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5

上一章:chapter 74 下一章:chapter 76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夜夜风很大,但纪星一夜无梦,在韩廷怀里睡得格外安稳。

次日早上才六点她就醒了,蹬了蹬腿睁开眼,韩廷仍在睡梦中,面容沉静而安详。但这一丝温柔转瞬即逝。因她的不小心蹬腿他眉心蹙一下,醒了。他稍稍眯了下眼适应光线,便恢复了清明。

纪星趴他身边,眼睛亮亮看着他。

难得有她比他先醒的时候。“稀奇了。”他说,嗓音有些暗哑。

她啄一下他的唇,邀功:“肯定是跟我睡一起,你很放心,所以睡得特别好。”

她一通胡乱瞎说,他却道:“那是。”

“昨儿睡得好吗?”他揽她的腰,把她的小身板往怀里捞。

“好呀。都没做梦呢,一觉睡到大天亮。”她自己往他怀里钻了钻,亲昵地蹭蹭他下巴上冒出的胡茬。

他一时就有些心猿意马,嘴唇掠过她额头,人也翻身覆去亲吻她。

纪星:“呜~~”

昨天门廊的激烈还历历在目,今早有过之而无不及。

纪星被他翻来覆去折腾得眼泪汪汪,他不像昨天那般难耐,今天格外能忍,把战线拉得无限长,弄得她直哀嚎:“你是不是吃药了?”

这话自然是找死。

她被弄得吚吚呜呜啊啊哦哦嘤嘤呀呀,落在他耳里却分外撩人。

快八点时,纪星还趴在床上装尸体。

韩廷已洗漱完毕,在穿衣镜前系领带。

纪星眼珠转过去看他,问:“你住我这儿,早上是不是不能做运动了?”

韩廷:“刚不是运动过了。”

“……”纪星说,“我又不是你的运动器材!”又嘀咕道,“我腰上都被你掐紫了。”

韩廷弯弯唇,没说话。刚抬手臂时,他背后的疼痛愈发明显了。他洗澡前吃了医生开的药,不知是不是药效还没发挥。

她爬起身下床:“不过楼下有健身房,到时给你办张卡。”

“不急。”韩廷说。

医生交代他这段时间尽量少运动,暂时应该不会继续健身。

两人吃了个简易的吐司牛奶早餐便出了门。

到公司,进了电梯。

两人干练利落的身影映在电梯壁上,彼此看着镜面中的对方,眼神交换。

纪星早已收掉了在他面前轻松活泼的一面,面容平静又沉稳,准备好了迎接新一天的工作。

叮。

到31层了。

纪星说:“再见。”

韩廷说:“再见。”

电梯门开,她大步出去,背影飒飒,头也不回。

纪星一大早被江淮叫去办公室。他要出国考察三周,临走前安排她跟陈宁阳在必要之时代行总裁之职。

纪星早已熟悉公司各项业务和江淮平日的办事风格,她跟剩下几位副总一道分担公司责任也不觉为难,轻松答应下来。

但没想江淮前脚才走,公司就碰上了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儿。

瀚海星辰的一家稀有金属供应合作方终止了合作协议,不再继续提供原材料。由于当初签约时双方有三个月的试合作期,期满后任意一方可无条件解约,瀚星无法追责。而过去三月,双方合作十分融洽,瀚星这边从没想过对方会中断合作。

这时机又恰逢瀚星刚出了一批大单子,该金属原材料储备告急。且瀚星多项产品成功度过试验阶段,即将面世量产。

纪星当天就去见了该金属材料公司的马老板,她语气还挺和善的,不问为什么突然中止合作,而是商讨如何继续合作,又暗示是否对采购价格不满。

马老板也相当客气,说这段时间的合作如何如何愉快,话锋一转,又一副为难状,说公司产量有限,无法继续对瀚星进行大规模供应,也不能为了专供瀚星就砍掉曾经合作多年的小合作方,于是作罢。

纪星从他言语里判断出解约并非价格原因,便知道谈不成了。

她微笑道:“看来马老板是个重情义的人,我很理解,只不过,您这消息来得太突然。您要有这准备,提前一个月告诉我,我也不至于措手不及。”

她语气和气得很,话中意思却不太好。马老板诡辩道:“我也是考虑很久,实在犹豫嘛。跟瀚星合作,钱款事项都很爽利,我也不舍得。”

纪星心底冷笑,很清楚他这做法不是正当所为,恐怕是出于某种原因故意坑了瀚星。可事到如今,撕破脸也毫无益处,她道:“行吧。都是朋友,你有你的难处,我不强迫。但你也得体谅我的难处。再给我最后一批进货。”

马老板推辞:“我这儿真的还有一堆订单等着……”

“马老板,”纪星打断,“您都为了这批订单跟瀚星解约了,想必拖延几天,这些朋友也不会见怪。有些话不用说太明,你我清楚就好;有些事儿也别做得太过。大家都在这行混,抬头不见低头见,握手言和总比记了恨要好,是不是?”

马老板迟疑半刻,问:“你要多少?”

纪星把心里的数字翻了倍:“800公斤。”

马老板:“真不行,我最多能给400。”

纪星:“成交。”

离开的路上,纪星脸都黑了,不用猜都知道有竞争对手在背后搞鬼。她憋了一肚子气没咽下来。商场从来都如战场,你不招人家,人家也会上赶着来致你于死地。

虽说找马老板抠来的那400公斤解了燃眉之急,可纪星半刻耽误不得,立刻去找新的供应商。

拿到下属的调研报告后,纪星首先想到找马老板的直系竞争对手杨老板,材料质量有保证,供货充足,是家很不错的公司。且对方长期跟马老板竞争,方便她存心膈应死他。

等到上门去谈,对方不知是不是得到什么风声,坐地起价,在原价格的基础上涨了10%。

纪星坚持自己的开价,毫不动摇。

她微笑说:“我开的这价已经够高了。你跟马老板是对家,一直被他压制,如今跟瀚星合作,背靠东扬,对你是大好的超越机会。但你这样喊价就显得没诚意了。瀚星目前储备不算多,可也不及一时。大把的合作方排队等着。今儿我先找的你,给你开了这价;明儿你再来找我,可就得打折了。”

对方考虑半天,又留她谈了好久,终于按她的开价谈成。

回到公司,纪星也没有责备和她一起分管采购部的王副总。大家是平级,她不好说什么。当初技术部工作量太大,江淮把采购部的很多业务重新分配给了分管行政的王副总,但没想到留下这么大的瑕疵。

好在经此一事,攒了教训,王副总表示一定会尽快拓展多家合作供应商。

纪星仍是觉得背地里有人搞鬼,却查不出来,这被人兜头揍一拳的感受实在糟糕。但想到这次危机爆发,暴露了内部问题并快速改进解决,使公司更完善巩固,她又稍微好受了点。

但,别让她知道使绊子的是谁,她非得一拳揍回去。

意识到这点,她忽然发现大多数时候,人的迅速成长和重大改变,并不是出于奋斗、理想等单纯美好的目的,而是遭遇憋屈、愤怒之后的绝地反击。

她走进电梯时,莫名想到韩廷,思考着在他那个位置遇到的种种绝境,不知又是怎样的境况。

还想着,电梯“叮”的一声,到了。

她走出去,猛然发觉不对。她无意识按了45层,跑来他这儿了。

她瞪瞪眼睛,正要返回进电梯呢,手机突然响起,是韩廷打来的电话。

这心灵感应!

她赶紧接起:“喂?”

“在公司?”他问。

“在啊。”

“上来。”

“噢。”她放下电话,立刻跑去他办公室敲门推开。

韩廷正站在桌边看文件,听声抬头,愣了愣,有点儿意外:“你怎么……”

纪星说:“我最近练功了,瞬间移动。”

韩廷:“那你移过来我看看。”

“嗖~”纪星自动配音,跑去他身边。

韩廷颇无奈地哼笑:“还能再幼稚点儿吗?”

纪星摸摸他的办公桌,问:“找我干嘛?”

韩廷放下文件:“一道吃午饭去。”

“诶?到午饭时间了?”纪星看手机。可不,都十二点了。她说:“对面商场里新开了家创意菜,我们去吃那个好不好?”

“行。”

两人出了办公室,进电梯。

韩廷问:“吃饭时间都忘,你倒是比我还忙了。”

纪星说:“最近有点儿突发事件。”

韩廷看她:“供货商那事儿?”

“嗯。”纪星点头,这楼里就没他不知道的事儿。

韩廷说:“怎么会只跟一家供应商合作,这属于工作漏洞。”

“其他原材料都没问题的,就那一项。”纪星道,“王副总是新聘来的,又中途更新了工作任务,可能还没理顺。”

韩廷:“见过取消合约那老板了?”

纪星:“见过了。不是价格原因,我觉得他是故意的。”

韩廷:“同科跟他们签约了,价格比瀚星高10%。”

纪星一愣。

电梯到了一层,她跟着他走出去,问:“那怎么办?”

“不怎么办。”韩廷瞧她,“你已经把瀚星的问题解决了。至于同科,损人不利己,管他做什么。”

纪星把他这话在脑子里琢磨两遍,明白了。原想问要不要反击回去,估计他又是那句,先管好自己。

纪星仍是不解:“同科干嘛总跟我们过不去,虽然是对手,但最近他们的小动作也太频繁了。”

韩廷说:“这次以瀚星为目标。看来,同科跟广厦的联系更密切了。将来合为一体也说不定。”

纪星又是一愣,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

前脚东扬成立了瀚星,同科后脚就立马跟广厦战略合作。如今东扬筹备AI人才库,大力为自身的AI医疗打基础,同科很可能受了影响,也跟着愈发重视这一领域,进一步收掉广厦也说不定。同科这是亦步亦趋跟着东扬的步伐啊。

纪星问:“那怎么办?”

韩廷说:“同科跟东扬竞争多年,没什么太大的弱点。等到把广厦并进去,就有了。”

纪星听言,推测他应该是有了什么办法对付广厦,只等着同科收掉广厦呢。这么一想,形势突变啊。前一秒还觉得同科步步紧逼;这会儿又隐隐觉得是东扬在请君入瓮呢。

还想着,她尾随他走出旋转门。

韩廷怕她走神,特地回头看一眼,盯着她出门。

这栋大厦的旋转门是可以手工推动加速的,后边几位白领聊着天没注意,推了一下。纪星还没完全出去,眼见要被门夹进缝里,韩廷眼疾手快,立刻将她扯了出来。

纪星猛地撞进他怀里,惊魂未定;那一扇区“咔嚓”转过去了。

后头出来的几位白领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韩廷脸色很难看。

纪星勉强对她们笑笑:“没事儿。”说话间,手腕却被韩廷狠狠地掐了一道,痛得钻心。

她惊讶地抬头看韩廷,心顿时一惊——他脸色煞白,额冒冷汗,整个人僵直着一动不动,只有呼吸声隐忍而颤抖。

纪星被他这幅样子吓得慌了神:“你怎么了?”

他说不出话,眉心极其痛苦地抽搐了一下,人猛地往前倾。纪星立刻迎上去,拿自己的身体撑住他,她慌张失措就要叫人——

“别出声!”他声音像从牙缝里挤出来。

周围人来人往。

有些是东扬的员工,投来了目光。

纪星知道严重了,他是怕他生病的消息被外界知道。她一时眼泪都快出来,赶紧死死忍住,一面用力撑住他的身躯,一面摸手机。

韩廷已是剧痛难忍,却强撑着不让脸上现出一丝痛苦,只有手狠掐着纪星的手臂,像能把她掐断。

“别打120!”他声音压得极低,“叫唐宋。”

推荐热门小说你比北京美丽,本站提供你比北京美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比北京美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chapter 74 下一章:chapter 76
热门: 论如何在末世里越过越穷 劝青山 万古战帝 路西法为世界和平牺牲太多 穿成亡国之君的日子里 波月无边 娱乐玩童 我想独自美丽[快穿] 京洛再无佳人 [快穿]勾引反派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