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7

上一章:chapter 56 下一章:chapter 58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纪星拿到员工的奖金明细表后,思考很久,做出了一点儿通融:给奖金最低的几名员工加了三千。一来不影响等级,不会让其他人起意见;二来安抚心有不满的员工:虽然份额不多,但在预期最差的情况下意外得到一丝好转,往往会有极大的舒缓作用——这是心理学上的一点儿小伎俩。

纪星用这小伎俩平息了风波。

她回想当初创立公司时的氛围,也不知现在这种做法是否违背初衷。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是星辰最好的路。

年后星辰要扩招,亲情式管理难以为继。表现不再得力的员工继续混职位是不被允许的。当初在广厦的遭遇历历在目,她绝不会让一锅炖平均分的情况再度发生。

而这时,试验中心那边出了状况。星辰的“先锋项目”送上去过了审核审批,只差公示,却突然被刷下去——名额被截胡了。

作定夺的是药管局,试验中心也没办法。星辰是中心报送的唯一项目,刘主任甚至动用了关系疏通。无奈对手公司瀚海不论实力还是背景都无懈可击。

官方给出的理由让人无法反驳:“星辰无论是产品还是公司实力,跟瀚海差太多,我们批了星辰,被投诉举报怎么办?”

纪星怄气得不行,这回算见识到了商场的你争我斗,到嘴的鸭子也能被人撬走。

她气极之时突然冒出找韩廷帮忙的想法,冷静后又及时打住,不愿太过求于他,将两人关系复杂化。

想及此处,她不知星辰与韩廷的联系是该更紧密些好还是疏离些好。

这边还没想清楚,那边风波又起。

几天后星辰有人辞职,是最优秀员工的之一小夏。这是星辰成立以来第一起辞职事件。众人都吃了一惊,先前全没看出预兆。

小夏说她马上要准备结婚生宝宝,无法再适应高强度的工作,想换个轻松的。

纪星不知这是否是她真实目的,但小夏对工资没异议,无意借此加薪,是真要走。纪星虽不舍惋惜,但还是祝福了她,保证年底奖金照发,待清算了来领。

小夏感谢完了,问:“纪总,那我的股份什么时候能给我?”

纪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弄懵了:“股份?”

小夏:“纪总,我是星辰的创业骨干,该有股份的呀。”

几位公司元老面面相觑,苏之舟开口:“是我们谁说过星辰的股份会分给你?”

小夏瞠目:“当初拉我进来的时候不是说共同创业吗,为什么我会没有股份?”

纪星也匪夷所思:“可你跟星辰签的是招聘合同。”

“工资才一两万,不要股份谁跟你在这儿干?”小夏急了,话不太好听,“真以为为梦想献身?献身也不为你们啊。我是技术入股,骨骼融合器的制造工艺我参与研发了的。”

纪星脸色微变:“给你开了工资,那是你应该做的。你没出资金没出人脉没参与管理,技术部也是苏之舟坐镇。你要拿股份,是不是星辰27个员工每人都得拿?”

小夏气极:“没想到共同奋斗这么久,你居然为了利益耍赖。”

纪星克制着脾气:“你是员工,不是股东。我不知道什么地方让你误会……”

“误会?股份用误会就能抹过去?”

“行。你要是拿出证据证明你是股东,我认。”

“口头上约定俗成,默许的话,哪有证据!怪我太信任你们!当初脸皮薄没有谈清楚,白白被你们欺负!”小夏叫道。办公室本就不大,外头的员工都看了过来。

纪星吸一口气:“你想要什么?”

“很简单!我是星辰元老,当初是技术入股。星辰的股份,我至少要3%。”

“不可能。”纪星道,“1%都不可能。”

谈判不欢而散。

纪星立场坚定,表示绝不会给。如有异议,法庭上见。但小夏没有证据,没法诉诸法律,拂袖而去。

纪星情绪也很差,直到下班后都缓不过劲儿来。她很冤枉,明明是聘用的员工,怎么就非认定自己是股东了?

她在家收拾行李,不停叹气。最近天气转冷,她得多搬些秋冬的厚衣物去韩廷家。打开手机,韩廷的定位点在来她这儿的路上。今儿还是他生日呢。她原打算假装情绪不好给他惊喜的,这下好了,不用装了。

还沮丧着呢,韩廷电话过来了。

她赶紧跑去开门。他这人也是怪得很,每次接她,都不在车里等,非要上楼来接。

拉开门,韩廷瞧见她一脸可怜模样,问:“怎么了?”

纪星不答:“今天在家吃饭么?”

韩廷说:“朋友聚会,带你去玩儿。”

“噢,我收拾一下。”她蔫蔫地说。

韩廷随她进屋,问:“出什么事儿了?”

这问题开了她的话匣子,她一脸懊丧,叽叽咕咕把事情原委讲了一通,她对小夏很不满,可发泄后又于心不忍,说:“我清楚小夏的为人,她不是想讹我,她是真觉得她该拿股份。可我觉得她真不是股东啊!”

韩廷全程听着她描述小夏的背景经历性格态度工作情况。他一边听,一边拉开她衣柜门,挑了几件厚衣服给她整理行李箱,行李收拾好了,又挑了今天出门要穿的内搭,裤子,大衣,丝巾,一整套放在床上。

等他忙完,她也讲完了。

韩廷就回了一句话:“不讲‘觉得’,事实证据是什么?”

纪星打住,说:“她跟星辰签的员工合同,没有任何股份权益。”

韩廷:“这不就结了?”

“……”纪星没话说了,叹了口气,拿起床上他挑的衣服换上,“可我还是有点儿难受,相处了快一年,那么好的朋友,变成这样。”

“又来了。”韩廷道,“我有没有跟你讲过,员工就是员工,可以当作棋子,可以表现公共情感,却讲不得私人感情?”

纪星不吭声。

韩廷:“你要实在放不下她,我帮你设想下,她以后逢人说起你,大概都是一通臭骂。这样你会不会好受点儿?”

“……”她一脸灰地看着他,“你能别戳我心窝子了吗?”

韩廷:“提醒过你多少次,少讲那些有的没的感情,害人害己,一切按制度来。不听,以为我害你……”

“你别说我啦。”

韩廷皱眉:“说了你不听,错了还不让训……”

话没完,她飞扑去他怀里,搂住他的腰不停地摇:“哎呀,不许说我了!不许说了!”

韩廷蓦地止了言语,看着怀里扭来扭去撒娇的女孩,竟就真没说了。他摸了摸她的腰,道:“能先把裤子穿上么?像什么样子?”

纪星松开他,蹦回床上穿裤子,好半晌了,低声一句:“我真没坑她。”

“我知道。”韩廷说。

室内安静了下去。

他看得出她心里难受,上前一步,手掌揉揉她头。要收回手,她却追上来,拿脸蛋在他手心蹭了蹭,肌肤温热而柔软。

他心头一软,忽低下头唤了声:“纪星?”

“诶?”她正穿袜子,一抬头;他凑上来,在她嘴角边轻啄了一下。

吃饭的地方依然是上次韩廷打牌的那家餐厅。

进门前,纪星不免吐槽:“这餐厅是你们家的么?总来这儿?”

“不是。”韩廷说,“肖亦骁家的。”

纪星:“……”

韩廷道:“你以后再来就报他名儿,免单。”

纪星不信:“吃很多也能免?要吃了上万呢?”

韩廷瞟她肚皮一眼:“你那是什么肚子能装下这么多?”

“我一人来干嘛?肯定公司宴请啊。”

韩廷:“那就从我帐上划。”

纪星:“……”她掐了他手一下。

韩廷:“你这表达爱意的方式够特别的。不妨留着晚上使。”

“……”纪星发现他这人啊,大体是正经寡淡的,却又时不时对她露出没个正形的一面,叫她莫名有种自己很特别的感觉。

还想着,他不经意间捉了她的手牵住。

进了包间,一帮和韩廷岁数不相上下的男人围一桌玩牌,全是他私交好友。正是曾荻头一次带她来却又无法融入的那个圈子。

某位男士一见韩廷,就笑着调侃:“您可真是大忙人呐,说好的七点,这都过了一刻钟了。一帮人候着,您老腕儿够大的。”

韩廷:“这得怪作东的那位时间定得不好。成心为难我。”

另一位英俊而安静的男人开口:“怎么还成我的不是了?”

肖亦骁接茬:“我们时间自由,他却翘不了班,这不是为难他?”

韩廷:“这个点,外头堵得跟孙子似的,我也没法子,给各位赔不是了。”

“得了。今儿他寿星,都让着点儿。”

纪星站一旁跟听相声似的瞅着他们侃。韩廷以前都跟她讲普通话,渐渐熟悉亲密了,就时不时讲北京话。她听习惯了,还挺喜欢。

众人的目光渐渐看向她。

韩廷松开她手,稍用力揽了下她的肩膀,道:“介绍一下,纪星,我女朋友。”

纪星脸颊发烫,抿唇笑着冲众人点头打招呼。

肖亦骁逗她:“你也别害羞紧张,这些都不是坏人。就数你跟前站着的那个最坏。”下巴指韩廷。

纪星没忍住笑:“我也觉得是。”

韩廷瞧她那吃里扒外的得意样儿,眼神稍显意味深长,一副“待我回去收拾你”的意思。

纪星想起什么,歉疚地小声说:“今天你生日?我不知道。之前看你护照,把日月看反了。没准备礼物。”

韩廷原就不在意,说:“不过生日。今儿也就朋友聚个会。”

正说着,旁边有人起身,把座位让给韩廷:“等会儿吃饭了,最后一句让你玩儿。”

韩廷坐下,回头看纪星,目光扫扫身边的椅子,纪星坐他旁边看牌。

上次玩的桥牌,这次玩起了斗地主。纪星不好看两家牌,于是往韩廷那边贴了贴,脑袋都快安到他肩头上。

对面,肖亦骁笑:“你俩这虐狗呢?”

韩廷理着手中的纸牌:“你丫今儿话忒多。”

肖亦骁看纪星:“你觉得这局谁能赢?”

纪星脸朝韩廷指了指:“他。”

韩廷看着牌:“谁?”

纪星:“韩廷。”

韩廷缓缓笑了下,出了牌了,回眸瞧一眼肩上她的脑袋,低声说:“乖。赢了给你买糖吃。”

纪星:“……”

周围站着坐着的几位男士看他俩这样儿,交换眼神,笑容隐忍;纪星见着,有些心跳加速。

出了几圈牌,又轮到韩廷。他还剩一对J,一串456789,他正要出那一对J。

纪星:“嘶!”轻轻扯了扯他的衣服。

韩廷回头:“怎么了?”

纪星指456789,说:“我觉得这个好。”

一对J万一别人要得起呢。

韩廷手指在那对J上拨弄了一遭:“我觉得这个准赢。”

纪星:“我觉得那个会赢。”

韩廷:“要输了怎么办?”

纪星脸一红,小声:“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周围人不懂,这是只有他俩才懂的秘语。

他看她半刻,倏然一笑:“行。”

出了456789。

对面,肖亦骁浓眉一挑,来了个5678910。

纪星傻眼,不吭声了。

韩廷手上那对J也再没出去。

肖亦骁赢了,一看韩廷的牌,笑:“干嘛不出对J?你不是会记牌么,QKA2都只剩单张了。”

韩廷:“我这边有个卧底。”

纪星:“……”

她把脑袋埋进他肩头:“害你输了。”

“没事儿。”他摸摸她的腰,“回去补上。”

这局打完,要上菜了。

纪星去洗手,她以前不注意,后来跟韩廷学了饭前洗手的习惯。回来碰见韩廷跟肖亦骁站在走廊上讲话。

肖亦骁说:“这要真查下去,牵扯众多,怕是个大案。”

韩廷淡淡的:“好歹玩一场,不玩点儿大的?”

他觑见纪星,后头的话没说了,神色缓和下去,朝她伸了手,她小跑过来拉住,随他进去。

吃饭时,他的朋友都很有风度。坐她旁边的时不时照顾一下让她夹菜,说话也捎上她以免她受冷落。但没人拿她开玩笑,查户口。

纪星也渐渐放松下去。

众人玩到十点就散了。

出餐厅时,韩廷说:“手伸出来。”

纪星伸手。

韩廷放了颗糖在她手心。

她眼睛一亮:“哪里来的?”

“前台。”

她撕了包装纸,将糖果塞进嘴里,说:“我嘴巴很甜,你要不要尝尝?”说着,仰起脑袋嘟嘟嘴。

他低头亲了一下,蜻蜓点水般。

她轻快地上了车。快到家了,她精神还很好。

韩廷说:“今晚心情不错。”

“嗯。”

“我还担心你会觉着无聊?”

“为什么?”

“朋友聚会,无非是聊天吃饭。”他调侃,“大概不是你这年轻人的模式。”

“我朋友聚会也就唱歌,桌游。”纪星回想,“也很无聊。我五音不全,KTV简直是噩梦。桌游也总被人看穿。啊,你肯定适合。你要玩狼人杀,绝对每局都赢。”

韩廷无意义地弯了下唇角。虽然赢这个字有足够的吸引力,但他对这种小儿科的游戏没兴趣。赌注太小,叫人提不起精神。他更有兴趣的是如何彻底搞垮朱氏,如何掐住韩苑和董事会那帮人的命脉,如何在同科广厦触犯他底线时一招毁了它。

纪星说:“我不喜欢玩狼人杀,说谎我也会,但每次看到好人被我骗,我就于心不忍露出马脚。”

韩廷想了下那幅场景,没忍住笑出了声。

纪星:“你笑什么?”

韩廷:“星辰能摸爬滚打活到现在,也算稀奇。”

“……”纪星一脸假笑,“多亏您老帮忙。”

韩廷跟着她假笑:“不谢。”

“话说回来,”车停在家门口了,韩廷说,“生日礼物忘了没关系,赌注是不是得兑现了?”

纪星说话算话,上楼便兑现了。

浴室里雾气缭绕,水声淅沥,她半跪在花洒淋水的地砖上,喉咙里卡得深深的,堵得严严实实。朦胧之中,她心想,以后不该给他打任何赌。她玩不过他的,总是输。

可当她被他捞起来摁在光滑的流水的玻璃上,缠着他的腰,被他进出时。她脑袋趴在他肩头,清水从他发间她唇间流过,她忽又觉得好像输给他也心甘情愿。

她被他翻来覆去折腾一个多小时,最后体力不支被他抱回床上,沾床便迷糊睡去。

韩廷睡前拿遥控关灯,忽见床头放着一个小小的铁盒子。

他愣了半刻,拿过来打开,里头一摞小清新的照片卡,初看没什么特别,反面却拿彩笔涂鸦,画了画儿写了字:

“亲亲卡

使用此卡片,得到小星星kiss一枚。

(注:亲‘哪里’都可以哦~~~(&gt_&lt)~~~)

本卡片仅限韩廷使用,最终解释权归纪星所有。”

“按摩卡

使用此卡片,得到小星星按摩十分钟。┗|`O′|┛ ~

本卡片仅限韩廷使用,最终解释权归纪星所有。”

“静音卡

使用此卡片,在斗嘴时让小星星闭嘴三分钟。╭(╯^╰)╮

本卡片仅限韩廷使用,最终解释权归纪星所有。”

“原谅卡

使用此卡片,让小星星原谅韩先生一次。(ˇ?ˇ)

本卡片仅限韩廷使用,最终解释权归纪星所有。”

除此之外,什么抱抱卡,做饭卡,不生气卡,陪.睡卡,解锁姿势卡,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最后还有张祝福卡。

“祝福卡

祝韩廷天天快乐。

纪星。”

安静的夜里,

韩廷看着手中这摞孩子气的卡片,看了好久,忽然低下头去揉了揉额头,边揉边极轻地摇了摇头,唇角却弯起一丝柔软的弧度,好久没有散去。

推荐热门小说你比北京美丽,本站提供你比北京美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比北京美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chapter 56 下一章:chapter 58
热门: 神秘山里汉,甜宠小农妻 如果声音不记得 道神 亲爱的苏格拉底 楚宫倾城乱 南江十七夏 原来 [综英美]我不是我没有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在逃生游戏中恃美行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