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6

上一章:chapter 75 下一章:chapter 77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韩廷被送到医院检查,脊椎骨折。

纪星听到这词儿,人都懵了,说:“刚才就撞了一下,怎么会骨折呢?”

唐宋说:“那天从楼顶摔下来,就检查出了骨裂,按理说吃点儿止痛药,休息一段时间能自动愈合。但如果养护不好,遭到外力冲击……加上他这几天一直都在工作没怎么休息……”

纪星急道:“可我那天看了他的体检资料……”

唐宋:“他怕你担心,抽掉了其中一页。”

纪星怔愣无言。

唐宋沉默半刻,忽然问:“纪小姐有今后都跟韩先生在一起的打算?”

纪星诧异看着他,心下惶然地点了点头,红了眼眶,说:“不管他出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

唐宋一愣,道:“我不是这意思。韩先生的病情不至于严重到那地步。”

他说:“我没有责备纪小姐的意思,是韩先生刻意隐瞒了。但如果这几天是我察觉到韩先生有异常,我不会等到今天才送他进医院。当然,职业原因,我更谨慎。毕竟普通人生活里有些小毛病很正常,可他的位置太重要,不能有半点闪失。任何风吹草动哪怕只是小感冒,也不能马虎。

纪小姐如果打算今后跟韩先生在一起,得做好心理准备。你可能不再只是‘纪副总’‘纪小姐’,你还会是‘韩太太’,‘韩夫人’。除了辅助他,还要照顾他,关心他,从他的事业版图到他的生活起居。同甘共苦,这四个字没有字面看得那么容易。”

唐宋点到即止,没有深谈。

纪星却幡然醒悟,她对韩廷的照顾远远不够。她的爱还停留在普通情侣之间,为他做饭洗衣服,陪他上下班逗他开心;没有企及他更深层次的背景需求。

医生跟护士从病房出来了。

医生说韩廷的情况不严重,会在近几天给他安排个小手术,难度不大。手术后卧床两周,休息一两个月就能完全康复,不会留下后遗症。但如果术后恢复期处理不当,再次受伤复发,则会引发诸多不良后果。

纪星稍微放下心来,又说:“脊柱受伤很疼的,手术前这两天要怎么处理?”

“给他开了止疼药,但只能减轻症状,实在疼得不行,会给他打止痛针,可剂量也不能太多。这几天就只能靠他忍忍,熬过手术就好了。”

纪星心口一阵疼。

医生又道:“手术可能需要一个小型的骨骼固定器帮助更快更好地恢复,韩先生自己做医疗器械,东扬的产品也是目前市面上质量最好的。这个你们可以着手准备下。”

唐宋:“是。多谢您了。”

纪星谢过医生,推门进病房。

韩廷平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眉心紧蹙。他呼吸声很沉,在忍着疼痛。

纪星眼眶又红了,霎时就想扑到床边抓住他的手默默流泪。可她忍住了。她过去他身边俯身抱住他的头,在他眼睛上轻轻吻了一下。

他睫毛微颤,睁开眼。

她手指轻抚他的脸颊,眼圈微红:“很疼吧?”

他闭了闭眼,低叹:“我没事儿。你别哭。”

她鼻头一酸,噗嗤笑:“瞎说,我哪儿哭了呀?”

他极淡地弯了下唇角,嘴唇苍白。

纪星拿手轻抚他的头发,没吭声了。疼成这样,他还能笑得出来。要是她在病床上,估计会呜呜大哭任性发脾气。

他这人一贯能忍,喜悲不形于色,仿佛“克制”二字是他的人生信条,刻进了骨子里。都到了这会儿了,旁无外人,他却也不轻易露出半点软弱。

“韩廷。”

“嗯?”

她摸着他因汗湿风干而微凉的额头,轻声道:“你要是疼就跟我说啊。”

他闭着眼,低唤:“星儿。”

“嗯?”

“疼。”

“……”她微微张口,吸一口气忍下眼眶浮起的泪雾,一下一下抚他的头发,轻轻按摩,不知道这样能否缓解,可哪怕只是分散下他注意力也好。

他任她的手轻抚着,隔了好一会儿,忽问:“几点了?”

纪星看手机:“两点半。”

韩廷睁开眼睛,说:“我要去趟公司。”

纪星愣住。

韩廷下午有个很重要的会议,事关东扬-启慧人才库。

人才库的长期投入资金数额庞大,且冠以东扬集团的名号,得经过总部董事会批准同意。但按照集团内部流程,这份提案在送到集团董事会审核商议前,先要经过东扬医疗内部董事会同意。毕竟,东扬医疗是牵头方,资金的大头将会从东医身上出。

今天的会议主要就是商讨这个事情。

当初AI部DOCTOR CLOUD医疗机器人的大量投入在董事会内部就有分歧,如今更甚。虽然明眼人都知道是大好事儿,可这事儿说白了在短期内就是个光砸钱没收益的活儿。社会形象是好,但那是韩家人的面子,稳固的也是韩家的基业。可砸进去的钱是大家伙儿的。自然就有人颇有微辞。

韩廷把平日里都各自忙碌的各位董事聚拢了今天下午做定夺,他必去不可。不然拖到手术康复后,战线拉长,恐怕节外生枝。

纪星原有些犹豫,不想放他走。可她深知韩廷秉性,拦不住的。她去问唐宋,商量:“要不,问问医生怎么处理?”

唐宋说好。

医生起先反对韩廷出院,但鉴于实在有缘由,松了口。给他背后固定了夹板,让他坐轮椅出行,尽量不要走动,且不能坐太久,三小时之内必须回来。

纪星一一应下。

出发前,医生又给韩廷打了剂止痛针。

纪星唐宋和几个保镖一道小心翼翼把韩廷弄上轮椅推下楼,司机开车开得极其稳当。碰上上下坡,纪星便小心搂着他,给他缓冲,生怕哪处一个倾斜给他脊椎造成压力。

一路行驶到大楼地下停车场。

韩廷下车时没用轮椅,让纪星扶着,自己走进了电梯。

止痛针的效果还在,他除了行动谨慎些,表面看上去并没太吃力。

电梯上了45楼。

纪星和唐宋陪同韩廷进了会议室,时间掐得刚好,一分不迟,一分不早。

会议室圆桌上围坐着十来个东医的董事,多数为男士,西装革履,表情沉稳,年龄都在四十岁以上。只有韩苑一位女士,一身白色套装裙,耳上挂着红宝石耳坠,姿态优雅。

众人看见到纪星进来,投来质询的目光。

韩廷在主位上坐下,嗓音清淡,说:“这位是瀚海星辰的副总纪星,分管DOCTOR CLOUD及接下来的东扬-启慧AI人才库。在座各位已经看过人才库的初拟提案,如果过会儿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向她提问。”

纪星起身对众人颔了下首。

会议很快开始。

纪星旁观下来,大部分董事都比较明理,又或者说对韩廷俯首称臣,所以对东扬-启慧AI人才库的提案没有异议。

甚至连韩苑也没反对。

经过年初那件事,她跟韩廷的矛盾消减了很多。尤其看到同科更广厦一步步密切联合,她更怀疑常河利用她跟韩廷的争斗坐收了渔翁之利。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更何况常河相比韩廷就是个外姓人。

如果被外人坑了一道她还不醒悟,她得算是糊涂到家了。

而年初韩廷聘请华裔AI专家回国却被美方扣留的事儿也给她不小的冲击。那时她就意识到,在未来争夺战面前,她跟韩廷的内部较量已是可笑。过去这大半年,她甚至完全打通了东扬科技跟东扬医疗的交流合作通道。只不过任何时候碰上韩廷的面儿,她仍是没什么好话就是了。

不过在座的各位董事中,也有那么两三位心有摇摆,等着会上各位发言之后综合判断。

直接提出异议的是纪星曾经在电梯间里碰见的那个板寸头,汪董事。

“每年上亿的投入,就为了办个‘社会学校’?出来的学生还不一定为东扬效力。韩总您这不是做生意,是拿钱做慈善呐?”汪董事语气讽刺。

韩廷不以为忤,相当大度,说:“人才库的好处不用我复述。这里头有。”他轻轻扬了下面前的文件夹,“汪董事说是做慈善,我当不起。回馈社会这类高尚的词儿也不提,你可以理解为给东扬打广告。”

汪董事看看众人,笑起来:“那这广告费可真够高的。”

韩廷表情从容,淡然一笑:“我挣的钱,该怎么花,我想我是有绝对话语权的。”

话音一落,会议室气氛紧绷,落针可闻。

众人皆眼观鼻鼻观心,不参与争锋。

汪董事面子上过不去,音量提高:“既然你说了算,那还开这董事会做什么?”

“程序上得走个过场。”韩廷八风不动,说,“汪董事在意的不过是多了些资金开销,分到自个儿头上的利润少了。汪董事,你数数分到你荷包里头的钱,我少你一分了?”

他语气平静,却仿佛字字都带着攻击力。没人敢答。

“现在我要是跟你们讲,将来AI人才库带给东扬的利益回馈有数百上千亿,你们不信。”他冷笑,“这场景我看着似曾相识。去年我上任那会儿,砍掉标准器械生产线,提高质量等级,转变制造模式……我说短期盈利增幅会回落,但长期会猛增。你也是不信。结果如何?”

汪董事站不住理,扯皮道:“那些盈利又被你拿去发展瀚海星辰了!”

纪星见他对韩廷如此态度,早就忍无可忍,听了这话,突然冷静开口:“瀚海星辰成立才半年,扣去各项支出,总纯利润为6000万。预计下半年会翻番。明年站稳脚跟了更不必说。这些盈利也是进了各位董事腰包的。”

会议室内原就气氛紧张,谁都没料到她一小小的副总会突然发言。汪董事正要为难,韩廷先一步侧头看向纪星,训诫:“纪星!”

他语气严厉:“怎么说话呢?”

纪星立刻低头认错:“对不起韩总,我没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以下犯上。是我没礼貌,对不起。”

她这话里的指桑骂槐更是叫汪董事下不来台,可却又使不了招儿。

都到了这时候了,一旁淡定旁观的王姓董事才开始慢悠悠打圆场:

“大家都有各自的道理,不要争执伤了和气嘛。韩总目光长远,心系社会,回馈大众,为东扬树立更好的企业形象,这是好事儿。但汪董事呢,考虑到投入太大,可能伤害我们在座各位的利益,这也是情理之中。我看要不这样,都退一步,韩总能力摆在那儿,我们也有目共睹。韩总要是保证东医今年的盈利提高个40%,我想在座各位对今天的议题也就不会有意见了。”

纪星霎时气得拳头都捏起来。这屋子里坐着的是一群狼!

韩廷脸色却平静沉稳,一如往常,黑色的眼睛清亮锐利,不透露半点内心情绪。

若不是这屋子里的人都是当初跟他父辈一道打天下的世交,他不会留他们到现在。

他一笑了之,道:“那就多谢王董。40%倒是没为难我。”

说话间,纪星却看见他的手猛地抓了下座位扶手,撑了撑自己的身体。

出医院近两小时,药剂作用早就散去,他后背上恐怕是剧痛难忍了。

她立刻看了眼唐宋,唐宋表情冷定,起身给各位发文件签字。

而那王董事居然半开玩笑道:“要不要立个军令状?”

韩廷眼里闪过一丝冷光,正要说什么,一直不发言的韩苑忽然轻笑起来:“王董,您该不是想自己当总裁了?”

王董事摆手:“玩笑,玩笑话。”

韩苑也玩笑道:“这位韩总心狠,记仇。你可别跟他开玩笑。我上次跟他开玩笑,损了半个小公司。您这会儿跟他开玩笑,他下回就能把您从董事会里挪出去信不信?到时恐怕您自个儿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一副戏谑调笑的语气,王董事跟着哈哈笑,心下却不敢再造次,见好就收。

而在座大部分人早已被韩廷收得服服帖帖,从来只表赞同。这下都认真签字,不参与口舌之争。

韩廷看向韩苑,两人对视一下,面无表情,各自移开目光。

经过一番拉锯,接下来的议程就很快了。可纪星觉得时间拉得无限漫长。她看着韩廷坐在原地,背脊挺直,手指掐得发白。

直到终于散会,众人慢慢悠悠出去,纪星急得恨不得上去推他们。

韩廷冷定地坐在原地,一动没动。

直到人声消失在电梯间,所有人都走了。他才缓慢而谨慎地站起身,纪星立刻去搀他,可起身的一刹,刺骨的剧痛叫他脸颊狠狠抽搐了一下,额头上瞬间泌汗如雨。

纪星一见他这样子,眼泪就出来了。

韩廷唇色惨白,咬着牙一声没吭,背后早已冷汗涔涔,湿了衬衫。纪星紧握着他手臂,仿佛支撑着他全身的重量,撑着他进了电梯,下楼上车。

他一路上汗如雨下,闭着眼沉沉喘气,一路紧掐着纪星的手。

纪星手快被拧断,却希望他能掐得更狠一点,把他的痛苦再转移过来一些。

等到了医院,把他安放回床上,他已是浑身凉汗,几乎虚脱。

纪星赶紧拿了水,插上吸管给他喝;又拿毛巾把他脸上,脖子上,身上的汗全部擦干。

折腾了好久,他终于有所缓和,紧绷的面容松缓下去,人也陷入了一种消解的状态中。

他太累了,似乎要睡过去了,却忽然半睁开眼:“星……”

“嗯?”她立刻凑过去。

他声音很低:“说我出差了,两星期。”

她点点头:“我知道。”

“消息不能让外界知道。”

“你放心。”

他闭上眼睛,这下是真的沉睡了过去。

纪星泪痕未干地趴在床边,看着他疲惫的睡颜,不知为何,她蓦地就想起了在美国,黄昏的门廊里,他哑然的眼神,说:

“纪星,我在这个位置,有我的苦处。”

那时的他在她面前,并非示威,而是示弱。

推荐热门小说你比北京美丽,本站提供你比北京美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比北京美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chapter 75 下一章:chapter 77
热门: 不学鸳鸯老 庭院深深 桃花依旧笑春风 夫君宠你 横滨芳心欺诈师 暗部列传 我被对家强行标记了 回到三十年前 法老的宠妃 豪门抱错千金重生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