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上一章:第103章 下一章:第10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从楼下玄关到楼上房间,衣物散落一地。

尹澈被抛到床上的时候,身上只剩一件校服衬衫了。

尺码宽大的衬衫刚遮到大腿根,两条光裸的腿无处安放,蜷缩起来。

蒋尧拽住他脚踝上的红绳,将他拖向自己,声音很哑:“别躲。”

“没躲。”尹澈侧躺着,不去看他赤裸的上身。

“那就看着我。”蒋尧扳过他的脸,“看着我,让我知道你真的想要我。”

尹澈的目光落在别处,没有动。

蒋尧握住他的脚,按在自己的下面,用那鼓鼓囊囊的一大块,轻轻顶他的脚心:“澈澈……要不要我?”

欲得叫人心尖发颤。

谁受得了这样的alpha。

尹澈脚心发痒,痒到心里,终究熬不住,慢慢转身,平躺下来,白皙的面颊染上了一层薄红,不知是热是羞:“你好烦……要,行了吧。”

刹那间,面前alpha的信息素如同洪水泄闸,疯狂涌出,令他呼吸猛地一滞。

在几乎令人窒息的浓郁信息素中,他体内被囚禁已久的野兽终于完全苏醒,挣脱枷锁,凶猛反扑而来。

彻底进入发情状态。

蒋尧的手从他两腿间探入衬衫,往上摸,摸到了一片湿滑。

尹澈想并拢腿,可脚踝被蒋尧牢牢抓着,逃脱困难。

一番挣扎,衬衫磨蹭至腰腹,下面什么狼藉样子看得一清二楚。

尹澈抓过床上的被子,往下身挡,蒋尧与他拉扯争夺,轻松获胜,将被子扔到地上。

尹澈还想抓枕头,然而蒋尧的手指轻揉两下,送了进去。

尹澈瞬间咬唇绷紧。

蒋尧俯身吻他,撬开他的唇齿,又急不可待地送入第二根手指,低声说:“里面好热。”

“……闭嘴。”

蒋尧置若罔闻,加快进出频率:“还很湿……咬好紧。”

“再不闭嘴揍你了。”

“害羞了?”

“你才害羞。”

“我是在害羞啊。”蒋尧又加了根手指,入到深处,“但我更想让你害羞,让你兴奋,让你舒服……上次之后,我去学了很多,保证这次让你忘掉上次的疼,以后回忆起我们的第一次,只有美好和甜蜜。”

尹澈终于抓到了枕头,但没往下面挡,而是把脸埋了进去,闷声说:“多此一举。”

只要是和蒋尧,都是美好的回忆。

身体里的异物感鲜明,但有发情热的抚慰,不像上次那样疼了,只是空气中信息素的浓度已到达了他的临界值,打乱了呼吸,增添了不安。

蒋尧的手指退出去,紧接着,尹澈听见裤子拉链声,他悄悄抬高枕头,从缝隙间望过去,正好窥见蒋尧把脱下的裤子扔到地上。

身上每一处贲张的肌肉都充分进入待机状态,尤其是某处地方。

蒋尧没注意到他的视线,上床握住他的两只脚踝,分开至两侧,抵上他:“澈澈……我可以放出全部信息素么?”

尹澈抱着枕头,看不见脸,但点了点头。

蒋尧深呼吸,再吐气,一点点释放自己。

空气中甜腻的omega信息素渐渐被强悍的alpha信息素包裹、侵占、融合,仅剩的一点点抗拒,在无可抵挡的强硬攻势下,也被迫投降、顺从。

终于,百分百契合。

尹澈抓着枕头的手指缓缓松开。

蒋尧扯走枕头,看见了枕头下脸色潮红的小兔子。

“难受吗?”

小兔子眼神湿润,望着他,不说话,喘息不匀。

蒋尧将他两条长腿架到自己肩上:“不难受的话……我进来了。”

尹澈的睫毛重重一颤。

蒋尧破开了他的身体。

和上次一样,只进来一点,就已经受不了了。

但这次不是疼得受不了。

胀大的器物强硬地进入,摩擦过的地方仿佛有股细微的电流在流窜,又痒又燥。

蒋尧绷紧小腹,热汗顺着肌肉沟壑往下流淌,坚定沉缓地将自己全部送了进去。

尹澈呜咽一声,整张脸皱着,细腰被顶得反弓起来,肚子隐约隆起,两条腿轻微地打着颤。

但没喊停。

蒋尧分不清他到底是难受还是舒服,试探着小幅往里顶了顶。与上次的艰涩相比,这次顺畅得不可思议。那里炙热湿润,紧紧包裹着他。

没有alpha能在这种情况下保持冷静,何况他早就烧昏头了。

“……受不了就喊停。”

尹澈正在努力适应体内的酸胀,忽然,察觉那东西退了出去,一阵空虚感袭来,刚想问怎么了,下一秒,被顶得眼前一白,话卡在了喉咙里。

蒋尧开始干他。

几乎全部抽出来,再狠狠顶进去,响亮的撞击声回荡在房内。

alpha的器物粗硕,将他撑开至上限,才几下,就撞得他五脏六腑翻天覆地。

尹澈嘴唇咬得发白,被按在床上一次次插到底,仿佛直达喉咙口,嗓子发胀,眼睛也发胀。随着身上alpha撞击的频率,肩上的两条腿无力地晃动,脚踝上红绳也跟着晃,时不时地蹭过蒋尧的肩膀,很磨人。

蒋尧侧头吻那条红绳,轻咬他脚踝,那么温柔,可下面却一点都不温柔。仿佛压抑许久,情难自抑。

再温柔体贴的狼,也终究是狼。

体内的热度因激烈迅速的摩擦而不断攀升,发情时的空虚被狠狠填满,满得快要溢出来。

没多久,就压不住了。

alpha的凶猛恰恰是发情期omega最无法抗拒的催情剂。

尹澈立即抬手挡脸,却在半途被蒋尧抓住,按在脑袋两侧。

“放手……”

“不放。”蒋尧喘息浊重,背着光的眼睛暗成了漆黑色,死死盯着他。

无论如何奋力挣扎,都没能逃脱桎梏。

尹澈从来没经历过这么耻辱不堪的时刻。

在明亮的灯光下,在alpha灼灼的目光下,敞开着腿,被插到射出来。一边高潮还一边被顶,身体乱晃,射得小腹上、床单上全是,像失了禁。

他这一张空白了十八年的白纸,在这一刻,被泼上了一层浓浊的白漆,看似依然纯白,但实际上,已经彻底湿透了。

高潮完之后的一两分钟,尹澈脑子里都是空白的,本该觉得羞耻难当,但又舒服得不想思考羞耻心的问题,两种情绪对抗着,直到蒋尧的闷哼声将他拉回神。

相比起他的遮遮掩掩,他的alpha坦坦荡荡,滚烫的脸颊贴着他脚踝上的红绳,滚烫的视线注视着他的双眼,淌着汗的小腹绷紧,重重喘息,全射在了他的双腿间。

尹澈第一次知道,alpha高潮时显露出的浓烈欲望,可以这么性感。

蒋尧餍足地仰头叹息,叹完低头看他,沙哑地笑:“怎么又硬了?看我看得?”

“……放手。”

蒋尧这次很听话地放手了:“我看网上说,对发情期的omega要激烈一点,但我不确定你到底是舒服还是难受,所以想看着你的表情,抱歉。”

现在确定了。他有多舒服,蒋尧一清二楚了。

尹澈扭头,拒绝理会。

然而身体里未消的发情热却尝到了甜头,争先恐后地涌向面前的alpha,渴望与他结合,邀请他来享用。

“休息够了吗?”蒋尧亲了亲他的嘴,狡猾地用信息素勾引他转头,然后含住他的唇,又开始纠缠不休。

“继续了,宝贝。”

卧室灯光明亮,照在彼此赤裸的身上,泛出一层细密的光。

蒋尧下颌的汗珠滴落,落在他的衬衫上,与他自身冒出的热汗一起,将白色布料打湿,逐渐透明,已经没有多少遮蔽作用。随着身体的晃动磨蹭,逐渐往上,腰全露了出来,胸膛半遮半掩。

蒋尧直接替他脱了衬衫。

两个人完全赤裸相对,彼此身体正面的每一寸光景,都尽收眼底。

alpha灼热的身躯压下来,将他的双腿几乎压到胸口,与他肌肤相贴,胸膛相抵,一边感知他的心跳,一边鞭挞他的身体,喘出滚滚热气,几乎将他融化。

尹澈的身体没那么柔韧,又是第一次发情,受不了这样的姿势,也受不了这样持续猛烈的撞击,攀附着蒋尧的后背,抓出一道道红痕。

到后来,意识被欲望浸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双腿夹住了蒋尧精悍的腰,甚至配合着顶撞的幅度微微抬臀,让那凶骇的器物顺利进出,不断摩擦,不断绞紧。

少年人年轻强健的身躯缠绕耸动,滑腻汗湿的肌肤黏在一起,热吻与喘息争先恐后,欲念与恋慕齐头并进。

最单纯的性,也是最情色的爱。

房间里的热度已然到达峰值,发情期的omega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敏感点,即便咬牙忍耐,也没能在alpha凶猛的攻势下支撑太久,再度丢盔卸甲,一败涂地。

蒋尧这回直到他高潮完两次,才跟着一同泄出来。

然而又是在外面。

尹澈红透了眼,忍不住踹他:“你他妈到底懂不懂……”

alpha必须发泄在omega的身体里,才能缓解发情热。

蒋尧抓住他无力的脚,亲了亲:“当然懂,只是不想这么快结束。”

尹澈反应了半秒,总算明白了这人的险恶用意。

社长说的没错,上了床的alpha果然都是流氓、变态,能把omega玩死的那种。

“又不是只有今晚……”

他已经精疲力竭,可发情热没有得到丝毫缓解,反而愈演愈烈,渴望更多。

蒋尧捞着他的腰将他抱到自己身上,亲了亲他含着水光的眼睛:“再来两次,好不好?”

尹澈搭着他的肩,感觉身上乱七八糟的液体都在往下流淌,低头看了眼,看见了自己下面的“惨状”。

越发觉得蒋尧可恶。

可蒋尧迷恋着他的神色,也令他迷恋。

“……就两次。”

蒋尧贴着他的唇,托着他的臀将他抬高:“乖宝。”

尹澈只觉身体一轻又一沉,又被顶到了底。

即便及时咬住了牙,忍不住泄出了一声呜咽。

上次之后,他也去学了很多。这个姿势根本不是适合新手的姿势,也不是会缓解疼痛的姿势。

纯粹是方便alpha插到最深处的姿势。

他们上次莽莽撞撞,无知懵懂,差点留下身心创伤。

但这次,却是身心亢奋。

蒋尧全身心地投入伺候他,将他顶得颠簸不止,同时绞住他的舌头狠狠吮,撞击声、呜咽声、吮吻声不绝于耳。尹澈上下都被搅得一团糟,发情热已然到达巅峰,脑子里晕头转向,什么都无法思考,凭着本能抓住蒋尧的肩,贴紧对方,实在被插得受不了的时候,张嘴一口咬上蒋尧的肩。

“嘶……”蒋尧被咬疼了,报复回来,抚摸他敏感的脊背,将他的腿分开至最大,捏着他的后颈将他提拎起来,直勾勾地盯着他,加快了顶撞的频率,专攻他反应最激烈的地方,凶得很。

尹澈的眼睛透亮红肿,水光在里面蓄了很久,始终执着地没落下来。嘴巴微张着喘出热气,唇色红润,唇边是未干涸的津液。

蒋尧用这个姿势结结实实地要了他两次,到最后一次的时候,他几近崩溃,被摸哪里都发抖,尤其是后背,抖得剧烈,挺起腰不想让蒋尧摸,反而被揪住机会插得更深。

“往下看。”蒋尧从脊背摸到他的尾骨,再从尾骨缝隙探入他们结合之处,“怎么这么多水?”

明知故问。

还带着显而易见的得意。

尹澈不想搭理他,也顾不上搭理他,猛的一个巨浪打来,将他撞得眼前一片花白。

怔了许久,才意识到自己脸颊湿了。

蒋尧放缓了速度,器物慢慢碾进他的身体,逼得他颤抖着,带着哭腔啜泣着,一股一股,将稀薄的液体释放了个干净。

alpha的眼睛炽亮异常,眼里的银光从未如此动人心魄过,盯着他,像盯一只丧生抵抗力、任他摆布的猎物,抬手拭去他的眼泪:“爽到哭了?”

明明是肉眼可见的事实,非要问出来。

问完自己先耳朵红了,搞得两个人都耻得没眼看对方,不知是谁折磨谁。

“继续。”

尹澈甚至还没从高潮中回过神,就又被顶到了底。

小腹上的液体在颠簸中流淌下去,滴在alpha不断进出的器物上,又送进了他的身体。

从尾椎窜上来一股电流,驱使他不得不搂紧面前人的脖子,紧贴上alpha坚实的身躯,每一次起落都摩擦着蒋尧的肌肉,发情热快将他燃烧殆尽。

少年人的欲望真的是燎原火。

不用风吹,自燃不息。

蒋尧的喘息跟他一样灼热,吻他布满泪痕的脸,腹部绷紧,即将释放,声音哑得不像话:“放松,咬太紧了……”

尹澈勾着他的脖子,脑袋埋到他肩上,置若罔闻。

蒋尧遭不住,掐着他的腰,想往下压,送到更深处。

尹澈却会错了意,以为他反悔,又要离开,急忙抱紧他:“别出去……”

蒋尧昏昏沉沉地抬眼,看见小兔子打了个哭嗝,满脸绯红地对他说:“留在里面……”

他彻底失了控。

最后几下的时候,尹澈被插得两条腿痉挛,失神失声,唯有眼泪狂流,下面湿得一塌糊涂。

体内的器物卡在最深处,将他肚子顶得隆起,离他的疤只有一两厘米,还在不断胀大。

他脑子烧得糊涂,忘了生物书上学过的内容,只觉得这画面可怕,抽噎着抓住蒋尧的手臂阻止:“别……要破了……”

但alpha的成结无法停止。

蒋尧叼住他的颈肉,轻抚他的后背:“不怕,乖……”

利齿刺破腺体,同时,体内也喷涌而出。

他无处可逃,像猎物一样被挟持着身体最脆弱的两个部位,仰头瞪大眼望着天花板,张着嘴却发不出尖叫,alpha浓郁疯狂的信息素一遍遍洗刷他的躯体,他的神经,直至令他从里到外,都成为alpha的所属物。

成结完毕。

蒋尧松口放手,任他虚软地倒下去,撑在他上方,眼神暗不见底。

下方白皙汗湿的身体上,全是自己留下的痕迹。

做得这么过火,从头到尾,尹澈都没有喊停。

放任他占有,放任他欺负,无条件地信任。

这个人终于完全属于他了,从身到心。

蒋尧松手,也倒下去,满足地抱着自家小兔子,到处亲吻。

两个人高潮后汗津津的身体交叠在一起,尹澈喘不过气,推了推他:“起来,好沉……”

蒋尧埋到他的颈窝里,吻他耳朵:“我好高兴。”

明明刚做完那么激烈的事,这句话却很单纯。

好高兴你选择了我,好高兴你这么信任我。

经历这么多,他们终于走完了这一步。

尹澈回抱住他,在逐渐平复的心跳中,发情热暂时散去,脑子重归清醒,忽然有很多话想倾诉,但最终什么都没说。

“还热吗?”蒋尧问。

尹澈摇头。

身体暂时不热了,但心好热,怕是永远降不了温了。

“那……喜欢吗?”蒋尧问,“有没有想起什么不好的东西?”

不好的东西?尹澈反应了半拍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没有。”

他脑子里空白过一瞬,但紧接着出现在脑海里的,不是废弃的工厂,也不是黑暗的画面,而是那天他提出假装分手的计划,蒋尧愣了愣之后,还没来得及听他解释,便迅速红了的眼眶:“你不喜欢我了吗?”

他当时只说了:“没有,你听我说完,不是你想的那样。”

现在想来,他明明应该说另一句。

“喜欢……很喜欢。”

“最喜欢你。”

推荐热门小说理我一下,本站提供理我一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理我一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03章 下一章:第105章
热门: 我是男主他哥 四季锦 穿成豪门阔太[穿书] 寡夫门前是非多 狼行成双 影帝娇妻是大佬 设计师 捡到的反派成夫君 柔福帝姬 假面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