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正文完。

上一章:第129章 马耳他【10】 下一章:第131章 重庆2.0【1】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八月二十四,防弹少年团新专《LOVE YOURSELF結‘Answer’》音源主打曲《IDOL》mv公开。

发布当天空降melon一位,首日收听人数破69万。MV的油管播放量也仅用五天不到的时间突破一亿,刷新了由《Fake love》保持的韩团最快破亿记录,并包揽油管播放量突破一千万到一亿时间的所有记录。

真·防弹的对手只有自己。

从16年三月开始的“Love Yourself”系列,终于通过結‘Answer’这张专辑给他们两年五个月的制作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点。

而在接下来两个月里发生在防弹身上的事情,更是让所有人感叹,这才真的是顶级男团该有的样子吧。

9月24日,参加UN总会演讲;

9月26日,出演美国MBC吉米法伦秀和ABC早安美国;

10月7日,成为第一个在美国纽约citifield开演唱会的歌手;

10月8日,确认成为历代最年少文化勋章的获奖者;

10月10日,成为第一个在英国伦敦O2Arena开演唱会的歌手;

10月11日,登上《TIME》杂志封面;

10月12日,出演美国BBC拉格汉姆诺登秀;

10月15日,在法国参加韩法友谊演唱会,并与文在寅总统见面。

……

而在10月18日这天,他们则是以另一个不太一样的形式出现在各大版面的头条。

【防弹少年团,与Bighit完成七年续约。】

这个决定,是他们从马耳他回来后就一直和公司在商量的。

其实这个过程远没有新闻所描绘的那样简单,他们的合约期真正到期时间是在一年后,这种提前一年续约的方式通常都适用于最顶级的职业体育明星,由此可见公司对他们的重视程度。

外人可能不知道,但其实今年,他们八个人确实是连解散这件事情都考虑过的。

具体原因很难说,准确来说,也并不是因为某一些具体原因。

从17年九月的承Her,到今年五月的转tear,虽然是足足大半年的空白期,但大家的身心也确确实实经历了一段非常辛苦的时期。

国内国外各种颁奖典礼,各种行程工作,搬家,还要准备下一张专辑的制作……

钻石般璀璨的梦想让他们越飞越高,人一生有机会站在这样的高度,需要付出多少努力,加成多少幸运。

但就像他们二月份发行的杂志中有一段话里说到:“本以为来到云层之上总是幸福的,但往下一看,时而也会感觉到害怕呢。”

害怕什么?

害怕跌倒,害怕孤独,害怕让人失望,害怕得到后又失去。

因为走的是一条从来没有人走过的路,所以只能靠自己,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年初的时候他们趁着休假私下去旅行了几天,其实当时是抱着“哪怕要分开也不留遗憾”的心情去的。

姜天赐甚至前一天刚从中国回来,在飞机上眯了几个小时后下来就立马直奔哥哥们的酒店。

旅行的最后一天大家聚在一起喝酒,醉了后抱着又哭又笑的,人抱在一起,眼泪也都混在一起。

闵允其给他们放了前几天在工作室做出来的demo,他在里面用微哑的声音唱:“虽然朝着同一个方向走着,但这里会成为我们的最后,曾是谈及永远的我们,毫不留情地打碎彼此。 ”

姜天赐从马耳他回来后,有被方时赫叫去单独谈了一次话。

其实有时候他觉得人的一生挺短的,似乎一眼就能望到头。

以前还是个普通学生的时候,他的人生安排大概就是安安稳稳的度过学生时代,以后考一个离家不远的大学,毕业后在本地的城市找一份体面的工作,之后恋爱结婚,过着和千万普通人一样按部就班的生活。

后来出了道,组合还不怎么火的时候,他也觉得和以前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区别。嘴上说着要做长长久久的组合,其实心里也在忐忑能不能和成员们顺利地挺过传说的“爱豆组合七年之痒”。

如果没有挺过,那这七年内他们应该也会至少火一次吧,这样解散的时候也不会有遗憾。

可是现在,他却有点看不透自己的未来了。

出道了,新人奖拿到了,打歌节目一位拿到了,年末颁奖典礼的大赏拿到了,bbma去过了,全美音乐奖也表演了,他们今年的演唱会开在蚕室奥林匹克竞技场……

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曾经憧憬过的荣耀,好像就连他们自己也预测不到,下一步还能走到哪里。

还能走到哪里呢?姜天赐也很好奇。

明明是最该担心去留问题的中国籍成员,但他却做了八个人中的第一位,在那天坐在桌子前郑重其事地向方时赫承诺。

“我会续约的,请PD放心。”

——————————

决定续约的那天下午,田怔国陪姜天赐去了小区附近的一家宠物店。

姜天赐终于还是决定养一只猫了。

当初在猫咖被猫扇巴掌的那张照片他贴在了房间的墙上,每天都去看一眼,越看越觉得喜欢,所以深思熟虑过后,他还是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心。

宠物店的店员好像是粉丝,他俩刚进去就被认出来了。

能看出来那位店员是真的很高兴,转身帮姜天赐去拿猫粮的时候,脚步都是轻快地一步一跳。

姜天赐最后选了一只金渐层的布偶猫,小小的一只,很粘人,被他抱起来又放下后,就趴在地上,眼睛一直滴溜溜地跟着他转。

真是把姜天赐的心都给看化了,没走几步又转回去,赶紧把它给抱起来,剩下的猫都不准备看了,立马决定:“就这只了。”

店员在旁边捂着嘴笑:“那它的名字会叫壮壮吗?”

姜天赐长大眼睛眼睛看她:“你怎么知道?!”

店员:“可它是只母猫诶。”

啧。

姜天赐犹豫了,如果是女生的话,起这样的名字是不是不太好?

田怔国在一旁出主意:“那就先把小名定下来吧,大名可以以后再想。”

姜天赐听了之后立马点头:“对对,这是小名,大名我还没想好呢。”

接着他俩就带着壮壮(应姜某要求强调:这只是小名)去选了外出用的猫包,还买了一些其他乱七八糟的用品。

抱着猫出门的时候,田怔国拍着胸脯跟姜天赐保证:“放心,你不在韩国的时候,我就是壮壮的亲爸爸,我肯定会把它照顾得很好的!”

结果这么说完后,等他回到宿舍坐在沙发上拿胶带粘自己满是猫毛的黑裤子时,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都有点一言难尽。

姜壮壮(姜某再次强调,这是暂时的小名,尽管半年后它的大名还是没有想好)出了奇地很黏姜天赐,总是爱往他身上靠,躺在人怀里后还很惬意地把肚皮翻过来朝上撒娇。

家里又多了个新成员,金碳兴冲冲地叼着一只不知道是谁的拖鞋冲过来,围在姜天赐的脚边转来转去,最后被穿着一只拖鞋出来的朴智旻给抱走了。

结果过一会儿,它又偷偷跑过来,当时姜壮壮正窝在沙发上,差点被它扑过去咬住尾巴。

姜天赐从卫生间洗完猫食盆出来后刚好看到这一幕,赶紧叫着把金碳轰走了,接着开始满屋子叫金泰亨,让他管管自己家小孩儿。

结果金泰亨不在宿舍,姜天赐给他打电话,他说他在外面,问姜天赐要不要吃什么,待会儿正好带回去。

姜天赐想了想,报了几样小吃,完全把金碳抛在脑后了,甜甜地很金泰亨说拜拜:“等你回来哦哥~”

十一月,他们全公司搬到了首尔大峙洞,防弹专门管理小组的人数也从一百多人扩充到了一百五。

续了新的七年之约,搬进了新的公司,团队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就好像打开了一段全新的旅程一样。

十二月的时候,他们在台湾完成公演,回宿舍的路上发生了追尾事故。幸好不是很严重,大家都没有受伤,只有坐在最后一排的姜天赐当时没坐稳,头磕到了前面椅子上的靠背上,额头磕红了一块。

晚上回到宿舍,闵允其拿冰块给他敷脸,姜天赐一边冻得“嘶嘶”叫,想要耍赖跑走,但是肩膀却被郑号錫牢牢地扣住,一点也动弹不得,只好乖乖坐着让闵允其帮他处理完。

结果把冰袋拿下来的时候,他的额头更红了,是被冻的,哥哥们都跑过来围观,一边放肆嘲笑,一边拿手机对着他那张生无可恋的脸“咔咔”十连拍。

姜天赐:……你们真的烦我。

年末MAMA颁奖典礼的时候,他们拿到了年度歌手大赏,结果每个人都在台上哭惨了,甚至获奖感言说到一半就忍不住眼泪爆发。

台下的观众还奇怪:他们拿大赏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怎么哭成这样啊?

只有站在台上抱成一团的他们自己知道,能坚持下来站到今天这么位置,真的没有想象中那样容易的。

就像很久以前闵允其开玩笑似的对一位想要和他们互换人生的粉丝说:“防弹的生活你可能一天也撑不下去。”

但是万幸,他们撑下来了。

颁奖典礼结束的那天,田怔国回到宿舍后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他还是练习生,每天两点一线地在公司和宿舍来回奔走,过着和其他普通练习生一样的生活。

只是怎么觉得有点不太对劲,练习的时候,他对着镜子皱眉:好像感觉缺了点什么。

直到看到朴智旻和金泰亨推开门后打打闹闹地进来,他才恍然:哦,原来姜天赐还没来呢。

他还以为现在时间不到12年,于是他在梦里等啊等,等啊等,在never上查中国初中放暑假的时间,每天掰着指头算日子,望穿秋水地等他的朋友过来。

但是直到他们七个人都出道了,姜天赐也一直没有出现。

他又重新过上了和以前一样的孤独的忙内生活,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压腿,一个人偷偷溜去便利店买零食。

实在是太孤独了,有一天田怔国在吃饭的时候,突然就受不了了。

这个梦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他真不想继续了。

尽管梦里的一切都和现实生活很像,可是少了姜天赐,他做什么都不开心。

他终于满头大汗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宿舍的床上。

来不及平复自己的呼吸,田怔国光着脚就跑出了房间,然后赶紧推开隔壁的门。

姜天赐正坐在桌子前打游戏。

他穿着宽松的薄毛衣,盘着腿窝在宽大的电竞椅上,瘦削的身板罩在衣服下面,脖子上带了个颈枕——他最近颈椎好像不太舒服。

卧室的灯只开了床边的那盏落地,灯光是暖黄色的,于是整个卧室也跟着变成了暖黄色。

田怔国的心就在这样暖黄的灯光下突然平静下来。

姜天赐听到动静后回头,看到是他又把头转回去,随口问道:“干嘛?”

他无力地拖着自己的身体走进去,“啪”一下倒在姜天赐的床上。

“刚才做了个噩梦。”

“呦?梦到什么了能把你吓成这样?”

姜天赐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一边调侃他。

田怔国望着天花板发呆,梦里的画面到现在想起来竟然都很真实,真实到他甚至不敢说出来,最后只好胡诌一句:“梦到你死了。”

姜天赐气得把背后一个靠枕抽出来砸他:“你咒我呢!”

田怔国嬉皮笑脸地接住抱枕,对着他讨好:“所以我这不过来看看你嘛。”

姜天赐把椅子转过来对着他:“看完了吧?我可好得很!”

田怔国连连点头:“对,你好,你特别好。”

……

姜天赐转过身继续打游戏了,等他玩完一局回头,发现田怔国竟然还躺在那里看着天花板发呆,连姿势都没变过。

他走过去,跟他一起躺下:“你失眠?”

田怔国说:“没有,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姜天赐问他。

他却没马上回答,眼睛依旧盯着天花板看,似乎看那个能看出答案似的。

过了好久,他终于眨眨有些涮了眼睛,扭头开始看姜天赐。

“知道的吧,我们,一辈子。”

姜天赐:?

他没听懂,用一副“什么意思”的表情看着田怔国。

结果田怔国急了:“你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

姜天赐:“我说什么啊?”

田怔国:“一辈子啊?你不想一辈子吗?”

姜天赐:“……”

姜天赐:“你说话怎么没头没脑的。”

田怔国去拽他的手:“说话,请正面回答我!”

姜天赐无奈:“你是不是今天晚上想睡在我这儿?”

田怔国撑起身子看他:“你怎么老是转移话题啊?”

姜天赐闭上眼睛,不准备理这个半夜突然跑过来发神经的人。

结果田怔国不得到回答就不罢休一般,逮着他的耳朵开始连环夺命call。

“姜天赐,姜天赐,姜天赐姜天赐姜天赐……”

姜天赐终于受不了了,捂住耳朵回他:“一辈子一辈子一辈子!行了吧!”

田怔国终于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

他就知道,他知道没有结束,一切都还没有结束,他们在舞台上奔跑,被欢呼声环绕。

舞台的灯光那么炙热,就像他们滚烫的人生。

————————

“本以为来到云层之上总是幸福的,但往下一看,时而也会感觉到害怕呢。”

其实这句话,还有后面一半没有说完。

尽管处在云层之上有时会感到害怕,但是——

「正因为我们是一起飞翔,才得以获得勇气

我们不害怕坠落,不害怕着陆

感谢能一直同在

一直很感激,很爱你们。」

这是后半段。

完.

上一章:第129章 马耳他【10】 下一章:第131章 重庆2.0【1】
热门: 在他加冕为王前 组织部长2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1 学霸每天都想要官宣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 老板总摸我尾巴 你喜欢的人设我都有[娱乐圈] 庙前村旧事 人设不能崩 黑牛岭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