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绿帽子

上一章:第八十七章 抓胸龙爪手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盛夏已经过了,大荒的秋是大荒一年四季中最美的季节,天高云淡,稻麦金黄,日光灿然又温柔,连往日里深黑翻浆的沼泽,都泛着微微的金光,让人不住想起丰饶、富余、饱满、收获这样美丽的字眼。

景横波行走在道路上,脚下这片土地广袤而肥沃,左边是一大片沼泽,已经被开发成桑基鱼塘,可以看见里头在淤泥里钻来钻去的肥美的鲶鱼,有农人赤足踩着淤泥,将一些老藕捞上来,带回家去炸藕饼,附近有大片的桑林和果园,采桑季已经过了,桑枝正被农人折下来准备磨碎了养蘑菇,到了冬天桌上就有了鲜嫩的菌子可吃。

而在沼泽的另一面,是大片麦田,田中老农一边收割一边笑,“今年可得有个好收成!想不到种了两年黑苜蓿,真的将这块地土质给改了,瞧咱这麦子,颗粒饱满吧?”

“那是托赖女王陛下洪福!”远远的另一片田地里一个汉子直起身抹一把汗,笑道,“咱们这穷山恶水,以前沼泽废着大块地,盐碱地也废着,一年到头看不见收成,粮库跑老鼠,粮缸不满底,哪年哪个村子不饿死几个人?嘿,要不是女王在当初迎驾大典上说的那一番话,各国这些年慢慢开始施行果然见效,哪有咱们如今的饱肚子!”

“外头说女王陛下是罗刹,是天煞,是白虎,是不祥妖物呢你们听说过没!”

“啊呸,别听那些官员老爷们胡扯,他们嘴里能放出一个好屁来?我老头子活了这么久,只知道一件事,谁让咱吃饱饭,谁就是最好的王,女王要是站我面前,我老头子非得请她尝尝咱们这的鲶鱼蘸酱和藕饼不可,至于那些老爷,只配吃屎!”

“死老头子,又吹上了,女王稀罕你的鲶鱼和藕饼?你敢让谁吃屎!赶紧自己先吃上罢咧!”一个老太太摇摇晃晃从田埂上赶过来,将热气腾腾的饭篮子,塞在了老头子的怀里。

“哈,鸡蛋卷饼炖茄子,好饭!”老农掀开篮子盖布,喜滋滋叫一声,啪嗒啪嗒上田埂来,正要吃,忽然感觉身边站了人,抬头一看,眼睛一眯,笑道:“姑娘饿了?”

景横波笑眯眯看着那老头篮子里的饭,点点头。她听见了刚才的对话,心情很好,当年提出的桑基鱼塘和改善大荒土质的建议,如今慢慢已经看见成果,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比吃饱饭更重要?大荒占地百分之七十的沼泽只要能用上一半,那国力民生就会是一个突飞猛进的结果,将来统一各国各族,走出沼泽,和各国通商之后,大荒要想成为第一大国,也不是没有可能。

老头慷慨地抓过一大块卷饼递过来,笑道:“出门在外谁都有不方便的时候,吃吧吃吧,今年年成好,姑娘尝尝我们的新麦子!”

老太婆有点心疼地撇撇嘴,咕哝道:“说胖就喘上了,鸡蛋也不是常吃的……”

老农的指甲缝里全是黑泥,几个女人都有点犹豫,景横波却毫不犹豫接过来,笑道:“多谢老丈。”

随手将饼子分分,留下一块没被老农手指捏过的,一边吃一边随意地聊,“老丈,你们这是自家田还是佃户啊?”

“佃户呢,这片田和那边的桑园,都是濮阳郑家的,郑家家大业大,王城有人做大官,还管着教导咱们全蒙国的士子。咱们这濮阳大部分土地都他家的。不过郑家人好,交租少,从不催逼,灾年开门放粮,逢年过节府里还给佃户送猪肉……”老汉滔滔不绝,景横波含笑听着,嘴里是香喷喷的鸡蛋饼,眼前是金浪千倾的麦田,这一路来的血气和郁气,都似乎在瞬间被这畅爽秋风和愉悦笑声涤荡干净,风轻云淡,天地畅朗。

吃了一角饼子,悄悄在老汉的饭篮子里放了一角碎银,她回到另一边的树荫下,宫胤正在那里盘坐调息,景横波捣捣他的胳膊,递过去那块特意留下来的饼子,道:“这一角是干净的,我特意留给你的。”

原以为宫胤必然不肯吃这种粗食,谁知道他唇角一弯,接过饼子,慢慢撕了入口。

景横波心情大好,展颜道:“这就对了,做人要接地气。回头进了城,给你买几件颜色衣服,别总是白惨惨的,去人家家里做客不喜庆。”

她眯着眼想象了一下宫胤穿着绿的黄的红的蓝的衣服,却总是接受不能,不禁摇摇头。

要他接地气,其实自己还是喜欢这家伙衣衫如雪不染尘的无上洁净吧?从眼睛到心底,都是一场清澈透亮的欢喜。

宫胤只是笑笑,并不反对她的安排,相遇至今诸多分歧和苦楚,在这些小事上,他渐渐学会了放开,只要她喜欢,愿意给他戴个蒙国的高帽子也是可以的,只是不知道景横波为什么,一进入蒙国,对蒙国人头上的绿色高帽子就特别敏感,整天指着笑个不休,好几次险些引起误会打架,也不知道绿帽子在她那里,到底又有什么奇怪的典故。

“打听过郑家了?”他问。

“风评不错。”景横波满意地点点头,“原先接到那么突然的消息,还以为蒙虎受了什么委屈,谁知道是我多想了。”

宫胤唇角一弯,眼神也很满意。

半个月前,浮水事件刚刚清理完毕,景横波接到了一封请柬和一封告假书,都是蒙虎发来的,驻守帝歌的蒙虎,原本是蒙国人,跟随宫胤多年未曾回归家乡,前不久接到家族信息,说是家中老太君身体欠佳,就记挂着还有一个孙儿至今没有成家,亲自给蒙虎聘了一门佳妇,让蒙虎速速向女王交卸职务或者告假,回去成亲。

蒙虎当然很意外,但是多年不见的祖母身体欠佳的消息也让他颇为心急,当即向女王发了告假书,为表尊重,连请柬也给女王附了一份,可巧浮水过去,可往琉璃也可往蒙国,景横波便打算去蒙国,一路慢慢玩过去,正好参加蒙虎婚礼。她给蒙虎的回复要先送回帝歌,蒙虎估计还在路上,她便打算趁着自己先来,瞧瞧蒙虎的媳妇,给自己和宫胤的最亲信的大统领,把个关。

如今已经进入蒙国境内,一路打听过来,蒙虎未来的丈人家郑家,在蒙国是出名的书香大族,朝中有人做着礼司司相和文阁学士,手下还掌握着在蒙国乃至大荒都很有名气的碧峰书院,传承百年,家风严正,从没有欺压百姓鱼肉乡里的事。郑家的小姐们个个可以称得上贤良淑德,德容言工,向来是蒙国官宦士族乃至王族趋之若鹜的当家主母人选。蒙虎家族虽然算王族,但在这样的清贵家族眼里,还未必就是良配,只是郑家老爷子早年和蒙虎的祖父有些交情,才允了蒙家老祖母的求亲。

景横波知道后,忍不住为蒙虎又喜又好笑,很难想象蒙虎那个粗人,娶了这么一个书香门第规矩谨严的世家小姐,以后的日子会不会换种活法。

蒙虎的家族在蒙国也算煊赫,是王族的一个分支,祖父爵位郡王,传二代后降为国公,蒙虎的伯父袭了国公爵,父亲则为蒙国最大的两支边军之一的叱虎军将军,蒙虎是次子,自小没有继承家业爵位的负担,早早就离开蒙国去大荒各地游历,也早早被宫胤收纳,成为他的心腹亲信,跟随在身边多年,算起来年纪比宫胤还大些,早就该成亲了。

“离这不远就是濮阳城,今天时辰还早,干脆早些进城逛逛?”景横波一提议逛街,那边几个人目光灼灼便转过脸来,景横波吸吸鼻子,叹口气——跟屁虫太多,很烦啊。瞧裴枢那眼神,瞧耶律祁那微笑,真是吃不消。

好在跟屁虫身后也有跟屁虫,孟破天忽然蹿了出来,一把抓住裴枢道:“前日你打坏了我的翠玉钏,你答应赔我一个的!如今正好去濮阳城买!”不由分说便将正要往这边蹭的裴枢拉走了。

而耶律祁那边,温文尔雅的姬玟,温文尔雅地站在耶律祁面前,微笑款款道:“到了蒙国上野郡,姬玟就要取道上野近道回姬国,此去相见无期,不知公子可愿趁这不多相聚时日,陪姬玟再看一眼蒙国风情?”

姬玟的微笑总是那么恰到好处,她的语气神情也毫无哀愁,没有任何拿恩情或者心意来胁迫的意思,却让人觉得这女子的笑意空而远,体贴而亲切,兴不起厌烦的情绪,说不出拒绝的言语。

尤其是耶律祁这种一向善体人意的雅人,对上这样的态度和笑容,这样的语气和言辞,也只能微笑,道:“这是在下的荣幸。”

景横波看着那四人各自离开,吁了口长气,她衷心祈祷孟破天和姬玟能破垒成功。只是心里却又觉得,裴枢和耶律祁性格不同,但坚执却是这种优秀男子的共性,对于孟破天和姬玟来说,追逐爱情之路路漫漫其修远,需要恒心,更需要机遇。

历经磨难得来的相聚,总是令人珍惜的,她牵起宫胤的衣袖,“走,咱们也进城逛逛!”

为了能和宫胤两个单独逛街,景横波严令所有护卫不得跟随,现在她身边除了横戟军的护卫外,还多了一些左丘氏的家将,左丘默带着投奔她的其余家将,以及那两位“王夫”,已经先一步回了帝歌,即将暂时接替蒙虎,帮忙禹春统管帝歌玉照宫城防。

甩掉了那些人,漫步在蒙国濮阳城的大街上,濮阳是蒙国南部较为繁华的城池,店铺林立,车水马龙,人流如织,满街……绿帽。

进入蒙国境内已经有好几天,景横波看见那高高的绿帽还是忍不住想笑,更妙的是,蒙国的绿帽以尺寸代表了身份的高低,地位越高帽子越高,所以只要看行人头上的帽子,就能知道他的大概社会地位。景横波很期待等蒙虎回国后,会穿着新郎红袍,戴着可以戳破天的绿帽子来接她那一幕。

街边有两个绿帽子,似乎久别重逢,正在互相不住长揖,神情激动,“王兄好久不见?”“李兄别来无恙……”两顶高高的绿帽子砰砰地撞在一起,景横波格格一笑,忽然撒开宫胤的手,从两顶帽子形成的绿“拱门”底下钻了过去。俩老头齐齐大骂,“哪来的野丫头,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宫胤站定,看景横波格格大笑,窈窕的身形在绿帽子拱门间穿来穿去,忍不住淡淡微笑——这女人一路太多磨折艰险,少有放松喜乐时刻,便由她玩闹又何妨?眼看街上众人纷纷怒骂,有的脱下帽子要砸人,才轻描淡写从人群中走过去,顺手将那些准备砸她女人的帽子都收了。他一过去,就是一股寒气逼人,众人激灵灵打个寒战,四下寻找这金秋季节里哪来的如雪寒气,再回头时,看见的已经是那一男一女的背影。

前头景横波才不管人家骂什么,笑意盈盈回头看宫胤,宫胤迎着她的笑脸,目光在她纤细的腰身上一溜,迅速又收了回来。

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景横波怀孕了没有?

怎么瞧都不像怀孕,胃口,体型,行事,没有任何变化,要说唯一令人疑惑的,就是景横波总是有意无意避免被他把脉,有一两次被他发现在喝药,事后却找不到药渣,再问的时候景横波说是上次疫病需要巩固药效以免复发。听起来合情理,他心中却总有疑问。

和裘锦风一起呆在浮水王宫的时候,三个人三个房间,谁也不理谁,早几天他和耶律祁各自养伤,什么都顾不上,后来略好些,他问过裘锦风景横波的身体情况,裘锦风那神色颇有些古怪,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却又被耶律祁打断,之后耶律祁就没让裘锦风和他单独对话过,这种举动也让宫胤觉得疑问,尤其裘锦风提起景横波时的不屑神态,总透着那么一分不合常理。

可惜浮水王宫事情之后,裘锦风几乎立刻便和他们分道扬镳,回到自己族人那里,否则他打算好好问问的。

也正因为这个疑问,所以他一直陪着景横波来到蒙国,终究不放心她的安全。

体内忽然一热一冷,他稍稍停了脚步,垂下眼调匀气息。自从出手救了耶律祁之后,真力损耗并没有像裘锦风说得那样,立刻便被掏了个干净,而是在那之后,体内仿佛出现了裂缝一般,只要稍稍动用真气,便无可控制地流失更多真气,这不是一个好征兆,他却不敢想得更多。

前头,景横波喜滋滋转过头来,对他招手,宫胤抬起眼,立即换上令她安心的浅浅笑容。

阳光下那人灿烂如大丽花,怎忍让一丝命运的阴影覆上她的笑靥?

“哈,你喜欢绿帽子?”景横波看一眼他手中的绿帽子,哈哈笑着走进一家成衣铺,要给宫胤买帽子。

铺子里各式绿帽子,绸的缎的布的麻的,景横波忍住笑一顶顶要给宫胤试戴,最后却被宫胤握住手腕,在店家诧异恼怒的目光中拖出了店铺。

就她那一边戴一边笑还没戴上头顶就已经笑得直不起腰的德行,实在像个疯婆子。

景横波放弃了买帽子的初衷,她怕自己会活活笑死,倒是卯着劲儿给宫胤买了一大堆衣服,除了白色什么颜色都有,用她的话说,很快要去参加人家喜宴,难道也要穿一身白去?

她还买了一大堆花里胡哨的衣服佩饰,让老板给送到城外她的护卫驻扎地去,那是给龙应世家的一堆小伙子们的,那群家伙秉持龙应世家苦修的门规,一向简朴,而景横波认为自己作为家主的事实性女朋友,有责任打扮家主的花朵。

至于什么玩意,零食,首饰,一大堆东西则由宫胤拎着,千载难逢的机会,她要不赶紧体验一下“我负责刷卡血拼,你负责给我拎”的待遇,简直对不住自己。

景横波觉得,手上拎着,胳膊上挂着,怀里捧着的宫大神造型,是她见过的最接地气的大神造型……

一条街从头走到尾,无意中一抬头,景横波眼睛一亮,诧然道:“这里竟然也有丽人堂!”

“丽人堂”是她的连锁女子商场的统称,景横波一路巡视,忙于事务,便将商场的拓展业务交给了柴俞,没想到柴俞速度这么快,竟然在蒙国也开了一家。

看上去这家是刚开业不久的,装饰崭新,生意不错,来去之人不绝。门口香车宝马,时不时有戴着帷幕的女子,在婢女的搀扶下,袅袅进了店堂。

景横波笑眯眯地打量了一下这家丽人堂的设计,不得不对柴俞的生意手段表示由衷的惊叹——这女人竟然将丽人堂顶部,设计成了高顶,铺上绿色琉璃瓦,活脱脱一顶绿帽子!

景横波又想笑了,笑了半天擦擦笑出来的眼泪,没说的,绿帽子丽人堂她看着碍眼,但对于蒙国人来说,一定看着特别新奇亲切,所以这家丽人堂里,连男子贵客也是有的。

丽人堂门口还停着不少马车,其中有一辆金色马车,雕鞍饰轮水晶帘,宝顶翠盖锦绣幄,阳光下闪闪发光,简直可以闪瞎人眼。景横波笑得更是见牙不见眼,大户啊,好多大户啊,好多银子啊,都向自己飞来啊……

欣赏完了,景横波心情很好地靠近丽人堂,刚走上台阶,就听见里头热闹非凡。

“黑水泽蔻兰珍珠焕颜系列一套!烈火沼泽朝阳本草眼精华系列一套、兰黛美人系列美白娇容月光精华一套、自然女神去鸡皮润肤皂一打、爱丽细腻贴肤不晕染彩妆一套、黑水泽去黑头深水泥面膜一盒……”店小二在高声报顾客所买商品。

景横波听得眉开眼笑,这都是丽人堂的高端产品啊!在丽人堂价格也是响当当的,这位顾客一定是大户,一次性买这么多,不行,自己得去插一脚,争取让她连“蓝海之谜恒久奢华黄金面膜、思希黎明眸紧致钻石星辉眼霜、伊丽莎白魅惑夜影七号香水、娇月诗护肤纤体紧致提拉霜……”统统都买下不可!

她快步往店内走,忽见人流哗啦啦地向外涌,险些将她挤下台阶。滚滚人潮一会儿就从店内冲出来,散到了大街上,很多小姐仓皇地提着裙子快步走出,在嬷嬷扶持下赶紧爬上自己的马车,快速驾车驶离了丽人堂,转眼台阶上只剩下了景横波,而门口也只剩下那辆镶金嵌玉特别华丽的马车。

景横波还没反应过来,忽然一样东西从门内飞出,劈面向她砸来。

“这面霜里有皮屑!”

景横波伸手一抄将东西抓住,却是一个蓝色的水晶盒子,里头是洁白的膏体,她认出是她旗下明星产品蔻兰珍珠面霜。

还没来得及打开盒子看看,唰唰几声,接二连三又有东西飞了出来,红色的玉瓶、白色的水晶盒、紫色的木盒、七彩琉璃罐……都是她这里的明星产品,刚刚卖出去的那些。

一个微微有些尖利的女声,从里头毫无遮拦地传出来。

“肥皂里有黑点!粉底里有虫干!面膜里有蛇皮!你们这什么黑店,敢拿这些不干不净的恶性东西卖高价!来人啊,给我把这店砸了!”

推荐热门小说女帝本色,本站提供女帝本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帝本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八十七章 抓胸龙爪手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魔鬼人设不能崩 绝世战祖 东京人 重紫 office不谈爱情 一世清欢现代篇 小温柔 欲望乡村 心尖上的你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