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全文完。

上一章:第140章 新西兰【7】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完成两个高空项目的体验后,成员们就要分成两队准备今晚的野营了。

因为现在正好是晚饭时间,超市人流量的高峰期,所以去超市的小分队就只派了四个人,剩下的四个则先去露营地提前准备。

姜天赐是跟着房车一起回露营地去了,今晚的一切,依旧是大家自给自足,从生火做饭到搭帐篷睡觉都是自己解决。

姜天赐觉得自己经过了这几天的露营,已经完全变成了户外生存小能手了。

房车也睡过了,帐篷也睡过了。房车呢,夜晚暖气太足,热的直流汗;而帐篷则完全相反,虽然有暖炉和睡袋的加持,但是他夜晚也依旧冷得不行。

所以今晚,为了把两项折中一下,姜天赐决定——和金硕珍一起睡suv。

金硕珍昨天就是在suv里睡的,把座椅放平后在那躺了一夜。

姜天赐早上起来的时候看到他从车里睡眼朦胧地出来时还吓了一跳,以为金硕珍是睡不惯睡袋所以才一个人跑车里待着,于是今晚他就让金硕珍去放房车里睡,结果没想到,金硕珍竟然对suv情有独钟,即使床上有空的位置,他也依旧要继续在suv里睡。

姜天赐心动了,并且在金硕珍传销式的洗脑下,决定今晚和他一起体验一下睡车里的感觉——金硕珍睡主驾,他睡副驾。

但事实证明,车里果然不是谁都能睡得,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姜天赐一整个都腰酸背痛。

虽然suv座椅放下来后比其他普通轿车的空间都宽敞得多,但是对于一个将近一米八的男生睡觉来说,这个副驾着实还是有些狭小了。

于是早上成员们一起床,就能看到金硕珍和姜天赐站在suv旁边,又是一起拉腿又是相互拽手的,金南俊问他俩在干嘛呢。

金硕珍冷酷地头也不回:“拉伸,锻炼。”

制作组今天安排他们要体验的东西有些特别,八个人来新西兰也有好几天了,每次不管是在路上还是爬山,都能看到远处令人叹为观止的,巍峨挺立的雪山。

而今天,大家就要坐上直升机,一起登上已经沉淀了万年积雪的雪山顶上。

新西兰的美景真的是无论看了多少次,下一次再见到的时候,依然会忍不住的感叹。

雪山下的湖水像是一面天然的镜子,清晰可见的反射出天空和雪山的样子,特别是从直升机上往下看雪山,感觉就像看到一团巨大的棉花糖似的。

姜天赐坐在直升机上的时候,整个人就已经兴奋得不得了,跟他在首尔第一次见到雪时的那个反应完全不相上下。

从小到大,他从未见过这么多的雪,连绵不断的,没有一丝瑕疵,真的完全是雪白雪白的那种。

从直升机上下来的时候,他一脚踩下去,整个脚腕就直接全部陷进雪里。

他把羽绒服脱了,只穿了一件白毛衣,然后开心地在雪地狂奔,甚至跑累了之后直接把身子摔进雪地里也完全不会疼,绵绵软软的,像跳进了一杯冰沙里。

田柾国追在他后面一边弯着腰滚雪球一边忍不住碎碎念:“哎一古感情这衣服不是你自己洗就可劲儿造是吧?”

姜天赐玩够了从雪里站起来,身上的雪花就跟着一起“簌簌”地往下落。

他开始和田柾国一起排排滚着雪球,最后金硕珍和金南俊也加入进来,大家一起在这里堆了一个雪人。

身子是田柾国滚的,头是金南俊滚的,围巾是郑号锡的,帽子和手套是姜天赐的,眼球则是扣了两颗闵玧其的止疼药放上去了,他出发前去拔了智齿,正好随身带着止疼药。

但是这雪人脸真的太大了,两颗小药丸放上去实在是不够看的,于是闵玧其最后只好又把自己的墨镜给摘了插上去。

拍照的时候姜天赐举着手机退远了一点想要拍个全身,结果拍完一张后突然觉得不太对劲,看着屏幕不自觉地皱起眉。

“这......方,方pd?”

其他人一开始还没懂什么意思,直到后来跑过来和姜天赐站一排后认真打量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全部开始一阵爆笑。

......

【方时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芳芳,是你吗?】

【太像了吧哈哈哈哈哈】

【尼玛啊我笑死】

【小姜好大的胆子!】

【我是方时赫,我已经报警了】

【有内味了】

【虽然但是,我竟然真的在羡慕一个长得像方时赫的雪人】

【因为真的是好他妈贵的一个雪人】

【好的,我现在去新西兰偷雪人还来得及吗?】

堆完雪人后,金南俊带着两个小的去上面的一点的山坡上玩雪橇,又是一个妈见打的行为,他们三个直接把衣服铺在雪上,然后坐在上面妄想能从坡上“咻”地滑下去。

但众所周知,衣服就只是衣服而已。

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姜天赐就跑去旁边找郑号锡玩了。

他刚跳完自己的“鸡汤面”舞,于是拿着手机撺掇着让姜天赐也跳一个,他在旁边拍下来。

可能是今天的雪地和姜天赐的白毛衣真的有一种让人穿越回《春日》时期的错觉,“鸡汤面”拍到一半,郑号锡突然叫停了,改主意让他在雪上跳一段春日。

雪地上跳舞实在是有点困难,因为雪太深了,两只脚就很容易陷进去,姜天赐努力调整姿态,让自己的动作看起来没有那么吃力。

他把背挺得很直,脖颈也拉得修长,像一只优雅的天鹅。

在茫茫的雪地中,在一直绵延到天尽头的纯白中,没有音乐,没有舞台,他抬起手,在镜头中缓慢起舞。

后来郑号锡把这段视频上传到官推上的时候,在里面加入了《春日》的背景音乐。

沉重而温暖的前奏一响起,一切就好像都消失了一样,只剩这场纯白,和在纯白中舞动着的姜天赐。

新西兰被成员们挑选为历代bon voyage中最开心最放松的一场,除了他们自身的状态以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里真的很美。

和已经快成为亲人一样的朋友开车自驾游,因为口味相仿所以即使到了国外每顿最离不开的依旧还是拉面。

一起逛超市;一起做饭;一起露营;一起玩游戏;一起骑车去公园;一起钓鱼,就算钓不到也没关系,因为重点是和大家一起;

骑马的也是,虽然不喜欢骑马甚至有点害怕马,但是如果是和朋友一起的话,看着他骑然后自己在旁边踩着自行车追也是很高兴的。

才短短几天而已,金泰亨说甚至想要在这里常住下去的愿望都有了。

有时候在聚光灯下待了太久,再缓过来体验体验这样慢节奏的生活状态,就真的别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新西兰的最后两天,田柾国也终于把拖了快一个月的重庆行vlog给剪了出来。

他剪完之后发给了助理,倒是没想到运行官推的工作人员审核会那么快,当天上午就给这只vlog直接发出来了。

包括粉丝们也是,简直被突如其来的物料打的猝不及防。

孩子们都消失一个月了,这段时间他们就只能靠着之前的视频和图片以解相思之苦。

上一次看到新鲜的全员,还是半个月前中国粉丝上传的偶遇贴中,他们一起去成都看大熊猫。

堪堪只拍到背影的一个图,被阿米们翻来覆去反复观摩半个月,结果现在刷新了一下推特的功夫,竟然就有新的“GCV”看了?!

那当然还不冲冲冲!!!

点进去依旧是熟悉的白底黑字。

“Golden Closet Vlog”

并且依旧是熟悉的兵荒马乱的开头:抖动模糊的画面,乱七八糟的行李箱,不修边幅的素颜田柾国。

真是差点就以为点开的是重庆行1.0的vlog了呢。

“各位——”

田柾国对着镜头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就在刚刚,我又作了一个非常突然的决定,那就是,我又要去重庆啦!”

“因为刚才和姜天赐通完电话来着......”

镜头翻转,他一边开始往行李箱里扔衣服一边解释现在的情况。

“他本来是要和妈妈一起旅游的,结果有特殊情况,现在一个人被留在家里了。那么作为最好的朋友,我怎么舍得他一个人在家孤单呢!所以——我就突然决定了,要去重庆陪陪他!真的不是因为我在家太无聊了哦,真的不是这样的各位。”

画面再一次翻转,田柾国整张脸都快怼到镜头上,认真而严肃地声明:“我只是单纯的,不远万里的,想要飞过去陪一陪姜天赐而已哦。”

屏幕前的沏粉们顿时一副很懂的表情。

【哎一古知道的知道的~[坏笑]】

【你都这么说了,我们肯定是相信你啊![坏笑]】

【大家可看好了啊,这可是正主自己说的要去陪人家,可不是我们酒沏粉脑补磕假糖哦~[坏笑]】

【无语子无语子,才分开几天啊,通完电话知道老婆娘家没人后就立马迫不及待地要飞过去见面了~秀死我了秀死我了!】

【明明都已经认识七年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永远热恋”吗?】

【又到了不结婚就无法收场的时候】

【五字真言刷起来,排面不能少】

【酒沏是真的!!!】

【酒沏是真的!!!】

第二次来到重庆,田柾国依旧全程兴奋,即使相机没对着自己拍,也能听到他从下飞机开始,嘴里就一直开心地哼着小曲。

从接机口一出来,就看到对面一个带着黑帽子的男生百无聊赖地靠着栏杆,手里捏了张a4纸,上面一个用记号笔写了一个“J”。

甚至他都懒得把这接机牌举起来,就在手里非常寒酸地耷拉着。

要不是田柾国一眼就认出了姜天赐,不然凭这个接机牌,还真不一定能认出来这接的是自己。

他朝着姜天赐走过去的时候,姜天赐也朝着边走过来。

两个人成功“接头”后一句话也没说,直接默契地并肩往前走,姜天赐还把那张a4纸揉巴揉巴,然后随手放到了田柾国的兜里。

走出机场准备坐车时,田柾国直直地目视前方:“吃饭?”

姜天赐也目视前方:“火锅?”

田柾国:“走。”

三句话说完,他们两个就直接打车去了火锅店。

接下来的vlog画面更加过分,这两个人不是吃就是喝,不是喝就是玩,不是玩就是秀恩爱。

屏幕前的粉丝们:请给我们单身狗留一条活路吧!!!

不过也有人开始疑惑:不对啊,这vlog都快放到一半了,怎么都只有酒沏两个人呢???这次重庆不是全团都去了吗?

这时候新西兰还没播呢,他们也不知道重庆行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还以为是八个人约好了一起在重庆玩的,而下一秒,田柾国就拿起镜头,为所有人解答了这个疑惑。

“呦罗本,不好了,现在情况有些紧急,出大事了——”

他又没好好找角度,整个镜头都是仰视的角度,可以看出来是真的着急,估计随手拿起相机就直接开始拍了。

“刚才硕珍哥打了电话过来——说他要来了!”

田柾国自己说着也忍不住笑,“啊真的是——现在这个情况真是有点好笑,大家好像对重庆都很冲动,突然说要来,就立马订好机票来了。本来晚上还准备和姜天赐一起去磁器口那边玩的,现在也没法去了,吃晚饭得去机场接硕珍哥。”

“真的是——”小姜从旁边探过头来,“早知道之前给你做的接机牌不扔了,不然现在还能用上。”

田柾国:“那你现在再给他写一个呗,反正就那接机牌……”

屏幕前的粉丝们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啊,原来你们不是约好的啊???

怎么还分批去的呢?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冲动的重庆行”吗?

“冲动的重庆行”当然不止这两个人。

终于接到了金硕珍,三个人还没过两天舒服日子呢,田柾国再一次急急忙忙地出现在镜头前。

“呦罗本——又出大事了!”

剩下六个人也要组团来了。

田柾国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大笑,表情怎么看都有一些崩溃和无语。

“哇真的——这么看来,大家真的都是年轻人啊,完全是说走就走,刚才suga哥他们说明天都要过来。”

姜天赐再一次从旁边探出头:“关键是他们还不是同一班飞机!!!我明天得在机场接三趟机!”

这一次还加了一个金硕珍也挤过来,愤怒地一起控诉:“而且他们都是在饭点左右到的!我们还得等人齐才能吃饭!过分!”

田柾国:“还不是哥你非要在群里炫耀一下,还说什么我们两个是单独受到姜天赐邀请过来的,那其他哥哥们肯定会有意见啊。”

金硕珍眼睛立马睁大了:“怎么?那刚才我说的时候,在底下接‘没错’的不是你吗???”

……

【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键翻车我笑死】

【我真是服了,所以原来你们是这样才在重庆凑齐的是吗???】

【真·不走寻常路】

【防弹少年团为何那样】

【金硕珍哈哈哈哈哈哈还想炫耀自己是受到单独邀请,尼玛跟前面的片段连在一起真的太好笑了吧】

【田柾国(堂皇):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刚刚接到消息,硕珍哥也要来。

金硕珍(稳重):我是收到姜天赐热情邀请才过来的】

【你大哥还是你大哥】

【得,这下“J”字接机牌可以反复利用了】

八个人终于在重庆聚齐后,不得不说,那vlog的效果果然就是不一样。

干什么都是吵吵闹闹的,吃饭逛街全部大规模,而阿米们也终于在这支vlog里,见到了传说中“偶遇重庆八中知名校友”的全部过程。

姜天赐确实带着哥哥们回到了他的母校,看门的大爷竟然还认识他,特别热情地打了招呼就放他们进去了。

田柾国偷偷问他:“你上学的时候就跟门卫大叔很熟吗?”

姜天赐摇头:“不是,我上学的时候,除了我们班的,其他谁也不认识。”

郑号锡:“那他为什么认识你啊?刚才不是还跟你打招呼了吗?”

姜天赐:“因为我去年给学校捐款来着,然后照片在荣誉墙上一直挂到了现在。”

说完,还微微点了点头,又压了压帽檐,深藏功与名。

郑号锡:......

姜天赐带他们去看了自己以前的教室,现在已经全部翻新一遍了,放假了门也锁着,没法进去,他就站在窗户边上给田柾国指自己之前的座位,在第一排。

“因为我那时候个子矮,老师怕我看不到黑板,所以每次排座位我都是在前面。”

母校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熟悉而又陌生,姜天赐自己也是毕业之后第一次回到这里,一路上比哥哥们的反应还激动,拽着大家又是看这里又是看那里,讲自己以前上学时的趣事。

“真的变了好多。”

最后从操场上往回走的时候,姜天赐看着前面的教学楼忍不住感叹,“原来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金硕珍从后面抱着他一摇一晃地往前走:“是不是突然觉得时光飞逝,然后有种自己一下子变老了的感觉?”

姜天赐:“......那倒也不必,我才二十一岁呢哥。”

田柾国在旁边补刀:“但是哥你都二十六了。”

......

金硕珍极力忍住想要踩他一脚的冲动,然后对着镜头翻了个漂亮的白眼。

“你懂什么,我永远十八。”

......

“没错!我永远十八!!!”

金硕珍看到这里的时候,没忍住,整个人有些亢奋地接了一句。

今天是他们在新西兰的最后一天了。

因为是分组进行,大家想去哪去哪,所以他就和田柾国闵玧其一起来钓鱼了。

奈何天公不作美,今天这风太大了,而且吹的不是方向,刚好反着吹过来,他们的浮标根本扔不出去,所以三个人商量了一下准备再往前移动一下,换个地方试试。

于是坐在车上的时候,听说之前重庆的vlog发了,他就趁闲点开看了一下。

喊完“永远十八”后,金硕珍又想起什么,扭过头看向旁边驾驶座上的田柾国。

“呀柾国啊,不是我说,你这vlog里哥的镜头也太少了吧?怎么全都只剪你和姜天赐前两天单独的场景啊?都快占一半了!”

田柾国低着头看手机,含含糊糊地回答:“诶那不是......那不是之前我们两个拍的素材很多嘛......后面几天都没怎么拍……”

金硕珍还没说话呢,结果说曹操曹操到,下一秒,姜天赐的电话立马打进来了。

“哥——!”

是视频通话,金硕珍一接通,就看到屏幕那边出现了笑容洋溢的四张脸。

姜天赐去和朴智旻金南俊还有郑号锡一起骑自行车去了,现在打电话过来和他们炫耀。

“哥这个地方真的很美!”

金硕珍不服输地回:“我们这儿也不错好嘛?”

来来回回拌了几句话后,他问那边四个:“你们看柾国剪的那个vlog了吗?”

“看了,”姜天赐回答,“刚一起都看完了。”

“哥——”

他又大声喊金硕珍:“你永远十八岁!!!”

......

金硕珍突然听到的时候还愣了一下,两秒后才反应过来,对着手机仰头大笑:“好的,好的!”

挂电话前,姜天赐无意识地和他们撒娇:“要努力钓鱼哦~那晚上回来我们就可以吃鱼了。”

金硕珍点点头敷衍说好,但是眼睛瞟了一眼外面的风,心里想:不然待会儿还是去超市买几条算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今天要钓不到鱼的预感,只想把话题赶紧扯开。

“天赐啊——”他突然开口。

姜天赐:“嗯?”

金硕珍顿了一下,然后说:“我们都是——”

“都是什么?”

“永远十八岁。”

……

姜天赐也是愣了两秒,然后像他刚才那样仰头笑,笑得很开心,不知道这哥为什么突然开始说些胡话。

“好,等我们八十岁了一起再旅行的话,约定好了也要相互说这句话哦。”

金硕珍也被自己无语到,看到旁边闵玧其和田柾国都笑了,于是干脆破罐子破摔,秉承自己一向的无厘头形象,举起手机向对面大声回应。

“昂,约定!!!”

上一章:第140章 新西兰【7】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远古开荒记 执掌乾坤 三年,我们在一起 官太太的男保姆 滚出豪门后我成了团宠 穿到虫星去考研 美女诱惑 他那么宠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无限之我有红衣[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