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楚门世界

上一章:第一章 如风佳丽 下一章:第三章 海水与火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辛霓出生那年,正值辛家迁大屋。

大屋是镜海市中心老街上最气派的一所清代民宅,清朝时住过内阁侍读学士,民国时住过军阀,新中国后住过一个从内地来的满族遗老。那满族遗老过世后,子孙远渡海外,这宅子便空了下来。

镜海市政府一度想收回这间大屋的业权,但既不能强征,又拿不出钱买,更找不到一块好地皮换,巴巴和那遗老后人交涉了十余年,却在那一年被辛霓的爸爸辛庆雄用九位数的天价拿了下来。

几个亿现如今也许不够内地富豪在镜海一夜豪赌,但在20世纪末,还是足可以得一条加黑加粗的头条标题的。

大屋天价易主后的半个月里,镜海数十家媒体都在不遗余力地八卦这间豪宅,当然也不忘顺带把辛庆雄的发家史起个底:

70年代,镜海开放赌权,福建、香港的帮会拥进镜海设舵,无数股势力明厮暗杀地争抢赌场承包权。杀猪仔辛庆雄从街市里出道,砍砍杀杀二十年,坐上了镜海的第三把交椅,摇身一变成了春风得意的辛三爷。

80年代,辛庆雄和金三角接上头,准备在镜海做“河粉”生意。白货赚钱,却是个断子绝孙的勾当,才几个月,负责这项业务的辛大少爷辛家栋就因吸毒过量,坠海淹死在马礁湾里。

痛失爱子的辛庆雄一夜苍老,在病榻上缠绵了数月。病好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断了白货生意,然后关掉旗下所有夜总会、浴池、按摩院,将资金全部投入合法生意。

在镜海,做生意不涉足黄、毒,就意味着不再有竞争力。没了滚滚暴利,辛庆雄堂口里的弟兄,散的散、叛的叛,只余下少许死忠者,誓死跟他走一条“从良”路。

洗白的路不好走,江湖上流传着一句诅咒:你活着进来,死了才能出去。江湖中人多逃不脱这宿命,就算是他辛庆雄要退出,也要先脱一层皮。

那几年里,过去被他压着,如今新上位的大佬,隔三岔五在他头上踩一脚。手底下没了人,他这个昔日老大也只能赔着笑脸,唾面自干。好在他早年跟赌王情分不浅,那些人终究没敢把事情做绝。

90年代初,辛庆雄在内地投建的酒店、工厂开始盈利,辛家的元气渐渐有所恢复。咸鱼翻身的辛庆雄开始在内地捐赠大桥,捐建教育设施,他不遗余力地支持内地慈善事业,建立慈善基金会,前后投入上亿元。

随后新任市长带着中央政令整治镜海,各路大佬纷纷被清算,他们落马的落马,入狱的入狱,暴力狂欢的年代一去不复返。新的经济丛林里,昔日的“过江龙”变成了“泥里鳅”,但辛三爷还是那个辛三爷……

其实镜海人谁不知道辛庆雄那点底细?镜海那样小,也许同一条巷子上,巷头住着赌王的三房,巷尾却住着个一辈子只会修鞋的皮鞋李。因为镜海的小,所以上至市长、赌王,下至卖菜的猪肉荣,谁家里细枝末节的逸事都逃不过别人的耳目。

镜海最血雨腥风的岁月已经过去,辛庆雄的底细业已千淘万洗,洗白的那一部分成了正传摆在书局里,在那里头,他是杰出的社会活动家,知名的实业家,著名的爱国人士,有口皆碑的慈善家;洗不干净的那一部分则成了市井小民口中嘤嘤嗡嗡的流言,这流言如同地火,一有契机便要喷薄出来燃一回。

辛庆雄其实很享受流言灼身的感觉,为女明星一掷千金也好,买私人飞机也罢,都是为了让有关他的流言愈演愈烈,永不止息。

但买大屋并非出于这种虚荣。

大屋重开那天,他郑重其事地去了。

推开两寸厚的黑漆实榻木门,一股子尘埃的味道袭入辛庆雄鼻中。他站在砖雕门楼下,正前方是一道影壁。影壁挡住了他进一步审视内宅的视线,但他没有急着往前走。

他比谁都清楚影壁后的气象。那影壁后是大屋的前庭,过了前庭就是迎客用的轿厅,穿过轿厅方才到整座大屋的核心——正屋明辉堂。明辉堂宽广高敞,里面一水儿红木的门罩、屏门、槛窗。正厅外留有一方接通天光地息的天井,春日时节,那天井下日日更换葱茏的盆花;冬日时,坐在暖意融融的屋里还可赏一赏天井上筛下来的雪花。明辉堂后有三座花园,花园小桥流水,繁花似锦。花园四壁的月门后,建着居住内眷的阁楼……

全镜海都知道他年少时杀过猪,但没人知道他儿时在这间大屋里做过工。彼时,这大屋的主人还是那个内地遗老,那行将就木的老头将紫禁城的礼数和排场搬到了这里,让大开眼界的辛庆雄觉得自己之前只是一只在阴沟里偷生的老鼠。他时常半夜偷偷溜进明辉堂,坐在主人的太师椅上,对着天井上泄下来的月光,做一做侯服玉食的梦。这个梦让他比一般孩童早熟,也给了他日后去江湖里厮杀的孤勇。

如今他终于回来了,而现在,这里的规矩他来定。

迁居前,辛庆雄让人在大屋里大兴土木:他嫌大屋进门的影壁、青砖轿道碍事,让人平了改成喷泉,铺了绿茵,立了维纳斯雕像;他又嫌院子不洋气、不宜居,就拆了东西花园后的阁楼,建了两栋欧式别墅……

一番改动后,古雅的前清大屋,被他弄成了不中不洋、不新不旧的怪胎。

但无论怎么牛头不对马嘴,豪门的气派总在那里,错落的屋宇,森森的庭院,古旧的雕砖灰塑,层叠的游廊影壁,都是如今那些“树小屋新画不古”的新式豪宅无法比拟的。

随后,他按照古代大家族的配置,雇了一批管家、下人。他把死了近两百年的封建礼教请进自家庭院,用高薪和绝对权威让他们屈服。不管外面的世界怎么样,在这方小天地里,所有人都得迎合他做个像样的戏子。

辛霓是在大屋里出生的。这决定了她既不用闻着猪肉味长大,也不用担心随时没了爸爸。辛家的那些风风雨雨、起起伏伏,她都不需要有概念。她生来就是钟鼓馔玉、绮衣灿烂的辛家大小姐。

辛霓五岁那年听下人们说,她出生那天,外面下着暴雨。等她呱呱坠地,雨后的海上起了道霓虹。她们说那是马礁岛近几十年最大、最漂亮的一道彩虹,横越岛头岛尾,如琉璃罩倒扣整座镜海城。

辛霓知道彩虹,却没法理解“整个镜海城”是个什么概念。她从记事起就生活在这座大屋里,起初她以为大屋就是世界,后来她才知道大屋外还有个世界叫镜海。

她早已开蒙,知道上下五千年,知道七大洲四大洋,知道地球是圆的,围着太阳自西向东转,她之所以能在这个星球上生活,是因为地球有地心引力,而这个引力是因为一个苹果被发现的。她有起码的世界观,但这个世界观是书本和电视给她的。她从未切实观过这个世界。

她起初以为镜海真的就是片海,推开大屋的门,就要坐船,爸爸因为怕她被淹死,所以才圈着她。可她躲在墙根下听过大屋外面,外面有车流人声,并不曾闻涛声、马达声。

她缠着仆人们跟她讲镜海,渐渐知道镜海名曰海,其实只不过是一座浮在万顷碧波上的蕞尔小岛。古时候,镜海民风淳朴,居民以捕鱼捞蚝为生。晚清以后,这座城市沾染上了赌瘾,从此丧失一个渔村的自性。开埠前后,这座岛换过很多次名字,辛家人守旧,不管外面的人现在如何称谓这座城,他们始终固执地叫它镜海。

至于镜海究竟有多大,仆人们就说不清楚了。

“大概有几万个大屋这么大?”

辛霓是个较真的人,她费了好大劲儿才从自家图书馆里找来一个确切的数据:二十八平方公里。

弄清镜海有多大这个问题后,辛霓开始纠结一个新的问题:外面有二十八平方公里那么大,爸爸为什么不准她去看一看?

她想得越多,问题也越多:爸爸每天在忙什么?她是不是还应该有个妈妈?她为什么没有其他亲人?

但她不敢拿这些问题问爸爸。她曾提过要去外面看看,但话音刚落,前一秒还笑容和煦的爸爸,脸色立刻阴沉了下去。一整顿饭时间,他没有再看她一眼。

辛霓小小年纪已有与生俱来的眼高手低。她从此不再问爸爸一句“为什么”。

但她内心从未放弃过对问题答案的追寻,好奇心让她变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她把所有听来的、看来的、想到的线索拼凑起来,一点点凑出真相:

六岁那年,她知道自己生母是爸爸的第二任妻子。母亲是个有着四分之一葡萄牙血统的美人,却在生她时不幸死于一种叫羊水栓塞的病。爸爸不愿她背负上这么沉痛的阴影,从此不许人提她;

七岁那年,她知道爸爸的结发妻子死于对手的报复。她上头原本有两个哥哥,大哥被人引诱吸毒,死于溺水;二哥在她出生那年被人绑架,从此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辛霓知道了这些,也就知道了爸爸为什么不让她离开大屋半步。

辛霓九岁那年,知道自己在用人那里多了个外号——小龙女。那年正是古天乐版《神雕侠侣》火遍大江南北的时候,大屋里的下人看完电视剧,再想想长居大屋、不谙世事的辛霓,可不活脱脱就是一个现代小龙女?

彼时的辛霓早已习惯孤独清寂的生活。她的生活单调却不空虚,辛庆雄给她请了各行业最顶尖的大家,每日教授她“礼乐射御书数”,以及各国艺术。

除了形形色色的家教,辛霓身边还有一个贴身老“太傅”。

“太傅”叫李正奇,早年在内地某知名大学做教授,后因一些历史问题流落到镜海。消息灵通的辛庆雄听闻有这样一号人物,便亲自将他从陋巷请回大屋,礼如上宾地供奉着。

李教授的主要工作是监督辛霓的日常学习,以及有甄别地充实辛霓的图书馆。

辛霓的图书馆包罗万象,唯独没有小说和散文,因为辛庆雄认为女子读太多文艺作品,容易变得敏感多思。

除了周末晚上可以看看电影外,辛霓没有别的精神生活,只好去图书馆里啃那些大部头,啃着啃着,她对历史类书籍有了偏爱:历史里不但有故事,还有深刻的人性。

恰她的“太傅”在内地教的就是历史,不但能给她讲正史,还能把野史里的八卦翻出来当故事说。辛霓越来越喜欢风趣幽默、博古通今的李正奇,而李正奇也渐渐对这个懵懂纯善的小弟子有了慈父之爱。再引进新书时,他会时不时于书架里藏一本《夜航西飞》抑或是《傲慢与偏见》……

师徒感情最好的时候,李正奇自发教了辛霓一些旁门左道的东西,比如考古,比如易学,比如雕刻。

李正奇擅长贝雕,一片贝壳经了他的手,用不了三两天就会变成一朵花、一只鸟,或者一个粉嘟嘟的辛霓。别的辛霓都能学得似模似样,唯独这贝雕,她怎么样也学不好,不是把贝壳雕烂,就是划伤了手。

每当她气馁了,李正奇便会抚着她的头安慰:“慢慢来,我们师徒的情分还长着呢。”

然而他估错了,他们的师徒情分并没有他想的那样长。

辛霓十三岁那年,李正奇得了肺结核。辛庆雄甚至没去弄清是否传染,就给了他一大笔遣散费,恭恭敬敬地将他请出了大屋。

辛霓大哭了一场,别离的忧伤持续了半年,才略略平复下去。

她原本就狭小的世界,因老师的离去变得更加黯然无光,了无生趣。

辛霓又等了两年,才等到了生命里的另一个转机。

辛霓第一次见青蕙,是在晚春里的一个午后,那天她在花园里做花道练习,却听见两个用人在不远处的假山旁喁喁议论着新来的花匠:

“听说从上海来的,带着个女儿,那女孩和大小姐一般大,长得标致极了。”

“还能标致得过大小姐?”

“说是也不输给大小姐。”

辛霓听了,既好奇又雀跃,捧着刚插完的一小瓶石斛立花往明辉堂跑。一进门,她就看见那个少女站在堂屋中央,她站姿挺拔,脖颈到背部的线条优雅得像只天鹅。

她缓缓走上前,绕过她,走到爸爸身边。堂屋中央摆着两张红木太师椅,明明空着一张,她却硬是在辛庆雄坐的那张上寻了个空隙挤坐进去,然后头一歪,斜靠在爸爸肩膀上。

辛庆雄爱怜地抚摸着辛霓的头发,意态闲散道:“你既然打理得了上海的大家园林,打理我们这小家小户的后花园应该也不在话下。”

辛霓的心思完全没有在大人的谈话上,只睁着一对猫儿似的眼睛打量着面前的女孩。

那女孩穿着一件挺括的棕色皮衣配印花吊带短裙,她的头发染成栗色,大卷翻起迷人的波浪。她脸部线条生得柔美,但尖尖的下巴抵在皮衣的硬领子上,又让她的气质显得十分冷硬。

感受到辛霓的目光,她毫不退让地对视回去,她的眼睛里有藏不住的聪明,因此显得攻击性十足。

辛霓从她的眼眸里看到自己的倒影,她抱着一瓶花,穿着一条缀着蕾丝和珍珠的白色裙子,温温软软地靠在爸爸怀里,奶猫儿一样可着人心。

“进我家做事,做得好不好不是头等重要,重要的是守规矩。”辛庆雄的目光从花匠脸上移到那女孩身上,只一眼,他就被她的眼睛吸引住了。

那是一双真正的桃花眼,眼长而弯,眼尾向上微翘,四周带抹淡淡的红晕,呈桃花瓣的样子。她的眸瞳不像一般少女那样黑白分明,清亮剔透,而像隔着一层水泽,迷迷醉醉,朦朦胧胧。

感觉到辛庆雄的目光,女孩眼帘微微一掀,眼底秋波一动,陡然就让她的清水脸上生出了些艳光与媚意。这让他忘记她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女。

花匠显然受过旁人提点,连连点头:“三爷的规矩,我条条都清楚。”

“你刚才说你叫什么?”

“尹融,融化的融。”

尹融长相普通,唯一的优点就是白净,微胖的脸上挂着与生俱来的低眉顺眼,软软糯糯的像一屉上海小笼包。这是辛庆雄非常喜欢的面相。

“女儿呢?”

“尹青蕙,青葱的青,蕙质兰心的蕙。”

辛庆雄盯着青蕙,像得到了什么意趣,嘴角露出点笑来:“那好,入职的事情,明天你找李管家谈。”他轻轻在辛霓头上弹了下,“起来,爸爸要出门。”

辛霓不情不愿地站起来,拉着他的袖子,仰着脸撒娇:“我想去迪士尼。你说过今年可以带我去。”

“叫彦章送你去。”

“不要,我要爸爸陪我去。”

“那就等中秋节,中秋节我陪你去。”

“我想夏天去。”

“晒一身黑皮回来?”

“黑皮就黑皮。”

“晒黑就嫁不成威廉王子了,不过,配彦章倒正好。”

辛霓想想赵彦章的黑煞星一样的脸,打了个寒噤,松开手满腹委屈地说:“中秋节就中秋节吧。”

辛庆雄一边放声大笑,一边大步流星地往门外走去。

直到他的笑声彻底听不见,花匠尹融才拿出小小一方手帕,抹去额头上的汗。他朝辛霓一笑,笑得眼睛都看不见:“大小姐。”

辛霓矜持地朝他点了点头,仍忍不住去看青蕙,眼睛里有小女孩对美丽事物的敬意。

青蕙冷冷问:“你还要看多久?”

辛霓的脸一下子红了,嗫嚅道:“对不起。”

青蕙眼睛落在她手里的立花上,略一打量,上前从瓶子里抽出一枝。

辛霓错愕地看向她,只见青蕙嘴角慢慢旋开一个笑:“这样好看多了呢,是不是啊大小姐?”

辛霓隐隐觉得青蕙是在挑衅她,可她的如花笑靥看上去又是那样温和。

尹融上前一把拉住青蕙,用眼神制止她,转而点头哈腰地朝辛霓道歉:“大小姐,我女儿叛逆期,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辛霓这才知道青蕙刚才真的是在挑衅她。那也是她第一次知道,原来为人子女者也是可以有叛逆期的。

尹融很快带着青蕙搬了进来,他们住在花园西面的耳房。辛霓听保姆说,青蕙搬来时,整整带了五只大皮箱,里面全是衣饰鞋包和杂七杂八的小玩物。

“派头比大小姐还大呢!”保姆用泛酸的口吻说,“小姐身子丫鬟命。”

保姆们很快将尹家父女的来历扒了个干干净净,尹融原也是个富家子弟,少年时代曾在日本学庭院设计,归国后不期染上了赌瘾,渐渐败光了家底,沦落成了大户人家家里的花匠。他此番来镜海,一来是谋得了更好的差事,二来是便于赌。

青蕙的到来,让辛霓有了一丝新奇的感觉。尽管她身边到处都是人,但那些人无一例外让她觉得孤独。但是青蕙不同,青蕙是那样鲜活,那样充满挑战。她想应该找些机会,让她们成为朋友。

她一有空就往花园西面跑,但无论她跑得多勤快,始终连见青蕙一面都不得。尹融解释说青蕙刚转到市北中学,功课压力很大,加上周末还要出门学特长,连他这个当爸爸的都见不着她几面。

“中学?特长?”辛霓拎出两个关键词发问。

尹融这才想起这个大小姐跟平常人不一样:“按照常理,大小姐应该和青蕙一样上初二呢。不过大小姐有这样的条件,实在没有必要去学那些毫无针对性的课程,至于学历,对您这样的人来说,连锦上添花的作用都没有。

“不过青蕙就不同了,她必须考个好大学,必须多学点技能,才有可能让自己的命运变得好点。”

“她在学什么?”

“美术和钢琴。”

“在哪里学呢?”

“在观前街那里找了个老师。”

辛霓想了想:“为什么要去外面学?家里有画室、琴房,你让她每周六日上午过来,跟我一起上课好了。”

学艺术所费不赀,尹融负担甚重,听大小姐允许女儿陪读,立刻眉飞色舞地应承:“谢谢大小姐,我一定说服她周末过去。”

周末前的那几天,辛霓格外煎熬,她怀疑青蕙的骄傲不允许她接受自己的好处,但周六去画室时,她竟见青蕙更早一步地站在了画架后,动作娴熟地在画布上刮胶。

那堂美术课,辛霓上得心猿意马,研磨铅白时,差点把生熟核桃油的比例弄错。好容易等到第一堂课散,辛霓巴巴地凑过去主动示好,问她从哪里来,今年多大,哪天的生日。青蕙一边拿毛笔勾线,一边淡淡答了。

辛霓听到她的生日日期,惊喜地说:“青蕙,我们同年同月同日生呢!”

青蕙完全不理解她为什么那样惊喜,眉梢一挑:“所以呢?”

辛霓被问住,支吾了一下:“好有缘……”

青蕙右边嘴角一勾,算是笑过。

接下来的课程里,辛霓放下大小姐的那点矜持,时不时问青蕙借支笔,或是向她请教水、胶、粉的比例。

青蕙不胜其烦,态度冰冷地一一敷衍过去。

一堂课上完,美术老师看了看两个学生的作品,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却从自己的工具箱里拿出一支貂毛笔给青蕙:“以后画细部时用这支笔。”

老师是辛庆雄花大价钱请回来的,教了辛霓好些年,但除了教学外,他从未对她多说半句话,辛霓以为他天生冷酷,这时才知是自己资质鲁钝,从未入过他法眼。

推荐热门小说逆光而行,本站提供逆光而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逆光而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章 如风佳丽 下一章:第三章 海水与火焰
热门: 道神 骷髅之王 采花贼:桃花村的女人们 谁教白马踏梦船 这信息素,该死的甜美 凤还朝(上下) 三生三世枕上书·终篇 当灭绝爱上杨逍 穿成大佬的炮灰联姻小娇妻 清风吹散往事如烟灭2·之子于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