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8

上一章:chapter 77 下一章:chapter 79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手术后第一晚, 麻醉药的作用完全消散后, 韩廷疼了一晚上。

纪星睡在病床旁的沙发上陪他, 直到快黎明他睡去之后她才睡。

等第二天醒来, 他人就好了很多,气色好转, 精神也好了。

纪星打湿了毛巾给他擦脸,厚厚的毛巾在他脸上抹一圈, 把他头发弄得乱糟糟的, 平日的凌厉劲儿褪去大半。

他极少有这样随意又不修边幅的样子,她乐了起来, 忍不住笑。

韩廷问:“你笑什么?”

纪星不答, 命令:“抬头。”

他扬起下巴来。

她把他的脖子绕圈擦拭一遍,又去擦他的手。湿润的毛巾包住他手掌揉捏一下,捏着指缝拭下来,把他每根手指都细细揉搓一遍,搓得人心痒。

纪星问:“身上也给你擦一下?你昨儿晚上应该出汗了。”

韩廷说:“好。”

纪星去卫生间打了盆温水出来,掀开被子, 解开他病号服的扣子, 露出男人有劲儿的身体。

她放肆地观赏一眼了,抿着唇, 拿毛巾给他擦拭。他长期健身,身材很是匀称性感, 不是那种夸张贲发的肌肉, 但也绝不文弱。每次和他做。爱时只是拥抱着他的身体她就难以自抑。她目光流连一阵, 忽遗憾地说:“你要是两三个月不运动,腹肌就没了。”

韩廷说:“练练又能回来。再说,也不是不可以运动。”

纪星反应了两秒,瞪他一眼:“都这时候了你想什么呢!”

韩廷答:“想你脑子里想的东西。”

纪星:“……”

她刚才得意忘形,差点儿忘了,任何时候她脑袋里一点儿小心思,他都清清楚楚。她尾巴一翘,他就知道她打什么主意。

她给他系上扣子,又去擦拭下边…可她搬不动他,就没脱裤子,手伸进去擦了一道。

一番折腾下来,她额头上出了层细汗。

她给他盖上薄被,去卫生间清理一下。半路听到外头有她自己讲话的声音:“东扬的宗旨是,把每一位患者的利益放在至高无上的第一位……”

纪星一愣,跑出来,就见韩廷躺在床上看视频。

她要抢手机,韩廷换了只手。纪星又怕争抢中撞到他:“哎呀,别看了,这有什么好看的?”

韩廷笑话她:“你还不好意思?”

纪星咬牙,道:“我那么有魅力,怕你看了迷得不行,非我不娶。”

韩廷看着视频,随意说道:“是有这打算。”

纪星心头突地一下,没吭声了,脸上也在发热。

病房里一时安安静静,只有视频里她的声音坚定有力:“产品全线撤回之后,我们会请第三方机构做检测……”

韩廷那话是无意间脱口而出,他自个儿都没察觉,认真看着视频。

纪星过去转动把手,把他上半身稍升起一些高度,让他斜躺在床上,看视频更舒服些。

他看完了,放下手机,说:“你处理得很好。”

纪星说:“当时想了很多种方案,最后觉得还是这个最好。”

韩廷说:“如果是我,也会这么做。”

这话对纪星来说,是最高的夸奖。

韩廷又问:“你觉得这事儿谁干的?”

纪星鄙视道:“除了那对叉叉男女还有谁?”

“……”韩廷问,“什么叉叉男女?”

纪星说:“我要学你,说话讲文明。骂人不带脏字儿。”她结尾撂了句北京腔。

韩廷笑:“你这‘字儿’的发音挺标准。不过,我什么时候骂过人?”

纪星说:“你没骂过,但你说的话总叫人想去死。绵里藏针,很刻薄。”

正说着,唐宋来送早餐,简单的清粥配鸡蛋羹。

韩廷问唐宋:“我讲话刻薄?”

唐宋默了默,说:“表面很客气。”

韩廷:“……”

纪星咯咯笑,自然而然地端起清粥,拿勺子舀了呼呼,送到韩廷嘴边。

韩廷愣了一愣,低声:“要这么夸张?”说着要自己拿。

纪星一秒脸色垮掉,不高兴地盯着他。

“……”韩廷于是张了口,吃了她喂到嘴边的粥。

唐宋默默低头摸了下鼻子。

夏日的早晨,金色的阳光照进来,像一层柔软而温热的纱。

纪星很是虔诚地喂他,安享这份不与外人道的亲密;韩廷也不说话,安静地吃着。病房里静静悄悄。

喂到半路,纪星手机响了,去拿手机;韩廷终于把碗接过来自己喝。

纪星去窗边接了会儿电话,回来说:“是工作上的事儿。”

“瀚星已经启动产品召回程序了。也联系了律师,等产品收回来检测后,会对视频发起人进行起诉。但,那人主动联系了我们,说他是想博关注,没想到事情闹这么大,想道歉,私了处理。”

韩廷问:“你怎么看?”

纪星说:“他肯定撒谎了呀。想博关注也不至于傻到惹大企业,我看就是收了人家钱。就该告他,说不定逼一下,他能把实话供出来。”

韩廷却摇了下头:“他本质上是营销号。营销号拿钱办事,靠这个谋生,把金主供出来,以后谁敢买他,这不自断生计吗。就算告他让赔名誉损失,他也不会供出幕后金主。”

纪星思索:“也对。那怎么办?”

韩廷说:“让他公开道歉就行了。公众会去抨击他。东扬这么大企业,跟他没完没了地计较,犯不着。”

纪星问:“那同科跟广厦呢?”

韩廷一时没接话,倒是唐宋说了句:“常河也要参加北京AI发展峰会,同科旗下并没有AI业务,只有跟广厦的合作部分。看来,他对广厦的收购是势在必得。”

韩廷只说了句:“好。”

之后几天,纪星一直在医院办公。

韩廷是没法闲下来的,人虽然在医院,但也得处理公司的事情。

通常,他半躺在床上,她窝在沙发里。

但纪星总盯着他,过不了多久,就得让他平躺下休息。

头几天由于产品召回,纪星挺忙的,跑进跑去。却也尽量挤出碎片化的时间跟他腻在一起。

韩廷说:“你不用陪我,可以就待在公司。”

纪星不肯:“我才不要。”

韩廷问:“为什么?我已经没事了。”

纪星皱眉:“好不容易有那么多时间可以天天跟你待一起。”她说着,扑上去搂住他的胳膊,蹭蹭,“你就在这里,哪儿都跑不了。”

韩廷一愣,这才想起,以前恋爱那会儿他太忙碌,总是她迁就他的时间,配合他的日程,巴巴等着他。他工作的时候,她就安静等着守着做自己的事儿;他闲下来,她便放下手里的事情立刻凑上去。一直如此。

在一起那么久,他们极少有不谈工作只是两人尽情相处的一天。

韩廷想及此处,不知怎的,心里有一丝细微的撕裂感。

他没有表露,淡笑:“你现在没事儿了?”

纪星说:“对啊,这会儿没事。”

韩廷说:“我想吃橘子。给我剥橘子。”

“你真当自己是大爷了!”纪星怼他一句,转身却很高兴地拿了橘子,剥开来分两半,剥下一瓣来,把橘子瓣上的丝络拣得干干净净,递到韩廷嘴边。

韩廷含进嘴里,闻见她指尖沁人心脾的橘香味。他当初送她的某款香水就是类似的味道。

“好吃吗?”

“嗯。”他点头。

纪星也剥下一瓣塞自己嘴里,清甜多汁,比她以往在超市买的好吃多了。她一边咬着橘子,一边拣着丝络,喂给他吃。

半路,有人推开病房门,她以为是唐宋,没在意,把橘子递到韩廷嘴边:“啊~”

韩廷张口含住,目光瞟了眼门廊,表情稍收,抬起头,慢慢将橘子吞进喉咙。

纪星跟着回头,就见老爷子,还有韩父韩母都来了。

韩父:“……”

韩母:“……”

纪星:“……”

老爷子倒是笑眯眯的,说:“打扰你们啦。”

纪星赶紧起身:“爷爷好,叔叔好,阿姨好。”她放下橘子,给他们搬椅子来坐。

韩母没什么表情,问她:“今天不上班?”

纪星心里一咯噔,怕她怪自己不务正业只晓得情情爱爱,赶紧说:“我……公司没什么事儿,就在这儿办公了。”

韩父说:“公司应该挺忙的吧,要产品召回。”

“……”纪星脑门发紧,不想韩父接着说:“我看了新闻,你临场反应快,考虑事情周全,处变不惊做事得体。工作中的状态和私下里看起来很不一样。”

纪星琢磨,这话好像是在夸她?

韩母又说:“那么忙还守在这儿陪廷儿,难为你了。”

纪星:“……应该的。”

她肩膀上的压力瞬时就松了下去。

但韩事成又很快看向韩廷,说:“伤得不重是你命大。骗过唐宋自己去见朱厚宇,这事儿你干得出来!”

纪星霎时抬不起头,感觉自己是罪魁祸首。

韩廷眉心皱了下,刚要说什么,纪星怕他跟他父亲争起来,赶紧塞了瓣橘子给他:“还有最后一瓣,吃了吧。”

气氛忽然就扭转了过去。

韩事成脸色稍缓,意识到刚那话把纪星牵扯了进去,也不说什么了。

倒是老爷子对韩廷轻叹道:“所以我常跟你说,行事切莫太狠,给人留条后路。狗急了还跳墙呢。这不,这次让小星星吃苦了。”

纪星赶紧摆手:“我没事。”

韩事成又对韩廷道:“既然有牵有挂,以后做事就得更谨慎三思,不能再随着自己脾气来。”

韩廷说了句:“是。”

几天后,瀚海星辰的相关产品召回,检测结果安全无害,且质量的确远超国家标准。那位打假斗士也公开道歉忏悔。

媒体争相报道,在社会上掀起了一波大热度。甚至连中央媒体也拿这件事做正面教材,赞扬东扬医疗对消费者负责任讲诚信的态度。

陈宁阳后期统计了一下,这波化险为夷扭转局势的操作,相当于给东扬和瀚星投放了价值四五千万的广告,且塑造了极其正面的形象。更别提这段时间东扬股票的连续涨停了。

而这时候,韩廷出院了,搬回了家里疗养。

纪星也跟着搬去他家里照顾。虽然请了好几个看护,但韩廷不太习惯让人碰他,有些事儿非得让纪星做才行。

韩廷在医院那几天,虽有冲澡,但他站立时间不能过长,往往简单冲洗一下就作罢。

这次回了家,第一件事便是洗澡。

纪星把韩廷扶进浴室,让他坐进圆形大浴缸里,脱了衣服,调好水温了给他冲水,又往手上挤上一捧沐浴露,搓搓几下打出泡泡,抹去他前胸后背,脖子手臂,腿上脚上,哪儿都不放过。

她一边四处抹沐浴液,一边给他按摩揉捏,邀功似的问:“舒服吗?”

“舒服。”韩廷说,“要起反应了。”

纪星轻斥:“你怎么越来越不正经了?”

韩廷淡定反问:“怎么就不正经了?”

她懒得理他,认真给他揉搓按摩,忽发现他直勾勾盯着她胸前看;纪星低眸一看,自己动来动去,牵动了身前颤来抖去的。

纪星脸热,说:“看什么看,难道还想摸一下么?”

韩廷就真摸了两下,揉得她嘤嘤一声,心神紊乱。这样闹下去不行,她躲开他,拿花洒给他冲水。

温热的水流从他脖颈上冲刷下去,奶白色的沐浴乳泡沫层层滑落,露出男人健硕流畅的肌理。她顺着水流冲刷的地方抹他的身体,清理掉残余的沐浴液,清到那里,格外认真,还很是放肆地揉捏了两把,示威地说:“这是我的!”

韩廷没忍住笑了出声。

她把他上上下下冲干净,摸摸他的脸,摸到扎手的胡茬,又拿电动剃须刀给他剃胡须,剃完了再摸摸,下颌角终于光滑。

她抚摸着他的脸,近距离看着他,一时忍不住又凑过去亲吻他的唇。两人亲昵了好一会儿,她顾及着他的身体,才恋恋不舍把他扶出去,重新躺回床上。

几天后,东扬的股票仍持续涨停。

市场上却开始流传起小道消息,说东扬的继承人韩廷重病瘫痪。韩苑及时澄清,说韩廷只是出国办公,不日就会归国,请大家关注接下来的北京AI发展峰会。又警告如果再有造谣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纪星听到这消息时,正抱着半颗大西瓜坐在阳台上啃。韩廷坐在一旁的轮椅中电脑办公。

彼时江淮已经回国,纪星在家办公也更轻松了。

她坐在小圆桌边,看着电脑里头的消息,舀了勺西瓜递到他嘴边,笑话他道:“诶,他们说你瘫痪了。”

韩廷把那勺西瓜吃进嘴里,吃完了,说:“还要吃一口。”

纪星于是又舀了一勺给他,问:“太阳晒不晒?”

韩廷说:“有点儿。”

纪星把他的轮椅往树荫下推了点儿,继续抱着西瓜啃,边看手表,嘀咕:“再坐五分钟就得回床上躺着了。”

韩廷:“行。”

过了一会儿,韩廷说:“总部批准了东扬-启慧AI人才库的构想。”

“棒!”纪星眉飞色舞,说,“过会儿上床给你庆祝一下。”

“……”韩廷看了她一眼。

所谓庆祝,是拿手帮他解决了生理问题。

又过了几天,市场上再次传来消息,同科收购广厦,后者正式发起最后一轮公开融资,准备科技股上市。据说融资过程十分顺利,多家投资方都对广厦前景看好。而广厦在近期的良好态势也将带动同科发展。

纪星问韩廷:“同科根本没有东扬那么厚的家底,一口吞下广厦,砸了不少资金吧。”

韩廷说:“他们是砸了些,更多是从市场上吸收的融资。”

纪星叹气:“我在深圳就说过,广厦目前实力不高,相当于东扬DOCTOR CLOUD研究前十年的实力。但现在技术发展快,差距不难缩短。要对付广厦,得在摇篮里扼杀。目前可能是最好的时机,上市前夕,最脆弱的时候,一旦某个环节断裂,母公司子公司都会损失惨重。但是……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对付他们。或许他们也担心我们搞什么,所以才频繁做手脚,想让我们自顾不暇。”

韩廷却说:“有一个办法。”

纪星问:“什么办法?”

韩廷说了出来,就一句话的事儿。

纪星惊呆,道:“东扬得损失多大啊!”

韩廷很冷静:“从长远看,等广厦发展起来,东扬损失更大。这一招看着损己,好处却也不少。同科资金链断裂,后续很容易爆发各种问题,被东扬打垮。而且这事儿干了之后,东扬的社会形象会非常好,有不可估量的社会价值。”

纪星坐在阳光铺满的落地窗边,听他这么说,手都在打颤,问:“你准备在AI高峰论坛上宣布这个决定?”

韩廷:“是。”

纪星咬牙琢磨片刻,也不管了,使劲一点头:“行!你说要干,我就支持你!”

韩廷听言,淡淡一笑,抬手在她头上揉揉,还不够,又将她揽到唇边,吻了下她的额头。

……

北京AI发展峰会召开那天,现场嘉宾、媒体云集。

这是目前国内最大规模的AI专业高峰论坛,现场布置得十分隆重,主办方甚至开辟了一片入场前的媒体采访区。

会议背景板,鲜花红地毯,聚集在红毯外的多家新闻媒体,镁光灯频闪,好不热闹。

韩廷的车停在酒店外,下车前,纪星问:“坐车这么久,有没有不舒服?”

韩廷好笑,说:“没有。”

纪星道:“不准瞒着。”

韩廷说:“真没有。”

两人下了车,走上红毯区。纪星稍稍落后他半个身位,和他拉开距离。毕竟在媒体大众前,她跟他走一排不太像话。

她在后边偷偷看他,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西装,身材高大又挺拔。在家里待久了,她还是喜欢他现在的这幅样子。霸气而又从容,举手投足间尽是风度翩翩。

韩廷原是打算直接走进会场,但有个记者问:“韩总!外界在传,说东扬有意跟启慧合作建立AI人才库,这是真的吗?”

韩廷似乎心情不错,停下脚步,反问:“你希望是真的吗?”

“当然!”那记者眼睛发亮,明显是长期混科技圈的,“咱们国家终于有系统的AI人才库了!您得好好干,千万别搞成一个空壳子。”

韩廷淡笑:“东扬成立几十年,还从没搞过面子工程。”

正要走,旁边又一个记者开玩笑插话:“韩总,前段时间有人传您瘫痪了是真的吗?”

韩廷微笑道:“是瘫痪了。然后拿东医自个儿的医疗器械给救了回来。这不,又站起来了。”

现场媒体人员哈哈笑起来,接着他的玩笑说:“本来不信,可如果是东医的器械,那我们信的。”

纪星也在一旁轻笑,她太喜欢他这应对自如的模样。

可就在一片和乐之时,忽然一个记者往这边挤,脚上绊到一根线,人猛地一趔趄,肩上扛着巨大摄像机,就朝韩廷后背上撞过去。

唐宋立刻去挡,没想纪星反应更快,瞬间冲过去将那人撞开,她一女生居然生生把一个强壮的男人给扑倒在地。

现场顿时起了个小乱子。

唐宋立马将她拎起来,韩廷拉她过去,上下检查:“没事吧?”

纪星却盯着地上那人,眼神凶狠,像被掀了窝的小豹子,怒斥:“你干什么?!”

四周霎时安静。

那人爬起来:“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言语中已默认他懂了纪星的意思是他不该撞韩廷。

纪星一听就知是故意的,她气得发抖,要说什么,韩廷紧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回身边。

纪星回神,看他一眼,再看周围媒体,愣愣半晌,正要推开他手。

韩廷却揽住她肩膀,将她收到怀中,冲众人一笑,说:“不好意思,我之前受过伤,所以我未婚妻比较紧张。”

纪星一下子就懵掉了。

未婚妻???

推荐热门小说你比北京美丽,本站提供你比北京美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比北京美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chapter 77 下一章:chapter 79
热门: 治愈偏执的他[八零] 男配他装凶[穿书] 闺中媚 冬泳 穿成霸总文里的苦逼秘书 手术直播间 当病弱竹马分化成最强A 乡村大凶器 龙王弱小无助但能吃[星际] 傲娇男神的反暗恋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