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上一章:第七十九章 追逐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葛莲在黄沙地上爬行,她必须爬得很快,好迎上浮水国舅的仪仗,还不能伤了自己的脸,这张脸必须染了泪水,却不能显得肮脏,抬起脸来的时候必须楚楚可怜,但不能鼻涕沾了贵人一手。

景横波要求她演好,她就必须演好,这时候不能和景横波作对,事关景横波能不能成功,也关系她能不能获救,只要能先获救,有的是机会报复身后那群残虐自己的人。

景横波笑吟吟地在后面看着,她也不担心葛莲发挥不好,和聪明的恶人合作比和愚蠢的好人合作更容易,因为聪明的恶人更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不要逞一时意气。

女子凄婉的呼救声在清晨土路上传得很远,幽幽细细,听起来还有几分荡魂摄魄的意味。

景横波这一群人,则策马缓缓包抄上来,一脸狞笑,七杀扮演得尤为积极,怪笑道:“跑啊!跑啊!这都到浮水王城了,你还能跑哪去?”

薄薄的晨雾中,一辆马车悄然驶来,马车的帘子微微晃动,隐约有好奇的目光掠来。

天弃眼看着那群车队已经快到了近前,策马飞驰两步,长鞭灵活地一挑,挑起葛莲下巴,将她的脸正对着那马车的方向,笑道:“公主殿下,事已至此,何必徒劳挣扎,还请速速和我等归国吧!”

他手中鞭子灵活一卷,便勒住了葛莲脖子,葛莲抬起脸,露出几分恰到好处令人怜惜的痛苦之色。晨雾里脸色苍白,似一朵霜打透的梨花。

忽有人道:“且慢。”

等的就是这一句,天弃却没有住手,转头对那马车笑道:“这位,咱们这是在执行自家国务公务,容你在一边看了这许久,算是对你浮水地主的尊敬,至于别的话儿,还是少说几句的好。”

马车中的人“呵呵”一声,笑道:“我是听见那一声公主殿下,很是好奇。堂堂公主,如何会沦落至此。”

“自然是有取死之道,”裴枢冷冷道,“谋权篡位,滥杀大臣、作乱京畿、谋刺大王。这样的罪名,想必在浮水,也容不得多活一日吧。”

马车里的人声音多了几份诧异,“果真?如此娇弱女子,怎么可能掀动一国风云?”

天弃等人都神秘笑笑不语,一脸这是我国机密不能透露的神情,那人等了等,似乎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道:“我听说落云部公主叛乱,潜入我国国境,正在被落云精锐军队追杀,已经和我国大王发了通关文书,难道便是眼前这位?”

“您既然知道,想必定是浮水重臣。”天弃展眉笑道,“既然如此,倒也不必对您隐瞒。”说着从怀中取出那一系列备好的文书印鉴,道,“我等擒得叛贼首逆,按说就该回国。只是既然已经一路追到浮水首府,少不得要和首府府尹备个案,取回国通关路引。如果有可能的话,还希望能觐见大王,敝国大王有密信命我等奉上。如今路遇大人,不知大人职司何处,是否能代为上禀。”

马车帘子动了动,一个家丁过来接去了那些文书,片刻,马车里的人笑道:“原来是落云王室精军,那这位就是那以女子之身,杀群臣侵京城夺王位的葛莲公主了!”

说着一人便下了车,倒也是个人物,三十余岁,面容俊秀,大概是注重养生的缘故,脸上皮肤晶莹若有光,令人一见心生好感。

他下车后,第一眼看了看大路,此时城门还有近一个时辰才开启,路上自然空荡荡一个人影也没有。

景横波特意选择了路的一个拐角,避免了远远被人看见影子。

那位风流人物,一眼看定四周无人,眼神一闪,随即目光扫过景横波等人,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才对故意站在领头位置的天弃笑道:“这位想必就是落云高手了。”

天弃扭扭捏捏地笑道:“不敢,不敢。请问您是……”

天弃自从跟在景横波身边,对于性别错位就没了什么自我约束,又经常接触景横波的女子商场,时日久了,免不了有些女里女气。景横波这次特意让他打头阵,因为她听说,落云浮水,都有以太监管理宫中禁卫高手的惯例,大王的贴身太监也多有高手,常代大王执行涉及王室的秘密任务,如今天弃细声细气,半男半女,正符合他们捏造出来的身份,果然那位国舅,顺理成章地便认为天弃是领头太监。

“我乃浮水顺平侯曹智,领礼司侍郎职,你等想要觐见大王,正在我司职权之内。”曹智笑得极为可亲,眼神却不住往葛莲身上溜,葛莲却没有迎上他的目光,微微低着头,散乱长发间半张脸轮廓秀致,眼神却倔强。

天弃笑得开心,立即上前见礼攀谈,却并不介绍其余人。景横波等人也一副泥塑木雕状,站在一边不吭声。这种做派看在曹智这种王室外戚眼里,自然也有合理解释。历来王室高手死士,只忠于各国王室,规矩严性子怪,不和他国官员兜搭也是正常。

说了几句,曹智便有意无意问天弃,进入浮水的追杀队伍共多少人,可曾全员在此。听天弃说所有人都在这里,眼底掠过一抹满意神情。

景横波一看这神情,就知道鱼儿上钩了。

听说这位国舅,仗着姐姐宠爱,胆子可向来大得很。

果然说不了几句,当天弃表示要带葛莲进城,寻找地方关押,再去觐见大王时,曹智一口答应,却并不立即带他们进城,反而盛情邀请众人一同去麓山,去他的别院品茗赏泉。

“诸位远途奔波,一路辛苦,满身征尘,正当在麓山清泉好好洗濯,休养身心,以清爽面貌才宜见我主。”曹智的神情很是诚恳,悄悄告诉天弃他们大王是个极其有洁癖的人,最厌人衣衫不洁。

景横波暗暗冷笑,这是要杀人灭口了,此刻没人看见曹智曾和这群人在一起,把人带到自己别院,在深山里就地解决,神鬼不知,剩下一个葛莲,就是他囊中物,只要好好藏住,这世上谁知道曾有这么一群人出现过?

按照她的事先嘱咐,天弃婉谢了曹智关于别院休息的邀请,只表示追杀葛莲有期限,耽搁不得,必须立即进城,见过大王之后便要返回落云了。

曹智神情显然有些犹豫,一旦进入王城,人多眼杂,到时候再为一个女人,杀掉这么一群人,难免落入有心人眼中,一旦被发现,就是惊动两国的大事,自己也担待不起。

想来想去觉得不值得,正要放弃,忽见葛莲悄悄对他使了个眼色。

曹智心中一动,忽然想起以前听说的一些关于落云浮水合作的传说。想到了这个女子竟然能干出谋逆刺王的大事,想必手段非凡,留着或许有用。

此时正好天弃一脸倦色地道,一路追杀,杀尽了葛莲身边的侍卫,自己人也精疲力尽,有人还有伤,还请侯爷帮忙给个方便。

曹智一听,顿时心中一喜,急忙命人清理出三辆大车,他出城去麓山养生,都会带上大车,车内有桶,回城时将麓山一口名泉的水带上,专用于日常饮用,此时便命属下将桶搬出,让天弃这批人上车休整。

人一旦上了车,也就不怕人看见。曹智心中欢喜,邀请天弃上车同坐,一路回城。天弃很有歉意地看了景横波一眼,对她需要和一群臭汉子挤大车很过意不去。景横波笑着冲他眨眨眼,先上了车,裴枢和伊柒,一左一右早抢好了她身边位置。

车队回程,刚刚给开了门的守门兵丁自然有些讶异,侯府护卫上前解释说侯爷忽然身体不适,改日再上山,兵丁也不会多问,当即开了城门。

城门隆隆开启那一霎,景横波掀开大车帘子,看着来路上烟尘弥漫的黄土,微微地笑了笑。

这扑面的尘,迟早会卷过这高墙厚门,越过玉阶丹墀,染一天血色,葬金殿王城。

……

浮水的城门看守得很严格,曹智重新进城的时候,守门兵丁并没有因为快要接近开城时间就干脆开放城门,而是不怕麻烦地将城门再次关闭,上了三道绞索,景横波注意到城头的巡逻兵数量也是普通王城的一倍以上。

车队在进城后,果然再也没有停留,也没有开过车门。

曹智的护卫牢牢守住了三辆车,连帘子都不许众人掀开,此时天色尚早,集市未上,只有一些零星路人在街面上走动,看见侯府车队,都远远避开,也没什么人在意。

清晨的王城很安静,但是每次经过大路的时候,总能看见步伐匆匆神色紧张的巡逻兵丁,整个城池,似乎笼罩在一股阴冷紧张的氛围之中。

她对坐在自己对面的东迟看了一眼,对方对她微微点了点头。

景横波注意到这车队可能绕了路,一路穿街走巷,七拐八弯,侯府不可能住在陋巷,很明显,曹智下令走了人少的小道,尽量避免被人看见。

他越隐藏队伍,说明想杀众人灭口的心越浓。

果然他对葛莲很有兴趣,为此不惜将景横波这支队伍,彻底湮没在浮水。

景横波轻轻地笑了笑。

车子最后进了曹府,停在府门口,众人下车时,景横波注意到府邸巷口两侧都有人把守,挡住了所有可能投向曹府的视线。

曹智命管家给他们安排了院子,便说要去礼司将此事通报一声,如有可能还要向大王上禀,请客人自行休息,便匆匆出门去了。

他跑得很快,杀人的时候,总是要避嫌的。

景横波听着院子外头的风声,冷笑一声,问天弃:“怎么样,从他嘴里探听出来什么没有?”

“没有,”天弃翘着兰花指道,“打听到了天罗军驻地就在王城之西内府司,但天罗军执行完任务,会有一套自己的流程,所俘虏或者关押的人,由宫中大太监李乐乐处理。天罗军驻地是不留任何外人的,所以想要知道他们的消息,还是得先进宫。”

“有无抓到人立即杀人的可能。”景横波有点艰难地问。

“天罗军要么就地杀人,带走就是有不杀的理由,一般都会回到王城之后由李乐乐处置,或者由浮水大王亲自处置。”

景横波摊开白纸,请东迟和昀贵妃过来,将浮水王城内外的重要路线,重臣居住地,王宫所在,各地要害,以及各家大臣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一一标明。

这事儿在路上就已经研究过,东迟和昀贵妃已经离开浮水四年,所掌握的信息自然不是十分准确,昀贵妃表示宫中人事浮沉更快,人心不可靠,她也不知道当初的忠心侍女现在落在了哪里,只能等进宫后走一步看一步。

但东迟尚有一批忠心属下,当初他出事后,这些人就离开了王城,东迟进入浮水之后,一路留下了标记,在路上,这些人逐渐被召齐。随即景横波给他们布置了任务,这些人,现在就在王城里。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浮水王城有些诡异的氛围,也和这些人有关。东迟按照她的要求,给他们下了命令,不管用什么办法,要在王城制造骚乱,只有乱,景横波才好开始后续一步计划,才有浑水摸鱼可能。

不过景横波心中也有些小小疑惑,她见过东迟的那些旧部属,确实是忠心彪悍的汉子,但是武力未必能高哪去,人数也不能算多,这些年因为是东迟手下,很受排挤,自然从属也不算多,这样一小拨人,保护一两个人没问题,要想在这王城之内搞出人人自危的气氛,似乎还差一些火候。

这些人连天罗军的准确驻地都还没摸准,真的能令浮水王城有现在这般紧张警惕?

浮水王城里,还有事端?

景横波看看天色,时辰还早,干脆下令众人都睡觉,曹智不会现在动手的,杀人灭口这种事,一般都要到晚上干才方便。

正好,她也打算晚上干活。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推荐热门小说女帝本色,本站提供女帝本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帝本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七十九章 追逐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星际机甲传奇 亲爱的弗洛伊德 祥云朵朵当空飘 乡村艳医 憨包子与小丫头 竹马青梅 穿书后我成了一颗蛋 乡春满艳 [综武侠]当琴爹穿越武侠世界 凤舞江山:火爆狼妃太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