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幼崽小姜【12】

上一章:第12章 幼崽小姜【11】 下一章:第14章 幼崽小姜【13】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练习室的氛围有点严肃。

舞蹈老师从外面进来,沉着脸环视一圈,依旧没有看到姜天赐的身影。

已经一个小时了,田怔国一边做着动作一边暗自担心,他没想到姜天赐胆子会这么大,竟然敢直接不来上课。

本来舞蹈功底就不好,好不容易学新舞蹈,结果还跑了,打电话也不接,他越想越烦躁,内心越来越不安,不知道到时候姜天赐回来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那个朋友,就这么重要吗?不去送他,又能怎么样呢?

他开始有点怨姜天赐了,也太任性了。

他也知道,那个朋友,就是曾经他在练习室见过和他一起吃盒饭的那个男生。

舞蹈课进行到尾声的时候,老师让他们自由活动,把没记住的动作再多练几遍,练习生们立马散开,占据着镜子前绝佳的位置抓紧练习。

姜天赐就是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的。

他一头的汗,估计是跑过来的,呼哧呼哧喘着气,刘海软趴趴的贴在额头上,外套没穿,搭在他胳膊上,背后的书包袋子半搭在肩膀上,一副狼狈至极的模样。

练习室有一瞬间因为他的回归而寂静片刻,然后大家又赶紧收回目光,若无其事地继续跳。

舞蹈老师回过头,看到是他,冷冷地笑一声:“你还知道回来啊?”

田怔国站在镜子前,目光却不在镜子里面的自己身上,而是忍不住往门口的方向瞟。

姜天赐被带出去了,不知道是要干什么。

他心不在焉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已经快半个小时了,他们还没有回来。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他回过头,是金南俊。

“好好跳,别分心。”

金南俊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又指指门口,“我出去看看。”

田怔国点点头,看着平日里一直都可靠的哥哥推开门走出去,过了十分钟,舞蹈老师回来了,但姜天赐却不在旁边。

他伸长了脖子往门外看,却什么也看不见。

又过了一会儿,金南俊才终于带着姜天赐进来。田怔国在练习室的另一角盯着他们看,姜天赐低着头,是被金南俊搂着肩膀走进来的,小小一个窝在哥哥怀里,一只手抱着书包,一只手举起来在揉眼睛。

他把手放下,田怔国就看到了,他眼眶是红的。

怎么又哭了啊,真的是哭包一个。

姜天赐进来把书包放下,就赶紧跟着郑号錫他们一起练舞了。

老师还在,郑号錫没敢问他怎么回事,只是带着他去了旁边把下午学的舞蹈教给他。

姜天赐站在他稍后面一点,顶着一双红红的眼睛和红红的鼻头,一边吸鼻子一边一点一点地跟着记动作。

唉,哭包。

田怔国在心里叹口气,其实姜天赐记东西很快,每次老师教的舞,他都能很快学会,只是跳出来不好看,所以一支舞才要比别人练习更多遍才能跳好罢了。

他把所有动作都学完后,就一个人待在角落里一遍一遍地重复,郑号錫在旁边看了他一会儿,觉得差不多了,也开始练习自己的了。

姜天赐正跳着,老师突然往那边走过去,田怔国不经意瞟了一眼,心都被提起来半截,结果他过去,只是帮小孩纠正了一下细节,然后拿尺子在他小腿肚拍了拍:“挺直!绷紧!”

姜天赐立马按他说的去调整,调整完了就在原地定住,然后抬起头来去看老师。

他眼型整体是圆圆的,但眼角很锋利,尖尖的,眼尾上挑,抬眼看人的时候下眼睑的弧度就很明显,立马就有一种无辜的感觉,委屈又乖巧。

老师在心里忍不住长长地叹气,姜天赐啊姜天赐,拿你没办法。

晚上的时候姜天赐没吃饭,他好像有点发烧,老师过来探了探他的额头,说不行了,得回去休息。

他一开始是不愿意的,想把下午缺的课补上,但是他不知道老师这会儿为什么又固执起来了,中午的时候怎么也不愿意给他两个小时的假,现在却非让他回宿舍休息。

姜天赐头确实晕乎乎的,不知道是不是和这一天的心情波动有关系,他最后还是背着书包回去了,闵允其要送他,他说不用,自己一个人也能回去。

他走了之后,其他人终于有机会问金南俊下午的事情,闵允其问姜天赐为什么哭了,金南俊摇摇头,说不清楚,不过大概是被骂哭的吧。

“我出去的时候刚好听了两句,老师把话说的挺重的。”

闵允其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小孩子内心很脆弱的。”

金南俊点点头:“但是,也不能怪老师,他……是恨铁不成钢。”

闵允其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他又想起姜天赐红红的鼻头,在内心叹口气,小可怜儿。

晚上回宿舍的时候,田怔国推开门,发现姜天赐又躺在他床上了。

他坐过去,看到他又变成了把自己藏起来的小松鼠。

肯定又哭了。

田怔国想,这个人的情绪如此泾渭分明,他的快乐和难过都是摊平了那样坦诚,开心了就笑,难过了就哭,像火一样热烈,也像水一样柔软的小朋友。

听到床边的动静,姜天赐从被窝里探出头,动作带出来一截被子,田怔国清楚的看到上面的两团水渍。

他半边脸还藏在下面,只露出一双被眼泪洗得清亮透彻的眼睛,软哒哒的看着他:“我今晚也想睡在下铺。”

田怔国说:“好。”

“我扁扁的,不占地方,也不会挤你的。”

田怔国又说:“好。”

哥哥们走进来,对两个小孩又睡在一起的事情没在发表“挤不挤”的意见了,闵允其问姜天赐有没有吃饭,姜天赐在被窝里缩着点点头,说已经吃了。闵允其又问吃的什么,姜天赐支支吾吾答不上来了。

哥哥的脸色淡淡:“起来把拉面吃了。”

姜天赐乖乖从床上下来,刚到客厅就闻到了拉面的香味,本来是没多饿的,现在突然一下子觉得自己能吃三碗。

哭完之后再吃一顿热气腾腾的拉面,他只觉得身体轻飘飘的,什么烦恼也没有了。

闵允其坐在对面看着他吃,问他:“你的朋友走了吗?”

姜天赐顿了一下,说:“走了。”

他低头又吸一口面,然后对着闵允其絮絮叨叨:“他说他要回老家了,以后可能就不会来首尔了......”

“其实我不想让他走,他是我来到这儿的第一个朋友。”

“他对我特别好,二楼的其他人都不和我玩,只有他和我一起吃饭,还教我韩语......”

闵允其静静地听他说话,说到最后,姜天赐突然特别认真地抬起头看着他:“不过还好有你们。”

不过还好有你们。

……

闵允其的心一下子化成了一滩水,他愣了一下,然后伸出手隔了大半个桌子去捏姜天赐软乎乎的脸蛋,一边捏一边笑。

小朋友啊,真是一个小朋友。

上一章:第12章 幼崽小姜【11】 下一章:第14章 幼崽小姜【13】
热门: 陛下请自重 我靠贫穷横扫逃生游戏 艳医修神 剑动九天 我哥他超飒 设计总监叕翘班了 界皇 只要998老攻带回家 在反派心尖蹦迪[穿书] 温柔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