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追逐

上一章:第七十八章 智慧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说谁?”她脱口而出,连声音都变了调。

钟离志似乎很开心看见她这般模样,笑得不断喘气,“……还有谁呢……你的姘头吧……千辛万苦上岛找你,裘锦风需要一个人提供真气救耶律祁,他竟然也同意了,啧啧,那真气耗费得……我从他眼皮子底下逃走,他都不能奈我何,你说这强弩之末……遇上天罗军会是怎样……哈哈哈……”

“砰。”一声,他身子向后猛地一栽,整个脑袋都被打偏了过去,他张了张嘴,“啊”地一声,几颗牙齿晶亮地飞出来。

恶狠狠踢完一脚的景横波,已经站了起来,脸色铁青地对左丘默道:“崖底下那支天罗军小队就交给你了,不管用什么办法,全歼。然后你们带着这个混账,先上船等我!”

不等左丘默回答,她身子一闪不见。

山林在眼前飞掠成直线,她按住心口,压下砰砰乱跳的心,不敢多想,全力狂奔。

宫胤!耶律祁!不要出事!

……

密室里,裘锦风在匆匆易容。

他出身落云密族,族中颇有些异术,他的易容手法不算太精致,但脸模子非常像。

今天的易容其实也没什么难度,天罗军第一次上岛,没见过裘锦风,和钟离志刚刚接头也不过夜间见了一两面,昀贵妃当初身份高贵,久居深宫,这些丘八也没道理见过,就算见过,几年重病生涯,病得失了模样也是正常事,所以只需要草草装扮,像个女人也就是了。

裘锦风咬牙切齿给自己画了个女人妆,披散下长发,随便找出一件白袍,反正这岛上人都是不辨男女的落云部常用白袍。

宫胤罩上一袭黑衣,钟离志本身就气质冷淡,宫胤不用学就十足十,他把长发披散下来的时候,有种萧萧轩举之态,惹得裘锦风不满意地频频摇头,觉得这人气质太出众,钟离志也算个清冷有气质的少年,跟他一比,立刻显得粗陋,有心想叫他神情猥琐些,想想又不甘心这样暗捧宫胤,干脆就把头发弄乱点,调了些青色的颜料让他看起来惨一点。

至于耶律祁,扮起裘锦风更没难度,翩翩世外神医之态,比裘锦风还裘锦风,裘锦风的脸色越发难看。

天罗军早就进了院子,搜索无果后并没有离开,他们有确凿的情报证实裘锦风就在这里,身边可能还有重要人物,在屋内仔细摸索了三遍之后,一个稍通机关的将领,打开了裘锦风密室的门户。

屋内的三个人抬起头,一人卧着,一人手捧银盘,一人正在搭脉施治,正中正在搭脉的人霍然抬头,先是怒道:“不是说过不许打扰……”随即惊道,“……尔等何人!如何闯入在下密室!”

天罗军的将士一听,便道:“你是裘锦风?”

看一眼旁边黑衣不语的男子,天罗军见过钟离志,但是三更半夜哪里辨认得清楚,自然认为这是那个留在岛上的内应,也没有多问,眼光下意识往床上一扫,却见一个女子,一身白袍,半面狼藉,气息微微,长发散乱地披下来。

将士目光一凝。

以宫胤和耶律祁智慧,看见这神情,便知其中必有猫腻。先前宫胤选择让裘锦风扮昀贵妃,只是想着那女子身份特殊,毕竟是浮水大王枕边人,如果胡诌些秘密什么的,或者可能引起天罗军兴趣,不杀人先带走。如今看天罗军神情,分明就是认识这个女子,且本来就要寻找她的。

既然歪打正着,宫胤和耶律祁何等人物,耶律祁当即皱眉怒道:“你们是浮水军队?你们在我岛上意欲何为?这些人已经是可怜人,为何还要赶尽杀绝?”

宫胤则对为首将官使了个眼色,指了指“昀贵妃”。

那将官微微颔首,厉声道:“都押起来!”

士兵们立即冲上来,裘锦风装昏就行,耶律祁象征性反抗几下,也没什么力气抗争,士兵们看出他确实虚弱,心中自然更无怀疑。天罗军收到的信报里,就说裘锦风只擅长神眼异术,不擅武功。

至于宫胤,最是好命,他扮的是钟离志,天罗军心照不宣的内应,自然手下留情,象征性扣了条链子,当先推了出去。

出了密室门,那将领跟出来,低声问:“里头是昀贵妃?”

宫胤点点头。

“还有一个呢?”

天罗军指的是东迟,在浮水王室的命令里,东迟和昀贵妃是需要被留下性命,进一步试探的两个人。

宫胤不知道东迟,但也不妨碍他不动声色地答:“没看住,忽然跑了。”

“可是怀疑了什么?”天罗将领深深皱起眉头。

“依我看,里头这女人才最要紧。”宫胤从容地道,“观察了这许久,应该和她有关。”

他久掌大权,精擅人心,自然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这句话什么情况都能套得上。果然天罗将领点点头,道:“上头也是这意思,那就先把她带回去,东迟跑不掉的,我留一队人搜寻就是。这女人怎么了?先前我们故意放她一马,并没有伤她,如何忽然晕了?”

“出来呼救的时候落下山崖,想来无大碍。只是撞着了脑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宫胤淡淡道,“将军准备走了吗?这岛上还有外人在呢,如何处置。”

“是了,岛上是有别人在。一个是左丘默,还有一个,我不确定是谁。”那将领道,“先前在鬼院里,有人操纵尸首袭击我等,左丘默应该没有这等本事,你在岛上这许久,可知道是谁?”

宫胤心中微微一定,景横波没事。

“哦。说来奇怪,”他道,“这人是前不久来岛中求医者,据说染了时疫,平日里紧紧捂住头脸,为了预防传染,吃住都和我们远远隔开,我至今不知来历。只是奉劝将军,还是不要理会此人的好。”

“怎么说?”

“此人出身似乎十分诡异,在下亲眼看见过她夜半在岛上徘徊,所经之处,万物飞舞,草木皆亡,只怕是个不能接触的毒人……”宫胤的语调冷冷森森,也似带着几分血腥月光的寒气。

那将领听着这语调,脸色微微一变,眼前飘过先前那尸首横行的诡异一幕,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只是天性桀骜,并不肯服输,冷哼一声正要说话,忽见耶律祁被士兵推搡着出来,听见最后一句,耶律祁笑道:“哪有此事,那人不过是一点风寒罢了,已经快好了,在本大夫手下,难道还有治不好的病吗。”

他笑得得意洋洋,宛然就是裘锦风占上风时的神态,眼神却闪烁着诡谲的光。那将领一见,冷笑一声道:“裘大夫好深的心机!故意这么说,是想骗我们兄弟去和那毒人斗一斗,好染上重病全军覆没吗!”说完也不理耶律祁,转头吩咐属下道,“留下一支小队搜寻东迟便行,其余人立即随我离开,传令下去,如果遇见行踪飘忽,善于操纵物事者,万万不可靠近!”

“是!”

躺在担架上的裘锦风,看看耶律祁宫胤,再看看那个一脸得色自以为睿智的将领,悄悄对天翻了个白眼。

哎,浮水军队,遇上这么一对配合起来天衣无缝的奸人,能活着看几天太阳呢?

……

景横波风驰电掣般闪到岛东头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一行人,上了岛边的船。

一大群军士,中间似乎还押着人,但隔得远,看不清楚。她毕竟来迟了一步,对方接应的船只已来,眼看着那群人都上了船,船已经开启,要追已经来不及。

她站直身子,想要看清楚宫胤和耶律祁到底在不在里面,有没有受到伤害,隐隐约约似乎看见一只担架,这令她更紧张,整个身体都探了出去。

忽然有人厉喝道:“谁!”

景横波侧头,看见侧面冲来一队士兵,就着大亮的天色,看清楚是天罗军。

她想也不想,手一挥,一大波碎枝乱叶就劈头盖脸冲那些人抽下去。

随即她做好了作战或者闪的准备,谁知道那些人一看有东西悬空落下,顿时脸色大变,大叫一声转身就跑,脸色如同见鬼。

景横波眼看那些人不战而逃,也似见鬼一般呆住。天罗军据东迟说颇为精锐彪悍,怎么会几片叶子就给吓跑了?

她当然不知道宫胤耶律祁自己被俘虏了,还不忘帮她去除障碍,此时天罗军士兵哪里敢和她对战,生怕染上瘟疫,在这个时代,瘟疫这东西,比恶魔还可怕。

景横波怔怔地看着那些人跑远,再看看那大船,已经驶离了湖心岛,她咬咬牙,先到裘锦风那里看了下,只看见一地狼藉,密室大门开着,架子上很明显被人收走了很多东西,屋子正中有个铺着白布的台子,台子边的银盘里,散乱着很多精巧的器械,似乎用酒煮过,有浓烈的酒气,旁边有不少干净白布,而在地下一个筐里,则是一大筐血迹斑斑的白布,景横波将筐子翻了翻,脸色就变了。

她在这筐里,看见自己以为这辈子绝对不可能看见的东西。

有一瞬间她险些以为小透视来了,随即想起裘锦风也有透视眼,可以看穿病灶,但是万万没想到,裘锦风竟然真的能做外科手术。

这是大手术,成功了没有?

屋子里还残留着寒气,在这什么条件都欠缺的古代,宫胤到底付出多少真力来维持这场手术?耶律祁又能否经得起这样的重创?

更何况他们还在手术中遇见了天罗军!

白布上的血迹刺得景横波眼前发花发黑,心从看见那筐子后就一直没有停止过狂跳,以至于有一阵子她恶心欲呕,才想起作为孕妇,心情平静是要务。

她闭上眼,抚上小腹,默默念了几句,放松紧张的情绪。

事已至此,忧急无济于事,只会造成伤害。在没有看见宫胤耶律祁尸首之前,她不能自乱阵脚。

她在裘锦风那里,找出他给自己配的药丸吃了,回到了左丘默等人所在,左丘默正在擦刀,刀上血迹殷然,看见她便道:“幸不辱命。”

东迟和昀贵妃,已经带着奄奄一息的钟离志,坐在小船上等她。

“上船吧。”景横波默默看了一眼湖心岛。

“我们去哪里。”

景横波冷笑一声。

“去把大荒最肮脏的部族,从大荒版图上彻底抹去。”

……

十日后。

黎明的雾气,在天地间犹自朦胧,通往浮水王城的黄土道上,这个时辰一般还没有人影。

忽然雾气动荡,一条人影破开晨雾,踉跄而出,向前冲出几步之后,似乎已经精疲力尽,踉跄扑倒在地上。

这人扑倒时,手拼命向前伸出,前方不远处,就是王城城门,此时犹自紧闭,对那人的祈求姿态,毫无呼应。

那人脸贴在冰冷的黄土上,绝望地闭上眼睛,等着自己被拖回去,然后,下一次,这种的疯狂奔跑和追逐还要重演,每次她都以为自己有了机会,每次都会被绝望地再拖回地狱……

忽然一声哨声嘹亮,刺破晨曦,她睁开眼睛,隐约看见对面的城门,忽然开了!

此时离王城城门开启,还有一个时辰。

趴在黄土地上的人,瞪大眼睛,眼神里闪过希冀,可是随即她便听见背后,淡淡的笑声。

那笑声令她如堕冰窟,抖了抖,将脸埋下,不敢露出脸上任何可能给自己带来灾难的神情。

“葛莲。”身后的声音,慵懒而又冷淡地道,“接下来,就要看你的表现了,你表现得好,也许,我会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

泥土地上的人抬起脸,吃力地擦去脸上的黄泥,并不敢看身后,只一眨不眨地盯着城门。

虽然已至绝境,即将面对的也是深渊,可她这种人,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总幻想着人生下一步就是转折。

城门开启,浓雾被骏马飞驰的气流拨开,一队人马,隐隐约约向城外驰出。这个时候能提前出城的,不是身负重要军令,就是在王城地位特殊。

景横波一身落云军士装扮,高踞马上,看似漫不经心敲着马鞭,眼睛却紧紧盯着地上的葛莲,和前方城门的人影。

她身后,是一群和她一样制式服装的人们,看上去这是一支执行任务的落云军队小队。然而,那些盔甲头巾之下,是裴枢乌黑闪亮的眸瞳,七杀狡黠带笑的眸瞳,天弃目光浮游的眸瞳,左丘默肃杀警惕的眸瞳。甚至还有孟破天,姬玟……集聚了景横波带出帝歌的所有亲信朋友。

在人群的最中央,两个帽檐压得特别低的,则是那两个落魄的浮水王室放逐者,东迟和昀贵妃,此时两人紧紧盯着浮水城门,眼底光芒闪烁,有久别重逢的激动,有怀念往事的悲凉,有审视如今的凄怆,更多的,则是难以抑制的仇恨和愤怒。

景横波的神情很冷静。

十天前,她自湖心岛出,却立即失去了天罗军的下落。她之后发出信号,很快,在附近散开寻找她的属下朋友们,便迅速聚拢了来。

在落云和浮水的边境,景横波知道了一个不太妙的消息。落云一乱,浮水便加强了对全境各关卡的控制,落云浮水之间的关城之上,士兵枕戈待旦,川流不息,关城日夜灯火通明,重兵压境,并对所有非浮水人士拒绝开放入境。

这分明是防备她,怕她进入浮水境内。

景横波试探着瞬移进入关城,但刚进去就立即被发现,为免打草惊蛇,不得不退出,另寻他法。

好在左丘默拎出了一个人,给了她灵感。

葛莲。

景横波上岛前,早猜出左丘默就在附近,因此并没有管葛莲,存心将她留给左丘默。

左丘默原本第一时间要杀了葛莲,却因为葛莲说及她左丘军中的一些秘密,而暂时放弃了杀她,想要从她口中得到更多秘辛。因此只是废了她四肢,将她深藏在山洞里,前后都以大石堵上。

因为这个人还在,景横波当即传书葛深,告诉他,葛莲已经逃窜向浮水,她愿意代葛深剿杀此女,但要葛深提供给她和她的随从一个万无一失的,也不会被浮水排斥或怀疑的身份,进入浮水。

葛深恨葛莲可谓入骨,也对景横波深深忌惮,人都有种“我倒霉了希望你也倒霉”的心理,对于景横波杀气腾腾要进浮水,他乐见其成。

当即派人送来了属于他的贴身护卫的制式服装、腰牌、给浮水大王的秘密文书,甚至周到地送来了浮水二王子巫维彦的遗物,以方便景横波随时找借口。

浮水和落云向来关系密切,对于浮水大王来说,他不会愿意在这时候,展现出包庇葛莲的态度,和落云部交恶。景横波向浮水关城称,奉浮水王命,追杀国内叛逆葛莲,请求入境,果然没有受到阻拦。

过关城的时候,这一队几十人受到了严格的检查,可是谁也没想到,这队人要追杀的人,就在他们队伍中。

景横波带着葛莲进了浮水,直奔浮水王城,天罗军直属于浮水大王管辖,驻地就在王城之内。

事已至此,景横波按捺下不安,只管埋头奔向浮水王城。她已经想清楚了,宫胤他们没出事最好,如果已经出事,那就复仇。

那残忍暴虐、无耻肮脏的王族,该用自己的血,来浸染他们每寸都隐藏白骨和腥臭的江山。

如今她在这城门外。

听昀贵妃说,浮水国舅,也就是浮水王后的弟弟,是个外表特别讲究养生,内心充满暴虐因子的人物。最喜欢的是清晨京郊麓山的清鲜空气,以及美丽却饱受凌虐的女子,而且出身越好他越有兴趣。

这位国舅,隔一阵子,便要去麓山饮冰泉,品清茗,他一向提前出城,凌晨时分先开城门,因为开城门之后百姓出城时身上的浊气,会污了他呼吸的空气。

也就在那个时候,还没睡饱的守城士兵,只放这一群人进出城门,会特别松懈,急着回去补眠。而其余时候,浮水王城非本城百姓进出,一旦超过十人,必须要有大相亲手签发的文书。

景横波相信,凌晨出城的国舅仪仗,遇上一个凄凉呼救的美丽少女,一定很有兴趣停下来问个究竟。

国舅不确定哪天会出城,所以驱使葛莲扑于道路呼救的戏,到今天已经演了第二次。

景横波盯着远处缓缓开启的城门,觉得第二次就成功了,运气很好。

那队人马缓缓前行,老远看着,仪仗队列,都华丽讲究。

景横波的马鞭,缓缓在掌心滑动,她唇角露一抹妩媚而微冷的笑意。

能否不动声色进入浮水王城乃至最快速度接近浮水王室,成败,在此一举。

推荐热门小说女帝本色,本站提供女帝本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帝本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七十八章 智慧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渣过的奶狗回来了! 克星 不识字的人 路过风景路过你 燕倾天下 骗婚ABO 锦瑟江山之九重春色 征服偏执真少爷的正确方法[穿书] 穿书反派被迫恋爱后 下岗后我当上了审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