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4

上一章:chapter 53 下一章:chapter 55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纪星推开包间门,里头,试验中心的领导们正愉快交谈。她一秒钟换上标准的笑容,朝众人走过去。

坐下之后,她情绪却有些不对,心思难以集中——只是两天没联系韩廷,她像过了两年。她原以为他很忙,不料竟过得这么“逍遥”。

涂医生问:“怎么了?”

她回过神,微笑:“好像喝得有点儿多了。”

“那你少喝点。”

“嗯。”纪星应着。可毕竟她有求于人,酒虽然可以少喝,桌上的气氛却也全指望她调动,不可怠慢。

她打起精神,很快调整心情重新和领导们交谈起来。

说话是件费力气费脑子的事儿,得说得人心花儿开,又不能表现出太过低劣的奉承,纪星觉得吃这一顿饭比熬夜还累,关键还时不时想起韩廷就在隔壁,跟曾荻一起喝着茶,心就跟针扎似的。注意力两头游移,她更累了。

……

韩廷喝着茶,并没有看面前的曾荻。

他是半小时前收到的曾荻的消息,没有文字,就一张照片。

一桌子的男人,纪星立在中间,仰面喝着一杯酒,周围的男人们满脸笑意。

第一眼的确叫人不舒服,他比较担心她的酒量,怕她喝多了。而更叫他介意的,是曾荻。

她比他想象的还要放不下。

韩廷放下茶杯,问:“最近过得怎么样?”

曾荻轻笑:“你还关心我啊?”

韩廷不置可否,说:“你跟常河相处得还好?”

曾荻问:“你吃醋了?”

韩廷说:“那就好好处,别做对他不好的事儿。像上次拿同科的消息给我,这种事儿以后别干了。”

两人各说各的,他就是不搭她的茬儿,曾荻脸上笑容消失:“你这是给我安排下家了?”

韩廷一笑:“自然轮不到我安排。”

曾荻端起茶杯。她跟韩廷相处,一贯都是如此费劲。

她最擅端着架子,偏偏他比她更能端,看破不说破,对送上门来的麻烦统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怕她被刺激得不行说破了,他也一个太极绵掌给推回去。

她喝了会儿茶,看笑话似的说:“你不用去那边看看?”

韩廷:“人工作应酬,我凑什么热闹?”他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曾荻心里不畅快,说:“你最不喜欢我跟人应酬,倒对她宽容得很。”

韩廷没说话,也懒得反驳。

曾荻追问:“你到底喜欢她什么?能说给我听听么?”

我跟你说得上么?韩廷心想。

他不答,只道:“我今天来,就为说一声。”他拿起手机,把她发给他的图片消息给她看,点了删除,“以后这种事儿别做了。不知道还以为跟踪她呢?”

曾荻:“我跟踪她?我犯得着吗?也就是碰巧……”

韩廷:“说好了不联系,该利落点儿不是?”

“你……”曾荻仿佛还是无法接受,可又挫败得无话可说,轻嗤一声,“到底是比我年轻,讨人喜欢。只是不知道韩总还打算玩多久。”

韩廷听不下去了,略皱了下眉,说:“我跟她在一块儿了。”

曾荻顿住,知道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眼睛失焦了一瞬,虽然扯着嘴角笑了一两下,脸色却相当难看,强撑着。忽放低了声音,问:“你……有没有……”她想要问什么,却也没问,换了句话,问:“你会觉得对不起我?”

韩廷看她半晌,也是意识到太让着她了,不禁凉笑一声:“这话你怕是没资格问我。”

曾荻被他言中,一时没吭声,喝了口茶了,说:“好歹我也跟了你两三年,耗费了青春。”

韩廷:“我不想把话说得太难听。可有没有耗费,你心里不清楚?”

曾荻不接话,她起初的确不够专一,可她对他是不同的,她不信他不知道。她说:“你果然够狠。是我误会了,以为你对我有情分。”

“有资格讲情分的时候,你要讲交易;跟你讲交易吧,你又要讲情分。都随你的意,有这么好的事儿?”

曾荻哑口无言。

……

纪星那边一番聚会下来,每个人都尽兴而归。

宴散之后,纪星起身送众人出门,在走廊上却正好碰见韩廷和曾荻出来。

纪星的目光与韩廷短暂对上,他相当平静,看不出半点儿被“捉奸”的不适。纪星很快移开目光。

韩廷见她面颊绯红,应是喝了不少,但人走得还算稳,没什么事儿。

纪星不跟他打招呼,他也没开口。

倒是涂医生说:“真巧,在这儿碰上了韩总。”

几位领导也很惊讶,纷纷伸手:“幸会幸会。”

韩廷礼貌与众人握手:“你好。”

涂医生取巧地说:“韩总是星辰的投资人。”

刘主任愈发惊讶,扭头看纪星:“都没听你提起过啊。”

韩廷看了纪星一眼,后者只是对刘主任干笑着,没看他。

刘主任说:“原来是有韩总投资,难怪星辰发展如此迅猛啊。”

纪星不吭声。

韩廷淡笑:“言重了。星辰的事儿我倒没怎么管过,都是这帮小孩儿自己闹腾,搞出了点儿成绩。刘主任该如何对待便如何对待。做得好了夸一夸,不好了麻烦给些提醒,帮助他们成长。”

刘主任道:“是啊。星辰有实力,这是不争的事实。我们也没帮上多少,算是互利共赢。”

纪星听着他们的对话,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有韩廷这样的轻松自如。

两拨人简短闲聊,到了大厅才分开,纪星看了韩廷一眼,他也看向了她,但什么也没说,先和曾荻出去了。

纪星一瞬间恨不得咬死他。

可她还得对领导们微笑,亲自到门口送客。

有位领导或许酒喝多了,上车前和纪星握着手,好半天不松开,讲了一堆鼓励的话,关门前又在她手背上拍摸了一道。纪星有些抵触,却也只能佯作不知,干笑着承受,默默抽回手,对着开远的车挥手再见。

直到车开走了,她才放下有些发酸的手臂,脸上笑容散尽。

秋风吹着,她有点儿冷。一回头,就见韩廷插着兜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目光凉淡看着她。

纪星一见他那眼神,就知道刚才的事他看到了。

不知是酒精还是报复心作祟,她忽然觉得很痛快:惹怒了他。

她心想,气死你,气死你最好。

两人隔着一段距离站着,餐厅内的灯光投射出来,亮白一片铺在两人中间。谁也不讲话,谁也不朝谁迈进,就那么僵持着。

最终,韩廷拔脚朝她走过来,到她跟前了,问:“不冷么?也不把外套穿上。”

他如此平静随意,纪星脑子里顿时一炸,道:“怎么不送你前女友回去呀?”

韩廷俯视着她,淡淡问:“谁是我前女友,我倒不知道了?”

纪星皱眉:“曾荻!”

韩廷说:“她不是。”

随随意意一句话又把她给堵了。这人讲话最善避重就轻,逗小孩儿似的。

纪星憋着一肚子气瞪着他看,以为他接下来要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些天不联系她,为什么会和曾荻单独约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他没有,只说:“把衣服穿上。”

纪星咬了下牙,问:“你来这儿找她干嘛?”

“谈点事儿。”韩廷说,“你该不是吃醋了?”

“吃醋?”纪星被他这淡定的态度刺激得跳脚,一时口不择言,“我吃什么醋?至于吗我?反正也就是试试,成不成还不一定呢!”说出口自己也有些心惊后悔。

但韩廷居然没恼,他瞧她半刻,说:“那倒是。”

“……”纪星一时气得啊,抿紧了唇,死盯着他。半刻,突然转身就走。

韩廷捏住她手腕将她扯回来,低声道:“我跟她现在半点儿关系没有,喝个茶你也能跟我闹。你盛装打扮成这样跟一群男人喝酒,我要照你这脾气,是不是得闹死你?”

纪星愤道:“你乱说什么,我这是工作!”

韩廷:“你这工作里头还有摸手呢?刚那男的是谁?”

纪星下巴一抬,居然有些挑衅:“和你一样,上级领导!”

韩廷没说话了,脸色平静得仍是没看出半点情绪。他自上而下缓缓扫了她一眼,从她细细的眉毛到红红的嘴唇,从露出的一字肩到裙摆下光洁的小腿,他眯了眯眼,忽说:“学聪明了,嗯?”

纪星一愣,猛然明白过来了,红着脸道:“你什么意思?”

韩廷幽幽看着她,不说话。

纪星到底是没他沉得住气,说:“你说我故意穿这样惹了是非?”

“我可没说。”

“你就那意思!”

“什么意思重要么?”韩廷说,“我就是纳了闷了,刚被人骚扰了,你是不是得要辞职啊?”

纪星被他这毒辣的讽刺气得脑子都蒙了,满脸通红。

韩廷也知这话是重了,全被她气的。他也不知今天非跟她较个什么劲儿。

司机将车开了过来,韩廷拉开车门,看她一眼。

纪星本就因酒精头晕脑热,刚又跟他闹了一番,此刻更气了——他们明明在吵架,她气得要死,他却半点儿不恼,跟没事人一样,还指望她会上车跟他走?

她杵在原地不动:“我不去你家!”

韩廷瞧她半晌,竟笑了一下,说:“送你回家,你也得上车不是?”

纪星拿他毫无办法,跟打棉花似的,忿道:“我自己叫车回去。”说着就要拿手机。

韩廷抓住她手腕把她往跟前一带,她跌到他怀中,抬头望他。夜色中,他眼睛黑而亮,说:“你觉得我会让你自己打车回去么?”

纪星没吭声。

他下巴指了下车上:“上车。还是你想我抱你上去?”

纪星也不想跟他在这门口闹,忍气钻了上去。

韩廷关上车门,绕去另一头上了车。

他才坐上去,就听纪星对司机道:“麻烦送我去xx小区,谢谢。”

她对司机说话,语气相当柔软和善,只是一看到韩廷,小脸又绷起来了。

韩廷也任她由她。

两人起先都没说话,互看着窗外的夜色。

走到半路了,韩廷说:“你讨厌曾荻,倒把她的那一套学得很好。上次在酒桌上你看不上夏璐,怎么也开始用这招儿了?你嘴上说在乎星辰的名誉,却也不介意别人提及星辰的老板,说她是个长袖善舞的?”

纪星怼了一句:“谁让我长得漂亮呢?”

“……”韩廷竟无话可接。不知她这是讲不赢就破罐破摔了,还是恃宠而骄了。

可她装不过几秒,终究还是忍不住发泄不满,

“就算别人说星辰的老板漂亮,会社交,那又怎样?我干的事情清清白白。我跟曾荻跟夏璐不一样,你心里清楚。你别想再用这种方式把我绕进去。我没错!我不听你的!你也别再说我像谁,我就是我自己,谁也不像!”

纪星倔强道,

“我想把自己打扮得好看点,不管是为了给人留下好印象,还是让人对我有好感,这本身就是很正常的事。我愿意!难道要我穿一身黑袍子出来才算正经?就算女性化了点儿,那也是我的本事。我没越线,没走歪道,没开黄色玩笑,也没给人暗示,没干坏事,你没有资格说我!

倒是你,跟曾荻牵扯不清,是一点儿都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了。你以后再训我,也行,反正你是个好老师,上梁不正下梁歪,我都跟你学的。训我之前你先反省你自己!”

她借着酒劲和怒气,一番话噼里啪啦豆子般直倒。前边还说得气势汹汹,叫韩廷无法反驳,后头一时心急却暴露了缺陷。韩廷有些好笑,淡淡反问:“我哪儿跟她牵扯不清了?”

纪星不吭声,快恨死他了。她讲了一大通,结果被他轻易揪住一丁点儿把柄大做文章。

她不想太狼狈,更不想搞得像多吃醋多介意似的,又恨他这么风淡云轻随意调戏她的模样。仿佛什么都在他控制中,明明她都在生气了,他却像玩儿似的,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信手拈来。

她突然间一句话不说了,满肚子骂他乌龟王八蛋的话也都吞回去。

装深沉嘛,谁不会啊。

她看见前边已到了小区门口,喊了声:“停车。”

司机停了车,韩廷正要推车门,

“你不准送我!”纪星突然下令,怒红着脸宣布道,“从现在开始,我们俩在吵架!”

说完推开门,一只脚放下去,下车前,居然还和和气气对司机说了句:“陈师傅谢谢你了。”

韩廷差点儿没被她气乐了,心想,这我的车也没见你谢我。

要说什么,她已甩了他一个白眼,飞快关上车门,一溜烟儿就跑没了影儿。

韩廷:“……”

纪星一路跑进小区,冲上六楼。本来不是很醉,这一剧烈运动,酒精晃得头都晕了,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又不死心地开手机一看,韩廷没给她任何信息。

很好。

她气得头顶快冒烟儿了。

什么狗屁谈恋爱!

他们根本没在谈恋爱!

推荐热门小说你比北京美丽,本站提供你比北京美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比北京美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chapter 53 下一章:chapter 55
热门: 江暖 被偏执神明盯上后[快穿] 穿成反派后每天都在翻车 至亲爱的你 弃僧 我的诱惑美妇 好梦成双[穿书] 九阳丹神 鸿蒙圣王 师父如此多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