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7

上一章:chapter 76 下一章:chapter 78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医生很快制定出了详细的手术治疗方案。纪星拿到韩廷的病例和身体各项详细参数后,在瀚海星辰内部打印出了针对韩廷自身情况定制的骨骼固定器。

她替换掉了韩廷的真实身份信息,亲自检查各项原材料,守在打印机前监督等候。王副总开玩笑问她,什么人让她这么紧张。纪星笑称是个大学同学。

固定器检测通过后,送去了医院。

她跑去韩廷的病房看了眼,他在沉睡中,面容安静。护士说他好不容易刚睡着。纪星于是没打扰,回去加班。江淮不在,瀚星有很多事需要她处理。

工作本就繁忙,中途还出了点小状况。

有媒体报道东扬及瀚星的植入类器械产品价格太高,甚至高于进口产品价格,大大增加了患者负担。这事儿在网络上热度不小。

纪星觉得媒体无理取闹。

她点开网友评论,居然真有人骂东扬黑心无良。纪星原想拿小号回一句:“脑残!”,想想还是作罢。

但也有不少明事理的网友抨击媒体:

“凭什么国产的就不能高于进口的?”

“免费送你好不好?搞研发不用钱,用你家键盘。”

“爱马仕一个包包卖几十万,你去骂一下先。”

“难得一个高技术的民族品牌你也要怼,小编闲得蛋疼?”

她挨个儿点了赞。

陈宁阳问她要不要就价格问题发个声明。

纪星说:“别搭理。价格高低是市场规律,明眼人分得清。对这种低智商媒体,发声明还抬举了。”

陈宁阳:“行。”

几个小媒体闹腾一阵,可瀚星官方理都不理,颇有不将跳梁小丑放眼里的架势,这事儿就自动消散下去没人在意了。

第二天韩廷手术,刚好是周六。

纪星顾不上前一晚加班熬夜,一大早跑去医院。

韩廷气色仍是不太好,但精神还行,看见她的黑眼圈,问:“昨儿熬夜了?”

纪星摸摸眼睛:“诶?有那么明显么?”她趴去他床边,亲昵地摸摸他的手,细声嘀咕,“江淮偏偏这个时候不在,好多事都要我管。要不然我昨天就能请假来陪你了。”

韩廷说:“不用。我就一点儿小毛病,又不是绝症。”

“呸!”纪星抬手,轻拍了下他的嘴,瞪了他一眼。

他不免淡笑。

“我手术后得卧床两三周,”韩廷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从她碎发绒绒的鬓角抚摸到柔软的脸颊,再到下巴,他说,“你凡事谨慎留心。这段时间要出了什么事,没人能帮你,得靠你自己了。”

都这时候了,他还在担心她。她便知,他知晓了网络上的事。

纪星眼圈稍湿,一秒眨去,哼一声:“你也太小看我了。就算你不在,江淮不在,我也能把瀚海星辰管理得很好。您就瞧好了吧。”

“好。”韩廷眼里闪过笑意。

纪星回头望一眼,门关着没人进来,她凑过去在他唇上啄了一下。正要迅速离开,他手稍用力,掐了下她的腕子。

她懂了。她趴去他脑袋边,低下头轻吻他的唇,唇瓣摩挲着唇瓣,轻抿,含吮,厮磨,并不激烈,却含着别样的柔情与爱意。

她鼻尖擦过他的脸颊,嗅到他身上特有的体味,让她心痒痒。

她缓缓松开他,自己已是面颊绯红,小声:“你快点儿好起来,我想跟你睡觉。”

他脸上的笑容一时抑制不住。

纪星稍稍退后坐好,却看见床头柜上的邀请函,眉毛揪紧,嗔道:“还没开始手术呢就工作啦!”

韩廷清了下嗓子,道:“北京AI发展峰会的邀请函。”

纪星这才“哦”了一声。

这是比深圳AI医疗大会更大规模的盛会。它并不局限于医疗,而是放眼于AI各领域的发展,促进领域间人才合作交流,是国内目前最大最权威的AI峰会,也将吸引国内最顶尖的AI从业者和公司企业。

韩廷说:“到时在大会上正式宣布东扬-启慧AI人才库的构想,挺不错的。”

他这人就这样了。生病期间也不可能丢下工作。

纪星说:“好像是20天后吧。那你你好好休息康复,快点好起来,不然我不准你去。”她娇嗔地说着,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活脱脱一个小管家婆。

韩廷瞧着她,说了句:“好。”

她咧嘴一笑,又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韩廷发现,平日里不觉得,他生病后,她是愈发黏他了。

他问:“骨骼固定器是你监督做的?”

“嗯。”

“感受如何?”

纪星笑:“觉得自己做的事情还蛮有意义的。不过,也比较紧张。”她实话实说,“之前生产的产品都是面向大众的,拿他们当做消费者。但这次,是你……”

用在自己爱人身上,不免更加警惕慎重。

韩廷说:“记住这份儿心。”

纪星点头:“知道啦。”说着,不经意依恋地拿脸蛋在他手心里蹭了蹭。他手指轻挠,搔了搔她的下巴。她痒得眯起眼睛缩了缩脖子。

夏天上午的阳光照进病房,温热一层笼罩在两人身上。

他躺在床上,她趴在床边,享受着这一时半刻只属于两人之间的亲密温存。

只是没一会儿,医生和护士就进来了,要推韩廷进手术室。

纪星不舍地松开他的手,起身给护士让位置。她看着病床上的韩廷,眼巴巴跟着出了病房,又跑上前再次拉他的手,轻拍安抚:“韩廷,没事儿的啊,一会儿就好了。”

韩廷淡淡扯出一丝笑,笑她的紧张兮兮。搞得像他很脆弱似的。

只是小手术,她却不知为何心疼得不行。

眼看快到手术室,韩廷抠了下她手心,纪星赶忙俯身凑过去,以为他要交代什么,只听他轻声说了句:“等我一会儿。”

“嗯。”纪星点头。

手松开,他已被推进手术室,关上了门。

她哪儿也不去,就守在手术室外头等。一会儿坐,一会儿站,一会儿走,一会儿蹲。

过了约半小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吓了她一跳。

是陈宁阳打来的电话,语气紧张:“纪星,出事了。”

“今早突然有媒体报道,说瀚星的植入器械产品里头检测出放射性物质。不知道是不是幕后有人在推,现在越传越广了。”

纪星惊道:“哪个媒体?”

“一堆。我发给你看。”

纪星打开链接,就见视频里,测试者拿着放射性物质检测仪对着一款3D打印植入器械做检测。才刚靠近,检测仪便滴滴作响,数值飙升。紧接着镜头放大,对准那几款产品,上头赫然刻有DY-HX的标识。

画外音抨击着:“植入到人体内的器械本该是救人用的,却质量不达标,检测出放射性物质,对人体伤害有多大,会不会致癌呢?这就需要专家解答了。”

视频录制地在某个实验室,测试者穿着白大褂,声称是做科研的。

而制作视频的是个独立媒体人,网络上知名的打假专家,微博认证为“消费者权益保护第一人”。他这些年参与的打假,真假参半,也有被冤枉的,却不妨碍他拥趸无数。

这视频一出,不少正规媒体也开始报道。虽然官方媒体在转载时提到“存疑”二字。可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外界不会买账。这样扩展下去,对东扬和瀚星将造成极其不利的影响。

陈宁阳说:“我们产品里头不可能有放射性物质。出厂的每件产品都经过质量检测了的。要么是这人想讹我们,要么是收了谁的钱。要不去公关一下。让他删视频息事宁人。”

“千万别去。”纪星立刻阻止,“谁都不准去联系他!小心到时反咬一口,把沟通记录晒出来说我们做贼心虚,那就完蛋了。”

“那现在先发个声明否认?”

“你让我想想。”纪星已快步走到电梯间,进了电梯,她捂着额头想了会儿,说,“陈宁阳,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人在背后捣鬼,咱们否认,正中人家的意,再来第二波攻击。双方撕扯来撕扯去,民众分不清真假,心里存疑。只要存疑,受损的就是我们。药械行业,质量问题是底线啊。”

陈宁阳道:“我懂!可事到如今,不回应也不行。就怕事情越闹越大。王副总还想再拖几天等它自动平息呢。”

“绝对不能拖,这跟上次那事还不一样。拖了就完了。”纪星竭力思索着,电梯到了一层,她大步迈出,说,“你现在联系媒体,下午两点在写字楼一楼大厅开发布会,找人布置下现场。我现在召集各位副总,马上赶回来。”

“行。”

赶去的路上,纪星脑子里闪过无数种应对方案,最终锁定了一种。

半小时后,她和瀚星几位副总汇合,说出了她的想法。

众人听了皆是一惊,认为她的处理方式太狠,损失较大。

纪星问:“你们只需要想,这是不是目前最好的处理方法?”

众人又点头:“的确。真相是怎样,外界不关心,我们现在也讲不清。外界需要的反而是态度和信心。纪星的处理方法是最好的。”

王副总仍有些反对:“可这样成本太高,而且外界会以为我们产品真的有问题。”

纪星:“你放心,发布会上,我会好好组织语言。”

于是敲定。

下午两点,发布会准时召开。

纪星换上标准干练的白色套裙,头发利落盘起,取掉了耳朵上脖子上一切饰品,脸上化的妆也刻意全擦掉,细眉淡淡,唇色浅浅,看得格外素净。以求赢得同情,不给人半分攻击感。

一楼大厅里聚集了不少新闻媒体,还有东扬瀚星周末加班的员工,也有这楼层其他公司的路人,乌泱泱一片,怕有几百号人。

纪星手心微抖,出了层薄薄的细汗。

她才坐下,台下就镁光灯频闪,一时间所有媒体争相发问:

“请问您任什么职务?”

“请问您对网上那段视频作何感想?”

“请问东扬瀚星的产品真的有放射性物质吗?”

“带有放射性物质的产品植入人体会对患者造成多大的伤害?”

纪星没有回答任何问题,调整一下话筒音量,平和地说:“请大家安静一下。先听我讲几句。”

现场暂时平息下去。

纪星摁住桌子底下轻抖的双腿,语调温和而平静:“我是东扬-瀚海星辰的代总裁纪星,分管技术生产部。今早网络上流传的视频,我已经看到。我先要跟大家澄清的是——瀚星的原材料绝对安全,生产线上也没有任何带放射性物质的流程,瀚星出厂的每一件产品都经过高于国家标准的质量检测,绝不可能出现放射性物质。我们将对网络视频的录制者保留追踪调查和法律起诉的权利。

而与此同时,瀚星将积极召回同批次的所有产品。”

最后这句一出,台下一片哗然。

“请问起诉的意思是怀疑有陷害吗?”

“那召回产品又是为什么?你们对产品没信心,真的有放射性?”

“我们的确怀疑有造假陷害,也对我们的产品有绝对的信心。毕竟,东扬几十年的口碑大家有目共睹。但是,”纪星话锋一转,“东扬的宗旨是——把每一位患者的利益放在至高无上的第一位。事关健康,东扬再如何谨慎都不过分。”

现场安静了一瞬。

而那一帮东扬的员工们全都殷切地看着她,寄予希望。

纪星稍提高音量:“产品全线撤回之后,我们会请第三方机构做检测,东扬的产品究竟有没有放射性物质,到时自有公断。如果没有,东扬即使损失一批产品,可换得公众安心,也算值了。如果有,东扬会当众销毁,彻查责任,严肃道歉,给各位一个满意的答复。”

她字字诚恳,句句铿锵。在场媒体也极少碰到这种情况,不耍官腔,不绕弯子,坦率坦荡,毫不推诿狡辩,一番话条理清晰,将大家想问的不想问的全部解答了个清楚。

众人开始议论起来。

由于她先发制人,一番发言概括了所有问题。接下来的记者问答也都在控制中,她一个个轻松拆解。

记者A:“请问做出这样的应对方案,是请了公关公司吗?”

纪星微笑:“今儿周末,从事发到通知媒体不过一小时。那个公司这么快?我们之所以反应快,是因为没有丝毫想要隐瞒欺骗大家。所以决定做得非常迅速。”

记者B:“如果真的有放射性物质,东扬会销毁并彻查?”

“我刚才说过。会。”纪星斩钉截铁,“一定会。且绝不欺瞒。”

她说,“目前事态没查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召回产品,我们承担着巨大的损失。可这也表明了东扬的态度——我们给患者的每一个产品都保证质量,保证安全,绝不含糊。”

记者C:“东扬现在不排除有人陷害的可能?”

纪星道:“是。发布视频的人专业性存疑,听说以前就有造假勒索的先例,各位媒体朋友可以深入挖掘一下。这会是个很好的社会题材。”

有人哄笑起来。

“当然,也不排除东扬的竞争对手。这件事我们会在调查之后给出结果。”

“另外……”她又将大家的目光吸引过来,“借此机会,我向各位媒体朋友邀约,邀请你们抽空来东扬来瀚星参观我们的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近距离了解我们对各项产品的严格要求。有兴趣的媒体朋友可以在发布会后联系我左手边的这位工作人员报名。”

现场热闹起来,不少人对此感兴趣。

纪星面含微笑,心下盘算:这一举动不仅进一步显示东扬的坦诚,也免费拉了一拨媒体后续帮忙做广告。至于召回的那批产品,她估算过,市面价值千万,但除掉技术成本只看材料,成本极低。对瀚星是九牛一毛。就当作这次公关事件的广告费吧。

发布会结束后,纪星起身给各位媒体鞠躬道谢,转身离开。

一路上却迎面碰上不少东扬、瀚星的员工,全热情地看着她。

“纪副总,谢谢了。”

“棒!”

“太给东扬长脸了。”

还有的冲她竖大拇指。

纪星心里忽然就涌起莫大的感动。

她想起韩廷口中的江山。此刻才知,东扬这座江山,从来就不是一个冰冷的符号。

纪星上楼跟各位副总安排接下来的召回、调查等各项事宜后,以家里有事为由,赶回了医院。

她风尘仆仆跑上走廊,碰上唐宋。

纪星急问:“怎么样?”

“很成功。”唐宋说,“麻醉药还没退,要过会儿才醒。”

纪星大松一口气。

唐宋冲她晃了下手机,说:“在网上看见发布会了,危机解除。”

纪星这才一愣,一拍脑门:“刚才太紧张,一时忘了。应该先咨询下你的意见。”

唐宋摇头:“不用。你处理得很好。外界现在全是称赞,这次危机反而变成了东扬瀚星的大广告。”

“是吗?我都没敢看。太紧张了。”纪星拍了拍胸口。

而她现在也没心情去刷后续评价,反正解决就好。

她稍稍做了下调整,喘了口气,轻轻推开门进了病房。

病房里静悄悄的。

窗帘拉着,阳光半透,有一层朦胧的暖光。

韩廷沉睡在病床上,脸色仍有些发白,面容却安静而平和,仿佛没有痛苦,没有伤悲,在睡眠中。

纪星轻轻走去床边坐下,只是看着他,心底便安静无声。

世界的一切喧嚣都抛去身后,只有他和她。

她轻握住他微凉的手,安静等待。

她长久地看着他的睡颜,一直看着,直到窗外的光线渐渐黯淡,室内的灯光现出它原有的柔和光泽。

终于在某一刻,他的手指动了动,勾住了她的手。

韩廷蹙了蹙眉,醒了。

纪星倾身过去,抬头轻抚他的额头,轻声细语:“嘿~”

他睁开眼,虚弱却又放松,轻轻一笑。因为看见了她。

好像一直在等,从未离开。

推荐热门小说你比北京美丽,本站提供你比北京美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比北京美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chapter 76 下一章:chapter 78
热门: 权贵的五指山 误入浮华 周先生的险情 重生娱乐圈之真人秀起家 被独居女杀手看上 女配万人迷[快穿] 我靠,被潜了 雀登枝 强风吹拂 狐狸的报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