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0

上一章:chapter 79 下一章:番外卷:满庭繁星【第一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即使过了很多天后, 纪星也依然记得韩廷在台上宣布那个消息时, 全场哗然的沸腾景象。那件事成了那次AI发展峰会上的重磅新闻, 余波经久不散。

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 东扬AI人才库都是社会各界讨论的热点话题。东扬也很快收到来自官方的资金、技术、人才赞助;而来自各界其他企业的支持和合作申请更是如雪片飞舞。

东扬集团一时风光无二,企业形象再上新台阶。社会调查显示东扬成了大学生心中求职目标企业的TOP1。

至于同科, 那天的大会上,纪星并没有刻意去关注常河和曾荻。之后的晚宴上也没有见到他们两人。据说是提前离场了。

DOCTOR CLOUD的技术共享让广厦的核心保密技术成了一堆废纸, 没了任何价值。投资方全线撤出, 广厦公司倒闭,同科也因投入过多而深受牵连, 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内部危机重重。

外界风起云涌之时,韩廷却抽出一个周末的时间跟纪星回常州去见了她的父母。

回家的高铁上,纪星忧心忡忡。

给妈妈打电话提前通知时,妈妈并没有很高兴,问了句:“就过年前跟你分手的那个?”

她过年那段时间天天在家偷偷哭,爸爸妈妈都知道。这次带韩廷回去, 爸妈或许会摆脸色。

纪星赶紧挽回:“你说反啦!是我跟他分的手, 不是他跟我分的手。后来他又把我追回来了。”

妈妈不信她的话。

纪星交代:“你不许对人不客气哦。”

妈妈叹气:“人都带回来了,还能赶出去?”

纪星:“……”

纪星越想越不安, 很快编出一套谎言,给韩廷打预防针:“我爸爸妈妈比较严肃, 也不喜欢笑, 看着很严厉。但肯定不是针对你的, 你别往心里去。”

韩廷瞧她一眼,说:“看来你爸妈对我印象不好。你在他们跟前说我坏话了?”

纪星:“……”

她干笑两下:“没有。我爸妈是真的不爱笑,又严厉。”

韩廷说:“严厉还教出了你这号儿的。”

纪星剜他一眼。

韩廷又道:“没事儿。再不苟言笑,也好过我爸妈。”

“……”纪星说,“那倒是。你也不在怕的。”

她满心担忧地带韩廷回了家。

却没想自打韩廷一进屋,爸爸妈妈都客客气气,笑容满面的。

纪星白操心一趟,思来想去,得归功于韩廷皮相好,言谈举止也沉稳有礼。他本身是那种极易让人心生好感的人。

纪父原就知道他是公司总裁,但起初以为他在瀚海星辰,谈话中才得知是东扬医疗的。

再联想到最近的热点新闻,纪父怕有重名,确认了一遍:“你是东扬的那个韩廷?”

韩廷说:“对。东扬的那个韩廷。”

纪父点了点头,脸上倒不露声色,又聊了一会儿,忽问:“你喜欢我们星星什么?”

“爸!”纪星不服,“我有很多优点的好不好!”

纪父道:“这不在问你优点吗?”

韩廷想了一秒,说:“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

纪星一愣。

他没说她半个优点来,她却笑了一下,心情愉悦。

纪父面容也松缓了半点,算是放心了。

但晚上睡觉前,妈妈给她收拾房间,有些不舍,无意说了句:“星星啊,其实也可以不用那么急着结婚的。”

纪星忙问:“你觉得他不好么?”

“不是。妈妈觉得他挺好的。就是……你们可以再相处相处嘛,你也还小。”

纪星道:“现在又说我小啦。不结的时候你催,要结你又不乐意了。”

纪母自言自语:“他们是大家庭,不知道你嫁进去会不会受欺负。”

纪星说:“你电视剧看多了,我一天到晚忙得要死,没那么多时间待家里。再说了,现在我手里股票基金一堆,我还怕欺负呀。”

纪母道:“女孩子结了婚还是要顾家的,别成天就是工作工作的,也要关心照顾家里。做个贤妻良母。”

纪星知道她和妈妈之间的观念差异不是一时能扭转的,只用收下她的那份关心就够了,说:“知道啦,你就别操心了。我跟他会很好的。”

韩廷洗完澡回到客房,见手机里有个未接来电,是肖亦骁打来的。他回了过去。

肖亦骁接起电话就问他:“怎么样?感受如何?”

韩廷没明白:“什么感受?”

“公开DC研究啊。”那天东扬正式公开了研究资料。肖亦骁打趣:“当初为她放手广厦,损失十几亿了吧。”

那大概是他人生中唯一一次失控的决策,不过,韩廷淡笑:“你觉得我损失了?”

东扬的股票连翻暴涨;AI人才库的发展得到多方助力,如平步青云;更别说东扬对年轻高科技人才的吸引力已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他赚大了。

肖亦骁道:“我就该料到,你能转败为赢,扭转局势。”

韩廷哼一声,拿浴巾擦了擦湿发。

肖亦骁听见动静,问:“你哪儿呢?”

韩廷说:“丈母娘家。”

“……”肖亦骁被他这话酸得不行,道,“我去!挂了!”

韩廷放下手机,又擦了擦头发,半干不湿的,去纪星房间里看一眼。

纪星穿着件白睡袍,蹲在地上收拾行李。她这次回来从北京带了不少以后不会再用的东西收到家里。

韩廷坐在她粉粉的小床上,瞧着她忙忙碌碌,说:“不要的东西扔了不就好了,都捡回来干什么?”

“你不懂。”纪星说,“很多东西都带着过去的回忆,有纪念意义的,当然要拿回来收着了。”她拿起一个小包包准备塞进柜子,可那包包拉链松开着,里头一个小东西掉出来叮叮当当弹跳几下,落在地板上熠熠生辉。

韩廷眼睛一眯。

纪星一惊,立刻扑上去要拿,韩廷长腿一伸,拖鞋一勾,东西滑到他跟前。他捡起来一看,一枚戒指。

纪星:“……”

韩廷看她一眼,眼神有点儿危险。

纪星举手:“我当时还给他了!他没拿走。这也不好扔呀,钱买的呢!”

韩廷看那钻戒几秒,居然也没说什么,把戒指还给了她。

纪星立马扔进包里塞进柜子。

韩廷说:“这戒指不好看。”

“……”纪星心想,明明很好看,但她不会笨到去顶嘴,假笑,“嗯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韩廷:“……”

回北京第一天就去买了戒指。

钻戒和婚戒都是定制的,钻戒在国外订货,制作较慢。日常戴的婚戒倒是很快就能出货。

两人计划是先领证。爷爷给了个日期,说是黄道吉日,让他们那天去民政局。

头一天晚上,韩廷回家后在书桌上看到了一份快递文件,打开看了眼就扔进了废纸篓。

纪星见那快递是从西边他家里寄过来的,趁韩廷洗澡时把那文件翻出来看,就见《婚前协议》四个大字。

里头几个关键的条款大致如下:

“若夫妻双方婚后因感情破裂和平分手,女方可得到男方在东扬医疗名下半数资产。女方自身名下资产不参与平均分配。另外,韩廷每年支付纪星赡养费xxx万*结婚年数*孩子数量。

若男方出轨,家庭暴力,导致婚姻破裂。女方可得到男方在东扬集团名下半数资产。女方自身名下资产不参与平均分配。另外,男方每年支付女方赡养费xxx万*结婚年数*孩子数量。

若女方出轨,导致婚姻破裂。女方无权分得男方任何资产;但女方自身名下资产可以保留。另外,男方每年支付女方赡养费xxx万*结婚年数*孩子数量。”

说实在的,纪星看下来,觉得韩廷爸妈挺不错的,并没欺负她。虽然韩廷的资产已经不是明面上看的那么简单。

但他说不签就不签呗。

她把那张纸重新扔回去,回了卧室。

夜里上床的时候,韩廷拿出一个盒子,说:“婚戒到了。”

纪星立刻凑去他跟前。他打开盒子,优雅的黑丝绒上,一大一小两枚淡金色的婚戒依偎在一起。

戒指是极其简约的设计,形状圆润,灯光映在上头如水般光滑。

“真好看。”她说。

他取下那枚小的,套在她右手无名指上。戒指戴上去很舒服,一点儿也不咯手。

纪星也给他戴上,她把那淡金色的圆环套上他左手无名指,像个咒语:从此以后,他就是她的了。

她咧嘴一笑。

两人的手摆在一起,她恋恋不舍地看,说:“我们结婚了诶。”

韩廷纠正:“得明天领了证。”

纪星:“我不管。我觉得从现在开始就是了。”

她缩进空调被里,十分满足,举着手左看右看,忽又问,“你明天上午有个会要开?”

“到十点。我们十点去民政局。”

“十点好。十全十美。”她心里高兴,好话张口就来。

韩廷在她身边躺下,揽了下她的脖子。她侧个身趴去他怀里,忽问:“韩廷。”

韩廷:“嗯?”

纪星:“你以后会欺负我吗?”

韩廷问:“怎么欺负?”

纪星答不上来,眼珠一转,道:“比如说打我。”

“……”韩廷懒得搭理她。

纪星闷在他肩窝里咯咯笑,忽又问:“那你以后会出轨吗?”

韩廷反问:“一个女人还不够折腾的?”

“……”她反驳:“我哪儿折腾了?”

韩廷看向她,嗓音微沉,道:“一个女人还不够我折腾的?”

说着,侧身将她搂进怀里,堵住了她的嘴。

“呜……”她心尖儿酥麻,喘不过气,“你背上的伤,好了吗……”

“你说呢?”

“啊——!”

说来,纪星一点儿不担心韩廷出轨,他真没那兴致。真要说起,她的情敌只怕是工作。

还有谁连去民政局领证都要挤时间呢?

那天早上,两人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什么,醒得很早。

韩廷原打算抱着纪星讲会儿话,但她太兴奋,在被窝里拱来拱去的撩得他心痒。于是把她摁进怀里亲热一下,她却又担心他的背没好全。一担心就给自己挖了坑,自个儿起身去。

这倒好,纪星咿咿呀呀地差点儿没被折腾死。

等到天光渐亮,阳光洒落,人再倒回他怀里时,都快断气了。

两人又相拥着眯了一刻多钟才缓过劲儿来,到了这会儿总算能抱在一起安静说会儿话了。

要去领证,纪星挺期盼也挺紧张,渐渐十万个为什么都冒出来了,絮絮叨叨不停问他问题。韩廷也十分耐心地一一回答。

“韩廷。”

“嗯?”

“婚后你对我有什么期望和要求?”她其实是想问,他是否需要她为家里牺牲点什么,比如时间,工作之类的。

韩廷懂她意思,说:“没有。”

她心头一暖。

韩廷反问:“你对我有什么期望和要求?”

“也没有。”纪星摇头,半刻之后,忽然点头。她抬起脑袋眼睛亮亮望住他。

“什么要求?”

“爱我就好啦。”

他安静了一瞬,将她揽得更紧,在她额头上吻一下,说:“好。”

她往他怀里拱了拱,又抱了会儿,忽问:“你确定是我吗?”

“嗯。”

她消停了会儿,还是要问:“当初你说你的爱情要一天一天,日积月累。你怎么就确定一天一天,一定会爱上我呢?”

韩廷默了半会儿,说:“已经爱上了。”

她心跳砰砰,却道:“哼!”

韩廷:“不信?”

纪星:“不信!”

他笑起来,她也笑起来。

这种问题,早就没了意义。

出门前,韩廷系领带时,纪星跑去要帮他。

他于是松了手,把领带交给她。

她是自己偷偷观察他模仿的,此刻自己系,有点儿拿不准。到半路,她停下想了想。

韩廷握住她的手,拿着带子轻轻一绕,说:“这样。”

“哦……”她记起来了,很顺利地系好了结,轻轻一拉,拉紧了。随后整了两下,又理了理他的衬衫领。

她满意地看着,韩廷忽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她抬眸,撞见他眼眸很深。

“怎么了?”

“没怎么。”他淡笑。

因为结婚证要拍红色背景的登记照,纪星也穿了件白衬衫,下头配了件粉色裙子,表达她今天粉嫩嫩的心情。

纪星原以为自己工作会心不在焉,没想半个上午工作下来,格外投入且高效。她想,应该受到了韩廷的影响。想到这儿她不免对自己笑了一下。

看时间,已到九点五十八。

纪星收拾好东西,检查好身份证和户口本,乘电梯上了45楼。

电梯“叮”地一声到达,刚好十点。

她轻轻推开韩廷办公室的门,会议还在进行,大家没注意到她。她轻手轻脚走到沙发边坐下,安心等待。

等待的间隙,她看向不远处的韩廷。

他站在那张原木质的大长桌边,桌上是东医生产线的沙盘模拟,满桌的微型机械像一个世界。几位高管围站在他身边。

他身姿高大挺拔,指着沙盘,冷静而沉肃:“这边,还有这边,近一半的生产线上,生产模式要革新……”

落地窗外,蓝天湛湛,高楼耸立。

阳光铺了半墙。

纪星一眼看见了他手上的婚戒,淡金色的,套在他修长而骨节硬朗的手指上,有种莫名的性感。

那枚戒指静静锁在他手上,随着他的手指在微观世界上移动,被阳光照射出犹如时间般的光芒。

也是那一刻,正同人讲话的韩廷忽然无意移动视线,看见了她。

四目相对,他还带着工作中的严谨姿态,下颌微绷,没有笑,但眼中的肃色一瞬消失,眼神柔软了一秒,待移开后,重归冷静。

她的心忽然就被温柔地握住了。

那一刻,她真切地感受到了她在他心里的位置。

这就是他的爱。

也就是在那一刻她确定,到故事的最终,他将依然爱她,很深。

《第三卷完》

推荐热门小说你比北京美丽,本站提供你比北京美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比北京美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chapter 79 下一章:番外卷:满庭繁星【第一年】
热门: 彭格列式教父成长日记 我捡的崽都是神明 残次品 失乐园 江小姐别来无恙 玫瑰引力 假如chuya没有成为羊之王 重生八零致富妻 升级专家 喜欢你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