不仅一句怨言没有,面上还笑得一朵花儿似的,道:“公子放心,稍后自会帮您送回府去。”

宫胤不过淡淡点头便走了过去,他向来眼中只有景横波,闲杂人等在他看来也就是个人形架子。

景横波看着那些叽叽喳喳满面绯红扭来扭去的丫头们,撇了撇嘴——丽人堂什么时候管起帮人家送非丽人堂货物的事儿了?一群花痴!

又恨恨白宫胤一眼——招蜂引蝶!

宫胤过来,看她一眼,再顺着她眼光看那群丫头一眼,很识相地抬手给她理了理发鬓,道:“乱。”

“你懂什么,这叫蓬松云鬓,我刚研究出来的新发型。”景横波立即转嗔为喜,挽住他就往里头走,脑袋爱娇地搁在他肩上。

宫胤唇角一弯——其实知道她不是吃醋,也不是玩小儿女心思,经历丰富的女王陛下怎么可能还玩这么幼稚的把戏,她只是借着这些貌似撒娇吃醋的动作,拉他自云端下凡尘,多体验人间烟火和世情温暖罢了。

用她的话来说,叫什么……接地气?

不习惯被人贴这么近一起走路,感觉腿都不知道怎么迈了,很担心步子会绊到步子,真难为景横波穿着长裙步子一丝不乱,他有点想推开她,更多的却是舍不得,心间翻覆了好几遍,最终却是轻轻抬手虚虚扶住了她的腰,怕她走跌了。

景横波微微低着头,唇角渐渐漾起一丝笑意——宫胤,真的慢慢开始接地气了,这真是一个好的开始。

但愿他的身体状况也在好转,她不怕人间磨难,就怕老天不给她更多时间去经营幸福。

那女掌柜在前头带路,直将两人引入内院深处,命人奉上好茶,一改先前排斥态度,笑意盈盈和景横波攀谈,景横波向来也是个自来熟的,两人说了半天话,那女掌柜神情越来越明朗,笑道:“难怪姑娘对我丽人堂货物如此熟悉,原来姑娘竟然是帝歌丽人堂的管事。”

“是啊。”景横波笑吟吟道,“做一行精一行,掌柜对咱们的东西,也精通得很啊。”

女掌柜脸色变了变,勉强笑道:“这是咱们丽人堂的起码规矩,自个都弄不明白自己的东西,还谈什么经商呢。”

“是啊,必须懂,简直太懂。”景横波颔首,将手中一直拿着的一盒粉饼打开,手指拈起一小片白色片屑,笑道,“所以我想向掌柜请教,这粉底里的虫干,又是什么玩意儿?”

那掌柜面色一变,捂袖咳嗽一声,“这个嘛……”

景横波又变戏法地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瓶子,拔开瓶塞闻了闻,道:“娇容月光精华,居然有股哈喇味儿,是新品种吗?我怎么没听说过哈喇味儿的精华?”

女掌柜霍然站起,盯着那瓶子,半晌冷冷道:“你是来砸场的?”

“坐下,坐下。”景横波敲敲桌子,“我如果真的是来砸场子的,这话我刚才就说了。说句实话,刚才那个撒泼的妇人,说肥皂和面膜有问题虽然是胡扯,但这粉底和这精华,确实是次品,甚至……是赝品。”

“哪有此事!”女掌柜正色道,“丽人堂出售,从来都是货真价实的正品,您焉知这不是刚才那个妇人为了敲诈,将东西掉包了呢?”

“丽人堂的东西,如果真的做赝品,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得经过专门培训,熟悉这些东西形质的人才能仿造。就好比这粉底,其实主要工序还是不错的,却在晒制的时候没有经过例行的三道筛箩,导致有杂物混进。别人要想拿赝品来敲诈,只可能拿出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景横波往椅子里一靠,笑得从容。

宫胤只管喝茶,看她——论及自己熟悉的领域侃侃而谈的景横波,那般自信从容,比任何时候都迷人。

那掌柜脸色变了又变,半晌,慢慢地从袖子里抽出一张金票,默不作声,双手奉上。

景横波扬起眉毛,似笑非笑,“掌柜这是什么意思?”

“姑娘从帝歌远来蒙国,想必是奉总店之命做半年例行巡视,一路辛苦,车马劳顿,这点心意,聊慰姑娘辛劳。您拿去添只镯子,也是我的心意。”

景横波瞄一眼那金票,数额不低,是刚才赔偿数额的三分之一,买一百只金镯子也够了,好大手笔。

商人重利,万事以得失衡量,舍得放多大的血,就意味那件事本身值得她这样投资。

而一盒粉底、一瓶精华的区区瑕疵,是不值得这样的投资的。

银子给得正好那叫感谢,银子给多了那叫祸患。

景横波脸上笑容不变,甚至多了几分贪婪,接过金票,笑道:“您真是太客气了。”

女掌柜似乎舒了口气,站起身笑道:“前头还有点事务,请容我处理后再来赔贵客,您且在这里休息,稍后我令伙计给您安排住处。”

“掌柜请便。”景横波还在翻来覆去琢磨那金票的暗押,一脸全神贯注,头也不抬地答。

掌柜匆匆出了门,还细心地将门带上,人刚出去,景横波就将金票扔下来,呵呵一笑。

宫胤同时道:“她去外头叫人了。现在走不走?”

“不走,我想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景横波笑,“我也想看看,这家丽人堂里,到底有多少次品?”

她走到一边陈放货物的架子上,将那些瓶瓶罐罐一一打开,嗅过,对着阳光看过,半晌,将东西啪地一扔。

“过分!”

景横波的脸色很不好看,丽人堂是她的心头宝,是她一手创立,一心要在大荒营造女子时尚新风潮的产物,她拿出了她这辈子最喜欢也唯一擅长的东西,花费了很多时间精力,丽人堂的产品、设计、机制、运营方式,处处都凝聚着她的心血。可以说,相比于天上掉下来的女王之位,丽人堂才是她自我价值实现的领域,是她的精神寄托,如今她的心血,刚刚走上轨道,正在最重要的发展期,还没在全国铺开摊子,造成她所需要的影响,居然就出现了这样的败类,叫她如何不怒?

这架子上的货物,居然有一半以上,都纯度不高或者干脆就是假货!

这样的东西,面对的又是高端客户,一旦传出不好名声,丽人堂的开拓之路,就能中道夭折。

口碑的建立或许需要很多人胼手胝足地努力许久,但崩塌真的只需要一次信誉的毁坏。

那个妇人闹事固然不对,可保不准人家也是先用过丽人堂的产品,觉得货不对版,却又没能找到实际证据,毕竟丽人堂的东西都是新玩意,没有参照物,人家花了钱却没得到预料效果,不忿之下过来找茬,也就可以理解了。

难怪这个掌柜,关起门来任人闹事,看她出来解围,还一脸拒绝,发现她精通丽人堂产品后,更是一脸戒备。

“人来了。”宫胤忽然道。

外头脚步杂沓,一大群人涌进了院子,忽然几根火把被扔进了窗子,随即窗户被从外头关上,有人搬过重物,死死挡在窗前。

门前也有脚步声,“砰”一声什么东西压在了门上,一听就是重物。

这屋子就两窗一门,被压死之后人便出不去。

景横波嘴一撇,对门外喊,“喂!你们打算干什么?”

门外传来那女掌柜的声音,格格一笑道:“你说干什么?纵火呗。”

“光天化日之下还有王法吗!”景横波继续摇门。

“嗤,王法?王法是什么东西?”那掌柜冷笑一声,“再说谁触犯王法了?天干物燥,无意失火,这是你的命,怨得谁来?”

“我刚刚还帮了你一把,你为什么要恩将仇报!”

“对呀,就是因为你刚刚帮了我一把,所以我杀你才没人怀疑嘛。”女掌柜笑道,“其实呢,是你自己蠢,你帮完我就走,或者不说出那粉底的问题,我也就罢了,说不定还真会感激你,送你点散碎银子。谁知道你非要留下来,你是丽人堂的人,又知道了我这里的问题,我怎么能容你活下来,去向总店柴大总管,或者女王陛下告状?”

“就为这个你要杀人?”

“这个还不够么?你知道我花费多少银两才拿到丽人堂蒙国主事的位置,但有半分可能,我也不允许被破坏!”

景横波叹口气,喃喃道:“看来在任何地方,人,才是大问题啊……”

外头女掌柜冷笑了一阵,随即窗子被打开,几桶液体被泼了进来,一股呛鼻的气味袭来,火苗呼啦一下蹿上屋顶——泼进来的是火油。

与此同时,女掌柜已经惊惶地叫起来。

“不好啦!失火啦!大家快来救火啊!”

随着她的叫声,更多的火油被泼进来,在外人看来,倒像是这边在殷勤“救火”一样。

左邻右舍已经被惊动,纷纷响起了开门声惊呼声脚步声,一片嘈杂里,那女掌柜格格一笑,忽然压低声音道:“别怨我,其实我也是帮你一把呢。你知道你刚才得罪的那位夫人是谁?那可是蒙家的媳妇!王族蒙家!国公的儿媳妇!你得罪了她,你会死得更惨,如今能痛快被烧死,你得谢我!”

她大笑着走开去,刚走过屋子,就一抹脸,带着哭腔大叫,“救火!快点救回咱们的客人!快!”

屋子里,景横波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地盯着也一脸诧异的宫胤。

蒙家?

……

推荐热门小说女帝本色,本站提供女帝本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帝本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八十八章 绿帽子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后宫:甄嬛传2 翻译官 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 深海的公主 极品青云 不负如来不负卿 云中歌2 他在灵异游戏里安胎 乡村大凶器 乡村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