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诅咒

上一章:四、心迹 下一章:六、香销玉殒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为了尽快找到女尸,钱教授安排了几名基地的研究人员参与这次调查活动。

  钱教授的本意是把这具女尸搬回实验基地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可是谁知道月逐酹把它放进冰库时,转身去找的时候却不见了踪影,这期间也就是15分钟不到的时间。

  当时在场的有钱悦南教授、月逐酹和另外一个研究古文字的助手班敬远。

  那具女尸随着她的陪葬品一起放入棺木之中摆放进冰库,可现在只有一些精美的玉器已经原本盖在她脸上一张幎目。

  楼兰随着几个研究人员走进冰库的时候打了一个寒噤。因为她不在场,而且和女尸的头部复员图酷似,大家都觉得她和女尸的失踪有着一种莫名的联系。为了撇清这样的猜测,楼兰主动申请加入寻找女尸的队伍。

  她在停放尸体的地方找到了那张幎目。她用镊子夹起,仔细观察着。

  那时候敦煌的风俗是在死人的脸上铺一层幎目,也叫做面衣。以素绢为面,内夹丝绵,用来表示身份。身份越高的人面衣也就做得越精美。

  这张幎目大约一尺二寸大小,做工考究。缁帛做面,赤绢为里,中间夹上棉絮,上面绣着当时流行的大文锦图案,非常精致。四角缝有带子,用来系在头部起固定作用。

  “咦,这上面的图案好象隐藏着几个字母。”印臣在她身旁观察着,有些疑惑地开口。

  “字母?”那个专门研究古代汉字的助手——班敬远接过楼兰手中的幎目,对着特制的灯细细观看,在这样的光线照射下可以很清楚地看见这幅大文锦绣中依稀可辨的四个字母,像拉丁文中的MUYO。

  “这是什么意思?”楼兰看着班敬远一点一点变白的脸孔,不安地问。

  他不回答她,反而问起楼兰有没有听过一首诗叫做《楼兰新娘》的。

  “我的爱人曾含泪

  将我埋葬

  用珠玉用乳香

  将我光滑的身躯包裹

  再用颤抖的手将鸟羽

  插在我如缎的发上

  他轻轻阖上我的双眼

  知道他是我眼中

  最后的形象

  把鲜花洒满在我胸前

  同时洒落的

  还有他的爱和忧伤

  夕阳西下

  楼兰空自繁华

  我的爱人孤独地离去

  遗我以亘古的黑暗

  和亘古的甜蜜与悲戚

  而我绝不饶恕你们

  这样卤莽地把我惊醒

  曝我于不再相识的

  荒凉之上

  敲碎我敲碎我

  曾那样温柔的心

  只有斜阳仍是

  当年的斜阳可是

  有谁有谁有谁

  能把我重新埋葬

  还我千年旧梦

  我应仍是楼兰的新娘”。

  他径自念起那首诗歌,低沉而抑郁的男低音将诗歌里的悲戚之情演绎得恰倒好处,特别是那句“而我绝不饶恕你们”,让楼兰和印臣听过去有心惊肉跳的感觉。

  “这首诗和这几个字母有关系吗?”印臣有种不妙的感觉。

  “是佉卢文,诅咒的意思。”班敬远面色惨白地说。

  “诅咒?什么诅咒?”印臣警觉地站直身子,双眼紧盯着那张面衣,心突突地跳得厉害。“难道说这具女尸诅咒我们将她掘出来不成?”

  正说着,那张面衣突然从几案上飞起来,像有只莫名的手在操纵着,径直扑向印臣的脸,将她的眼耳口鼻捂在其间,那四根带子像有种力量在她的脑后用力牵扯,把她面部的轮廓拉得可以分明地从面衣上透印出来。

  “印臣!”楼兰冲上去想解开那具面衣,可是它象生了根一样,无论楼兰怎么用力都拉扯不开。

  印臣的手漫无目的地在空中抓舞着,她的口鼻用力地呼吸,身体在刹那间扭摆得仿佛失了控。

  “快,快去找人帮忙!”她叫嚷着,冲着站在一边的班敬远。

  印臣的手仍然挣扎不停,口中发出被捂住后痛苦的呻吟声,仿佛那句古代佉卢文的诅咒,断断续续地发出“MU—YO,MU—YO”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逐酹气急败坏地冲进了冰库,像扯掉随身物品一样轻而易举地将印臣脸上的面衣一把扯去,摇晃着她的肩问道:“印臣、印臣,你有没有事?”

  楼兰皱了皱眉,觉得他怎么好象说的是“乙僧、乙僧”?

  印臣的手发自本能地抓住了逐酹,眼神干涉而空洞地望着他,张大嘴拼命呼吸。

  从她苍白无力的面孔来看,她只是受了些惊吓,并无大碍。

  逐酹将她紧紧地揽在怀里,拍着她的背哄道;“我不会让你有事,我怎么舍得让你有事……”

  楼兰注意到逐酹的眼神有一些超乎寻常的关切,可是这一个微小的细节并没有吸引她多久,她发现那枚面衣被逐酹扯坏了,露出隐藏在棉絮中一角质地发黄的纸。

  她小心地用镊子夹起来,足足有一尺见宽,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佉卢文。

  她交给班敬远,让他去翻译。

  “逐酹,印臣应该没事了,你带她先回去吧。在这呆久了会着凉的。”她拍了拍逐酹的肩,手心传来一片冷硬冰凉的感觉,大概是他只穿了一件棉布衬衫的原因。

  楼兰没有多想,转身跟上班敬远的脚步,踏出了冰库的门。她回头看了一眼逐酹和印臣,看见他轻轻吻了吻印臣额前的那枚红色的痣,从兜里掏出一串青黑色的莲花状手链,替她戴在手上。

  印臣呆若木鸡地挽着逐酹的手臂,跟着他走了出来。

  楼兰突然发现眼前的月逐酹竟是那么的陌生,他的脸上闪现出一种诡谲的表情,走路的姿势不象平时那么大步流星,而是左腿笔直地迈向前,停住,再拖动右腿依然笔直地跟上。就像,就像恐怖电影里的僵尸。

  想到这里的时候她躲闪到一边捂住知道的嘴努力不让自己尖叫起来。

  月逐酹挽着妹妹的手,用那样僵硬的步伐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回头看了她一眼,深沉地笑。

  楼兰看见他脸上闪过一瞬幽蓝幽蓝的光。

  他将那串原本戴在女尸手上的链子戴在了印臣的手上。难道那手链失而复得,女尸的失踪会和逐酹有关系?

  印臣躺在床上,思绪异常清醒,可是身体仿佛被某种东西控制住了一样,动弹不得。她透过月光看见哥哥逐酹像前几天守着她一样坐在床前。依旧没有灯光,可是她却感觉到今天的哥哥和那天有些不一样:雕塑般的面孔在黑暗中若隐若现,僵硬得仿佛大理石块。

  她想叫喊一句什么,可是没有发出声音。

  “你醒了?”她看见逐酹的嘴唇动了一动,发出的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是不是动不了也不能说话?这就对了,我的手链会让你舒舒服服地躺在这里,直到我们圆房为止。”

  圆房?印臣睁大了眼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哥哥是不是疯了,或者是别的一个什么灵魂钻进了他的身体里面,控制着他的思想和行动,他发出一个女人的声音,这个声音听上去那么熟悉,好象是那天在鸣沙山听见的那个白衣女子的声音,圆润动听,只是多了那么一丝诡异。

  “怎么,你不记得了么?我是莲七。我说过生生世世要和你作夫妻,不管是美是丑,是贫是贱,是富是贵,前世你不遂我,我便来你的今生寻你。乙僧,你却为了躲避我而转世为一个女子。也好也好,我便借我的今生,和你做一场夫妻!”

  逐酹尖声利气地说完,边开始动手解她的衣衫。手指不断碰触到她的肌肤之上,一片冰凉如死尸的感觉随即袭来。印臣知道他一定是被女尸付身了,那具原本应该呆在实验基地里的楼兰古尸。

  她闭上眼睛想摇头以示抗议,可是丝毫无法动弹。泪水从她的颊旁滑落,让逐酹的动作稍稍迟缓下来。

  “乖,我会好好待你的……”他吻着她的泪痕说。

  不要,不要这样……她在心底如是说道。

  黑暗中她听见一个声音在说“一诺以诺空,空必偿此诺”,难道真的是哥哥的前世来求取她不曾兑现的诺言吗?

  班敬远将那一张黄纸上的佉卢文翻译了出来,由于年代久远,有个别字迹很难辨认,不过好在大部分还是可以翻译的。他在因字迹不清而没有认出的字体处画上圆圈,交给了楼兰。

  只见上面写道:

  “惟岁次●●五月庚子蒴十五日甲寅,愚夫乙僧诵以清韵之奠,致祭于故夫人莲七。伏惟。

  莲七天然德●,自性怜怜,●蒙承欢,愧不敢受。今刭于喜房,乃僧之过也。何祸来造,我兮无缘。肝肠●裂,泪也涓涓,愿灵不昧,请就歆隆,来此韵馨,尚飨!”

  “是一篇祭文。从意思上来看,似乎是说这女尸名叫莲七,于成婚当日自刭于喜房之中。她的丈夫叫做乙僧,这篇祭文就是出自他的笔下。”班敬远说道。

  “尉迟乙僧!果然是他!”楼兰像知道了什么似的惊呼起来,拍着班敬远的肩膀继续说:“印臣的猜测果然是正确的,那墓穴里的壁画当真是出自尉迟乙僧之手。他终身礼佛,所以很可能拒绝成婚,所以他说‘愧不敢受’。新娘很可能受不了这样的羞辱,于是在成婚当日自杀身亡。我们发现女尸的时候她的头发上插着鸟羽,装饰有珠玉饰物,钱教授推论她死的时候应该是名新娘。”

  “除了说明她的身份以外,这又能证明什么呢?”他一脸纳闷。

  “这证明了你说的那个诅咒也许是出自这个自杀身亡的女子之口。她叫做什么?莲七?”楼兰突然想起那根手链,不多不少,刚刚好是七朵莲花。

  “对,有问题吗?”

  “糟了,印臣有麻烦!”楼兰边说边向外匆匆赶去,”敬远你还愣着干什么,跟我一起去啊!”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晚了你们急匆匆去哪里?”值班的杨嵘莫名其妙地问。

  “你把女尸的细胞切片中的DNA分子激活,然后和逐酹的血样一比就知道了。”楼兰扯上班敬远,一阵风一样走了出去。

  “楼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说印臣有麻烦?”班敬远边披上外套,边跟上楼兰急促的脚步。

  “逐酹刚刚在冰库里给印臣戴上了一条手链,那是女尸身上的手链,不多不少,刚刚好有七枚莲花。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女尸的名字叫做莲七,那条手链就是她所立下的诅咒。”

  班敬远的脸色一下子刷白起来,“你是说现在的逐酹很可能……”

  “我也不确信,只是有种强烈的感觉。”她摇摇头,“但愿我的猜测是错误的。等杨嵘的化验结果出来了,就真相大白了。”

  尽管如此,她还是莫名地有些害怕起来。究竟害怕什么,很难形容出来这样一种仿佛知道又希望结果并非如此的感受。

  月色越来越浓,他们并肩走在寂静荒芜的沙地之上,楼兰的心沉甸甸的,无法言喻的难受。

  逐酹的手冷得像冰块,拂过她身体的时候让她一阵瑟缩。

  哥,醒醒吧,求求你别这样。她在心底呐喊着。不论他们的前世有什么宿怨有什么恩仇与情债,可是今生他们是兄妹,这亲密的血缘关系注定他们始终不能逾越这层限定,做出有悖伦常的事情。

  “印臣、印臣。”有人用力拍打着木门。

  月逐酹怔了一下,将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脖子向后一点一点地移过去,像个机器人的头颅一般。只差没发出转轴“咔嚓咔嚓”的声音。

  印臣心下一惊,瞳孔里满是惧色。她看见逐酹的脸难看地扭曲着,眼角和嘴角已然歪向一边,和死人无异。

  “印臣,你睡了吗?快开门。”是楼兰的声音。

  “是谁?”逐酹的声音又恢复了他原来的音色,他被女尸操纵着,巧妙着变换着两种思维方式。

  “逐酹,我是楼兰。可以让我进去吗?”楼兰契而不舍地拍着门,叫嚷着。

  “我们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印臣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一下子喊出了声音:”楼兰,救我!”

  逐酹的头颅又一点一点地扭了回去,阴鸷的目光盯着床上的印臣,然后僵硬地拖着脚步走了过去,用一只手严严实实地捂住了她的嘴。

  “印臣你怎么了?逐酹你开门,否则我报警了!”楼兰有些声嘶力竭地拍着门,叫喊着。

  听见印臣的叫喊声她确信了自己的猜测,逐酹在里面好象要对印臣不利。她虽然不知道逐酹在里面对印臣做了什么事,可是听见她的那声求救,她就像得到某种号令一样,拼命想去服从。

  班敬远二话不说,用身体撞着那扇木门,啪嗒一下撞了开来。

  楼兰不等他站稳,一下子冲了进去。她心急如焚地向里走,没有灯光的屋子漆黑一片,让她一下子有些不适应。放慢脚步,她深深吸了口气,心中暗自叮咛自己要小心谨慎。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丝毫生气。从屋顶的小窗口里漏下一地月光,班驳的映在地板之上。她看见床上隐约躺着一个人。”印臣。”她轻轻地叫了一句,那个人并没有动弹,只是用微弱的声音“唔”了一声,低低的,像是哀诉。

  “楼兰小心!”班敬远走在她后面,见她进了屋,门后便窜出一道黑影,双手向她的脑后抓过去。

  楼兰偏了偏头,灵活地向床的方向做了一个前滚翻,一下子抓到印臣的手臂,将她手腕上的链子一把扯了下来。

  逐酹的偷袭没有成功,转过身斜睨着班敬远,低声喝了句:“找死。”他的嘴唇撇向一边,双唇微张,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班敬远在月光下看清了逐酹的样子,吓了一跳。随手抓过了一根木桩,进行防卫。

  楼兰在里间拍打着印臣的脸,试图让她清醒过来。“印臣,你没有事?醒醒,别吓我啊……”

  印臣渐渐活动了一下手脚,猛然扑到楼兰的怀里哭泣起来。

  “我哥哥被女尸附身了!”

  杨嵘今夜值班。实验室冷冷清清寂静得可怕。

  他看着楼兰和班敬远离去的背影有点感触起来。

  “你把女尸的细胞切片中的DNA分子激活,然后和逐酹的血样一比就知道了。”

  楼兰临走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她是什么意思?

  他想起女尸面部的复员图和楼兰的模样,心下有些疑虑起来。

  实验基地里有每个考古人员的血样分析,是便于发生以外时及时补充相应的血型或者及时了解他们的身体健康状况。

  他在显微镜下把女尸的细胞切片用特制的溶液激活,观察到了那些细微的基因分布,他用电脑将图谱绘制出来,再将逐酹的血样如法炮制了一翻。

  他把两张图谱挂在透光镜上进行对比,居然发现了一个令人惊异的发现。

  逐酹的基因图谱和女尸的相比,除却性别的XY染色体不一样,其他的性状几乎有90%以上是完全吻和的。

  难道说,逐酹是那具女尸的转世?

  他站在透光镜前,再一次的愣住了。

推荐热门小说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本站提供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四、心迹 下一章:六、香销玉殒
热门: 娱乐玩童 淑女飘飘拳 前夫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透视之眼 都挺好 兰陵缭乱1 听说儿子出柜了 楼兰绘梦卷 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