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尔虞我诈

上一章:第八十章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将入黑的时候,曹智还没有回来,却让管家带话,称被大王在宫中留下议事,顺便商讨一下觐见事宜,请客人安心等候。

这当然是要稳住景横波等人,随即侍女们便将美食源源不断送上,连浮水名酒三蒸酿都有。管家亲自陪同,态度十分殷勤。

宴非好宴,天弃笑言执行任务不得饮酒,那管家倒也不相劝,还自己把每样菜都抢先品尝了一下,以示心底无私。

众人做戒心顿去状,放开心怀笑呵呵地吃饭,渐渐便气氛融洽,称兄道弟,和几位相陪的主家人打成一片。

一会儿管家便说烛光太暗,害他这老眼昏花险些把骨头当成肉,命侍女去添烛。

灯火添了几盏,有幽幽的青烟散了开来。

曹智府里的几位管事又草草吃了几口,便笑道府中事务冗杂,不能离开太久,请客人自便,要酒要菜,随时吩咐便好。

众人一脸吃喝正欢,连声道谢着将管事们送了出去。大门合上,将那一室的香暖都封闭在内。

大门合上,那几位管事热情的笑意也变为阴冷,互视一眼,匆匆走开。

大门合上,送客的天弃感激的笑意转为讥诮,鼻子里轻轻哼一声,回到堂中。那几支后添的蜡烛已经被灭了,景横波随便找了几个水晶制品来,按角度放在灯火前方,折射得光线明亮,从外面看不出烛火被熄。

整个侯府特别静,只听见风声嗖嗖。远处屋顶上有轻微裂瓦之声,像是猫儿从屋脊上蹿过。墙根下夜虫唧唧鸣叫,在那些细碎的声音里,隐约有薄底快靴摩擦地面的声响。

景横波坐在灯下,仔细看昀贵妃画的王宫地图,她不会老老实实等什么安排觐见,今夜,她就要进宫。

天弃等人忽然笑道:“来了!”

……

“来了?”浮水王宫里,大王寝殿灯火未熄,灯下,浮水大王巫咸放下书卷,眸子有些诧异地投向前来禀报的太监,“这么夜了,他忽然要求进宫做什么?”

站在殿下的是位老太监,蟹壳一般的脸,眸子似睁非睁,偶尔睁眼,便寒芒一闪。此刻神态平静,躬躬身道:“两个月前便接到此人消息,说要来拜会大王,之后却没了音讯。老奴还以为此人出了事,让天罗军打听也没消息,谁知道他当真神秘,忽然又冒了出来。”

浮水大王烦躁地将书一扔,重重地道:“连天罗都没打听出来,这人到底什么身份?我这边和他不联系已久,他怎么忽然又找上门来?”想了想又冷声道:“最近王城和宫中都不太平,频频出事,必然有人作祟,天罗军,真是越来越像个摆设了!”

老太监退后一步,深深弯腰,以示请罪。浮水大王看他一眼,叹了口气,想着自己也没有理由多责怪天罗军,最近的情况颇有些蹊跷,而今晚要来的这个人,行踪神秘,四年前忽然出现,说能帮浮水王室治好膨症,还能改善王室子弟体质,只是风险较大,得给他一批人先试验,问自己愿不愿意试试。当时浮水王室正在请医圣解决身体问题,也就顺便请他试试,这个人的手段却非常奇异神秘,之后,浮水王室果然拥有了不同体质,但那些去做试验品的人,也落了极其惨烈的下场,还差点导致了一场宫廷政变……

浮水大王心砰砰跳了两声,只觉得在这个时候,再遇上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事情。

当初治病成功后,他想杀人灭口,毕竟这是浮水王室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但是对方似乎早有预料,一声不吭当即失踪,令他寻觅无门。没想到如今忽然又冒了出来。

但既来之,则安之,见见对方,知道对方什么意图也行。或许和那些试验品逃出来有关。

浮水大王坐直身体,夜虽然已深了,经过一日国事操劳,他却毫无疲态,这风凉月静的晚夏之夜,他只穿一件薄薄单衫,甚至微微敞着胸膛,不觉得冷,不觉得累,体内似乎永远有用不完的精力和热量,甚至能感觉到血液在血管奔腾汹涌的声音,仿佛回到了青春少艾年纪。

这感觉,自那个人帮他治完病就有了,如同返老还童之术,神奇地挽回了健康和光阴,他甚至连男人的雄风都大涨,这几年,已经先后令十个妃子怀孕,生下了七男二女。王室子嗣繁盛,是好事,但似乎也带来了一些麻烦……

眼前掠过淡淡的黑影,打断了巫咸的沉思,他抬起头,凝视着对面,在这个季节还穿一身不合时宜黑色斗篷的男子。

男子的脸,和四年前一样,全部掩在黑色的斗篷内,只看得出修长的身形。

“大王别来无恙否?”男子凝视着巫咸,眼底似乎有淡淡的笑意,“想来定然是无恙的,毕竟当初在下已经为大王通气补脉,成就了无上阳刚体质。”

巫咸眉头一扬,他并不愿多提这事,转移话题笑道:“阁下当初飘然而去,一去四年,如今忽然出现,莫非对本王又有教益?”

“哦。”男子微微一笑,在巫咸对面坐了,看看外头浓得化不开的夜色,道,“在下来,是为了等。”

“等?”巫咸诧然扬起眉头。

斗篷人笑得意味深长,指指外头逐渐寂灭的灯火,这月黑风高之夜,看上去正是杀人放火好时光,“对,等。”

……

景横波也在等。

竖着耳朵听院子中的响动,看时辰,东迟的部下该来了。

屋外有鸟鸣之声,东迟打开窗,一个蒙面人立即蹿了进来。

“外头得手没?”来不及寒暄,东迟沉声问。

“很难,”那蒙面人摇摇头,“我们兄弟围着王城转了好几圈,几次试探都被发现。天罗军最近防范很严密。”

东迟皱起眉头,按照原定计划,他的部下需要先给王宫制造点小小骚乱,但目前看来不大顺利。

景横波忽然道:“最近王城和王宫是不是不大安定?”

“是。”那汉子也一脸迷惑地道,“据说是守卫王宫的护卫先出了事,有人狂悖造乱,竟然放火烧了半座宫门,虽然被人及时发现扑灭,但由此却引起王城守军的大清洗,听说波及了好几位军中将领和重臣,抄家就抄了两个,引得众臣和百姓惶惶不安,之后又传出宫中不断有人出邪之说,虽然是没有证据证实的流言,但气氛却更加紧张了,我等趁机在外城制造了几起小骚乱,如今王城最热闹的夜市,也没什么人去游玩了。”

景横波听着,眼中神采一闪——她原本让东迟的人在王城制造骚乱,由此寻找理由接近王宫,没想到东迟的人没发挥作用,却另外有人配合了。

她心中燃起希望的星火,这暗中作祟的人,有没有可能是宫胤耶律祁?

从事端发源地来看,他们果然就应该在王宫范围内。

今晚,正好可以试探一下。

让东迟的那些旧属下离开,其余人都静静呆在屋子里,不需要等待多久了,因为院子外头,已经响起了薄底快靴落地的轻音。

曹家杀人灭口的人来了。

“砰。”一声,门被撞开,在院子中没有发觉任何动静,以为已经得手的曹家护卫闯进门来,原以为进门看见的会是一地中了毒躺得横七竖八的人,谁知道荧荧灯光下,却看见一张张或平静或嘲讽的笑脸。

这些人怔了一怔,随即便举刀杀了过来——已经撕破脸皮,没有退走的理由。

刀剑交击声根本就没有响起,一个侯府的护卫还不够这些高手一个指头玩的,片刻之后这些人就已经丧失了作战能力,躺倒一地,惊惶地瞪着景横波等人。

“我不杀你们,咱们来玩个游戏。”景横波笑眯眯对他们说。

片刻后,曹家忽然爆发喧嚣之声,一大群黑衣蒙面人,从各个院子的屋檐下扑下来,对曹家开始了血洗。

曹府立即爆发出瘆人的喊叫,惊恐的惨呼,呼救声尖锐地刺破半空,传入左邻右舍的耳中。

随即有人放火,火头一蓬一蓬地炸开,似一团团火牡丹盛开在夜空中。

重臣所居之地离王城不远,四邻右舍都有朝臣府邸,家家关紧门户,心惊胆战地听着曹府突如其来的劫难。

曹家某处似乎起了反抗,一群黑衣蒙面人从曹府某个偏僻的院子里冲出来,后面紧紧追着一大群人。

当先一人在墙头持弓追击,身姿如行云流水,手中弓箭流光赶月,每一箭出,必有一黑衣人惨叫着滚下屋檐。

血花灿烂地镶嵌在夜色中,凝固而诡异。

那追击的一批高手,在屋脊中衣带当风,大喝:“呔!何方宵小,敢擅入官宅,滥杀无辜!且我看落云人灭敌手段!”

那声音远远传出去,四面官邸里,都是悄然躲在黑暗中仰头观看战况的官宦们,听见这句都怔了怔,不明白曹府这里,怎么忽然出现落云人,还替他追杀入府的贼人。

那群在曹府烧杀的黑衣蒙面人,不敌这群落云人的勇猛,开始逃窜,越过那些胆战心惊的周围官员的府邸屋脊,也不知是不是慌不择路,竟向王城方向逃去。

此时整个王城已经开始戒备,因为夜半曹府燃起的大火,太过显眼,大批大批的御林军涌上宫城,加强宫城防卫。

负责城内治安的府丁和城管司的兵丁则在向曹府赶,曹智也在向府中赶,他根本就没有进宫,只在附近的青楼中寻欢作乐,逍遥一夜回府,想必属下们已经帮他把事情都办好了。

他忽然接到家中失火遭贼的消息,自然要急忙赶回去,他出来时候不会带很多人,走的时候太急,又犯了致命错误,忘记和兵马司要一些护卫,所以现在他只是一辆马车,十个护卫,匆匆行走在黑暗的街道上。

马车辘辘前行,车夫有点困倦,偶尔闭一闭眼睛,在眼帘开合瞬间,忽然觉得眼前似乎有一道白光掠过,随即身后车门似乎一震。

他急忙睁大眼睛,面前却没有人,回头看车门,车门虚掩着,门后一道珠帘微微晃动,看不出端倪。

再看十名护卫,毫无所觉的模样。

车夫放了心,心想一定是太困倦看花眼,转头继续赶车。

他身后,虚掩的珠帘内。

曹智倒在座位上,手捂着咽喉,浓腻的血液,自指缝无声无息流淌。

他咽喉裂开了一道大口子,狰狞如血嘴,这口子撕开得如此凶狠,以至于他半声呼救都不能发出。

他眸子瞪得很大,残留着惊骇和不可思议的光芒,另一只手伸向窗边,似乎想要扯住什么,但最终只能无力地垂落。

如果仔细看的话,能看见他指间似乎有一点细软的毛,像是兽毛,黑暗中幽幽发光。

车窗开着,风幽幽冷冷地掠进来。

那点毛,轻飘飘地飞起来。

……

曹智死在车中的时候,那群冲入他府邸又逃出的蒙面黑衣人,正“慌不择路”向王城的方向逃去。

而景横波等人,“英勇无比”“紧追不舍”。

前头那群黑衣人,自然不是真正的杀手,就是曹家那些来杀人灭口的护卫,在裴枢的威逼下,他们不得不蒙上面巾,转头对自己的主家烧杀抢掠,扮演一群夜入曹府的杀手。

而景横波等人,则负责扮演“客居曹府见义勇为悍然出手帮曹侯解决杀手”的落云好汉。

落云好汉这场追逐其实并不容易,那群被逼着往王城跑的护卫,总想着偷偷联络那些赶来的京军和府丁,天弃他们要追逐,还要控制住这些人的路线,不让他们在到达王城前,有机会向京军求救。

在追逐的途中,景横波接到了曹智身死的消息,霏霏用自己的大尾巴,向她炫耀了一爪子抓开了曹智咽喉的丰功伟绩。

景横波满意地点点头,她下令对曹府进行骚扰,但真正要置之于死地的只有曹智。

烧曹府只是为了惊动王宫,杀曹智则为了引起浮水大王重视。

外戚府邸被抢掠,家主被杀,作为国主,必须要过问,而一路追杀“刺客”的目击者,自然必须要叫进宫中问话。

如果今夜宫中也有刺客,那就更好了。那浮水大王为了自身安危,非得半夜请她进宫不可。

景横波遥望着王宫广场,心中暗暗希冀。

这个时候,如果真的有人在王宫内制造骚乱,又不是东迟手下,那么,十有八九是宫胤耶律祁。

只有他们,才有这样的把握时机的智慧和心有灵犀。才会利用这个时机,和她暗通消息,里应外合。到那时只要有人动手,她便可以上前联络。

她眼底闪着希望的光,紧紧盯着宫城,期盼着那里也绽出血色的星火。

……

王宫内,浮水大王还没有就寝,他身边,斗篷人端着一杯酒,静静地凝视着外头的黑夜。

曹府被人烧杀抢掠的消息,已经报进了宫,巫咸皱眉问斗篷人,“这就是先生所要等的消息?”

斗篷人轻笑着摇摇头,“不。不仅如此。”

他微微屈着手指,似乎在数着时辰,忽然道:“等会儿,如果大王接到有刺客靠近王宫的消息,还请大王答应我一个不情之请。”

“何事?”

斗篷人转过头,看向宫外方向,半遮的斗篷看不清他的颜容,只有一双眸子熠熠之光似狡黠。

他轻轻一笑,“请大王允许我在宫中,小小地放放火,杀杀人。”

说到放火的时候,他眸子里也似燃起了小小的火焰。

某个人此刻在宫外杀人放火,希望引起宫内某个人的注意和呼应。

所以,当他也燃起一堆火焰的时候,会不会引得宫外和宫内的两个人,都飞蛾一样扑过来呢?

……

王宫很大,亭台楼阁里到底住了多少人,只怕就是掌管宫禁的大太监周侗都不知道。

所以就算多了几个人,只要藏得隐秘,也很难很快发现。

王宫西北角的覆云殿,居住着几位不受宠的公主,多半是母亲出身低微或者已经死亡的,在者王宫的一角中默默生存,日子过得很凄凉。浮水大王子女众多,这些被忽视的公主,很多他都许多年没见过了,更不要提看望她们。

地位低微,不受重视,宫中是个最势利的地方,免不了爬高踩低,公主们自然也很识相,平常关起门来过日子,无人巴结讨好,最是清净不过,久而久之,也算王宫中一处被人遗忘的角落。

夜已经深了,甬道上还有宫灯在漂移,从宫灯移动的轨迹来看,那提灯的人,是从王后的凤仪殿出来,往大王的龙蟠殿而去。

宫中护卫看见这盏灯,都熟视无睹地转开脸。并不查问这敢于半夜在宫中游逛的人。因为他们都知道,拥有这项特权的,只有王后身边的女官夜氏,同时这位也是内宫大总管、掌管天罗军,权势滔天的大太监周侗的“对食”。

所谓对食,也就是宫女和太监为了排遣寂寞,结成的挂名夫妻。周侗和夜氏这一对不同,周侗看上了这位王后身边第一得力的大宫女,王后为了笼络周侗,便将心腹赐给了他。这是王室的恩典,所以身份自然不同。

每晚夜氏伺候完王后安寝之后,会到周侗的住处歇下,这是宫中人都知道的事情。所以也只有她,能在半夜在宫内自由游走。

从王后寝宫到周侗所住的地方,要经过覆云殿,很少有人注意到,那盏宫灯,在经过覆云殿的时候,忽然消失了。

一刻钟后,覆云殿内荧荧灯光下,裘锦风的手,从夜氏的腕脉上移开,笑道:“血漏之症已止,余下之事,不过慢慢将养身体,待在下再为夫人开个方子来。”

夜氏起身盈盈道谢,裘锦风笑得谦虚客气。连道不敢。

裘锦风住在这殿中已经好几天了,很多事可以说是机缘巧合,也可以说是有心安排。那天他和宫胤耶律祁三个人大换装,被天罗军“俘虏”,在路上走了几天,宫胤稍稍恢复,耶律祁在装模作样靠裘锦风的方子治好了几个天罗军士的伤之后,也得到了优待,渐渐伤口痊愈,等到进王城的时候,宫胤耶律祁已经好转不少,此时按说可以离开,那两人却不肯,直接跟着进了宫。天罗军要将俘虏交给周侗,周侗伺候皇帝没有时间,却被夜氏先看见了三人。

那天夜氏神色仓皇,引起了宫胤的注意,经他提醒后,裘锦风仔细看了夜氏,发现她竟然怀孕了。

一个和太监成亲的宫女,是不可能怀孕的,别说这事被大王王后知道会是死罪,夜氏更畏惧的是周侗,太监生理残缺,心理多半也是变态的,如果给他知道自己私通侍卫并怀孕,夜氏知道自己的下场一定比死惨百倍。

她一怀恐慌,不敢找御医,知道周侗这里会有各种古怪的药,过来找药胡乱吞服,结果血流不止,也就是在这样的绝境中,她遇见了被押解过来的裘锦风宫胤耶律祁三人。

裘锦风一口就道出了她的问题,并为她提供了解决办法,夜氏生死存亡关头,死马也肯当活马医,当即按照裘锦风要求,假传周侗命令,将三人留在了宫中,事后却根本没有告诉周侗,而是悄悄将三人转移到偏僻的覆云殿。覆云殿几位主子胆小怕事,平常巴结她还来不及,哪里敢多嘴多舌,而且覆云殿也十分清净,正是藏人的最好去处。

夜氏在宫中日久,是王后亲信,又是大王亲信的对食,在宫中地位,说比那几位公主高些也不奇怪,在她的遮掩下,几个人安安稳稳在覆云殿呆了下来。

如今夜氏的身体渐渐好转,心情也好了许多。起身告辞的时候笑道:“近日宫中多事,诸位如果身体已经养好,还是早日离开的好。”

“那是自然。”裘锦风道,“我朋友的伤势也好了许多,多谢夫人援助,再呆下去于己于人只怕都有麻烦,这就准备出宫。”

“那样最好。”夜氏嫣然一笑,出了覆云殿,步履姗姗。

只是一转过身,她的脸色就阴沉下来,加快了步子,出了覆云殿,没多久,有两条黑影悄悄跟了上来。

“今夜,就今夜。”夜氏脚下不停,缓缓道,“今夜后假如这三人还没有离开,你们就杀了他们。”

“是。”

两条黑影匆匆离开,夜氏凝望着夜空,唇角一抹讥诮的笑意。

甘冒奇险留下这三人,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命,如今自己的命已经保住,再留下这三人就是不要命了。

近几日王城不安宁,难保和这几个人没有关系,自己如何能再留下他们?

她加快了步伐,往周侗住处而去,因此也就没有注意到,身后覆云殿的殿门并没有关紧,有人影一闪而过。

裘锦风看她离开,眉头也皱了起来,起身准备找宫胤耶律祁商量,赶紧离开王宫。呆在这里步步危机,天知道这两人怎么想的。

他走出门,回廊里立着苗条的身影,裘锦风认出这是这殿中某位公主,却不知道她的名号,他由夜氏安排,住在这殿中北厢房,说好了不和这几位公主有任何联系,当下只是微微欠身便要绕开。

谁知那影子忽然上前两步,细声细气地道:“这位公子,本宫有紧要消息,要通传你和另外两位公子。”

裘锦风停下脚步,心里有点不舒服。他知道自从宫胤和耶律祁住进来,虽然住得远远的,和那些公主井水不犯河水,但偶尔总有遇见的机会,每次撞见,那些少女看那两人灼灼的眼光,就让他觉得很没有存在感。

现在这种感觉又来了,因为这少女对着他说话,眼睛却看着宫胤耶律祁所住屋子的窗户。

“现在对我说也一样。”裘锦风勉强一笑。

“不。”那少女很干脆的拒绝,眼睛还是盯着宫胤的住处,缓缓道,“我有一个很重要的消息,关系到你们的生死,但在告诉你们之前,我希望你们答应我一个条件。”

推荐热门小说女帝本色,本站提供女帝本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帝本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八十章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小人鱼他超乖 面包树上的女人 跪求一腔热血 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 与神明恋爱的特殊方式 乡艳小毒医 云中之珠 寒门少君 乡村美妇 手术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