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3

上一章:chapter 62 下一章:chapter 64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春节刚过,业内出了个大新闻。

瀚海与星辰两家公司合并,更名为瀚海星辰。同时,东扬医疗的AI分部包括DOCTOR CLOUD人工智能医疗项目归入瀚海星辰业务板块。自此,瀚海星辰成为东扬医疗旗下具有独立运营权管理权、专注AI医疗及3D打印、且独立于传统制造模式之外的新型子公司。

东扬医疗的股票又是连续多天涨停,纪星看财经新闻时,望见证券市场东扬医疗的那条K线,心想某人最近应该很是春风得意。

不过她的日子过得也不差。与第一次辞职后的焦灼茫然不同,这次她从容淡定了些。假期结束不久,纪星接到好几个猎头的电话,提供的职位多为中型公司的副总或大企业部门分管领导,待遇薪酬都相当不错。毕竟她在一年内把星辰带到如今的地位,已经展示出相当的能力。

在众多公司中,启慧公司AI部的职位叫纪星愣了一吧。

启慧是国内数一数二的互联网公司,近些年来,启慧大老板开始发展人工智能,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数年前,启慧AI部发展得如火如荼。

邵一辰就在启慧AI部的技术组。分手前不久,他刚由项目主管升职为组长,组长职位已相当于小型公司一把手。

而以他的能力,现在应该又升职了。

纪星想起当初还在广厦上班时,因为工作中受气说要创业单干时,邵一辰说过的那番话。

如此想来,竟是殊途同归。

他一直想得比她清楚。

再次选择工作,纪星有很多考量。她不想再去毫无背景的小创业公司,在权力之间被碾压的感受,她已体验得足够;中型公司平台资源不够,学习及发展空间不足,她恐怕又会短期跳槽,让履历不太好看。

几番斟酌下来,只有巨头公司适合,做起事情各方资源调动随心应手,平台大牛人多,有很好的成长发展机会。

但好职位可遇不可求,不是职能不对口,就是职位偏低。

纪星也不急,慢慢寻觅。

正月过后,她意外接到邵一辰的电话。

两人分手十个多月了,第一次联系。邵一辰问她回北京了没。纪星说回了。邵一辰约她见个面,纪星答应下来。

地点约在学校外一家甜品店,以前读书时他总带她去吃。

纪星老远看见邵一辰,仍是高高瘦瘦的模样,一件深蓝色大衣,围着灰色的围巾。

许久不见,他看上去成熟了些。

待她走近,两人四目相对,只是望着,都有些拘束。还是纪星先冲他笑了一下,他亦弯唇,眼睛里含着淡淡的笑意,依然温柔。

进店坐下,邵一辰问:“最近过得怎么样?”

“在休息。”纪星没隐瞒,也隐瞒不了。瀚海星辰是个大新闻,邵一辰不可能不知道。

“怎么突然不干了?”

“当老板好累的,实在撑不住了,你看这一年下来我头发都少了。”她抓了抓头发,自我安慰地说,“当股东,坐着收钱也挺好的。哦对了,当初你投的钱,我到时折算成股份转给你。”

邵一辰极淡地扯了扯嘴角:“不用。都说了是给你的。”

纪星也没跟他争,以后自然会给他。

她一时没话了,低头慢慢吃甜品。

邵一辰看着她,看了一会儿,说:“你好像有点儿变了。”

“有么?”纪星抬头,半刻后,才想起一笑,“变漂亮了?”

“嗯。”邵一辰笑笑,又道,“变得安静了点儿。”

纪星一愣,又笑:“安静点儿也好嘛,我以前太吵了。可能因为我长大了一岁,成熟了吧。”

邵一辰没信这句话,轻声问:“这一年吃了很多苦?”

手中舀冰淇淋的勺子顿了顿,她没抬头,摇了摇脑袋,用无所谓的语气说:“没有。”

“我什么时候不逍遥?”她说,“再说,我那么凶,谁能欺负得到我?”

邵一辰又没说话。

“你今天找我,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纪星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眼睛安静望住他。

邵一辰说:“有件事想当面跟你讲,不希望你又从别人耳朵里听到。”

早有预感。

纪星抿抿唇,轻轻地点了点头:“嗯,你说。”

“我准备要跟陈宜订婚了。”

“好。”纪星说,“恭喜你们。……真的。”

她又低头在玻璃碗里捞芒果小丸子了,两人又有一会儿没说话。

邵一辰原本还想说,后来他听魏秋子说起她生日那天跟栗俪吵架的事,想对她说很抱歉。但事情已过去太久,无从说起了。

“你……”邵一辰想问什么,纪星已经猜到,点点头,“嗯,谈恋爱了。但……分手了。”

邵一辰哑口无言,她倒嘀嘀咕咕小声说起来:“在一起只有三个月,就分开了。他……好像不是很喜欢我,也不是不喜欢吧,可能就是,没所谓。……是我的问题。……好像又是当初的重复,”她低着头,指甲抠着勺子,说,“就像当初跟你一样,又走错了……”

“星星。”他听不下去了,打断,“当初跟你提分手,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你不好。是我们要走的路不一样。你很好,真的。你聪明,古灵精怪,总有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总有各种聊不完的话题;和你在一起,很开心,很有趣。如果那个人看不到你的好,那是他的问题。这样的人不值得你喜欢。”

纪星没吭声,也不知听也没听,好一会儿了,转移话题,问:“你和陈宜好么?”

“挺好的。”邵一辰说,目光无意瞟了眼外头,纪星回头,看见他的车停在路边,副驾驶上有人。

纪星说:“我想过去跟她讲会儿话,可以么?”

“嗯。”

纪星出了甜品店,走去路边,拉开后座门上了车。

陈宜有些拘谨地冲她笑了下。她虽是师妹,却比纪星大一岁。她性格与纪星截然不同,温和柔软,也很内向。

纪星上了车,却又不知该跟她说什么。

陈宜却先开口:“去年暑假,我都准备辞职去南通结婚了,但我未婚夫跟他同事……我又想原谅,又不甘心。那时候知道邵师兄跟你分手了,所以……他一开始根本不理我的……是我耍了点心机,总找他帮忙,又总说只是想去找个人说说话……”

“你不用觉得对不起我。”纪星打断她的话,“那时候我跟他分手了。你追求他是你的权利。我想起来了,我过来就是想说,希望你们要好好的。”

陈宜一愣,看向纪星。

纪星冲她微笑,眼睛弯弯的,像月牙:“要幸福哦。”

陈宜点点头。

“我先走啦。”她推门下车。

“你要去跟他打声招呼么?”

“不用了。”纪星说。

她关上车门,站在车边,远远看了眼店内的邵一辰,他也看着她的方向。

她冲他微微一笑,转身走了,没有回头。

一辰,以后你一定要幸福。我一点儿都不希望你过得不好,不希望你生病,不希望你碰到意外,不希望你遭遇背叛忽视和冷漠,不希望你工作不顺利。我希望你好,永远都好。真的。哪怕过得比我好,也没关系。

……

三月初,冬天还剩最后一点儿尾巴,雾霾又来了。

好不容易等天气好转了点儿,纪星趁着阳光打扫房间,发现从韩廷家搬回来的那两大袋编织袋还堆在角落,一个多月没动了。

她狠下心,一口气把韩廷送她的所有东西整理出来,挂去二手网站上卖。涂小檬帮着她清理拍照,商量价格。纪星也把栗俪叫来帮忙。两人原本不说话,可一个人先松口,竟也就自然好了。

纪星跟小檬和栗俪说,邵一辰要订婚了。

小檬吓了一跳,但很快想起邵一辰已是过去式,现在她心里挂着的是韩廷,才松了口气,问:“星,你后悔吗?”

纪星没明白:“后悔什么?”

“失去邵一辰啊?”

纪星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说实话,有点儿感伤和遗憾。但……不失去他,就……”她后头的话没说了。

不失去他,就不会有跟韩廷的那一段。而她不后悔和韩廷在一起过,他给了她足够的欢愉和开心,把她的人生拓宽到前所未有的境地。只是这过程最终伴随着痛苦罢了。

栗俪轻叹:“所以谈什么恋爱?还是一个人好。你看你,一年经历两次撕心裂肺的分手。亏你熬得住。”

纪星转移话题:“不说这个了,赶紧标价先。这个包包卖多少比较好?”

三人商量下来,所有包包首饰打了对折,对折价加在一起都有大几十万。纪星看到这价格又愣了愣,没料到韩廷在她身上花了这么多钱。

涂小檬说:“你干脆跟他和好得了。这么有钱又有颜,他不爱我我也愿意啊。”

栗俪举了下手附议。

纪星翻白眼,没搭理。

包包才挂上网,就有人询问购买,临近谈妥,小檬又叹:“这么新的包对折卖掉,你有必要做那么绝?当初邵一辰送你的东西不也没扔,那个小背包,现在照样用得妥妥的。”

纪星满不在乎的语气:“我当时脑抽了没拿他送我的股票,现在后悔了,变现卖钱不行啊。反正我也没多喜欢他,卖了也不心疼。”

涂小檬心想你骗谁呢。嘴巴把话说得大声,就能骗过自个儿的心了?

最终,从韩廷家搬出来的那些个东西卖是卖了,就象征性地卖了一个——是合作方送给韩廷,韩廷随手给纪星的。

剩下全是韩廷亲手买的,都有纪念意义。她终究不忍卖掉,可看着又不爽,于是全部塞回编织袋,扔去厨房尽头小阳台上跟一堆买了后悔又不舍得扔的东西堆在一起当废品了事。

总的来说,纪星认为这算是形式上给了个了断。

……

瀚海星辰成立后的第一次会议,纪星作为原星辰第二大股东得去参会。她原本不想去,之前的公司合并会议她就没参加,一纸同意书交给了苏之舟。

但这次不去不行。公司成立之初,要设立基础的股份制度。

韩廷如今已完全掌控瀚海星辰,且要将它做大。这种情况下,他绝对会为今后的发展打基础,率先做股份制改革。

纪星出门前就自己的装扮好好思考了一番,原本想打扮得精致漂亮,好让韩廷看看,分手了她照样过得光鲜亮丽。但她这点儿暗自较劲的心思他哪里会猜不出?

想一想,她于是画了个裸妆,涂了很淡的唇膏,衣服也换做不失时尚的休闲款,一件缀了大面积星星图案的T恤,外头套一件薄而修身的白色小羽绒服,头发梳个马尾了事。

瀚海星辰新公司地址在东扬医疗楼下,25-31层。

纪星才走出电梯间就看见蓝色背景墙上“瀚海星辰”四个端正的大字。

“星辰”至少被保留下来了,他没失言;纪星看着那字,一时心情复杂。

还想着,身后传来脚步声。

纪星心里头一磕,惊讶于过了一个多月,她竟还能分辨出他的脚步。

回头时,脸上已挂上标准礼貌的笑容:“韩总。”

韩廷顿了一下,注视着她的眼睛,缓缓一笑:“纪星。”

打完招呼,目光已极其自然地自上而下扫了她一眼。她这一身颇像是逛街到了半路顺道过来开个会,这随意的模样仿佛真洒脱了不放心上了似的。

两人往会议室方向走,唐宋默默退去两人身后。

经过办公区,纪星随意瞟了眼办公环境,相当不错。

原星辰的员工算是终于有了比较好的办公环境;苏之舟小尚他们也终于有了像样的属于自己的办公室。

她还想着,

韩廷随口问:“最近很忙?”

“怎么这么问?”她回答,心里有所提防,就怕他话里有陷阱。

韩廷说:“合并会议你没来参加。”

纪星耸耸肩:“我现在是无业游民,得愁生计找工作啊。”

韩廷浅浅地哼笑一声,说:“你还愁找工作呢?怕是猎头排队上赶着给你挑。”

纪星不动声色,跟他瞎打马虎眼:“韩总您太抬举了。我没什么大成就,找工作还是挺难的。”

“是吗?”韩廷说,“我这边倒有几个职位,你可以过来一试。”

纪星心蓦地一疼。毫无预兆。千防万防,还是被绕进了他的坑里。更讶异他竟然说得出这种话。

她不去启慧是稍顾及着跟邵一辰避嫌,能坐一桌谈话,不代表能整日对面共事。

他倒好,分手才一个月就邀请她为他工作,可见那份感情在他心里有多淡。

想及此处,纪星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有些维持不住。

但只是一秒间,便又回归风淡云轻,应付地笑道:“多谢。”

推荐热门小说你比北京美丽,本站提供你比北京美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比北京美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chapter 62 下一章:chapter 64
热门: 当美人鱼变成残疾O 叶落淮南 你是我最美丽的秘密 少女的港湾 校草是女生[穿书] 王妃太狂野:王爷,你敢娶我吗 缘来我曾爱过你 乡村留守女人 法老的宠妃·终结篇 第一美人翻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