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春日【2】

上一章:第82章 春日【1】 下一章:第84章 夏威夷行【1】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春日》这首歌作为多少阿米心中的“白月光”,不是没有道理的。

先不说歌曲本身的旋律就足够动人心弦,特别是有了MV的加持,当温暖悠长的前奏一响起,蓝色的海,粉色的云,细碎的雪花,璀璨的烟花棒,无人的铁轨,口中呼出的热气,跨越时间追赶着春天的少年……

而他们的舞台更是将这种唯美发挥到了极致,少年们换上干净清爽的白衬衫牛仔裤,往灯光下一站,粉色的花瓣轻飘飘地往下落,真的如同寒冬里的人造春日,简直对极了南韩人民的胃口。

春日的初舞台是在首尔高尺巨蛋,他们世界巡演的第一场。

从最开始“THE RED BULLT”到现在的高尺巨蛋,这是他们全力以赴奔跑了四年的结果。

一场演唱会需要大量的体力和精力,姜天赐最近本来就劳累过度,有好几首歌唱完下来的时候,直接就倒在升降台上开始吸氧,缓过来后又马不停蹄地跑过去换衣服,整理发型,准备下一首上场。

当天演唱会结束后,他又和田怔国趁着没卸妆,在后台给今天没能来到现场的粉丝们开了直播。

他们的直播除了全体一起外,很多时候都是轮着或者分组,姜天赐的直播大多数是和成员们一起才开,他一个人很少开直播,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是和田怔国在一起的时候,两个小孩儿的话就变得很多了,说了一会儿今天的演唱会,话题突然就飘到了之前拍摄封面的时候,然后说着说着,又突发奇想地开始讲两个人在宿舍半夜的时候吃东西。

金硕珍在旁边卸妆,在画面里看不到他人,只能听到带着笑意的声音。

“你俩倒是说说今天的演唱会啊,怎么老是跑题呢?”

姜天赐扭头看他:“说了啊,我们说完了。”

金硕珍说:“我可一直在这儿坐着呢。”

言下之意是你可别唬我。

作为大哥,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帮这两个只要凑在一起就散漫成性的忙内引回正题,于是干脆在画面外一边卸妆一边当起了主持人。

“今天唱《Born Singer》了,你们两个哭了吗?”

“我没哭。”田怔国抢先回答。

姜天赐赶紧接上:“我也没哭。”

说完后,他又故作深沉地摇摇头:“我们都是大人了,早就已经不哭了。”

“什么不哭?”

金南俊刚好推门走进来,接着随口问了句,听金硕珍讲完后,他也跟着大哥一块逗起两个小孩儿,闭着眼睛握拳放在手边,开始学之前唱《Born Singer》的时候他俩流着泪唱歌的样子。

“哎咦,我没有这么夸张好吧?”田怔国红着耳朵反驳,“明明那个时候姜天赐哭的最厉害了。”

姜天赐也嘴硬地不承认:“我也没有好吧,你们不都哭了吗。”

“你再说!”田怔国突然起了劲儿似的,兴奋地搂住他脖子,“你说你那个时候是不是我们之间哭的最厉害的?”

评论里的粉丝此时也全都跟着开始回忆起来了,姜天赐知道他们手里有那天的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视频,表情一瞬间有些微微凝滞,生怕这群人再把黑历史给他翻出来当中打脸,语塞片刻后,还是故作淡定地承认了。

“虽然我是哭了吧,但是是因为真的很喜欢那首歌,唱的时候太感动了才忍不住那样的好嘛!”

一个接地气的偶像,就是要勇于自黑,两分钟后,姜天赐已经完全放飞自我,开始和田怔国他们一起兴致勃勃地讨论起他那天的车祸现场了。

“说实话我现在想起来,也觉得那次我自己确实是哭的有点过分了。”

“真的哭的都唱不了歌来着,真的提不上气,我本来就没几句歌词,还全都唱得磕磕巴巴的。”

“然后那天结束后立马就被骂了。”

他现在提起来这件事,已经是完全可以笑着当成玩笑一样说出来的心态了。

“但是说真的,被骂了之后果然就好多了,第二次唱的时候就没敢哭了kkkkkkk。”

“今天我的表现也不错对吧?”

他抬头眼巴巴地看着金南俊求表扬,然后得到了哥哥一个不拘小节的揉头发动作:“做得超好。”

把人家的头发揉成鸟窝后,金南俊又坐下来帮他理好,一边那手梳开姜天赐的头发一边问他:“那跟《Born Singer》比,你更喜欢它还是《春日》?”

姜天赐毫不犹豫地回答:“《春日》。”

“我不是都说了嘛,目前为止我们的歌里我最喜欢的就是《春日》了,哥你还老问我。”

“你就当我想炫耀嘛,”金南俊轻轻拍拍他的后脑勺,“听见你说最喜欢这个我可开心了。”

“说起这个,”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看着镜头有些兴奋,“其实差一点这个歌就没法和大家见面了。”

“我当时不是在秋天写的这首歌嘛,然后有了灵感后就拿着谱子去唱给方pd听来着,结果真的是——差点就没成。”

姜天赐也在旁边笑,“没错没错没错!后来是我和智旻哥过去重新唱了一遍,然后这个歌就定下来了。”

金南俊说:“果然vocal的歌还是要让vocal line唱才行啊,但我情感很丰富来着,这首歌真的是包含了充沛的情感写出来的。”

“是想着以前的朋友们写的,因为其实说实话,距离出道的时间越长后,以前真的有很多普通朋友都没有经常联系了。”

“后来我忍不住去问,才知道,是因为我作为防弹的成员不是红了吗,说怕主动联系我的话,会有抱大腿的嫌疑。”

金南俊说到这个就觉得又好笑又感叹,“那个时候我才明白,啊,原来是因为这个吗?”

他又捏姜天赐的耳朵:“我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对吧?”

“对,”姜天赐点头,“我挺能理解哥的。”

“特别是我以前不是一直在中国生活嘛,来到韩国出道后,因为距离也远了,所以跟很多朋友都没有什么联系了,我在韩国虽然也五六年了,但是其实真的没交到多少朋友来着……”

田怔国突然插嘴:“你在韩国最好的朋友是不是我?”

姜天赐愣了一下:“啊……是。”

虽然无语,但他还是顺着田怔国的话答应了。

不然说“不是”的话,不知道这哥又要莫名其妙生什么气,已经从朴智旻口中知道了上次田怔国生气原因的姜天赐现在十分谨慎地微笑着点点头。

田怔国果然也跟着满意地点头,虽然他极力抿住嘴,但是内心满满的得意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那你听《春日》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朋友是我吗?”

“那倒不是。”

???

他的笑陡然在脸上僵住:“啊???你没想着我啊?!”

……姜天赐简直帅哥无语。

“哥?我叫你哥还不行吗?拜托你看看歌词好不好?唱的是想念你想念你,我俩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啥好想的啊?!”

田怔国:“那你想着谁啊!”

姜天赐崩溃:“我当然想的是不经常联系的朋友了!”

田怔国:“你怎么这样啊姜天赐?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你要珍惜眼前人懂不懂?”

姜天赐:……

田怔国又问他:“那你有想你来韩国交到第一个朋友吗?”

“嗯?”

姜天赐有一瞬间竟然没反应出来他说的是什么。

“就是你在二楼的那位朋友。”

“啊……成俊吗?”

姜天赐反应过来后下意识地就说出了名字。

“当然想的啊,我们好像也很久没见了,从……14年开始?真的就没怎么联系了,他家本来也不在首尔。”

屏幕左下方的粉丝评论在疯狂刷新,特别是听到他们家说起以前从没提起过的往事,大家就显得更加兴奋,已经开始热烈讨论起“成俊是谁”了。

“阿尼,就是一个普通人朋友来着。”

姜天赐随意瞟了几眼,就看到几条略显荒唐的猜测,只好笑着解释,“是以前在公司一起练习的亲故,我当时来到韩国第一个认识的人,不过现在是素人来着,不是大家猜的那几位。”

旁边的金南俊还一脸懵逼:“谁啊?我怎么不知道?”

田怔国:“啧,你知道的啊!就是为了送他姜天赐翘课那次。”

“啊……他啊!”

金南俊恍然大悟,“你说那个舞蹈课我就知道了。”

“我也想起来了!”卸完妆后在旁边玩手机的金硕珍也低着头喊了一句,“舞蹈课那个印象太深刻了。”

“那也是有原因的好吧,如果那次我没翘课去送他,现在想一想,以后真的是没有机会见面的……”

姜天赐说到一半,终于反应过来不对劲:“不是——你们今天怎么老是提我的黑历史啊?不是要给阿米们说今天的演唱会吗?”

……

画面外的“主持人”金硕珍忍不住咳了两声,赶紧挽尊:“咳咳,对对对,你们怎么又跑题。”

结果被正看着直播的粉丝们无情嘲笑。

【我看刚才说舞蹈课的时候你很起劲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金硕珍当众打脸】

【散漫他妈给散漫开门——散漫到家了。】

【没关系!你们尽管说!我还想再听听!】

【5555这可是出道之前的绝版小姜,本来已经看不到了,现在多听一点是一点!你们继续讲!讲多点!】

【不能再讲了,我看田果的脸色已经稍微僵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田果还在计较刚才姜天赐说不想他的事情】

【尼玛笑死我了刚才他那个表情真的好笑,一脸大惊失色:你想的竟然不是我?!】

【神他妈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珍惜眼前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酒沏金句再添两员猛将哈哈哈哈哈】

【谢谢磕到了。】

【有没有人磕一口南甜啊?真的kswlkswl】

【“听见你说喜欢我可高兴了~”】

【哥哥真的太温柔了~拿手指给梳头发真的也是真的宠!】

【谢谢我又磕到了。】

【小心翼翼地问一句,我能磕一口成俊X小姜吗……为了朋友,我们可爱乖巧的小甜竟然还会翘课嘞?】

【你别问我,你去问田怔国。】

【你别问我,你去问田怔国。】

【你别问我,你去问田怔国。】

【田怔国:我劝你珍惜眼前人。】

上一章:第82章 春日【1】 下一章:第84章 夏威夷行【1】
热门: 我家omega的睡衣派对 风流理发师 怪村 大地龙蛇 重生之财源滚滚 为了破产我组男团出道了 战皇 传奇族长 乡野邪师 穿成炮灰后和主角HE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