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我们都很爱你【11】

上一章:第48章 我们都很爱你【10】 下一章:第50章 花样年华【1】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虽说不是公开行程,但是姜天赐飞韩国的航班信息还是很快在粉丝圈子们之间曝光。

粉丝们都在猜测他回去要干什么的时候,他已经踏上了回韩国的旅程。

回到宿舍的时候哥哥们“哄”的一起围上来,抱着他又拍又晃,知道的只是半个月没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半年才见一次。

姜天赐脸上还戴着口罩,被闵允其扯到下巴那,于是便露出一张笑魇如花的瓜子脸和两排明晃晃的白牙齿。

闵允其开心得心尖儿痒痒,咬着牙狠狠地揉了两把他的脸蛋儿,问:“回家半个多月开心吗?”

“开心啊!”姜天赐灿烂地傻笑。

“都干了什么?”

“吃火锅了。”

“还有呢?”

“还逛街了,还去洪崖洞骑自行车了,就像我们之前在汉江那样。”

“哦,这个我知道,我在网上看到有人偶遇你了。”闵允其点点头。

姜天赐这次回家,给每个人都带了来自重庆的“伴手礼”:私心满满的火锅底料和各种辣酱,还有一些他逛街时买下来的小玩意儿。

金泰亨已经完全成了老干妈的“死忠粉”,开心地抱着他恨不得又亲又啃:“谢谢姜姜!!!”

到达后的当天下午就要去工作,开始《男子汉》中文版的录音。

录音的时候他一直忍不住笑,哥哥们在旁边不明所以,但是看他笑,竟然也都跟着一起笑。

八个人像傻子一样,围着一只话筒录背景音,“哼哼哈嘿”地录完后然后一起笑倒成一堆,虽然几个韩国人并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他们虽然有让姜天赐帮他们解释这歌词到底什么意思,姜天赐依然觉得羞耻,不愿意说,让他们自己去问翻译老师。

录音花了两天录完,经纪人带姜天赐去医院做了新的心理辅导后,问他还要不要帮他订回国的机票,姜天赐摇摇头,说不用了。

“也快回归了,我还是多练习练习吧。”

二月的行程很多,成员们刚从北京回来,录完音,接着又要马不停蹄地去日本开展巡演。

田怔国凌晨四点多被叫起来,迷迷糊糊地穿上衣服后,第一件事就是叫醒上铺的姜天赐。

结果姜天赐被他拍醒,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整个人随即又缩回被子里,声音带着十足的困意:“这么早,你疯了吧。”

田怔国才猛地惊醒一般,哦,原来这个人最近不和他们一起活动。

他还没来得及失落,金南俊在后面拍拍他,意思很明显,姜天赐昨天才从医院回来,别打扰他睡眠,他本来睡眠就不好。

成员们起床的动作都很小,但姜天赐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吵醒了,他干脆也不睡了,凌晨四点多起了床,稍微收拾了一下,就戴了个口罩直接去公司了。

公司的门还没开,姜天赐庆幸自己带了钥匙,开了门后直奔四楼的练习室。

在家的半个月,因为场地限制,他都没怎么练习过,每天唯一的运动就是在客厅拉伸拉伸,现在回来了,自然要把这半个月落下的练习全都补回来。

其他七个人的日本行程持续了十来天才终于回国,他们回来的时候甚至姜天赐都不在宿舍,田怔国打了数十个夺命连环call,打到第十三个的时候姜天赐才终于接起来。

声音气喘吁吁地:“干嘛?”

田怔国愣了一下:“你干嘛呢?”

“练习啊,”姜天赐揪着t恤领子使劲扇风,额头上的汗不停往下掉,“怎么了?”

“我们回国了!”田怔国兴高采烈,“结果看到你不在宿舍,原来在公司啊?”

“嗯,我待会儿就回去了。”

“诶诶诶,别了,我们待会儿过去找你,一起出去吃饭。”

“不行,”姜天赐皱眉,“我得回去洗个澡,我身上都是汗。”

身上的打底t恤几乎被汗湿了,一拧直接能拧出水来,头发也是,**的,怎么都觉得不得劲。

结果出门的时候,被风一吹,更凉了,回去的时候果然被闵允其揪着耳朵说了:“你出了汗也不包严实点,小心又感冒。”

姜天赐只觉得脑袋被吹得凉丝丝的,赶紧点点头,脱了外套就往卫生间里溜。

洗完澡后舒服多了,八个人浩浩荡荡地出门吃饭,没敢去太远的地方,就在宿舍附近找了间烤肉店。

路上田怔国和姜天赐走在最前面,也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田怔国突然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用肩膀使劲撞了一下姜天赐。

姜天赐刚练习完,本来就没什么力气了,又一时没设防,被他撞一下,腿一软就要往旁边倒。

幸好郑号錫眼疾手快地从后面捞住他,他站稳后第一件事就是不甘示弱地朝田怔国撞回去。

田怔国招惹人家可开心了,两个人推推搡搡了一路,你撞我一下我推你一下,一直到烤肉店门口了,还拉拉扯扯地不停歇。

后来是哥哥们出来主持公道,制止了这场幼稚的“战斗”,拉着姜天赐:“行了行了,都到店里了。”

姜天赐很委屈:“是他先撞的我!”

于是闵允其伸手拍了一下田怔国:“好了,我帮你打回去。”

“对对对,”金硕珍也伸手拍了一下,“行了吧,现在打平了。”

田怔国:?有事吗二位。

金南俊在包间坐下来还在说:“我发现小姜不在的时候你挺正常的啊?怎么他一回来你就跟智商退化了一样呢?跟三岁小孩似的,贱兮兮的。”

田怔国梗着脖子辩解:“那是他影响的我!”

然后就被姜天赐愤怒地一巴掌拍在胳膊上:“明明是你自己没事找事!”

在宿舍待了没几天,除了姜天赐的七个人又跑去了台北,他们跑行程的时候,姜天赐一般就会去公司练习,比出道前的那会儿还狠,每天至少换三件打底t恤,老师都忍不住说:“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练习生呢。”

这种破釜沉舟的狠劲儿,只有对出道抱有强烈**的练习生才有。

姜天赐听后只是笑笑:“反正我在宿舍待着也没事干嘛,还不如来练习。”

他的舞蹈在近期飞快进步,其实主要是因为他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舞蹈模式,就连孙承德也感叹:“好像有点意思了,跳舞的时候,有那个感觉了,很好看。”

舞蹈在一开始就是姜天赐的短板,但可能真的是天赋的原因,短短两年时间,尽管现在他的舞蹈不能说是出神入化,但是却总能流露出一种别人难以复制的独特气质。

和郑号錫朴智旻的风格都不太一样,可能是由于出众脸蛋的加持,跳舞时的表情管理很好,每一个卡点都恰到好处,让人看着很舒服,很顺畅。

成员们台北演唱会的第二天是闵允其的生日,姜天赐虽然没有陪在身边,但是有在官推上上传了一张照片祝他生日快乐。

那张照片还是他们出道前拍的,他还处于脸蛋圆圆的婴儿肥时期,和闵允其的头靠在一起,两个人眉眼间都是满满的青涩感。

底下的粉丝评论除了祝闵允其生日快乐,全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和“想你”。

他们已经两个多月没见到姜天赐了,每日只能考古之前的物料,至今还在靠之前的偶遇图解相思之苦,怎么看怎么都有点卑微。

姜天赐随意刷了两下评论,然后闵允其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干嘛呢?”

“玩手机,刚在官推上发了张照片。”

“我看到了,”闵允其拿着手机笑,“话说那时候还挺可爱。”

姜天赐也笑:“生日快乐,哥。”

“嗯,”对面的人低低地应一声,“明天就回去了。”

“那我在家等你们哦,而且明天你们回来说不定,就能看见一个不一样的我。”

闵允其的笑容更大了:“怎么不一样?”

姜天赐微微得意地卖了一个关子:“明天回来就知道了。”

有多不一样呢,其实也没什么,但他就是有一种莫名的澎湃感,因为——

他要染发了。

上一章:第48章 我们都很爱你【10】 下一章:第50章 花样年华【1】
热门: 娱乐玩童 乡村花医 影帝的炮灰前夫重生了 魔鬼人设不能崩 神控至尊 圣上有喜 乡村小无赖 朕今天也在等男主篡位[穿书] 乡村修真强少 少妇出轨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