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楼兰新娘

上一章:六、香销玉殒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附身?”楼兰回过头看见月逐酹阴恻恻的脸孔,他扑向班敬远的时候那种表情诡异得泛着鬼蓝的色泽,让人看了不住打着寒噤。

  班敬远挥舞着手中的木桩企图不让逐酹接近自己,乘着当儿,他朝楼兰吼道:“印臣说的对,我看逐酹八成被附身了。你们赶紧走!”

  “走。”楼兰帮印臣整理好衣衫,拉着她从窗口跳了出去,班敬远在另一边拦住了逐酹,不让他追上前。月逐酹的眼睛渐渐变地幽绿萤亮,突然一下抓住班敬远手里的木桩,接着90度的转过身,将他掀翻在地,双腿并拢,向着楼兰和印臣的身后跳过去。

  班敬远倒抽了口冷气,看着月逐酹的身形僵硬地在前方起腾跳跃,速度快得惊人。“怎么、怎么会这样?”难道这所有的理论都在诅咒之下变得像纸一样薄,弱不禁风了吗?

  犹豫了片刻,他边追上前边给钱教授打电话,告知他此地发生的状况。

  楼兰和印臣向着古墓的方向奔去,被女尸附身的逐酹跟在她们的深厚,露出幽森的目光。“乙僧、乙僧,你回来……”他两只手向前伸张着,跳跃之中不断呼喊着印臣前世的名字。

  “楼兰,怎么办?他越来越近了!”印臣用虚弱的声音惊呼着,脚下不停往前赶,仿佛一停下来便会被逐酹的手给抓住一样。

  “那里有一座废弃的庙宇,我们进去躲一躲。”楼兰喘着气,不断地拉着印臣手,给她鼓励。

  这个班敬远不知道捣什么鬼,被月逐酹掀翻在地就不见了踪影。

  那是上次印臣和逐酹发现字迹的庙宇。印臣抬了一下头,看见门楣上依旧淡淡的字迹,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清晰。

  一只手从后面倏地一下抓住她的肩膀。

  印臣吓地尖叫了一声,却被另一只手捂住了嘴。

  “嘘,别害怕,我是班敬远。”他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

  他们三个人躲在莲花型的基座背后,轻轻地喘气。可以听见逐酹一步一步跳跃而来的声音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他好象站在庙门前徘徊,不曾进来。”楼兰偷偷探了个头出去,看见月逐酹站在门楣之外仰起头,双眼直直地看向上方。

  “你知道那上面的字是什么意思吗?敬远?”印臣突然想起上次钱教授曾经吩咐班敬远,让他研究那行字迹。

  “嗯,那的确是于阗国的和田塞文,是佉卢文的一种变体,据我的考证那行字迹是‘李圣天修葺于贞观’,后面的几个字应该是年份,可是已经无法识别是多少年了。”

  “李圣天?于阗国的国君?”楼兰插嘴道:”可是他为何要赶赴千里迢迢来到敦煌修葺一座庙宇呢?”

  印臣又听见了那个苍老而悲戚的声音在说:”大降追福,受佛普度,不舍苍生,兴运慈悲,于时驾降,伏惟尚飨!”

  “因为,李圣天要将尉迟乙僧的舍利子安放在此,以求佛祖庇佑。尉迟乙僧终生未娶,在大唐长安逝世,他死后央求火化,尸骨变成了这颗舍利子,被供奉于此。而修葺此庙,则是他的遗愿。”印臣好象什么都清楚一样的说道,左手探向莲花座的底座,上面有一个小小的机关,安下去竟然出现了一只锥形的木制盒子。

  “乙僧、乙僧……”逐酹的声音又恢复成了一个女子的音色,在凄凄的夜风中飘扬过来,听着让人毛骨悚然。

  他一步一步地跳了进来,双眼发出幽暗的绿色光芒。

  楼兰和班敬远一怔,却见印臣捧着舍利盒走了出去。

  “难道印臣恢复了前世的记忆?”

  楼兰伸出手想去将她拉回来,却见印臣径自走到月逐酹的面前,缓缓地施了佛礼,然后对他说:“莲七,忘了吧,忘了前世的孽,望了今生的恨,从这个男人的身体里面出来吧……”

  她动手将那只舍利盒打开,里面的舍利子发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将月逐酹的周身照射了进去。他痛苦地尖叫了一声,瘫软在地上,旁边出现了一具青黑的女尸,正是实验基地丢失那具楼兰古尸。

  “楼兰,敬远,你们可以把她带回去了。”印臣疲惫了指了指地上的女尸,那具女尸面部的表情狰狞地可怕,僵硬的手指箕张成爪状,不甘心地瞪着印臣。

  她的嘴向前微凸,呡在一块,仿佛想发出一个“M”的音节,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知道那具女尸想说的一定的MUYO,诅咒。

  “安息吧。沉睡的新娘。”印臣低下头,对着那具女尸说了一句。

  在强大的科学面前居然发生了轮回转世的事实,复仇的诅咒、女尸的附身以及那枚不同寻常的舍利子一下子将这些前人理论化的东西个个击破,成物无法解释的谜团。

  “简直可以媲美斯芬克司。”杨嵘咕哝了一句。

  斯芬克司古埃及狮身人面象的另一个称呼,传说在古希腊神话中是半人半兽的怪物。

  “那么,你们都相信这是诅咒在作祟?”钱教授叼着烟斗,一脸为难地看向大家。

  没人做声。

  恢复意识的月逐酹一脸懊恼地坐在一边,双手捧着脸,无法面对他亲爱的妹妹。

  “教授,应该把这具女尸原封不动地埋葬。”班敬远想起那首《楼兰新娘》中最后的几段话,突然冒出这么一个这样的念头。“如果我们再继续研究的话,这具女尸说不定仍然会莫名其妙地附着在某个人的身上,到时候不是人为的力量能够挽救的!”

  “是啊,教授,我也赞同敬远的主张。”楼兰沉思了半天,附和着班敬远说道。

  “重新埋葬?”钱教授站起身,踱着方步走到落地窗的前面,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晰地看见鸣沙山和月牙泉静谧地躺在那里,两种本该不能同时存在的事物却超乎人们想象地共存了几千年,丝毫没有人为的损毁与破坏。

  是一个奇迹。

  也许这具女尸也应该和这般美景一样,安静地沉睡在地底,不要用人为的方式去破坏她亘古不变的安详。

  “你们去准备一下,我们将这具女尸重新封藏起来,然后安葬。”他放下烟斗,转过身来笃定地对大家说。

  逐酹怔了一下,放下手看向钱教授,“谢谢您,教授。”

  印臣握着舍利盒道:“把这个也放进去陪同她一起埋葬吧。”

  “这可是难得一见的舍利子,印臣,你想清楚。”钱教授有些媕娿不定地说。

  “我想得很清楚,让尉迟乙僧的遗体和她一起沉睡吧,只有这样,她才会消除心中的怨恨,收回立下的诅咒,每个人才能活得平安、幸福。”印臣平静地说着,面容安逸恬适地像位被佛法超度的圣女。

  “我有个问题想不明白。”杨嵘突然插嘴道:“既然印臣和逐酹分别是尉迟乙僧和莲七的转世,那为什么楼兰的样貌会和莲七的一模一样呢?”

  楼兰微笑着告诉他:“因为轮回转世的人总是希望自己和所爱的人长相相同。尉迟乙僧仍然是前世的模样,因为他只是想做回自己,皈依佛祖,所以印臣的额间有一颗朱砂佛痣,是不争的事实。而莲七所希冀的是爱上尉迟乙僧,于是逐酹的面容和印臣非常相似,而我大概是上辈子爱上了莲七姑娘了吧。”她有些揶揄地笑了起来,目光碰触到逐酹的眸子,一阵灼热。

  她想她知道自己前世是谁了——那个和尉迟乙僧称兄道弟的于阗国君李圣天。

  逐酹看向印臣,心下怅怅然不知是什么滋味。

  一切准备就绪。石膏泥、棺椁和一些必备的随葬品都安置妥当。钱教授和其他人交代完毕,相继离开墓穴,准备密封。印臣把舍利盒放在那具女尸的枕边,她看着她手上原本青黑色的莲花状手链不知为何却变成了血红的颜色,一点一点在往下淌血。

  “印臣,快点上来。马上就要灌铸铁水了。”

  楼兰在上面喊着她的名字,为了防止以后有人盗墓,他们要向墓穴的缝隙里浇灌进铁水,让它们和墓穴铸在一块,牢固到任何人都无法进入其中。

  印臣用手去碰触那枚手链,它倏地一下变成了温润的白玉质地,仿佛所有的恨意所有的诅咒都在霎时化为灰烬,一切归零。

  “就让我用今生偿你的前债吧。”印臣轻轻地说:“出家人是不打诳语的,一言即出,誓必偿愿。”她拉下了墓穴的闸门,将自己和女尸关在一起。那枚红色的按纽在落闸之后自动开启,向里边灌注烧得火红滚烫的铁水。

  印臣闭上了眼睛,在此之前她看见棺材里的莲七嘴角挂着一抹浅笑,安恬地,睡着了。

  “印臣!”楼兰惊呼起来,想抢进去,却被大家拉住了。

  “这就是她的宿命,无法变更。”月逐酹淡淡地说,“佛祖会保佑她安息的。”

  他转过身,面向鸣山山莽莽苍苍的落日和急欲归巢的山鹰,骤然落泪。

  很多年以后楼兰披上白色婚纱的时候,她坐在镜子前面仿佛听见从某个角落里传来一个声音,幽幽地说道:“我应仍是,楼兰的新娘——”

  “我的新娘,你准备好了么?”

  门外传来一阵喧嚣的声音。

  她微笑着开门,看见月逐酹捧着一束白色的莲花站在那里,英俊异常。

  她迎上去,轻轻地吻了吻他的嘴唇。“我是你永远的,楼兰新娘。”——

  全文完

推荐热门小说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本站提供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六、香销玉殒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我家omega的睡衣派对 17栋男生宿舍 手术直播间 你们嗑的cp在一起了 步步惊心 东北小老板的南方媳妇 彼之蜜糖 我靠,被潜了 男友收割机[快穿] 我在老家开农家乐的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