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心迹

上一章:三、古墓 下一章:五、诅咒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沙漠的气候难料。刚刚是月朗星稀的好天气,不过一会便刮起了阵阵阴风,吹着帐篷外的标旗呼呼作响,尉迟乙僧躺在卧榻之上,听见尘土一颗一颗被狂风夹杂着砸了下来,落在帐篷顶上啪啦啪啦地响。

  刚想披衣下榻出去看看,外面却鸣起了不得出帐的号角声。风吹得紧,帐篷摇摇晃晃地几乎被刮倒,可是不一会儿却稳稳当当得立住了,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他听着沙砾敲打帐篷的声音,心中默默念起了佛经。这种虔诚的祷告并未使得沙尘的攻势减缓,反而越发猛烈了起来。帐篷上的响声足足闹了一夜,与马的嘶叫声、人的嘈杂声交错在一起,使整个原本宁静的夜变得喧嚣起来。

  在天将欲曙的时分,沙尘终于平息下来。他皱着眉头睡了过去,被疲劳袭击。

  醒来的时候他满头满脸都是细细的沙粒,早有从仆替他打来一盆水让他洗漱,水浑浊不见底。

  外面的喧闹声愈发大了起来,他掀来帘子出去,看见唐朝的兵士在指挥高昌国的俘虏进行伤亡者的搬运和清理事宜。在他的帐篷四周,被风沙埋没了五个仆从。尉迟乙僧眉头一紧,几乎滚下泪来。“罪过罪过。”他们居然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在风沙来时用身体压住了帐篷,终而被埋没在那一堆尘土之中。

  圣天和尉迟跋质却不见踪影,有人禀报说郡公受了伤,圣天太子正陪着一同照看,他忙乱地踱过去,那一处帐外早已站满了毕恭毕敬的仆从和前来探望的其他国家的使节,毕竟这场灾难中受到伤害的,是他于阗国的最受人尊敬的郡公——尉迟跋质那。

  他掀开门帘走进去的时候,见到圣天给他使了个眼色。他心领神会地微微一点头,看向卧榻之上的尉迟跋质那。

  “有劳太子殿下和各位了。我父亲的伤势怎么样了?”他礼貌性地和帐内的人打招呼。其中包括唐王的得力干将李靖将军、龟兹国的喀疏相国以及自称是楼兰国的那位莲七姑娘。

  他微微蹙了蹙眉,在这些王公贵族之中,她的地位似乎不象他想象中的那么卑微。

  他低头看向尉迟跋质那,后者被吹倒的帐篷压伤了头部和腿骨,至今仍昏迷不醒。

  “父亲,孩儿不孝,让您受苦了。”哽咽地吐出一句话,他轻拭了一下眼角。

  “宿卫不必担心,我们已经派人去请城中最好的大夫为郡公医治。军中也死伤了些许马匹,需要及时供给。另外,还需要另外招募一些人手,也许会在燃灯城耽搁数日。”李靖将军是同情达理之人,虽然外貌粗犷,实则内心细微。“在此期间圣天太子可安排下人服侍郡公多加修养几日,再行不迟。”

  “有劳了。”他作了个揖,些过李靖,却觑见莲七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她不像是被唐兵压迫的女子,倒像是被唐兵优待礼遇的上宾。

  “李将军,这位姑娘是……?”他直言不讳地问道,倒把李靖问了个措手不及。

  “嗯、嗯,这位姑娘是善鄯国国王的义女,叫做、叫做……”

  “奴家叫做莲七。”她吟吟一笑,向他拜了一下,“宿卫的记性和李将军一样让人不敢恭维。”

  楼兰国在两汉时期早已灭亡,后改名叫善鄯。如今倒是仍然有人提及楼兰这个名字,代替善鄯的国名,不过为数极少。他想起那份血书,莲七自称是楼兰国人,他心下一阵疑惑,朝圣天太子的方向看去,后者正以同样的目光看向他。

  早有大夫进帐前来诊治,圣天太子安排大家挪至另外一个帐内歇息。“尉迟宿卫你留在这儿吧,我去陪陪客人。”他嘴上说着,眼中却不舍地看向卧榻之上的尉迟跋质那,脚步有些迟缓地走了出去。

  他守在尉迟跋质那的身侧,不由暗暗担心起来,那名叫做莲七的女子,虽然并无恶意,可是她的身份始终是一个谜团。她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在他的身上,似乎知道什么秘密。

  难道这件偷梁换柱的事竟会泄露不成?

  有些忐忑的,他站在郡公的身侧,希望他能没事。有许多事情,少了一个长者的建议还真的有些棘手。

  酒酣意浓之时,有仆从来报大夫诊断的结果,说是郡公性命暂无大碍,只是腿骨折裂,淤血凝滞,加上头部的伤势严重,怕是要耽搁一段时日。

  圣天松了口气,举杯向李靖道:“唐王鸿福齐天,保佑尉迟大叔性命无忧,我且敬将军一杯薄酒,聊表谢意。”

  李靖乐呵呵地一饮而尽,捋着虬须道:“郡公大难不死,乃大喜也。老夫倒有一事有求于殿下,也好成人之美,双喜临门。”

  “请将军明示。”圣天心下一惊,脸上露出些许止不自然的神色。

  李靖站起身,踱下座位来,边走边爽朗地高声说道:“这位善鄯国的莲七公主对尉迟宿卫一见倾心,求老夫做媒,玉成此事,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他将手轻轻作了个揖,心下暗叫不好,脸上却堆起笑容,应声道:“公主能倾心于我于阗国的臣子,圣天亦与有荣焉。只不过婚姻大事理应由父母做主,郡公病危之时,恐怕尉迟宿卫也无心谈及此事。容我回去与之斟酌一二,不知将军与莲七公主意下如何?”

  “这……?”李靖呆在原地,双眼仿佛请示一般看向坐在南首的莲七,见她玉颈微倾,闭上了眼睛,便道:“老夫等着太子的好消息。”

  圣天略略恭身,放下酒杯道:“列位还请自便,圣天先行告退。”

  列席的宾客们颔首目送他出去,各怀鬼胎地笑。

  李靖坐到莲七的旁边,低声道:“老夫已经把该做的做完了,希望公主别食言才好。”

  莲七呡嘴一笑,“将军放心,我会将一切查清楚的。”

  尉迟乙僧舒了口气,吩咐仆从前去熬药。大夫说郡公的伤势已无大碍,只是须静养数日。蹙起的眉头刚刚舒展开,却瞥见圣天一脸不快地掀开帘子踱了进来。

  匆匆斥退了闲杂人等,圣天太子愁容满面,缓缓说道:”李将军倒很有闲情雅致,替你做了个媒。”

  “什么?”尉迟乙僧失声低唤道:“你答应了?”

  “没有。我推说婚姻大事应该由父母做主,便借故与你商量而退了出来,你可知道他要将谁许配给你?”圣天压低声音,说出一个让他惊异不已的名字:“是那位善鄯国的的莲七公主。”

  尉迟乙僧低头不语,只是在帐内不停地踱着步子。末了,终于向圣天发问道:“你觉得这是李将军的本意,还是那位姑娘的意思?换句话说,他们之间是不是达成了某种协议,莲七姑娘的意思也就是李将军的意思,而李将军的意思在某些时间和场合中又代表了这位姑娘的意思?”

  “你是说这是一个圈套?”圣天挑了挑眉。

  “不知道,我总是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怎么突然想到给我做媒?照理说应该是给你……”说到这他脸色一沉,“莫非他们知道……”

  “我看未必。也许那位姑娘当真对你一见倾心。迫不及待想要与你结为连理,共携白头。”

  尉迟乙僧摇了摇头,幽幽地道:“可是我一心向佛,无心嫁娶。恐怕是要辜负这位姑娘了。”他想起昨晚她一度热切的眸子,叹了口气。这让他想起一段谒子。“天女来相试,将花欲染衣。禅心竟不起,还捧旧花归。”走到案台之前,他挥毫泼墨将这段谒子写了下来,运笔如飞、矫健若奔。

  “这是……”圣天看向他,不解地问。

  “如果李将军再提起这件事情,你就托他将这个交给那位姑娘。”

  圣天接过,揉揉眉心道:“事情恐怕很棘手,不象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难道说你让我答应这门亲事?”不自觉地他将声音略略提高,忘记了尊卑之分。

  圣天做了个手势,道:“尉迟宿卫,你答应也罢不答应也罢,别忘了你的身份。”

  尉迟乙僧低下头,沉吟道:“太子教训的是,一切听凭您的吩咐。只是无论如何,我不会答应迎娶那位姑娘。”

  圣天太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知道。一切等尉迟大叔好转后我们再斟酌不迟。”他捏着那张纸,“这个,你还是亲自交给她比较好。但愿她能就此罢休。”

  尉迟乙僧怔在原处,口中只是念叨着那两句谒子:“禅心竟不起,还捧旧花归。”

  酉时过后,尉迟跋质那苏醒过来,带着一脸倦容和伤痛,看见圣天太子和尉迟乙僧站在自己身侧。

  “尉迟大叔你醒了?”圣天放下一颗悬着的心,微笑起来。

  “父亲,我和太子都很担心你。”尉迟乙僧恭敬地说,挥了挥手,让仆从送上熬好的药汤。

  看见他们面色凝重,尉迟跋质那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摒退掉闲杂人等,圣天太子为他亲自端上药汁,哺喂躺在床上半坐起的尉迟跋质那。

  “李将军要为太子做媒,将那名据说是善鄯国的公主莲七姑娘许配给太子殿下。”圣天边说着,边用眼睛看着和自己互换身份的尉迟乙僧——他才是于阗国真正的太子。

  尉迟跋质那皱了皱眉,道:“太子可愿意?”

  “我一心向佛,自然是不愿意的。”尉迟乙僧恭敬地说道,双手合十摆放在胸前,一脸肃穆。

  “这件事要重长计议。不妨先含糊其辞,打探一下这其中有无阴谋才好。”尉迟跋质那躺回床塌,喝下圣天为他亲自端上的药汁,点了点头。

  “那我先行告退了。”尉迟乙僧径自退了出来。

  他瞥见帐外一个身影一闪而过,身手很是矫捷。

  “谁?”他低声喝了一句,警觉地追了上去。

  前面的人似乎知道有人跟踪而至,奔到一座沙山附近,便停下脚步,缓缓地转过身来。

  “原来是你。”尉迟乙僧抖了抖衣襟,质问道:“莲七公主为何躲在为父的帐外窥视?”

  莲七笑道:“怪只怪太子殿下将身份掩饰得很好,倒让奴家费心了。”

  “公主的意思,乙僧不明白。”

  她挑了挑眉,换了种严厉的口吻问道:“善慧,我来问你,你当真不记得我了么?当真不记得你许下的诺言?”

  善慧这个名字让他想起圣天和他说过的一个传说。他一直觉得听完之后耳熟能详,脑海中也似乎出现了一位笑意吟吟的青衣女子,捏着七茎莲花,向他走来。这个影象和燃灯寺的那尊泥塑、站在黄沙漫天的征途之上的莲七重叠起来,让他隐约捕捉到了记忆深处的某些事物。

  “你是……?”

  “我是瞿夷,前世在此地许你五茎莲花的女子。你曾答应过今世娶我为妻以偿前缘的。”莲七凛然道。

  是了。他想起来了。

  “愿我后生,常为君妻,好丑不相离。”她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确许下了一个诺言,可是那是权宜之计,为了师傅的叮嘱,为了普度众生而无奈许下的一个诺言。燃灯佛在升天的时候在他的额间点下一枚红色的朱砂佛痣,对他说道:“勿坏法身,切记切记!”他不能为了一个女子而改变自己的初衷。

  “公主请回吧。圣天早已将一颗心交与佛祖,生生世世不问男女之事。前世今生甚至来年都不会娶妻生子。”

  “你……”莲七逼迫道:“你若不遂了我的心愿,我便将你和尉迟乙僧互换身份的事说与李将军听了。到时候唐王怒起,也许会派兵征讨于阗国。那时候太子殿下就是想一心向佛,恐怕也于事无补了。”

  尉迟乙僧和她对视良久,终于叹了口气道:“那么除了约为婚姻,圣天任凭姑娘处置。”说罢,便拂袖而去。

  “佛祖有云:出家人不打诳语。善慧,你不能不信守诺言。”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他不曾回头,一面低声颂着《法华经》,一面加快脚步走了回去。

  “善慧你会后悔的。”莲七站在原地,凄凄地说道,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痛下决心。

  父皇的本意,是让他与真正的尉迟乙僧互换质子的身份,乘唐军稍有懈备,重返于阗国,待父皇百年之后即位。

  可是他对皇位并无兴趣。他只是一心向佛,潜心研习画理,如此而已。

  或许假扮的圣天太子比他自己更适合这个皇位。

  去往大唐成为质子,也许能在大唐的地域里学到更多的画艺技巧和更高明的佛理。地大物博、人杰地灵的长安在此刻不仅不是一个囚笼,反而成为一个向往之所。

  若能如此,那么即使李靖将军知晓他的真实身份,也无关紧要了。

  尉迟乙僧想到这一点上,信然踱步向着李靖将军的帐中请求拜谒。

  “快快有请。”李靖将军刚刚卸下铠甲,一身宽袖长袍立在帐中,仍是威风凛凛。

  “尉迟宿卫深夜造访,可有急事?”摒退左右,李将军问道。

  “我有一物呈请将军过目,将军看罢便知。”他吩咐随从捧上一尊和田黄玉制成的玉琮,方柱形的柱体上是层叠着的四方形,代表大地,中间有一个圆孔,代表上天。

  “这是……”李靖心下明了,脸上却故做疑惑。

  “这是于阗国太子的信物,将军想必也知道。”

  天圆地方的造型代表着权力与地位的象征,加上难得一见的名贵黄玉,能随便捧出这样印信的人,身份毫无让人怀疑的理由。

  “宿卫捧来这个,是想告诉老夫你才是真正的太子?”李靖捋着胡须,淡然道。

  “是的。圣天和乙僧在出发之前互换了身份,原本我父皇希望我能回到于阗继承皇位,可是我改变了初衷。我决定把身份继续下去,我仍然是尉迟乙僧,太子仍然是太子。由我和家父陪同李将军回长安,让太子回于阗继承皇位,李将军意下如何?”

  “太子这又何必?”

  “难道李将军让莲七公主打探我和太子的真实身份不是为此吗?”

  李靖哈哈大笑了两声道:“太子果然是聪明过人。你看我为太子所牵的这根红线,太子是否赏老夫一个薄面,应了这门亲事。毕竟这对于阗和善鄯国来说,都是好事。”

  “我正是为此事而来。”尉迟乙僧作了一个揖道:“我和李将军说明我的身份,答应一同回大唐,只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请将军将莲七公主许配他人吧,在下早已一心向佛,不问红尘事了。”

  “这……恐怕不妥。莲七公主对太子一见倾心,若是许配他人,公主想必不依。”李靖摇摇头,为难道。

  尉迟乙僧蘸着水,在他的几案上写了四个字。

  移、花、接、木。

  “太子殿下莫非已经找到这方木料了?”

  “李将军若不嫌叨扰,不妨听乙僧略说一二。”

  “是是是,老夫就听‘尉迟宿卫’指点迷津。”李靖说着,吩咐仆役摆上酒菜,听尉迟乙僧细细道来。

  他嘴上说着,心下却有些罪恶感,过两天,他会让父皇将那座燃灯寺翻修一新,以此赎罪。

推荐热门小说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本站提供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三、古墓 下一章:五、诅咒
热门: 乡村寡妇 鹤唳华亭 大国重工 驻京办主任 苏丹的禁宫 82年生的金智英 我靠,被潜了 都市超级医生 绝世风流村官 我的猫草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