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成长边缘【4】

上一章:第74章 成长边缘【3】 下一章:第76章 血汗泪【1】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朴智旻现在很烦躁,这两个还是人吗?

都吵架了半夜还一起吃外卖,而他呢,他呢,田怔国昨晚可是睡在他房间的,竟然就直接拿着吃的去了姜天赐那,他妈的这还是人吗。

而且最主要的是,都这样了,他俩竟然还不和好!朴智旻简直想冲到客厅把姜天赐拽过来,抓着两个人互相鞠躬握手言和,吵什么吵,赶紧给我重新做回好朋友!

但是他不行,他是一个好哥哥。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他拉着田怔国苦口婆心,谈天说地,悉心劝导。

终于,田怔国想(beng)通(kui)了。

说到底,他其实根本没有生姜天赐的气,不然昨天也不会主动点了炸鸡跑去找他,他其实是生自己的气,在给自己找别扭。

朴智旻说的对,姜天赐交了新的朋友也不是他的错啊,但田怔国就是忍不住嫉妒,想让他哄哄自己。

他真的很好哄的啊,明明只要说一句“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就可以哄好的啊,但是姜天赐却什么也不知道。

田怔国在心里叹气,这次的冷战也让它像以前一样没有结果的结束吧,本来就是分不清对错的事情,难道自己以后要把姜天赐锁在身上不让他去交朋友了吗?

那也太自私了,他可不能这么自私。

田怔国慎重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赶快找机会和姜天赐和好吧。冷战的这两天,他也不好受,夜晚总跑去号锡哥的床上睡,时间长了哥哥也会烦的。

还是姜天赐好,跟他在同一张床上挤多久都不用担心他会烦。

而且他这段时间总往中国跑,在宿舍都待不了几天,再这么冷战下去,那他俩一起玩的时间就更少了,看吧,今天他就找泰亨哥看电影去了,那本来是属于我的时间的!

小田同学终于一个人理清了所有的想法,决定放下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姜天赐重归于好。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他还没来得及正式向姜天赐求和,小姜同学就又坐上了回国的飞机。

还正好是在田怔国生日的前一天晚上走的,他估计以为田怔国还在生气呢,也不想自讨没趣,就没和他说话,临走时直接把礼物放到了客厅最显眼的位置。

田怔国早上从房间出来就看到了,礼物盒子包装得很精致,他小心翼翼地拆开,里面是一瓶香水,旁边的卡片上写着“生日快乐,成年快乐”。

田怔国打开盖子,把它喷在手腕上。

有一种艾草的味道,苦苦的,涩涩的,就像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他放下手腕,看着手中的香水,在心底轻轻叹了口气。

姜天赐这次去中国,足足过了一个星期才回来,在这期间,田怔国再大的脾气也被磨没了,但却不好意思直接给他发消息,只好天天在朋友圈刷屏,一开始哥哥们还意思意思给他点个赞,后来就赞也都懒得点了。

毕竟任谁都能看出来,这些乱七八糟的朋友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夜晚的时候,闵允其在房间和姜天赐打视频电话,田怔国刚洗完澡,就被金硕珍给叫了过去。

他说:“你也去跟小姜说两句话。”

于是田怔国头上搭着条毛巾就过去了,屏幕那边的姜天赐看上去也是刚洗完澡,穿着一件宽松的白T,素着一张脸,头发是半干的状态,正躺在酒店的床上。

田怔国凑过去,故作矜持地对他打了个招呼:“Hi。”

结果还没听到姜天赐的回复,那边就突然卡住了,然后过了两秒,他就听到那边虽然延迟但依然放肆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脸卡住了田怔国!好丑哦。”

……

……

……

田怔国愤怒地走了。

等到网络恢复顺畅,卡顿的屏幕终于同步,姜天赐看到那边又只剩闵允其一个人了:“诶?田怔国呢?”

闵允其被他问得哭笑不得,这俩真的是他们队的活宝吧。

他说:“被你气走了。”

姜天赐“啊”了一声,语气是疑惑的上扬:“他这么小气,还有偶像包袱呢?”

闵允其意有所指:“对啊,你还不知道他啊,一直都小气死了。”

所以才会总是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啊,真是服了这两个小学鸡。

中国的行程结束后,姜天赐是在一个星期后的晚上回到宿舍的。

明明是还需要开冷气的大热天,他却长裤长袖还披着一件外套,整个人从上到下裹得严严实实,一回宿舍就倒在床上,肉眼可见的疲态。

身边跟着的助理小心地帮他盖好被子退出去,刚好碰到从公司回来的闵允其。

“诶?回来了?”

进门就看到姜天赐的助理,闵允其一边换鞋一边问了一句,说着就要往他房间走。

结果被助理给拦下:“他刚睡下了。”

闵允其抬手看了看时间:“啊?现在就睡了?”

助理说:“有点发烧,精神不太好,我刚准备去给他找点药呢。”

大概在韩国住久了,突然回去住了几天竟然有点水土不服,加上通告太忙,最近几天都没怎么睡好,睡眠不足加上贫血,抵抗力都差了不少。

闵允其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赶紧给助理指了指自己的房间:“药箱在我房间里,左边柜子倒数第二个格子,你自己去找,再倒杯水过来。”

说着就往姜天赐房间过去。

小孩果然在床上安安静静地躺着,才多大会儿时间,躺到床上就立马睡熟了。

大概是生病的原因,整个脸蛋连着耳朵都烧得泛红,闵允其拿手试了一下,烫得吓人。

他的手带着凉意,大概是凉丝丝的触感很舒服,拿开的时候,姜天赐在睡梦中也哼哼唧唧地下意识把脸往他手心里贴,真的像只软乎乎的小动物。

助理把药拿过来了,闵允其看了下包装盒上的日期,没过期,才给姜天赐叫了起来喂了药。

一个小时后,宿舍里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听到小姜生病的消息,每个人都去房间里探望了一下。

人还在睡着,他们进去都尽量悄无声息的,跟做贼似的特做作,金泰亨甚至还把拖鞋提在手里光着脚进去的,出来后金南俊问他干嘛,他表情正经,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我怕声音太大吵着他。”

金南俊:…………

这一觉一直睡到半夜,姜天赐是在被窝里热醒的。

大热天的房间没开空调也就算了,他衣服也没脱,被子在身上盖的严严实实,醒来的时候后背出的全是汗。

他实在受不了,跑起来去卫生间冲了个澡,结果刚洗完出来,就看到田怔国抱着手臂靠在门口的墙边,给姜天赐吓了一跳,差点爆粗口。

“——你干嘛啊大半夜的!”

田怔国看向他:“我上厕所。”

姜天赐松一口气,侧过身让他进去,然后就回了房间,谁知道在床上刚躺下,田怔国也跟过来了,扒在房间门口朝里看:“你不吹头发?”

姜天赐说:“我吹过了。”

田怔国走进来,看着他半湿的头发:“你这是吹过了?”

姜天赐抬眼看他,表情蔫蔫的,“你别找我事行不行,我现在是病人,很虚弱,你别气我。”

田怔国在他床边坐下,小声地反驳:“我什么时候气你了……”

姜天赐说:“吹风机声音太大了,所以我就吹了一小会儿。”

吹到头发不滴水就停了,反正现在天气热,头发干得也快。

但田怔国却不依不饶:“你现在生病知道不知道啊?不吹干头发那凉风都进你脑子里了!”

他大概是想表达凉气侵体,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姜天赐听得想发笑。

“你说什么呢你。”

田怔国说:“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啊,你别理我。”

说完转身就走,姜天赐在后面心想:不是吧,这就被气走了。

谁知过了半分钟,他又回来了,手里还掂了一个吹风机。

刚进房间,不等姜天赐说话,他就关上门指着他先发制人:“你别说话,我真的不想理你的。”

然后直接走到床边,插上吹风机,按着他的肩膀不由分说地就开始给人吹头发。

到底还是顾及着隔壁已经熟睡的哥哥们,田怔国只开了二档,热风从头顶一直吹到脖子后面,舒服得让人想睡觉。

开着风,田怔国突然开口:“我今晚在这儿睡了啊。”

姜天赐大概是没听见,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外星语言,他凑近了也一个字都听不懂。

不说话就是默认。

田怔国直起身,心情突然好起来,开始思考待会儿怎么去偷偷溜去郑号錫房间把自己的枕头拿回来。

早上的时候,闵允其醒的早,洗漱完第一件事就是过来看姜天赐烧退了没有,结果推开门,里面却睡了两个人。

田怔国的睡姿霸道,一张床被他占去了大半,腿搭在姜天赐腿上,胳膊也横在他胸前。姜天赐被挤到里面,小可怜似的缩在墙角,但被子都被他全部裹了去,看上去两个人睡得都挺香。

闵允其站在床边沉默片刻,开始思考昨晚睡觉前他过来给姜天赐掖被子时这床上到底是几个人,怎么一觉起来,就跟穿越了似的呢?

不管了,既然睡在一起,那就更好叫了。他先把田怔国从床上拽起来,然后接着去喊姜天赐,温温柔柔地拍拍他的肩膀,让他起来去吃饭。

在睡梦中突然被提起来然后坐在床头一脸懵逼的田怔国:……?????

上一章:第74章 成长边缘【3】 下一章:第76章 血汗泪【1】
热门: 训导法则 被校草补课的日子里 无上神通 梦回大清 强风吹拂 乡村如此多娇 [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 苏丹的禁宫 快穿之反派BOSS皆病娇 猎艳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