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夏天又来了【2】

上一章:第22章 夏天又来了【1】 下一章:第24章 夏天又来了【3】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初舞台的当天,虽然是刚出道的新人组合,但是防弹少年团却也意外的收获了比预想中更加热烈的关注。

在台上的时候,底下也有很多粉丝喊着口号和他们一起唱,为他们应援。

大家第一次站上正式的舞台,或多或少的都有一点紧张,这和平时在练习室里一点也不一样。不知道是因为身上戴了麦克风,还是台下的应援声太有分量,站在这里,身体都更加沉重了似的。

开始的时候会有预录,每结束一遍,大家会和台下的粉丝说几句话来缓解紧张的情绪。但是姜天赐一次也没开过口,他一站到台上,嘴巴就像被黏住了一样。被台下成百双眼睛盯着,他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呼吸都不敢用力,更别提开口说话了。

金南峻作为队长,这个韩语都说不溜的小朋友是他的重点观察对象。他其实是有点担心的,姜天赐的状态太紧绷了。但是,出乎人意料的是,轮到真正表演的时候,他在台上竟然意外的很稳。

虽然他的part并不多,整首歌下来也就两句词,但是这两句表现得都很好,一点也不抖。

他很会给自己压力,所以很容易紧张,但是他却能把这种紧张转化为动力:越大的场子,他越紧张,也发挥的越好越稳定。这个发现让金南峻觉得又惊喜又欣慰。

结果他没想到,结束完录制,刚从舞台上下来,姜天赐就一个人躲到更衣室偷偷哭了。

他一开始看上去还好好的呢,从台上下来,接过staff姐姐递过来的纸巾,一边擦汗一边甜甜地笑着说“谢谢。”

结果转眼的功夫,金南峻就找不到他了,后来终于在逼仄的更衣室发现了这只正在偷偷抹泪的小狗狗。金南峻本来心情有点着急的,结果看到小孩靠着墙角蹲着缩成一团,他突然觉得于心不忍了。

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对他来说。

虽然姜天赐和田柾国是同龄人,甚至还比忙内大三个月,但是金南峻潜意识里却总不自觉地想要给姜天赐更多关注和照顾。

不知道是因为他是外国人还是他本人性格和外貌的原因,他就是好像要比别人更加惹人怜爱一些。

就比如现在,他看着他,心都化成一滩水了。

金南峻在姜天赐面前蹲下来,手掌覆上去,摸了摸他的头顶,因为造型的原因,喷了发胶,摸上去有点硬,金南峻轻轻往下压了压。

“怎么了?怎么哭了?”

姜天赐抬起头,眼尾因为哭过的原因显得绯红,他两只胳膊抬起来,分别挡在脸旁边,手捏住两边的耳朵,吸了吸鼻子,又想了想,最后可怜兮兮地开口:“我觉得我做的不好。”

“怎么不好了呀?”金南峻夸张地瞪大眼睛看他,“我觉得你今天表现可好了!”

“哥你是在安慰我吗?”姜天赐又看着他吸吸鼻子。

“不是,我是队长,我要对你们负责,我不说假话的。”金南峻认真回答。

他再一次感受到了姜天赐有多会给自己施加压力。

人有压力很正常,有的是来自外界的压力,有的是自己给自己压力,很明显,他属于后者。

大家总被他的乖乖牌外表给骗到,还以为是个多么没有攻击力的,软乎乎的小甜心,其实稍微了解一下就知道了,他要强得很,一身的倔骨头,对自己的要求近乎严苛。

旁人都觉得够好了,已经不错了,他却总不止步于此。

这是优点,也是隐患。

复杂的情绪翻涌起来,金南峻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起来吧,出去给你拿糖吃。”

初舞台结束,大家回到宿舍后会拿手机偷偷翻后记,翻评论。他们才刚出道,对一切新鲜事物都保持着好奇心。

只是初生牛犊到底还是脆弱的,不比以后坚强的大明星,这时候他们看到不好的评论还是会伤心,会难过,手机往枕头底下一扣,能躲被窝里低沉好长时间。

姜天赐有时候除了会看韩网的评论,还会刷微博,每天一搜“防弹少年团”,看看有没有在讨论他们。

但事实是,他们一个小公司出来的新人组合,压根没有溅起多大的水花,关于他们讨论的最多的话一般就:“里面有个孩子长得还挺好看,啊,竟然还是中国人啊,加油加油。”

相比起其他的社交软件,他更喜欢这里,因为韩网好像有很多人对他不满意,一个是他出道以来都不怎么爱说话,存在感很低,还有一个是他舞台也没有特别出彩特别亮眼的地方。

关于他的最多的讨论,就是那张脸,很多路人看到都会夸一句,但致命的是,路人夸完后,压根就没几个他的粉丝能好好安利一下。

最直观的一个点,就是成员们都已经开始有站子了,而他目前为止,就只看到过一个站子,还是中国人开的。

出活动的话,底下那些不停“咔嚓咔嚓”的韩国站姐们,没有一个镜头是对着他的。

韩国人们好像相比起外貌,更看重实力。姜天赐陷入了苦恼,果然还是自己的问题吧。

除了更加努力练习也别无他法,每天结束练习,累瘫在床上,睡着之前,他还是会看网上的那些评论。

但是不再看微博了,国内的粉丝们好像对他格外宽容,不管做什么都是“好可爱”“好漂亮”“好喜欢”。

是因为我是中国人吗?所以哪怕实力不行的话,也可以对我放松要求。

于是渐渐的他就放弃微博了,他怕自己被那些话迷惑,现在这个阶段反而是批评更能让自己保持清醒。

但韩国人骂人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他好几次被评论气哭,哭完了抹抹眼泪再继续看。

她们说他跳舞力度不够,他就在手脚上都绑上沙袋练习;说他唱歌声音抖,他就在跑步机上练气息;说他太无趣,在镜头前什么话也不说,于是姜天赐就开始努力改变,在节目上也不只是乖乖待着,哥哥们说了什么,他立马想出有意思的话接上。

结果晚上再登上论坛的话,就又会看到有人骂他:好爱抢风头啊。

......

好像不管怎样做,她们都不会满意呢。

其他人对他每天看恶评的这种几乎自虐式的行为毫不知情,姜天赐的崩溃都自己一个人藏着,平时看不出一点不对劲来。

最后,是闵允其终于第一个发现。

结束完当天最后一个通告,他们坐在保姆车上往宿舍移动。

车上没人说话,大家都很疲惫,安静地待着闭目养神。

闵允其坐在姜天赐旁边,看姜天赐一直在看手机,便伸出手捏捏他的大腿,提醒他:“在车上看手机对眼睛不好,回宿舍再玩。”

姜天赐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还以为闵允其要干嘛,拿着手机的手下意识往里缩了一下,很明显不想让他看到上面的内容。

很蹊跷。

闵允其愣了一下,自己一个人偷看什么呢还怕他看到?

上一章:第22章 夏天又来了【1】 下一章:第24章 夏天又来了【3】
热门: 修罗帝君 我有了逃生BOSS的崽 乡村女教师 穿成人鱼后被分配了老攻 大王饶命 阴阳师系统 神上先生今天交稿了吗? 讨好[娱乐圈] 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无边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