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智慧

上一章:第七十七章 我所爱,愿不伤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裘锦风大惊,猛抬头要提醒宫胤,眼角余光一掠,发现宫胤竟然已经不在原处。

那蓝汪汪的针“咻”一声穿越空间,不知落在了何处,随即“砰”一声响,那黑衣少年砰然倒地,却又猛地一个打滚蹿起身来,扑到门户处,急急开门扑了出去,走的时候还没忘从门边书架上抓走了一个小包。

这一连串动作变化都只发生在一瞬间,裘锦风鼻尖上的凉意还在,那黑衣少年已经踉跄着不见踪影,裘锦风怔怔地摸着鼻子,转回头,看见宫胤盘膝于地,脸色发白,对他指了指耶律祁,示意他立即给耶律祁缝合伤口。

裘锦风只得赶紧缝合,做完之后眼看耶律祁面色转好,才舒了口气,问:“怎么回事?”

“你这朋友有问题。”宫胤淡淡答。

“你哪里看出问题的?看你的样子好像早有防备?”裘锦风瞪着宫胤,很不服气在智慧上似乎自己处处低人一等。

“既然是你的好友,该知道你有专门的老家人做助手,你临时换人,他却一声不问老家人去了哪里,这说明他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宫胤淡淡道,“另外,真正的好朋友,知道你这密室的重要性,在踏进去之前,也会有所顾忌,而他的神情,却似乎很期盼。我想,他的目的,就是你这间密室吧。”

裘锦风怔了怔,看看书架,长叹道:“是我疏忽了。我这密室内藏的许多毒经古籍,是我族中不传之秘,他身为医家传人,觊觎的应该是这个。可叹他心机深沉,在我岛上一住几年,平时从不接近我的院子,时日一久,我便放松了警惕……”

他忽然一惊,道:“难道天罗军上岛之后,是得到了他的指点?否则这么多人,为什么我们一直没发现?难道鬼院的人遭难,也是他的意思?可是鬼院的人明明是他带过来的,住了几年都无事,没有道理现在忽然下手啊!”他敲敲自己脑袋,百思不得其解。

宫胤默然,想着自己终究是暂时真气全失,只能自保不能除奸,给这人逃了出去,可不要遇见景横波才好……

裘锦风给耶律祁收拾好,又喂了药,着紧收拾密室中的要紧书籍,喃喃道:“得赶紧走……”

“来不及了。”宫胤声音冷静而平稳,“天罗军已经到了。”

……

鬼院的一把大火,将景横波又给逼出了院子。

她带着左丘默,东迟和昀贵妃,远远地跟在天罗军后面,向岛东而行,无论如何出口在岛东部,谁也绕不过去。

景横波心中不安,很想先走一步,去看看裘锦风那里处理得怎样了,按说大半夜过去了,古人治病又不是动手术,不会需要那么多时辰,最好是裘锦风已经趁着这阵子天罗军被调开,离开了湖心岛。

她万万没想到,在那段时间内,裘锦风确实开展了一场大手术。

身前忽有风声响,一条人影远远地扑过来,直扑鬼院。

左丘默拔刀,景横波瞧着那身形熟悉,试探低唤:“钟离!”

那身影果然一顿,随即扑了过来,黑暗中一只巨大蝙蝠也似,就着渐起的晨曦,景横波看见那黑衣少年唇边隐隐有血渍,惊道:“你受伤了?”

那少年钟离志,看见她们也有一霎的惊异,随即道:“你们怎么出来了?鬼院的其余人呢?快走,天罗军上岛了!”

“鬼院的人都死了。”景横波惨然道,“你是不是遇见天罗军,才受了伤?”

“是。”钟离志道,“我睡觉警醒,听见风声不对,就出去查看,正好遇上天罗军,被他们的一支小队一路追杀,险些堕下山崖,好容易脱身,回来通知你们,怎么,鬼院的人都……”

东迟闭上眼,昀贵妃紧紧咬牙。钟离志脸色阴沉沉的,半晌嘿然一声。

“你可是从岛东头经过?”景横波焦灼地问,“裘锦风那边怎么样?有什么动静?”

“没有。”钟离志摇头道,“他那边黑沉沉的,应该已经离开,我知道一处可以秘密离开湖心岛的出口,那里还有备用船只,跟我来。”

众人正要跟着他走,左丘默忽然道:“谁知道你是不是天罗军的奸细?你刚才忽然不见又忽然出现,非常可疑!”

钟离志猛然回头,注视着左丘默,道:“你又是谁?”

“落云左丘!”

钟离志唇角浮上一抹讥诮的笑意,冷冷道:“落云左丘家,如雷贯耳啊。想不到见面不如闻名,竟是如此瞻前顾后,多疑畏怯之辈。也是,左丘家功高震主,在落云见惯了欺骗手段,便以为我们浮水人,也是一般模样了!”他轻蔑地看一眼左丘默,“你大可以不来!”说完扭身就走。

景横波盯着他背影,若有所思。东迟叹一口气,道:“原来是左丘家的女将军,你有所不知,钟离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护持了我们好几年,他万万不会害我们的。”

左丘默神色有些尴尬,景横波拉拉她衣袖,笑道:“非常之时,你质疑也正常,他愤怒也正常。都别置气了,活命要紧,走吧。”

左丘默不再说话,一行人跟着钟离志向前,他对湖心岛明显非常熟悉,带着几人左拐右弯,果然离天罗军越来越远。

眼看眼前无路,钟离志忽然拨开一丛乱草,众人眼前一亮,就看见面前是个凸出的矮坡,矮坡之下栓着一条船。

钟离志指着那条船道:“赶紧上船,我们离开!”

……

远处匆匆奔来的脚步声猛烈得如猛虎下山。

正在急匆匆装自己的典籍宝药的裘锦风停下手,四面望望,道:“糟了,我们出不去了。”

他不用把脉,现在看看宫胤,也知道这个大高手此刻真元耗竭,连他都不如。

至于耶律祁,还没从麻药中醒过来,醒过来也是重伤号,最快速度也得七天才能行走自如,更是指望不上。

密室没有其余出口,他这湖心岛机关众多,从无外人上岛,密室只是为了存放自己的东西不受水湿虫咬,并不为逃生之用。

这时候冲出去,一定会撞上天罗军,裘锦风直着眼睛喃喃道:“这下好了,完了,得陪着莫名其妙的人一起死了。”

宫胤睁开眼睛,看见他将一大堆东西裹在一起,其中一样东西让他目光一闪,忽然问:“你会制作面具?”

“当然。”裘锦风道,“擅医者多半擅长制作面具,真正的好大夫才能配制最好的药水,制作最细腻最符合人脸的面具。”

“那么,易容?”

“自然也会,我能看透骨骼,我易容能改变脸骨形状。”

“鬼院是个什么地方?都是哪些人?”

裘锦风有点跟不上他的思维,下意识道:“浮水王室的一群被放逐者,天罗军应该追杀的就是他们。”

“里面谁最重要?”宫胤紧接着问,“我是指对浮水王室还残留作用的。”

这个问题裘锦风回答不上来,正发呆间,忽然一个声音轻轻道:“曾经和浮水大王关系最密切者……”

耶律祁醒了过来,忽然接话。

裘锦风怔怔地道:“那应该是昀贵妃吧,唯一有贵妃封号的女子,大王的枕边人。”

“很好。”宫胤一锤定音,“易容,把耶律祁易容成昀贵妃,把我易容成钟离志,你还是你。快点。”

“此话不然,”耶律祁立即反对,“我大概知道昀贵妃什么模样,样貌可改,身形却和我极度不符,倒是你清瘦修长,勉强可试。”

“鬼院的人病得鬼一样,躺在担架上,容貌身形都有变化,你不来谁来?难道你能下地?”宫胤冷笑驳斥。

“自然能。”耶律祁吸一口气,慢慢地下了地,他这样的人,会因为毒生死难控,却绝不会因为皮肉伤就此倒下,毒素基本已去,耶律祁脸色虽然还是青白色,但精神已经好了许多。

他看一眼裘锦风,道,“他如何能在天罗军面前扯谎滴水不漏?他做不得裘锦风。”

宫胤默然,似乎也承认他的看法,随即道:“我不做女人。”

耶律祁的模样似乎很想翻白眼——谁愿意做了?

“那就他做吧。”耶律祁道,“你扮钟离,我扮裘锦风,他只需要躺在担架上装贵妃就行。也算我们对救命恩人一点报答。”

宫胤点头表示赞成,两人便这么自说自话把裘锦风的角色安排定了。

“喂!”裘锦风愤然道,“是你们现在需要我护佑!是你们需要我易容!凭什么你们自己不想做就安排我做女人!不是应该你们来求我吗!”

“武力不是唯一自救的途径。现在需要以智慧决定谁更适合上场。毋庸置疑,你最弱。”耶律祁微笑用刀拍了拍他脑袋,示意他听外头。

天罗军的脚步声已经近在咫尺。

“开始吧!”耶律祁微笑道,“咱们先做俘虏,再俘虏别人。”

……

“快,快,”钟离志不住地催促景横波等人,赶紧下坡。并且从坡下面捞出一根绳子,道:“这里没有下去的地方,你们顺着绳子滑下去。”

“好极。”景横波探头对下面看看,大概也就三丈高的一个矮坡,只是地形突出,看不清坡底下景象,只能远远看见河岸边的船。

她笑吟吟地道:“你先。”

“你们先。”钟离志道,“我熟悉路径,我给你们断后。”

“好。”景横波却没让东迟和昀贵妃上来,自己双手抓住了绳索。

钟离志退后一步。

景横波格格一笑。

绳索忽然从崖下飞了上来,灵蛇般在钟离志脖子上一绕,霍霍声响里景横波一抽,已经套了一个活结。

钟离志脸色发白,拔刀割绳,猛然身子向前一冲,一霎间张嘴欲喊,但景横波眼疾手快,已经将一团烂泥塞进了他的嘴里。

钟离志倒在地下,浑身抽搐,背后,左丘默踩着他的肩膀,缓缓从他胁下抽出带血的刀。

对着钟离志诧异惊怒的目光,左丘默无辜地摇摇头,“别看着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接到女王配合拿下你的暗中指令而已。”

“你这是干什么!”东迟猛然拔刀,挡在钟离志面前。

“蠢货!”景横波不笑了,目光冷然,“这个时候你还护着他!他还是导致鬼院灭亡的奸细!”

“不可能!”昀贵妃激烈反驳,“他救了我们,护佑了我们四年,如果他想下手,有的是机会!”

“那是因为你们有利用价值,裘锦风有利用价值。”景横波冷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所谓逃离浮水,到这里隐居治病,都在浮水王室控制之下,而负责控制你们的,就是这个人。之所以没杀你们,想必是因为你们中的一个人,掌握了一个你们自己也不知道的秘密,浮水王室需要不惊动人地知道这个秘密,才数年如一日地派这个人看守监视着你们,不让你们离开这里。否则你们为什么会病成这样?不就是治一个咕噜病吗?个个搞得鬼似的,我疫病都被裘锦风很快治好,为什么你们几年了却越治越重?裘锦风和你们都是蠢货,怎么就想不到,是一直有人在破坏药效?”

“那为什么天罗军又忽然来杀我们?”

“天罗军未必知道浮水王室的真正意思,或者浮水王室也觉得,等得太久了,这么久都查不出,那就换一种办法。正好趁这上岛机会,对那些已经排除嫌疑的人斩草除根,留下的人,自然就是浮水王室觉得,可能掌握秘密的人。”景横波看一眼东迟,“否则一个一尺多的小井,头一伸就能看见人,为什么视而不见?”再看一眼昀贵妃,“否则已经搜查了我的屋子,凭什么不搜查我的茅厕?那茅厕如此干净,难道不该去看一眼吗?”

那两人呆若木鸡,半晌还是摇头,“可是我们真的不知道什么秘密……”

“你们如果知道的话早就死了,鬼院的人早就死了。必然是你们无意中接触,浮水王室以为你们知道其实你们不知道的事。”景横波摇摇头,“还是不信?不信咱们就试试。”

她忽然将钟离志从山崖上抛了下去。

几乎立刻,凸出山崖下,那些看不到的死角,哧哧连声,爆射细箭无数!

景横波手一招,将钟离志又拎了上来,这家伙浑身抽搐,身上钉满了细细的竹箭,左丘默上前看了一下,道:“不致死,但有迷幻成分,很厉害,估计是裘锦风的珍藏。”

景横波拔出竹签仔细看看,道:“这东西你要早拿到,你的任务早就完成了,想必裘锦风藏得很紧,幸亏他藏得很紧。”

东迟和昀贵妃脸色煞白铁青,看得出来此刻心情很崩溃。

“你……你怎么看出来的……”钟离志死鱼一样张大嘴对天喘气,迷迷糊糊犹自不甘地问。

“你装过头了。”景横波眼波流转,“你装得不认识耶律祁,还说他是左国师,对世事的记忆,停留在四年前。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会知道左丘家被落云王室陷害排挤的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落云王室针对左丘家,是近两年才开始的。”

钟离志不说话了,翻起的眼白真像一条死鱼。

“我该如何处置你呢?”景横波探头看着崖下,笑吟吟地道,“崖下死角处,藏着一支天罗军小队吧?只要有人下来,就以带迷幻药的竹签将人擒获。不过,迷幻药应该是你刚拿到的,分量应该不多,你说我要不要把你多吊下去几次,让你消耗掉所有带药物的竹箭之后,再解决这支小队?就是不知道这种不致死的迷幻药物中多了,会不会也会死人?”

“你……你好毒……”

“世人总是这样双标,自己杀起人来砍瓜切菜,轮到别人也这么对自己,就开始要求人性。”景横波冷笑,“鬼院那些全心信赖你的人们死的时候,那些小姑娘被凌辱的时候,那些和你朝夕相处四年,视你如亲友的人们死在你面前的时候,他们有没有对你说过这句话?”

钟离志血红的眼睛瞪着她,眼底满是不甘,景横波也煞气十足地回瞪,她觉得对这个无耻之徒,用再狠的手段都不为过。

如果这里有小倌馆,她会第一时间把这个没心肝的人扔进一群壮汉堆里,让他死前好好尝尝那些小姑娘们受过的凌辱。

“呸……”钟离志狠狠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气喘吁吁地道,“你……你休要得意……你以为你胜了?裘锦风根本没跑掉……他……还有你那个耶律祁……还有一个白衣人……也是来找你的吧……三个人为治病已经油尽灯枯……现在……现在想必已经落在天罗军手里……哈哈哈天罗军的酷刑……可比你对我狠多了……哈哈哈哈……”

景横波霍然抬头!

推荐热门小说女帝本色,本站提供女帝本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帝本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七十七章 我所爱,愿不伤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空巢:留守村庄 嫂子的诱惑 重生七零奋斗媳/重生七零:军妻也撩人 佛系大佬的神奇动物们 晨昏 女人的手 乡村少年 荒原闲农 命中注定[末世] 乡村美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