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我所爱,愿不伤

上一章:第七十六章 情深意重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东西软软的,有弹性,似乎还有热度,景横波心中一跳,低下头。

就着林间残留的火光,她首先看见了一张惊骇的脸。

那脸上嘴张得很大,似乎临死时正准备呼喊,不知道是想要求援还是下意识的惨叫,但注定这声音不会再被人间听见。

景横波盯着那张熟悉的脸,小姑娘年方十三,前不久刚来了初潮,正式成为一名少女,她是一个大家族的嫡长女,自幼金尊玉贵地长大,却因为不肯成为浮水二王子的备选王妃,被家族抛弃。长久的疯人院生活,让十三岁的小姑娘渐渐模糊了世事,粗糙了内心,来了初潮也敞着裤子乱跑,直到景横波把她收拾干净,这孩子便似乎忽然被唤醒,眼睛里慢慢生了灵性和光彩。每天早晨景横波能看见她来问安,窗下时常有些她送来的新鲜果子,都擦得干干净净,衣服再也没脏乱过,借用的景横波的衣服,景横波送给了她,她似乎很喜欢,常常穿着。

此刻她就穿着景横波那件淡粉色暗花绸长裙,这件裙子景横波嫌不够艳丽才送了出去,现在裙子很艳,艳到刺眼——大片大片的血色,斑斓开满前襟。

裙子已经裂了,从腰下一直裂到胸上,敞开了半边怀,在那还没发育完全的小小胸部,残留着几个带血的指印。

景横波凝视着那几个指印,浑身的血似乎冷了,凝如寒冰,心间却蓬一声炸开艳红的火星,哧哧地在肺腑间烧。

身边左丘默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卑鄙!”

景横波慢慢合上那孩子大张的嘴,尘世浊风,愿她这一生,下一世,不再吸入。

将衣服合拢,用带子绑好,她继续向前走,心凉凉的,明白有些事已经发生了。

果然没几步,又踢到一具尸首,这回是那位郡主,那位有继承权却禅位的永王的女儿,这大院子里大多是单人过来的,只有这一家来了两个,因为永王府其余人都已经死了。这是个孝女,在护持着父亲逃亡的路上,不惜卖身为父亲治病,以至于后来染上了脏病。

她对景横波并不友好,从不靠近她,一双警惕的眸子总是紧张地环视四周,似乎还沉浸在当初和父亲千里逃亡,一路风声鹤唳的日子里。现在她这双眸子再也不会紧张了,一泊死光,定定地凝在眼眶里。

她已经发育成熟,比那少女更多几分韵致,因此身上也就更加不堪,不堪到景横波无法把她衣衫整理到可以蔽体的地步。

景横波也就没有整理,越过她,继续向前走,一路上果然都有尸首,那个羞羞怯怯的少年,喜欢在她的花瓶里插一朵野花,被发现了会脸红,他是某个郡王的庶子,在残酷的兄弟夺位之中被陷害驱逐,他死得一刀穿心,下手人还要暴虐地将刀转动,彻底绞碎了他的心脏,洒落的斑斑血肉,似那些天,他最爱送来的红色小碎花的野花。

这世上多少无心人,挖去了那些热爱生命者的心。

一路向下,她不住停下。

某个王府里争斗失败的正室夫人,血将茸茸青草染红。

大家族最优秀最有希望继承家业的读书种子,被嫉妒的继室夫人栽赃,送去做了试验品,然而命运的悲惨没有止境,死亡结束了试验,也结束了最灿烂的年华。

某家侯爵的不被后母所喜的妾生子、王宫里一个宫女所生的地位最低没有封号的公主、大族中的庶女、豪门士族里不慎失身败坏家族名誉的小姐……一路的尸首,一路的可怜人,命运已经扔掷他们至人生的泥淖,却在他们快要爬出的时候,再覆上带血的泥土。

这些人,对景横波有过敌意,也给过她温暖,就在刚才,她还在想着其中哪几个可以带出去过普通人的生活。

等景横波推开院门,心已经凉透,一眼看去,遍地尸首。那些滟滟的红,刺入眼帘。

景横波木然站了好久,才一路过去,默默数了一遍,除了寥寥几人之外,整个院子里的人,都死光了。

其实从一开始看见那群人追杀左丘默,知道他们的身份后,景横波就有不好的预感,浮水的秘密军队,发现了那些本该早早死去的熟面孔,是不可能放过的,甚至这些可怜人,原本就该是这支军队的任务之一,天罗军,天罗地网,捕王室漏网之鱼。

命运如此阴差阳错,在这座无名湖心岛上,他们顺便完成了任务。

景横波有点茫然地,在井台边缓缓坐下,就在前一天,妇人们还在井台边洗衣,就在傍晚的时候,井台边的草丛里还生着浆果,现在那些鲜血和被践踏碎了的浆果混在一起,再也辨认不出。

遍地尸体,满目血腥,她已经有很多次看见过这样的场景,但没有一次,心情这样悲凉。

这段日子,和这些人也算相濡以沫,这些在王权和大家族中争斗中的失败者,本性大多善良懦弱,不如此也不会失败至此。

然而世道残忍,善弱者死,酷虐者王。

夜风里满园白衣血衣飘荡,凄凄如丧幡。

她心底忽然涌起对浮水王室的巨大怒火。这些火灼灼燃烧着她的血液,以至于她的脸色比火光还红。

这是她一路行来,见过的最残忍无情的王室,也许是淘汰尽了善者和弱者,剩下的人都自私残虐,落云世子妃如是,浮水二王子如是,不用说,整个浮水王室,都如是。

当初浮水不愿她入境,宁愿送上选拔好的男子请她转道落云,或许就是不愿她进入浮水王都,发现浮水王室这样一个残忍的秘密。

命运的有些壁垒,越不过,绕不开。

身后隐约有些动静,她霍然回首,就看见井口里,缓缓升起一张可怖的脸。

脸已经坏了半边,现在还溅着斑斑血迹,月下满地尸的废院子里,这样忽然冒出来的一个人头,足可以吓得人惊叫。

连左丘默都惊得退后半步,景横波却惊喜地“啊!”了一声,道:“东迟!”

浮水的神武大将军东迟,为保护大王被毁了半张脸,也因为功高震主被暗害的将军,毕竟武功基础尚在,在最危急的时候,藏入了井中保命,也真难为那一尺多的小井,是怎么塞下他粗壮身躯的。

东迟的脸上却没有劫后余生的欣喜,只有无尽的屈辱和难堪,爬上井台,默默看了满地尸首许久,猛地抹了一把脸。

粗豪汉子,丑恶的脸上一片濡湿。

他哑声道:“我该拼死力战护佑她们的……”

“那不过多一个死人而已。”不等景横波安慰他,一个声音冷冷地接话,景横波屋子后的厕所里,缓缓走出来一个人。

那人眉如远山青黛,鼻挺似玉峰,一双眸子深邃浑圆,夜色中熠熠如野猫。

景横波没想到还有一个幸存者,就是那位昀贵妃,她看起来竟然毫发无伤,裙子上居然没有血迹。

迎着景横波目光,她道:“我在听见风声不对的时候,就躲了起来。那些人搜查了你的屋子,却没有想到再到后面看看茅厕。”

景横波长长吁了口气。

或许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活下来的两个人,一个是有武功在身的大将军,一个是在宫中原本长袖善舞的宠妃。只有这两人,不是纯粹的失败者。

不过,还有一个人。

“那个黑衣少年呢?”她问。

“火头一起,他就出去查看了,到现在也没回来。”

景横波总觉得那个黑衣少年身份诡异,忍不住问,“他是哪家豪门之后?或者王室?”

东迟摇摇头,“什么都不是,他是平民出身。”

景横波有些诧异。

“我们这群人,当初互相不认识,各自从宫中家族中逃出来之后,得到了他的帮助,他将我们这群人集聚在一起,想办法逃出了浮水,一直投奔到这里。我们只知道他叫钟离志,是浮水一个普通平民,家中也学医,据说和浮水医圣是死对头,还曾经因为和浮水医圣斗医,导致中毒,所以才救了我们这样一批人。”

左丘默忽然急声道:“那些人还在岛上!”

景横波转头,就看见一大群黑影在前方山坡上飞掠而过。

岛不小,也不大,这群人发现了必杀的目标,又下了手,就绝不会草草离开,一定会将整个岛都篦子一样篦一遍,不留活口才对。

景横波想起还留在裘锦风那里疗毒的耶律祁,顿时心急如焚,说一声你们好好躲藏,等会我来接应你们便要走。

但几个人都紧紧跟了上来,昀贵妃道:“浮水天罗军杀人一向斩草除根,事到如今,聚在一起才有生机,你如果不嫌弃我是累赘,带我走!”

东迟则道:“我相对熟悉浮水军队的作风,或许可以帮你一把。”

景横波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再抛下他们也不可能,至于带走这两人,会不会引起浮水王室敌意,已经顾不得这么多。

东迟背起了昀贵妃,左丘默牵住了东迟,景横波在最前方,一起向岛东边掠去。

刚出了院子,进入树林没多久,就听见不远处风声急响,脚步唰唰掠过,几人立即俯下身,藏在还残留着烟火气的草丛里。

头顶有人在问,声音冷酷,“院子里都处理了?”

“回将主,已全部筛过一遍。”

“这岛上情形如何?”

“岛南边已经没有活人,岛东边还有几户人家,刚才已经逼问过了,是这个岛的岛主及其从属,这些人擅长医术,但没什么武功。”

“好极。”那将领狞笑一声,“既然没有高手,咱们也就不用偷偷摸摸了。甲队,你们回大院,将所有脑袋割下来,带回王都领赏。老天护佑,给咱们阴差阳错完成了这个任务,就算给左丘默逃了,也照样是大功一件。记住,所有脑袋,拿名册去核对,少一个都不行。其余人,跟我去岛东边,这岛主竟然敢收留我浮水叛逃大逆,咱们就灭他个满门!”

“是!”

景横波抬起头,月光暗昧,头顶上一张张狰狞的脸。

身边就有尸首,也不知道是谁的,一队士兵快速地冲了下来,要翻动尸首,割下头颅领赏。

不用问,马上就会冲到她们身边。

左丘默手已经按在刀柄上,景横波按住了她的手,手一挥。

身边尸首猛地飞起,直扑对面一个冲下来的士兵。

那士兵正往坡下冲,眼睛已经盯住一具尸首,忽然就见那鲜血淋漓的尸首,飘飞而起,猛扑而来。

半空中隐约还有幽幽忽忽的细声,“还……我……命……来……”

暗昧月光下,歪着半边脑袋的尸首似乎在狞笑。

那士兵“啊!”一声惨叫,掉头就跑。

他这边的动静,立即惊动了那些准备去岛东边杀人的天罗军,那将领霍然回首,就看见月下林子中,几条人影向大院里一闪而逝。

他来不及思考,立即大声咆哮,“有漏网之鱼,追!”

景横波一手抓住左丘默,左丘默抓住背着昀贵妃的东迟,又闪向了大院。

“我们为什么还要回去?”左丘默的声音浓浓不解,她觉得敌人去岛东边,自己等人正好趁乱逃走才是。

昀贵妃眼底不满之色掠过,却咬牙没有说话。

景横波没有回答,只在闪掠间歇,回头看了一眼岛东边。

她必须先引开这些军队,好为裘锦风救治耶律祁争取时间。

现在他们那边,还好吗?

……

宫胤立在窗前。

身后,裘锦风声声在问:“你肯吗?”

他声音里满满笃定,带着几分小小报复的得意。

宫胤却没有听进去,他在想着景横波,想着刚才景横波散乱的发,满脸的汗,微红的眼圈。

她真的,很看重耶律祁的生命。

她向来重情重义,得了他人的好,便愿意倾力报答,耶律祁自出帝歌的一路护持,在她最艰难时刻的不离不弃,对于景横波来说,想必是一辈子都不能忘却的最大温暖之一。

耶律祁若死,她会伤心。

没法看她伤心。

当初帝歌广场一刀断情,那一刻她眼底的绝望,令他恨不得自己死去。

女皇地宫里,背着她一路逃亡,听她声音空洞毫无生气,只觉得自己的生气,都似在瞬间泯灭。

城门前最后相送,她大笑吐血,神情爽快,眼底悲恸欲绝,同样他默默凝视,咽下一口又一口血。

那些时刻里他都曾恐惧过,害怕猛药过猛,伤心伤肺,她从此一蹶不振,彻底沉沦。

她的伤心,他见过,不愿再见。

我之所爱,但求不伤。

“哈哈哈就说你不会肯……”身后裘锦风讥嘲地笑。

“开始吧。”

裘锦风的笑声,戛然而止,惊疑不定地瞪着宫胤,“你说什么?”

“岛上有军队,”宫胤转过身来,“寻个稳妥地方,抓紧时间。”

裘锦风不可思议地盯着宫胤,却被宫胤的眼光逼得不敢再看,急急准备着药物器皿,一边忙碌一边嘀咕,“疯子,这也是个疯子……”

他忽然哎哟一声,道:“我还需要个熟练助手!可我的老家人被女王掳走了!”

院子里忽然有风声,有人扑了进来,宫胤目光一冷,裘锦风已经扑了过去,急声道:“别杀他,自己人!”一边喜笑颜开将那人拉进来,道,“嘿!我怎么忘记你了。钟离,你来得正好,帮我打个下手。”

来的正是那黑衣少年,一头的汗,也顾不上问宫胤是谁,急声道:“浮水军队上岛了!在杀鬼院的人!你赶紧走!”

裘锦风一呆,随即怒瞪宫胤,“都是你,破坏岛上阵法,给那群天杀的闯进来了!”

“对错之后再论,”宫胤不为所动,“先救人。”

裘锦风看一眼鬼院方向,看一眼耶律祁,长叹道:“我现在也救不了那些人了,那就先救眼前这一个吧……钟离,你帮我一个忙,把这人移到里室里去。”

那黑衣少年看了看耶律祁,目光一闪,道:“好。”

“等等。”宫胤忽然道,“这是谁?”

“我的朋友,通家之好。”裘锦风道,“也是医药世家出身,后头鬼院那一批人,都是他救的,在这里呆了三四年了,总之信得过。我现在需要一个手术帮手,时辰又耽搁不得,你就别再多问了。”

黑衣少年冷冷道:“裘兄我倒觉得,你那密室如此宝贵,真要对这陌生人开启吗?”

“岛上机关都他破的,你以为那个密室机关真的能拦住他吗?”裘锦风苦笑一声,打开墙上一个门户,招呼黑衣少年帮忙将人抬进去,一边准备药物器皿,一边得意洋洋地道:“我也好久没有机会剖活人肚子了……”

那黑衣少年冷哼一声,摇摇头。

密室门户有点窄,黑衣少年挤进去的时候,宫胤忽然道:“小心。”伸手在他肩头扶了一把。

黑衣少年下意识一让,却因为地方狭窄让不开,他回首,宫胤的神情毫无波动,坦然回视。

两人目光一触即分,随即裘锦风已经不耐烦地将两人都推了进去,“挤在门口磨蹭什么!快点!”

门户缓缓合上。

隐约传来黑衣少年钟离的惊叹声,“裘兄你这密室果然包罗万象,今日我终于得开眼界……”

还有裘锦风无奈又得意的笑声,“抱歉,族规限制,密室本不该外人进的,只是马上这岛都要没了,我也要卷着珍藏赶紧跑路,反正都要你帮忙,现在看看也不违规了……”

……

景横波在满地尸首的院子里,和天罗军捉迷藏。

她已经让左丘默带着东迟和昀贵妃,越过院子高墙,进入隔壁那个耶律祁的竹楼,竹楼塌了半边,先前天罗军一定已经进去搜查过,此刻再藏进去,短期内是安全的。

她自己留在院子里,然后天罗军的恐怖夜就来了。

持着武器小心翼翼向前搜寻,忽然躺在地上的尸首,会蹦起来撞入自己怀中。

好不容易甩掉怀中那个,树后面蹿出一条鬼影,猛然勒住了自己的脖子。

把脖子上那个甩掉,头顶会砰然一响一阵剧痛,头一抬,一具尸首翻空落下,和自己脑袋顶脑袋,死不瞑目的双眼直勾勾对着。

这些尸首造成的杀伤力有限,但造成的心理阴影面积惊人,更要命的是,这些尸首本身就很难看,死后状态更是超越人的想象极限,那些狰狞面目上再染鲜血淋漓,那些半边黑白脸上突出青白獠牙,那些滴答着脓水的残肢断臂,在眼前一摆一摆晃动,整个院子里回荡着幽幽的低低的格格的笑声,似有若无,从声音到气味到景象,全方位地让人发狂。

不断有士兵扔下武器狂奔出去,被惊得一路长嚎。

杀人无数的人,再强悍内心都是虚弱的,剩下的人在那将领的带领下,满头大汗,一步一挪地前行,眼前的景象太不可思议,他们总怀疑那些尸首是被推出来,吊起来的,然而尸首身上没有绳子没有线,三丈外的尸首会和眼前的尸首同时暴动,有些人开始后悔先前自己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满院子的尸首,哪一具都可能忽然暴动,需要时时刻刻小心。众人额头大汗滚滚而下,想着这到底是鬼魂作祟,还是暗中藏了高手?高手还得不止一个,一个人无法以内力这么远距离操纵这么多尸首,高手如此厉害,为何不现身出手?

高手只有一个,现在也额头大汗滚滚而落。

一心多用,同时多位操纵尸体这样沉重的东西,是非常耗费精神的,景横波的一心多用,是在七峰山就由紫微上人训练过的,技巧没问题,但这么大规模的使用还是第一次。

她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更糟糕的是,她现在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她要自保并保住那几个,但是也怕场景太恐怖,令这些人心生畏惧,放弃攻打,转而去为难岛东边的裘锦风。如果正遇上裘锦风救治耶律祁的关键时刻,那就太糟糕了。

用这些尸首来挡天罗军的路,虽然有些不尊重,但她想,那些死去的人,一定是愿意的。

事情总会向着最不利的方向发展,那领头的将军,在接连被尸首撞了好几次,险些撞断鼻梁之后,终于停下脚步,怒喝道:“何必和这些死人缠战!退出去!把尸首都一把火烧了!烧成灰,看他们怎么来吓人!”

士兵们如蒙大赦,立即后退,在尸首上浇上火油,扯下易燃物,远远地投掷火把。

他们一退出院子,景横波也就无法再操纵尸首吓人,院子里的火已经燃起,她只得闪身入井躲避浓烟火势。

外头天罗军站在山坡上,居高临下围着院子,眼看木屋群被卷入大火中,那些尸首并没有再诈尸,都长吁一口气,哈哈大笑。

笑了一阵终究心有余悸,也不想再在这鬼地方剿杀,首领手一挥,道:“咱们还是去岛东边,统统杀了烧了就是!”

士兵们轰然应是,掉转脚步离开。

景横波从井里爬出来,体力没有消耗,精神却觉得衰弱,一时移动不了,靠在井沿休息,眼睛频频看着岛东边。

拖延了这大半夜,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

裘锦风的书房后面的密室,用具齐全,还藏有不少封皮古朴的书籍,看得出来这里也是裘锦风做实验的地方,有个专门的长台子。

现在密室里很冷,灯光很亮,宫胤的冰发挥了很大作用,将灯火之光折射得无比明亮,气温的下降可以杀菌。

只是气温太低之后,也会影响裘锦风的动作,所以宫胤一边要照管耶律祁,按照裘锦风的要求护持耶律祁的元气,逼出血毒,一边还要给裘锦风输送点元气,维持他的体温。

推荐热门小说女帝本色,本站提供女帝本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帝本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七十六章 情深意重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不限时营业 在反派心尖蹦迪[穿书] 完美离婚[娱乐圈] 小姐,不凶 跪求一腔热血 和前男友在恋爱真人秀组cp后,我爆了 农门辣妻:田园种包子 万法梵医 界皇 如意村之小寒大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