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传说

上一章:一、朱砂佛印 下一章:三、古墓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到处是飞扬的尘土,满目望见的都是一片苍茫的黄沙,横铺一地。战火的硝烟在两个政权之间弥漫,牵连了无数苦难的民众,涂炭了数以万计的无辜生灵。

  “罪孽啊!”尉迟乙僧双手合十眉头紧锁地骑在马背上,任紫骝马的缰绳垂在一旁,把自己带到早已熟识的道路上。

  他向来是一个礼佛的人,虔诚而又善良。这种烽烟四起生灵涂炭的惨状让他不由地发出一声悲叹。

  “尉迟先生看起来很伤感呐!”一个比他更年轻的男子牵了匹白色的御龙骑赶上来,跟他并驾齐驱。

  尉迟乙僧无力地叹了口气,道:“太子,此番去往大唐,却是以质子的身份,不能不让臣伤感。”

  被唤做太子的圣天同样一脸凝重地挺直了脊背,漠然地望向于阗国的方向。

  唐王李世民率兵讨伐高昌国,附近的龟兹、善鄯、于阗为了保全自己的国家苟安一隅,慌忙派出本国的太子与公主同高昌的俘虏一起,作为人质遣送大唐。

  这就是弱小民族的悲哀呵!

  “高昌兵如霜雪,唐王兵,如日月。日月照霜雪,几何自殄灭!”不远处的唐王士兵用粗哑的声音高唱着胜利的凯歌,这豪气冲云天的歌谣却宛如一柄刺刀,在一刀一刀剜着他们的身体。

  自古以来,不论是什么样的民族政权,都要靠野蛮的血腥来掠夺土地。战争将成就他们的霸业!可换来的只能是短短几十年的励精图治、休养生息,王朝的继承者在宁静祥和中懂得了享乐的快慰,于是娇奢与淫逸肆虐、残暴与酷政当道,战争又一次席卷中华大地,这样的历史成为一个亘古不变的循环,无休止地轮回下去。

  随处可见的是片片开着的一丛丛白色小花的红柳,仿佛傍晚的霞彩一样,透着无限的憧憬与希望。尉迟乙僧转过身,看见黄沙漫漫的征途上,有一个绝丽的女子梳着一对入云髻,无助地站在荒夷的路旁,双眸凝望远方。

  看来,又是一个哀怜身世的女子。

  他摇了摇头,轻轻吆喝着身下的紫骝马,向她的方向踱过去。

  他翻身下马,将缰绳送至那女子的手中,道:“姑娘,路途遥远,骑上马讨个脚力吧。”

  那女子冲他妩媚地笑笑,伸出一双纤细无暇的红酥手,手腕上戴了一串白玉制的莲花链子,轻轻地接过缰绳,吟吟道了句:“多谢。”

  尉迟乙僧微微颔首,想着这女子似乎在哪里见过,如何眼熟至此!尤其是她手腕间的莲花状链子,五枚居中,两枚居侧,让他想起定光如来的法座。仔细看来,其实女子手上戴的的确是定光如来的法身及莲花座台,只不过莲花座翻在面上犹如美丽不染尘埃的莲花罢了。

  “先生对莲七的首饰很感兴趣吗?”那名女子一扫刚才的无助之状,压低声音道:“先生救我!”说着,将手上的链子取下,放入他的掌心,声音大得让旁边的兵士都微微注意到她:“既然先生喜欢,那就拿去吧。权当莲七偿您这匹马儿的报酬。”

  “姑娘客气了。”尉迟乙僧不动声色地将宽大的袖子遮住手中多出来的一条丝绢,上面写满了娟秀的字体。

  换作莲七的女子骑上紫骝马慢慢地随着那群得胜的兵士踱过去,她的身边有几个手执干戟与盾牌的武士,寸步不离地跟随着她。

  圣天太子驱马赶上来,远远地望见那一队士兵离开,才缓缓开口问道:“尉迟先生认识那位姑娘吗?”

  他摇了摇头道:“不认识,然而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弱女子备受凌辱与折磨。”

  说着,他拿出她交给自己的佛链和一条质地轻细的丝绢。丝绢上面的字迹是暗红色的,看着让尉迟乙僧眉头一紧,道了句:“善哉善哉!”

  “莲七稽首:贱妾楼兰人氏,姊归夫家待产随姊同往,路高昌遇唐王兵,实虎狼也。贪恋吾姊妹美色,欲献唐王。姊不从,为唐兵凌辱至死。呜呼!冀善心者助贱妾免遭虎狼之口,莲七含泪血书、稽首再拜。”

  “那是……”圣天很难得看见尉迟乙僧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忙翻身下马。因为他知道事情好象开始出现棘手的端倪。

  “殿下请看。”他将莲七的血书交到太子手中,一脸踌躇。

  “尉迟先生打算怎么办呢?你的善心又要开始超度人了吧?”

  圣天与尉迟乙僧相识甚久,自然清楚他为人处世的方式。难免会在一些时候揶揄他两句,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

  不过,圣天太子看着手中的血书想,那女子的确是很美丽呢!

  “太子殿下,时辰不早了,咱们起程吧。”尉迟乙僧牵过仆从献上的脚力稍逊的马匹,跃上马背,顿时气度凛然了起来。

  圣天看着他夹紧马肚,高喝了一声“驾”,向着刚才唐兵所走的方向赶去。

  他挥挥手,身后的一行人骑马驾车地跟上前。

  队伍的背后,残留下片片断壁残垣、森森白骨和万里黄沙……

  日幕时分。

  他们沿着丝绸之路的方向朝着大唐国的都城长安缓缓行进着,风尘仆仆。

  终于,前面的队伍中有人传令下来说快到燃灯城了,进城之后可以稍做整顿,明早再上路。大家都喘了口气。

  尉迟跋质那捋着胡子微笑道:”燃灯城!传说是定光如来转世的地方。乙僧,我们有机会去瞻仰一番定光如来的法身了。”

  “父亲说的是。”尉迟乙僧双手合十,虔诚地垂首回应着。说到礼佛,他一下子精神起来,一扫刚才的踌躇之状。

  “尉迟大叔兴致很高啊。”圣天太子坐在马背上笑容满面。尉迟跋质那与父王交好,他的语气中总是兴奋充满激情的,就像他的画一样,线条流畅、一气呵成。

  “太子亦可同往,跋质那与有荣焉。”尉迟跋质那行了个礼,厚厚的胡子颤巍巍地晃动着,上面沾满了尘土。

  圣天太子道了句”恭敬不如从命”,便笑着下马。立刻便有从仆牵过缰绳,将御龙骑拉到一边。

  三人带着简单的仆从,向当地的村民问了路,转过几条宽敞的街道,才找到一座恢弘的庙宇。

  门口有两根硕大的柱础,上下雕刻着有仰覆莲花瓣的覆盆,中间是古钱套锦纹饰,看上去坚实朴素,显示出厚重庄严之感。

  “想不到在此处也能见到这样精美的雕刻!”尉迟乙僧用手轻抚着莲花覆盆和柱础上面的纹饰,仔细琢磨。

  他的父亲捋着胡子轻轻笑了:”乙僧,这是大唐地域的特色雕刻,等到了大唐你还可以见识到更多。”

  圣天太子摇头道:”可是这座庙宇破旧不堪了,难道就不曾有人想过修缮一下么?”

  “等太子即位再自行修缮也未尝不可。”尉迟跋质那说着,迈开步子踏了进去。

  这是座面积很大的庙宇,进首处是一个大型的方等道场,里面整齐列坐着几十名僧侣,正在念颂晚课。

  早有小沙弥引他们进到道场后面的一个穿堂,简单的摆放着一架”禅”字屏风。两旁是抄手游廊,可以看见两侧简单的禅房,朴素得庄严而凝重。

  过了花厅便是他们希望觐见的供奉燃灯佛的大殿。

  中间有一座双层莲花瓣的座基,佛望着下首,嘴角呡得慎重,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人玩味不已。

  旁边有两座塑像,用土坯制成,有些简陋,但仍然栩栩如生。仔细看能够辨认出一个是手执净瓶的青衣女子,一个是双手合十低首念经的年轻僧侣。

  “这是……?”尉迟乙僧脑中似乎闪过一个这样的青衣女子,笑语吟吟地望着他。这样的姿势,这样的表情,一定在哪里见过的呵!

  “这是燃灯城的一个美丽的传说。施主不曾听说过吗?”小沙弥恭敬地双手合十地说。

  “什么传说?”乙僧问。

  小沙弥刚要开口,尉迟跋质那捋着胡子笑呵呵地对他说;”乙僧,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随太子回去吧。”

  大殿中早已掌上了灯烛,一片烛影摇红。在这样晚诵的低吟声中,风里飘荡着他们虔诚的折射,让人安谧如静水。

  乙僧犹豫了一下,伸手摸出块蓝田暖玉赏给那个沙弥。后者惊异地吓退了好几步,念叨着:“善哉善哉!”

  “走吧。”太子引领着众人从原路退了回去。尉迟乙僧抬头看了一眼,那座青衣女子的泥塑,突然惊讶地发现她的容貌与那名叫做莲七的女子几乎一模一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座供奉“燃灯佛”的庙宇里,会出现一个女子的塑像,笑语吟吟地让他感觉一阵强烈而莫名的熟悉。仿佛数千年之前曾经见过似的。

  尉迟乙僧皱着眉头,低头不语。

  出门的时候有一个小沙弥捧来纸砚笔墨让他们题字。

  尉迟跋质那信手一挥,写下一副对联:“试采悠云缝破衲,闲捞溪月做蒲团。”

  他的字总是和画儿一样,透着质朴而苍劲的力量,让人赞叹不已。

  “好字!好字!”一位批着袈裟的老和尚慈眉善目地赞道。“试采悠云缝破衲,闲捞溪月做蒲团。施主好情趣啊!料想也是同道之人。”

  尉迟跋质那双手合十对着那老僧颔首道:”四大原无我,五蕴本来空。大师过奖了。”

  老僧惊作恭迎之状,施礼道:”原来是……恕弟子有眼不是识泰山,失礼了!失礼了!”

  圣天太子微笑着站在一边。于阗国向来是佛教盛行的国度,人人礼佛信佛。尉迟跋质那更是个中翘楚,不但自己恪守佛门的清规戒律,还将自己的两个儿子取名为甲僧和乙僧。足见其佛心一片。

  他有些得意地率先踱了出去,并没有注意到身边一脸沉思的尉迟乙僧。

  夜凉如水。高昌旧地的气候有些大漠的性质,白天燥热的气息已然散去,弥漫着惨淡的月色。凄凉的古曲悠扬地穿透人的心绪,带着股飘渺神秘的情愫,向着无数个不眠的人儿兜头播洒开去。

  “月下君子,白衣无尘。听筝抚曲,不惹俗身。”

  一个女子清晰的吐字传进他的耳中。尉迟乙僧睡得警醒,在黑暗中站起身,掀开帐篷走了出去。

  一片皎洁的月色下,他远远看见一个白衣女子,抚弄着一张筝,垂首低唱。晚风扬起她脸庞上的薄纱,让他看清了那样一张美丽绝俗的面孔。

  原来是她,那个名叫莲七的楼兰女子。

  “你终于出现了……”她向他粲然一笑。娥眉轻扬,淡淡地带着一丝喜悦地说。

  终于?这两个字用得好奇怪!仿佛在此之前她与他是熟悉已久的朋友,在相约着等待这样一次重逢。

  等待在期盼中到来。

  历久弥新的喜悦于是在莲七的脸上华美地绽放,花儿一样。

  尉迟乙僧呆呆地站在那里,听见这个貌若青衣泥塑的女子笑意吟吟地对自己说话。她的话好象穿越了时空的界限,在记忆的某个角落,有种亘古不灭的熟悉之感闪将出来。

  他们认识,一定!

  他这样想着,轻轻地嗯了一声,权当回应。

  “看来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莲七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轻启朱唇嚅嚅地重复着这句话:”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姑娘的话让在下费解。”他欠了欠身,谢罪似的说,目光一直安分的低垂着,心无旁骛。

  莲七哀怨的眸子注视着他,然而终于什么话也不曾说,只是保持刚才的姿势,举手抚弄着那张筝,启唇轻唱:”月下君子,白衣无尘。听筝抚曲,不惹俗身。”

  歌词仿佛是佛门中的谒子,尉迟乙僧远远地站着慌,双手合十安静地聆听。

  一只手从后面搭上他的肩,善意地拍了拍他。

  他转过身一看,原来是圣天太子。后者正笑意浓重地看向他。

  “乙僧,你好兴致啊!”在私下里他们之间交情甚好,因此圣天常常直呼其名,省去了那些繁文缛节的头衔,以显亲昵。

  “太子的兴致也不差。”他淡定自若地说,并不曾把圣天的话放在心上。

  “你和那位莲七姑娘有约么?怎么一前一后相继出现?”圣天微笑着,心照不宣地看着他。

  乙僧不曾开口,只是低头聆听。顿了顿,他将心中的疑虑缓缓道出:“太子,我总觉得这位姑娘来历有些奇怪,让我产生出莫可名状的熟悉之感。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

  “她的血书上说的好象是楼兰人氏。”俊眉一挑,圣天想起今天辰时发生的事情。”乙僧,我倒是觉得这位莲七姑娘神秘默测,不知是敌是友。也许是唐王派来侦察我们的底细的奸细。”

  “奸细?”尉迟乙僧皱了皱眉头,”善哉!善哉!太子言重了。莲姑娘不可能是奸细。”

  “你这么肯定?”

  “佛祖曾告戒说:‘面由心生,貌合而神离,谓之不善。’这位姑娘心神俱净,只是眉宇间透着无端感伤,怕是另有隐情。”

  “但愿如此。”

  乐声到此嘎然而止。尉迟乙僧开口问道:“太子可知道燃灯城的传说?”

  “知道。怎么,尉迟大叔不曾和你说过吗?”圣天看了看莲七离去的方向,飘来一阵细密的芳香,像是西域的藿叶香,名贵到只有王室贵族才能享用。

  “父亲和殿下曾经提到过?什么时候?”他惊异了一下,不自觉地抬高了嗓音。

  “很小的时候,当时我和你的兄长甲僧初习佛经,尉迟大叔顺便提到过。”他很奇怪乙僧突然对这件事情非常感兴趣。“有什么问题吗?”

  “我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传说?请太子倾囊授之,以解臣惑。”

  “好吧。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再说。”

  他沿着刚才莲七停留的方向踱了过去,那股藿叶的香气越发浓郁了起来。

  月光很明朗,可是冷清地挂在黑蓝的天幕上。几颗黯淡的星只身孤影衬着那轮明月,倒让人觉得悲寂起来。

  “在很早很早的时候有个叫莲花峰的地方,上面住着很多修行的僧侣。有一次,一个叫做善慧的僧侣被师傅派下山去,任务是前往燃灯城,向即将转世到凡间的燃灯菩萨投注莲花,度脱一切劳苦众生。

  “他身带重金,风尘仆仆地赶往燃灯城,可是仍然晚了一步。集市上的莲花几乎都被人买走了。每个人都想向转世的燃灯佛的法身上抛注莲花,以求心愿。

  “正当他踌躇万分的时候,他的对面走来一个手执净瓶的青衣女子。她叫做瞿夷。她的净瓶之中,就刚巧摆放着七茎莲花。于是善慧便向这位美貌的女子求取莲花。他说:‘女施主,我以二百金求取您五茎莲花,不知意下如何?’

  “瞿夷瞅了一眼这个英俊的僧侣,并不回答。

  “眼看燃灯佛转世的时刻就要到了,善慧拦住了这位姑娘,请求用身上所有的钱来换取五茎莲花。

  “瞿夷心动了,于是答应了他。只是在交易之前,她想问他以五百金求取五茎莲花究竟是为什么。善慧虔诚地表示是为了向燃灯佛许愿,他的愿望是:‘为欲成就一切种智,度脱无量苦众生。’

  “于是瞿夷被这位僧侣的无私感动了,对他说;‘愿我后生,常为君妻,好丑不相离。’并以此作为交易的条件,如果善慧不答应,那么她不会把莲花给他。

  “善慧为了师傅交代的任务于是答应了她。瞿夷将剩下的二茎莲花也给了他,说‘今我女弱,不能得前,请寄二花,以献于佛。’

  “于是在燃灯佛降临的那一瞬间,善慧拿着七茎莲花,抛向燃灯菩萨,有五茎莲花变成了菩萨的底座,另外两茎触及到了菩萨的身体,变成衣袖傍依两侧。他的额间多了一枚朱砂佛印,终于得道成仙。

  “在他回头望向瞿夷的时候燃灯菩萨告诫他说:‘勿坏法身,切记切记!’也是因此,这个高僧和这位女子没有姻缘。

  “这个就是燃灯城的传说。”

  “瞿夷?”尉迟乙僧轻轻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很陌生,也许不曾听过。但是这段传说,他仿佛在什么地方看见过。也许父亲真的跟他也提及过,只是自己一时间忘记了。

  他想起莲七刚才幽怨的眼神和她的话语。她说他什么都记不得了,记得什么?他相信自己和她之间应该没有任何约定。

  “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休息了。”

  圣天再次拍了拍他的肩,有些倦意地说。

  “让太子伤神了!”尉迟乙僧恭敬地作了作揖,脸上大有不安的神色。

  圣天微笑道:“那么乙僧你也早点歇息,明日一早我们还要赶路。”

  他躬下背来,道了声“是”。

  他刚刚走进帐篷,便见着一个黑影坐在床沿,默默不语。

  圣天轻声唤了句:“爹。让您受累了。”

  “恩。太子睡了么?”他白天爽朗的声音在夜晚变得有些低沉,细细碎碎的,好象想掩盖着什么秘密。

  “我唤他去睡了。”他回答道。

  “那个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和来历?”尉迟跋质那有些不安,隐隐约约觉得好象会出什么事。”暂时还不曾知道。不过太子觉得那女子面貌善良,料想不是坏人。”

推荐热门小说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本站提供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一、朱砂佛印 下一章:三、古墓
热门: 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 时光旅行者 欧皇他有万千宠爱 驻京办主任 琉璃美人煞 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 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 我靠,被潜了 掌中之物 此间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