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不听话就吃苦吧

上一章:第27章 谁拖谁后腿? 下一章:第29章 只能一会儿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理会郝仁的反应,赵焰紫雀跃着跑向道观。郝仁背着书包,跨进道观的门口。

道观的金色屋檐吸收着午后阳光的余辉,整座道观显得庄重又清静。

因为这个道观坐落在山顶,而此刻又已经是下午,游客并不多。因为没有缆车的缘故,要参观这座道观,除非像郝仁和赵焰紫这样体力优秀又有毅力,否则就必须是大清早就上山,这样才有希望在中午到达道观,再利用一个下午的时间下山。

因此,赵焰紫和郝仁在下午到达这里,几乎就碰不到普通的游客。道观的院子里,只有几个小道士在清扫落叶,就算是刚才在门外大叫大喊的赵焰紫,进入这里之后,也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

院子的地砖,用不同颜色的砖块拼出一个大大的太极八卦图,而在院子西南角,长着一棵苍老又巍峨的参天古松。

郝仁知道这一定是赵广所说的千年古树,怀着敬仰的心情,缓缓的走过去。因为能够到达这里的游人并不多,这棵古树并没有被圈起来,只是安静的长在院落之中。

郝仁凑上前,伸手轻轻的抚摸这棵古树苍老又刚毅的树干。

它的外皮,像铁石一样坚硬而光滑,从外表来看,已经看不到木头的感觉。

郝仁悄悄的运转《凝神决》,感悟着附近的天地之气,居然能够从这坚硬的古松的外皮,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木之气。

而他体内的那颗龙丹,似乎有些跳动,跟这棵古树呼应。潮湿又温暖的气流,顺着郝仁的手臂,通向这棵古树的内部,而古树的木头的气息,也反过来滋润着郝仁的身体。

赵焰紫静静的望着郝仁,她明白郝仁此刻必定有所感悟,并不打搅他。

足足一分钟之后,郝仁把手收回来,长长的呼一口气。上山的疲惫,一扫而空,剩下的,只是精纯的体力和蓬勃的生机。

郝仁心怀崇敬之情,朝这棵古树稍稍弯腰,拜了一拜。

看到赵焰紫愣愣的看着他,郝仁对她笑笑,“走吧。”

赵焰紫呆了几秒,回应一句“哦”,竟然情不自禁的跟着郝仁走。当她从院子里跨进大殿,再反应过来的时候,脑海里浮现起郝仁的刚才那个笑容,忽然间心中一动。

郝仁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刚才对赵焰紫笑的如此温柔,他进入大殿,仰头观摩足足有几米高的三清教主的雕塑,再继续往里深入。

整个大殿,气势磅礴,庄严肃穆。郝仁顿时觉得花费那么长的时间上来看看,果然值得。

赵焰紫亦步亦趋的跟着郝仁,面对这些神情凝重的塑像,她心里微微有些害怕。

穿过大殿,他们进入道观的第二个院落。这个院子的东边,有一座石屋,而石屋的里面,竖着一块年代久远的石碑。

不知道为什么,经过那棵古树的参悟,郝仁忽然觉得,赵广刻意提到道观的古树和石碑,吸引他们去山顶的道观,是有他的道理的。

郝仁站到石碑面前,仔细的查看这个石碑上的文字。

“绳绳不可名,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

郝仁费尽心思,终于看懂其中的一两句。

赵焰紫站在郝仁身边,也默默的念着石碑上的文字。

“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是谓微明。柔弱胜刚强……”

郝仁越看,越觉得其中深奥不解。赵焰紫锁紧眉头,也念的很吃力。

此乃御水之道。

郝仁心头,忽然有了一丝清明。

像是心底有一种感悟熊熊升起,要突破他的胸口,到达他的脑门。

再想到那棵古树的蓬勃生机,郝仁有一种像是以前做数学题的感觉,似乎找到了思路和窍门,即将要把一道难题给解开。

水,滋养万物。水,冲破阻碍。

当……

不知哪里来的钟声,突然打断郝仁的感悟。

而沉浸在思考之中的赵焰紫,同样被吓一跳。

郝仁回过身,看看手机,竟然发现他和赵焰紫在石碑前站了整整半个小时!

从空中掉下的落叶,都已经沾满两人的头顶和肩膀,而那些打扫院子的小道士,也都已经回去休息。

空旷的院子,就只剩郝仁和赵焰紫。

“时间不早了,回去吧。”郝仁说道。

“哦……”赵焰紫乖巧的回应一声,似乎心神还沉浸在那篇石碑的文字里。

郝仁伸出手,帮她把发丝和肩膀上的落叶拍掉。

这无意识的举动,却让赵焰紫回避不及,惊讶之余,又有一丝微微的甜蜜。

这家伙对我其实还不错呢。赵焰紫心里暗暗的想。

郝仁却没想那么多,再低头拍掉自己身上的落叶,带着赵焰紫再从前门出去。

山里的黄昏似乎来的特别早,太阳在远处在山头摇摇欲坠,最后的几缕光线苦苦支撑着天际,好像……天,马上就要黑暗下来。

“赶紧下山吧。”郝仁不敢耽搁,朝着赵焰紫催促。

赵焰紫紧抿着嘴,心中责怪郝仁丝毫都不怜香惜玉,但也不敢真的拖延,还是乖乖的跟着郝仁走向下山之路。

下山的路似乎比上山的时候要轻松一些,但是因为阳光的削弱,脚下的台阶变得不是那么清晰,他们两个反而走的更加缓慢谨慎。

青石板铺成的山道,像是乐器上的一根根弦,而山涧的流水像是音符一样的拨动着山中的节奏,一阵阵清爽又柔和的山风,穿过树枝,发着沙沙的轻响。

他们一边走,一边留意着身边的动静,好像对于这道家崇尚的朴素自然,有了一层更深的感悟。

远处的道观和亭阁,深藏在葱葱绿树之中,幽静深厚。而这些建筑,又借景于自然,跟整座的山林融为一体,让人怀疑此山之中确实隐居着绝世高人。

郝仁欣赏着周围的景色,一路行走,忽然想到赵焰紫,再回头看看,发现她已经停留在很后面,完全不动了。

“喂……”郝仁把手放到嘴边形成喇叭,朝她喊道。

听到郝仁叫她,赵焰紫没有向前行走,反而坐了下来。

搞什么东西……郝仁加紧脚步,再快步返回上去,来到她面前,“怎么不走了?”

赵焰紫嘟着嘴,把脸撇到一边。

郝仁以为她走不动了,干脆也坐在她身边休息。他却完全没懂小女生的心思:他只顾着自己下山,几乎没有理会赵焰紫。而赵焰紫嘴上不说,咬牙坚持跟着他,心里却委屈的不行了。

“走不动了?”看到她迟迟都不起来,而天色却变得越来越暗,郝仁忍不住问她。

“我要是有龙丹,早就自己下去了,谁还管你啊!”她恼火的说了一句。

郝仁这才意识到自己急着下山,忽视了她这个小女生的体力。赵焰紫的父母让他照顾她,他却丝毫没有考虑赵焰紫,赶着时间,上山急匆匆的,下山也是急匆匆的。

“要不然……”郝仁想了想,“我背你?”

“呸!谁要你背我!”赵焰紫气鼓鼓的站起来,朝着山下走去。

“喂!走慢点啊!”郝仁生怕她摔倒,急忙追过去。

这个小女生的心思,他稍微有了一些明白。原来她表面说自己不需要他照顾,但郝仁真的不管她,她又变得真的不愉快。

他们一个加紧脚步,一个护在另一个身边,就像是太极里的黑白双色,纠纠缠缠的,顺着宁静的山道蜿蜒而下。

然而就算他们走的再快,天色还是不可避免的提前变暗。

“你啊!快点啊!”眼看现在离下山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最后一丝夕阳却渐渐的收敛起来,赵焰紫真正的着急起来。

“是往这儿还是往这儿?”郝仁拿着地图,借着黯淡的光线,问道。越是靠近山腰,各种小景点就越多,分叉路口也就越多。

“当然是往这儿!”赵焰紫指着左边。

“哦,那肯定是往这儿了!”郝仁朝着右边走去。经历过赵焰紫连续三次指错路,郝仁已经不再相信她的方向感,凡是她的直觉方向,郝仁就要反着走。

赵焰紫气坏了,但她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的方向感,只能还是跟着郝仁走。说也奇怪,每次郝仁选择赵焰紫所指的相反方向去走,还真是下山的道路。

整座山里,仿佛是没有其他人烟,越来越寂静。郝仁和赵焰紫在昏暗里咚咚咚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清晰。

随着太阳下山,原本秀丽的景色,就变得阴森恐怖起来。赵焰紫毕竟是小女生,面对这种深山老林,难免有些害怕,下山的脚步也没刚才那么快了,当然更不敢冲在前面了,渐渐跟郝仁并肩而行。

郝仁这回猜的到她的心思,主动牵住她的细嫩小手。他倒不是要占她的便宜,而是担心她双脚哆嗦,不小心就滚下山。

天越黑,他们走的越慢。不知不觉,时间早就过了7点,然而按照黑夜里的速度,他们离山脚至少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

这山里,除了刚才那几个道观附近有信号塔,其他的路段,手机几乎没有信号。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郝仁和赵焰紫,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走。

山路蜿蜒曲折,时上时下,他们有时候也搞不清自己走的是上山的路还是下山的路,不过总的感觉是往山脚越来越接近。

“喂,我们不会饿死在这里吧?”捏着郝仁的手心,赵焰紫忍不住说道。

“要是真没什么吃了,就先吃掉你。”郝仁朝着她说道。

“你……”赵焰紫皱起鼻子,气呼呼的看着郝仁,不由之中,恐惧之感却消除了一些。

时间滴答滴答的过去,已经是晚上八点,山脚离他们依然还是遥遥不可及。

大山之中,鸟儿咕咕咕的怪叫着。赵焰紫没有谁可以依靠,只能挨着郝仁,把他的手搂的更紧。

而郝仁也不熟悉山里,更没有带手电筒,只能打开手机,用手机微弱的灯光照射着脚边的道路,希望自己不要一脚踏空,两个人一起滚到山下。

一些奇怪的虫子散发着金色的光芒,不是萤火虫,而是软软的伏在山壁上。

赵焰紫很害怕虫子,依偎在郝仁身边,抓着他的手更紧了。她现在心里是一百个后悔,不应该跟着郝仁去山顶,害的现在大半夜都还不能下山。

“喂,你抓我那么紧,我怎么走路啊?”郝仁转头问她。

黑魆魆的环境里,赵焰紫嫩白的脸蛋上,闪着两点星眸,十分漂亮又惹人怜爱。

“我……我哪有害怕。我是觉得有点冷。”赵焰紫顽强的狡辩,不经意间,不打自招。

郝仁把她滑滑的手掌再往自己掌心里抓紧一些,坚定着下山的信念,继续往前走。

差不多又在黑暗里摸索一个多小时,他们终于看到山下平地的灯光。灯火辉煌的酒店,也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快到了!”郝仁拉着她,猛地加快脚步。他的手机快没电了,而赵焰紫的手机的光线又太微弱,要是再晚一些,他们就真的要困在山中了。

赵焰紫也松一口气,下意识的加快脚步。

终于,差不多十几分钟之后,他们回到景区的入口。

赵焰紫的手心里已经全部是汗,足见她下山的一路有多么紧张。

如今危机解除,她才意识到自己被郝仁牵着走了几个小时,猛地将手掌从郝仁的手心里抽出来。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看到她这种过激的行为,郝仁感慨一句。

“谁允许你牵我的手了!”赵焰紫振振有词的问道。

郝仁懒得跟她辩解,他肚子饿的咕咕叫,而书包里所有的零食,早就被他们下山的路上给吃光了。

他走向酒店,赵焰紫神情复杂的跟在他身后。实际上,她自己知道,下山的时候,她真的很依赖郝仁,要不是郝仁牵着她带她下山,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但是,她内心里又不想承认自己是依靠郝仁下山的。她相信就算有什么危险,她爸妈也能解救她的。

回到山下的他们,好像同盟的关系立刻就解除了。赵焰紫板着脸,就仿佛是郝仁欠她一百万。

见到赵焰紫不想跟他说话,郝仁也不去贴这个冷屁股,他心里想的是今晚要跟她爸爸住一个房间,会不会有点怪。

他们一前一后的回到酒店,各自进入房间。浑身疲惫的郝仁,惊奇的发现房间里留着一张纸条:我和阿紫母亲去拜会附近的一个朋友,可能会晚点回来。

叮咚……叮咚……

郝仁房间的门铃响起。

他跑过去开门,看到赵焰紫咬着嘴唇,一脸的尴尬,“那个……我们出去吃饭好不好?”

推荐热门小说龙王的女婿,本站提供龙王的女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龙王的女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7章 谁拖谁后腿? 下一章:第29章 只能一会儿
热门: 起风了·菜穂子 一粒红尘 永恒天帝 棺材铺打工那些事儿 病弱omega反派C位出道 惊叫循环(无限流) 星际机甲传奇 彼岸花 剑凌九重天 真千金不干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