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生活

上一章:第54章 生活 下一章:第56章 生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深在那边哄着施怡然慢慢睡了过去,而厨房这边,安陆正抱着孟书容的手臂睡的正香。

两张弹簧床拼在一起,只铺着一层大褥子。孟书容躺在里侧,任由旁边的安陆抱着自己的手臂。她侧过头去,看着小姑娘满足的睡颜,突然就想起来,来这里第一天的那个晚上。

睡在帐篷里面,只有她和安陆,本应该像是被蛋壳包住一样,封闭而安全。但是那天晚上,她还是习惯性地深陷在梦魇的泥沼中。无数双大手拿捏住她,将她拖进深渊中。白天发生的一切仿佛是她想象出来的,没有安陆,没有逃离,她还是在那一间酸臭的屋子里面,忍受着从早到晚的折磨。

许是因为她做了噩梦,睡得不算踏实,惊醒了安陆。当她被安陆晃醒的时候,就听见拉开睡袋伏趴过来的小姑娘轻轻缓缓说道:“书容姐姐,晚上太黑了,我不敢一个人睡觉,可以牵着手睡吗?”

然后慢慢地,距离越来越近,牵手也变成了抱住手臂睡觉。

安陆说的话,她没有信。这么一个敢独自一个人开着车,走在这末世中的人,又怎么会因为不敢一个人睡觉呢?安陆体贴她,可是她自己心中却一清二楚。

冰冷的心慢慢地被捂化了,孟书容往旁边挪了挪,也闭上了眼睛。

初夏的午后,山风带来了太阳的温度,吹的院子中的蕙兰晃了晃,晃醒了屋子中沉睡的人。

阖在一起的眼帘慢慢掀开,安陆感受两人之间比往常更近的距离,心中腾的涌起一股莫名的燥意。以往,都是她抱着孟书容的手臂,睡醒之后总是见孟书容平躺在一边,或者是已经睁开了眼睛。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侧过身来面对着自己。

不仅如此,孟书容的眉头比起以往更舒展了,安陆愣了会儿,才收回自己抱着孟书容手臂的双手,坐起来帮她掖了掖被角,听着她只是呓语一声,见人没醒,这才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院子里,施怡然正坐在水龙头边上的石头上,弯着腰洗着小盆里的杏子。听见声响,她抬起头来,见安陆出来了,开口道:“睡醒了?”

安陆应了一声,随口问了一句:“林深姐还在睡吗?”

“嗯,”施怡然继续洗着杏子,“我没叫她,让她多睡一会儿。你要洗漱吗,我给你腾个地儿。”

说完,白皙的手就从水里抽了出来,施怡然端着小盆,站起身来走到了小棚子下面。

洗了一把脸,吹着温热的山风,安陆也懒得擦了,直接走了过去,开口问道:“怡然姐,你这是准备做什么啊?”

上午施怡然和林深摘回来那么多的杏子,吃了饭之后一人吃了几个,就没有再多吃。现在施怡然摆弄起剩下的杏子来,她心里好奇了起来。

施怡然笑了笑,把小盆中的水倒掉,回道:“我选了些不算太熟的杏子,准备做杏脯,好保存一些。安陆,帮我拿一些盐来。”

安陆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她去拿盐的时候,施怡然用小盆接了些清水,刚好没过盆里的杏子。把盐放进盆中,让杏子在盐水中浸泡半个小时,杀一下青。

用手机定上时,施怡然坐在棚子下的阴凉里,开口问道:“安陆,你什么时候过生日呢?”

“我?早着呢,都要到12月份了。”

安陆也坐在那儿,躲着有些灼热的阳光。如果没有施怡然和林深带过来的手机,她怕是连现在是几月几号都算不明白。

不过,施怡然突然问这个,想必是林深的生日快要到了。

安陆脸上瞬间挂上了八卦的笑容来,显得有些贼兮兮的,“怡然姐,是不是林深姐要过生日了?”

她声音压得低了一些,可是语调却上扬着,配上她弯了的眉眼,显得有些搞怪。

被她说中了心事,施怡然的表情略微不自然了些,但是还是轻声道:“嗯,快了,我想着到时候……”

“是不是要做蛋糕啊?!”尽管条件不算太好,可是提到过生日,最不能缺的就是蛋糕啊,安陆有些兴奋,还没等施怡然说完,就开口道:“过生日可不能马虎啊!”

蛋糕是做不成的,施怡然想的是,到时候蒸一盆发糕,好歹有那么个意思。她本来想着问一下安陆和孟书容的意见,毕竟材料是大家的。结果没想到,安陆直接想要做个蛋糕。

“我们没那没多材料,”话被打断了,施怡然也不生气,她笑道:“上次蒸馒头还剩下一些酵母,我想做点发糕,大家可以当主食吃。”

“唔,”不能做蛋糕,安陆还有些失望,但是她忽然开口道:“到时候可以放一些杏子干进去!”

施怡然点点头:“之后我把杏仁砸出来,炒一下。”

“砸杏仁啊,这个简单,我来做!”安陆拍拍胸脯,又忽然小声问道:“怡然姐,林深姐什么时候生日啊?”

“六月二十二号。”

“还挺二的……”安陆嘟囔着,突然想起来人家女朋友还在自己身边,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施怡然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大家已经这么熟了,熟到互相依靠相依为命了,互相开个玩笑罢了。

没一会儿,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施怡然在手机上按了按,这才把小盆中的盐水倒掉,又接了些清水洗着盆里的杏子。安陆已经坐在了土灶边,烧着水,施怡然则是趁机把一个个的杏子掰开,去了核,把杏子和杏核分开放在了两个盘子里。

土灶上烧着的水开锅之后,又加了些冰糖进去,等把冰糖煮化了,施怡然才把被掰成两半的杏子扔了进去。没有煮太久,三五分钟,看着杏子差不多熟透了之后,她把锅搬了下来,搁在了一边的垒起来的小台子上面。拿起漏勺把杏子捞起来,架在锅上面控着水。

林深起来之后,就看见两个人坐在院子中把杏核摆在硬纸板上。

“准备晒杏核吗?”她嘟囔了一句,直接蹲在了施怡然身边,开口道:“那可得晒好几天,而且,晚上最好收到屋子里面去。”

六月的天气比起之前更是多变,这要是半夜来一场山雨,这杏脯就别要了。

施怡然点了点头,催她去洗脸,自己又忙着摆弄着杏核。等到锅上面的杏子差不多控好水之后,几个人又忙着把杏子摆在新拿过来的篦子上面。篦子是之前她们挑了一些小树枝,削了皮做成的。摆好之后,再盖一层纱布,就只等着在太阳下面晒干就好了。

“这水还挺好喝的。”

一切都做完了之后,林深从锅里舀了一勺煮杏子的水,端着个小碗,喝了一口。

她感叹道:“在西北的沙洲,杏皮水可是当地的特色饮料。咱们现在这个,算是杏皮杏肉一起煮过的水了,差不多,差不多。”

只是她们这一锅“杏皮杏肉水”里,少了那么点山楂、陈皮、甘草而已。

听她这么说,安陆也来了一口,砸吧砸吧嘴,说道:“确实很挺好喝的。”

“好喝也不能多喝,”施怡然走了过来,戳了戳林深的手臂,“等一会儿晾凉之后,灌进瓶子里,放到冰箱去。”

林深捉住她的手,笑道:“知道啦。”

两个人对视一眼,嘴角弯得都可以比得上月牙了。旖旎的气氛让旁边的安大灯泡觉得仿佛要被自己亮瞎了眼,她把盛着杏水的碗刷了之后,开口道:“我去叫书容姐姐起床,让她也尝一尝。”

说完,一溜烟儿地钻进了屋子里。

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在进了屋子之后瞬间就放轻了。安陆轻手轻脚地踱到床边,就看见孟书容的姿势一变都没变,就像她出门之前那样,侧躺着,面朝着她的方向,睡得安稳。

她突然就有些不忍心叫醒孟书容了,好不容易见她睡得这么好。可是,白天睡得多了,晚上就该睡不着了。

“书容姐姐?”她拍了拍孟书容的手臂,轻声喊道:“醒醒啦,该起床啦。”

她没叫两声,孟书容就慢慢地睁开了眼。刚睡醒,她好似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眼中朦朦胧胧的,看得安陆心中莫名一悸。她轻咳了一下,说道:“书容姐姐,怡然姐煮了杏水,起来喝一点吧。”

“嗯……”孟书容清醒过来,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安陆,这才撑着床坐了起来。

安陆趁着她还没有下床,小声地把林深生日的事情告诉了孟书容,对方愣了下,就立刻说道:“是得好好过。”

“书容姐姐,你生日是什么时候啊?”安陆立刻追问到。

之间孟书容的眼神闪烁了下,轻声道:“我的生日已经过去了。”

过去了?这次愣住的人换成了安陆。过去了,是前几天的生日,还是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她心里有些慌,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提起了什么让她伤心的事情。

孟书容已经挪到了床边,察觉到旁边的小姑娘的情绪有些低落,牙尖压了压唇瓣,解释道:“之前每天都很忙,我就没有提。”

况且,她就只能帮到大家一点,要力气没力气,要知识没知识,哪儿会好意思提出来要过生日呢?

她说完,见安陆还是有些愣怔,自己兀自穿好鞋之后轻轻推了她一下:“不是要去喝杏水吗?快走吧。”

推荐热门小说命中注定[末世],本站提供命中注定[末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命中注定[末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4章 生活 下一章:第56章 生日
热门: 梦回大清 老张的哲学 大漠谣(风中奇缘1) 美德的动摇 艳绝乡村 我被全家逼成世界最凶 滚出豪门后我成了团宠 我身体里有只鬼 我靠,被潜了 穿成台言男配伤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