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香销玉殒

上一章:五、诅咒 下一章:七、楼兰新娘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莲七正在梳妆的时候有侍女来报说李靖将军来访。她蹙了蹙眉头,让侍女请他进来。这么一大清早不知道李将军是为了于阗质子身份的事情,还是她与尉迟乙僧的婚事?

  不过不管怎么样来说尉迟乙僧都不会答应她的请求的。她知道他拒绝她时脸上所流露出来的那种决绝的表情,可是政治就是政治,它可以改变一个人所有的性情以及决定。

  “莲七公主看起来气色不错。”

  李靖将军走进来的时候微微笑着,看上去精神十足,容光焕发。

  “有劳将军挂念了。将军这么一大早来瞧我,想必有事要说?”莲七轻启朱唇,叩声道。

  “好消息。”李靖乐呵呵地说,”公主不请我坐坐?”

  “失礼了。”她抱歉地笑了一下,吩咐婢女端上茶水,让了个上座给他。”将军请坐。将军有什么好消息要跟我说?”

  “自然是公主的婚事。”

  “婚事?”莲七一脸不明就里的表情。

  “想来公主不知道,尉迟宿卫已经答应这门婚事了。他嘱咐老夫说越快办妥越好,一来想为尉迟郡公冲喜,二来我们风尘仆仆也不便在此事上多作耽搁。”

  “他竟然答应了?”莲七有些讶异。

  “他当然要答应了!这是百年一遇的好事,他尉迟乙僧岂能错过?”

  “那……”她沉吟了一下,仍然迟疑了半晌。

  “那公主就等待做准娘子吧。其他俗事皆由老夫一手操办便是。”李靖喝了口茶,起身告辞。

  莲七倒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

  “公主、公主……”

  侍女轻声唤一句,她才回过神来问道:“什么事?”

  “龟兹国的使者送来贺礼,这是礼单。”

  她伸手接过,淡淡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那些礼品随即被送到她的面前,她看着那些珠玉珍宝大宛名马,不多加留心便踱了过去。托盘中有一道闪光吸引住了她的目光,她将那柄打磨得锋利无比的精致匕首拿在了手中,上面映出她美丽的影子,微微在笑。

  尉迟乙僧一早便去“父亲”的帐内请安。尉迟跋质那的状况稍稍好转,只是需要一段时日静养。

  圣天太子正在端着杯盏亲自为尉迟跋质那进药。

  “尉迟大叔,我正有件事情要和你们商量。”摒去从仆,他立在一旁,恭敬地说道。

  “一大早龟兹国的使者就已经送来了礼单,这么说太子已经答应这门亲事了?”尉迟跋质那表情有些不悦,喝完了药重新躺在卧榻之上,淡淡地说。

  “尉迟大叔莫要生气,请听我细细说来。”他微笑着看向假扮自己的圣天,心下早以打点好了一切。

  “与善鄯国的公主联姻,一则可以与善鄯国交好,增强我于阗的国力,二则也可以堵李将军的口,叫他无法在我与乙僧的身份之间玩弄什么把戏。我已经对李将军说明了我的身份,不过这门亲事实则是为乙僧你准备的,我只是做一个样子,先迎娶,再由你拜堂成亲。李将军答应我,等你成亲之后可以返回于阗国即位,而我和尉迟大叔则去往大唐做质子。”

  “这……乙僧怎可担此重任?”圣天变了脸色,踌躇道。

  “大叔,您觉得呢?”尉迟乙僧,也就是真正的太子微笑着看向床上半躺着的尉迟跋质那。“我早已心系佛门,不愿意与功名有丝毫牵扯。乙僧不论是才智还是胆略都胜我一筹,我会修书与父王,向他说明一切的。”

  “父亲……”圣天看向尉迟跋质那。

  “也许眼下这是最好的办法。”尉迟跋质那点了点头,“乙僧你就准备娶那名善鄯的公主吧。”

  “好好待她。”尉迟乙僧拍拍他的肩膀,“毕竟始终欠着人家一份情。”那前世的情分,只好到来生来偿了。

  圣天的脑中浮现出那张美丽的脸孔,绝世的容颜里总有些沧桑的意味,尤其是那双明眸,像盛放着无法言喻的悲伤似的,让人心动不已。

  他真的能够娶到这位美丽的女子吗?

  他低下了头,有些忧郁答应了一句:“嗯。”

  一袭丹红从头顶蔓延至脚踝,像浓烈的鲜血吞噬着整个的灵魂。

  指甲长了,却长不过寂寞。

  头发拢起,却拢不起相思。

  她梳着一头长长的黑发,那是从前世带下来的相思,寸寸揪心。

  莲七呆坐在那儿,看着镜中那个容颜绝美而脱俗的女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装扮妥当,轻轻地从袖口掏出那柄锋锐的匕首,上面有自己清晰而明朗的影子。

  如梦如幻。

  “公主今天真美。”一旁帮她梳头的侍女微笑着,在看见她手中的匕首的同时惊讶了地叫了一声:“公主今儿是您大喜的日子,可千万别武刀弄剑的呀!”

  她笑了一下,吩咐道:“你去看看迎亲的马队到了没有?我一个人坐一会。”

  “是。”那名娇俏的侍女默默地退了出去。

  莲七一个人坐在铜镜之前,心中有一丝不详的预感。手中的那串七枚莲花状的手链泛着雪白的光泽,一如前世。

  他双手合十,对她说:“女施主,我用五百金买五茎莲花,不知施主意下如何?”

  莲七摇头,泪水顺着双颊流淌下来,她不该答应他的呵……如果没有这一声询问,没有他一声允诺,她不会为了一个渺茫的诺言而守侯他千年。

  为了燃灯佛座下的七枚莲花,她耗尽了千年的时光来寻他。那个前世的僧侣,善慧。

  是的,他叫做善慧,修行于大雪山莲花峰座下的一名俊朗的得道高僧。

  她任凭肆虐的泪水如涌泉般泛滥开去,滴在红色的嫁衣上,点点如桃瓣。

  虽然是成亲的大喜之日,可是她仍然忍不住流泪。虽然是一袭凤冠霞帔,可是身心俱疲丝毫没有喜悦之意。

  究竟有什么值得她这样担心和难过的?

  这时侍女匆匆跑进来以焦急的口吻嚷道:“公主不好了,尉迟宿卫在奠鹰的时候受了惊吓,从迎亲的马队上跌了下来,伤势严重。”

  “什么?”莲七站了起来,泪痕红邑尤未干。“他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我就知道,他不可能这么爽快地答应这门亲事!”

  “宿卫说此乃天意,并且让圣天太子穿上新郎的盛装,代替他和公主拜堂。”侍女战战兢兢地说着,后退了一步,低垂着头。

  “代替!这婚事岂是可以代替的!”她急怒攻心,竟从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来。“你去告诉那个负心的男人,我这辈子非他不嫁,他若不愿意娶我,我便自行了断!”

  莲七抽出那柄匕首,决绝道。

  那名侍女被她吓坏了,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莲七的泪水再一次地蜂涌而下,似乎那一整个房间的红颜色,已经成为某种微妙的讽刺。

  尉迟乙僧眯缝着眼睛盯着手中的那只苍鹰。

  这是燃灯城当地的风俗,新郎在嫁娶的时候要放生一只鹰,象征着鹏程万里。

  他挥扬了一下手臂,将苍鹰放向空中,嘴角呡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然后在从马背上翻身跌下。

  “宿卫!你没事吧?”马上有仆从跟上来,关切地询问。

  尉迟乙僧将早已准备好的血囊挤破,就有鲜红的血液从他的身下流了出来,逼真到好象他真的身受重伤。

  “快快叫大夫来,宿卫恐怕伤得不轻。”李靖将军骑马赶上前,为难地说道,“尉迟宿卫,哎呀呀,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这、这可叫老夫怎么办是好?”。

  “那只好将婚礼延迟些时日了。”有人建议道。

  “这个日子是千挑万选出来的吉日啊,怎么能说延迟就延迟呢?”还有人说。

  “这……道是难事。”李靖故作迟疑道:“我们的行程本就因为尉迟郡公的伤势耽搁一阵子了,要是再耽搁,恐怕不妥。”

  尉迟乙僧挣扎着起来,用手指了指圣天的方向。

  “宿卫的意思是……让太子替您成亲?”李靖捋着胡须道,俯身问道。

  尉迟乙僧假装虚弱地点点头。“太子可愿……帮乙僧这个忙?”

  圣天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李靖叹了口气道:“依目前的情形,也只得这样了。来人啊,给圣天太子更衣。”

  圣天看了尉迟乙僧一眼,心下一阵难过。不知道那位莲七公主知道真相后,将伤心成何等模样!罪过罪过……

  他被一个小童带领着前去更衣,新郎的衣服华丽非常,峨冠博带,红衣金缕,倒是让李将军费心了。

  稍倾,他掀开帐篷赶上前去到迎亲的马队之中,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名侍女,神色张皇地跪在他的坐骑之前。

  “怎么了?”

  “太子恕罪!公主知道太子要替新相公成亲,执意不从,现下正拿着一柄匕首准备自尽呢!”那侍女急匆匆地说完,不住拭泪。“奴婢恳请李将军、圣天太子和尉迟宿卫,就让公主了了心愿吧!”

  “公主说了什么没有?”圣天有些焦虑地问。

  “公主说她非尉迟宿卫不嫁,若是圣天太子顶替新郎,她宁死不从。若是尉迟宿卫当真不愿意娶公主,公主便自行了断。”

  圣天惊愕地回头看了李靖将军一眼,心说这可如何是好?

  他径自下马,唤来随从低声吩咐了几句,便大步流星地向莲七公主的帐篷奔过去。

  尉迟乙僧赶到帐内的时候莲七和圣天太子僵在那,圣天站在一边,莲七则是端坐在她的镜奁之前,脸上泪痕犹在。

  “你终于出现了……”她对着镜子里的尉迟乙僧说道,然后哀绝的笑。手一扬,便将那柄锋利的匕首刺进了自己的胸口,鲜血从她的身体里面喷薄出来,沾满了她的衣衫。

  “莲七!”尉迟乙僧在她倒地的时候扶住了她的身体,她微微一笑,用最后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我诅咒你,用我的生命和鲜血诅咒你!”

  尉迟乙僧看见她的血沾上了那枚原本雪白的手链,变成一种诡异的青黑色光泽,莫名地有些恐惧起来。“莲七,乙僧实在对不住你。”

  “太子……”圣天上前皱着眉道:“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

  “我要用妃子的礼节厚葬她。”他抱着莲七逐渐冰冷僵硬的尸体,定然说道。

  唐高宗永淳二年。

  圣天颤巍巍地站在秋风之中,抬起头望向修葺一新的燃灯寺,上面用于阗国的文字书写着他的帝号。唐王刚刚将尉迟乙僧的遗体送至此处,并赐他李姓。他将舍利盒摆放妥当,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带着于阗国的臣民在这座供奉燃灯佛的寺庙之前,以悲切无比的口吻念着他写给尉迟乙僧的祭文。

  “……大降追福,受佛普度,不舍苍生,兴运慈悲,于时驾降,伏惟尚飨!”

  他的臣民在台阶之下齐声悲唤:“呜呼哀哉,魂魄归来,伏惟尚飨!”

  不远处躺着几十年前弃绝而死的莲七,想必乙僧把遗体安放在燃灯寺的这一举动是为了永远守护在她的身边,让她磨灭仇恨,消除诅咒。

  李圣天叹了口气,他白色的胡须在风中抖动着,他回过头,已是霞光弥漫。

推荐热门小说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本站提供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五、诅咒 下一章:七、楼兰新娘
热门: 追星不如追经纪人 加油,你是最棒的 乡村大土豪 天下倾歌 远古开荒记 春乡艳少 魔鬼人设不能崩 乡村猎艳记 港黑式英雄二代 骷髅幻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