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上一章:第101章 下一章:第10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一一大早,一个劲爆消息就像严冬的狂风一样席卷了整个一中。

曾经轰轰烈烈当众表白的校霸,终于被甩了。

消息的一手来源是有人在周日晚上,听到306宿舍传来激烈的争吵,又是摔东西又是怒吼。

“我是不是让你在家等我别乱跑!啊?”

一班同学闻声赶到现场时,看到宿舍里满地狼藉。

尹澈站在蒋尧对面,一如既往地神色冷淡:“事情已经发生了,你现在怪我有用吗?”

“不怪你难道怪我?”

郭志雄等人扒着门,小心翼翼地试探:“尧哥……咋啦?发这么大火?”

“你们自己问他。”蒋尧转身离开,“我忍不了,抱歉,分手吧。”

周一一天学校里都在传这事。

期末考刚结束,学生都无事可做,八卦之火如同燎原一般,迅速扩散出去。

谁都不知道具体原因,直到有人发现了一个细节。

尹澈的腺体处,多了一个新的牙印。

结合蒋尧当时的话语以及决绝的态度……尹澈莫不是被别人意外标记了。

这对任何一个alpha来说都是底线,就算之前再恩爱,也有可能关系破裂。

这么一看,这两人分手就十分合情合理了。

章可不信,求证正主:“尧哥,他们说的是假的吧?”

蒋尧不耐烦道:“别问了,不想提。”

于是这个谣传又坐实了几分。

一整天过去,流言蜚语越传越疯,甚至有人去问尹泽:“听说你哥被别的alpha标记了,蒋尧大发雷霆要跟他分手,是真的吗?”

“你他妈才……”尹泽一顿,憋回去,“谁知道,他怎样关我屁事。”

试卷讲评课。

老师在讲台上唾沫星子乱飞,底下的一班同学却忍不住往最后排偷瞄。

两位大佬,一个翘着椅子,笔都不拿一支,眼神冷得盯谁谁发怵。另个倒是和往常无异,只顾自己听课,丝毫不往旁边看。

两天下来,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过。

分手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下了课,韩梦鼓起勇气,拦住蒋尧:“没必要吧,尧哥,这么点小事。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澈哥他也不想发生这种事啊……想想你俩以前多恩爱,继续秀吧,我再也不说你们了。”

“不是小事,对我来说,是不能忍的事。”蒋尧撞开他肩,“反正我也早就受够他的脾气了。”

确实,尹澈平时对蒋尧有多冷淡暴力,所有同学都看在眼里。

韩梦拦不住这位,只能去拦另一位:“澈哥,蒋尧他肯定是在气头上,你别见怪,过两天就好了!”

“你们别管了。”尹澈擦肩而过,“也别再提这事了,我不想回忆。”

韩梦愣住,脑子里浮现出了很多可怕的画面。

月黑风高,一个发着热昏昏沉沉的omega出来找他的alpha,却不幸被过路人强行咬腺体标记……太惨了。

周三下午,年级大会。

校长讲了一个多小时的学期总结,礼堂里的学生昏昏欲睡。

“下面有请学生代表上台演讲。”

所有人顿时精神一振。

尹澈拿着演讲稿走上台,下边窃窃私语不断,张教主不得不出来维持秩序:“安静!本次大会学生代表尹澈同学,来自高三1班,在近两次重要大考中均取得了第一的好成绩,品学兼优……”

“切……”台下嘘声一片。

积压了一学期的情绪达到巅峰。

这恐怕是一中有史以来场面最失控的一次演讲,连张教主的威压都没能镇住上千号学生。

尹澈说到一半,甚至有人喊:“下去吧你!”

引来一阵哄笑。

尹澈今天穿了校服正装,白衬衫外面打了领带,身姿笔挺,站在台上,像一棵挺拔的白杨树,灯光在他身后拉出一道孤零零的阴影。

他迎着四面八方传来的嘘声,垂着眼,继续他的演讲。

目光偶尔抬起,扫过台下,似乎在寻找某道身影。

然而底下黑压压的一片,根本无从找起。

演讲完走进后台时,坐在侧面的学生有人看见他抹了下眼睛。

大快人心。

也有学生迟疑:“会不会太过分了?”

其他人回:“过分什么?他欺负同学的时候就不过分了?”

“可我没亲眼见过他欺负人……”

“大家都这么说,还能有假?”

……

惩戒完霸凌同学的校霸,学生们自感出了口恶气,高高兴兴地放学回家,拥抱短暂但快乐的寒假。

高三只放十天,过完年就差不多要返校了。就这么短短的十天,作业量却堪比暑假的一半。

同学一个个离开,教室里叫苦连天的声音渐渐稀疏。

韩梦背起书包,看向教室角落里那个安安静静坐着的身影,犹豫着要不要上前。

陈莹莹拉走他:“该安慰的我刚刚都安慰了,让他自己静一静吧。”

夕阳西沉。

直到楼下的林荫大道上再也见不到一个学生,尹澈收回视线,拎著书包走出教室。

教学楼里空空荡荡。

走到楼梯口,多了一道脚步声,迎面而来。

“你怎么还没走?”唐莎莎问。

尹澈目不斜视地路过,没说话。

唐莎莎拉住他:“喂,跟你说话呢。”

尹澈站定回头:“有事么?”

唐莎莎咬唇,似乎很难开口,但终究说了:“能帮个忙吗?苏琪刚被一个低年级的alpha喊走了,我等了她半天还没回来,我怕她出事,你陪我一起去看看行吗?”

尹澈看了她一会儿:“走吧。”

唐莎莎带着他走到了小树林,然而里面空无一人,夕阳的几缕残光从光秃秃的树枝间漏进来,越来越微弱。

“奇怪,我记得那个男生说是来这儿的啊。”唐莎莎疑惑,“难道他俩已经走了?”

尹澈一声不响地看着她。

唐莎莎长得娇蛮,眉眼间总有股掩饰不住的骄傲,短发更显干练。

一年过去,无论是样貌还是性格,依然如此。

有些人,确实永远不会变好。

“你盯着我看干什么?”

尹澈轻轻叹气:“人没走。”

“什么?你看见他们了?”

“没看见,但是……”他的声音夹着寒风,“我猜,应该在我身后吧。”

唐莎莎愣住。

“咔嚓”,枯萎薄脆的落叶被人踩住,碎裂成泥前发出了轻微的警告音。

有人来了。

“学长,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

身后的人绕到他面前,笑眯眯地:“你们来找苏琪吗?她刚回教室,你们大概错过了。”

唐莎莎回神:“啊,这样,好的,那我去找她。”

“说实话。”尹澈的眼神始终没离开她,“我原本没想到是你。”

“……你说什么?”唐莎莎迟疑了半秒。

这半秒,足以证明所有的猜测了。

“还好我忍住了,否则,就真的错怪别人了。”尹澈一步步走向她。

“仔细一想,造谣挑拨确实是你的强项。从杨亦乐那次,到我这一次。”

“我就觉得奇怪,虽然苏琪也针对我,但她看起来没那么多手段。现在终于明白了,真正想报复我的,不是苏琪,而是你,对吗?”

“散播谣言想让我被排挤的人是你,往奶茶里加催化剂的是你,去配钥匙的是你,用自己的信息素诱导我、把我锁在器材室里的人,也是你。”

“唐莎莎,利用自己的朋友,你不觉得羞愧吗?”

唐莎莎每听他说一句,脸色就差一分:“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要我去找苏琪来当面对质吗?还是说,你想再被学校开处分?”

后半句话彻底撕开了唐莎莎的伤疤,也撕下了她的面具。

“你在威胁我?”她怒而扬眉,“因为你和蒋尧,我被学校处分,被夺去职位,被撤除三好学生荣誉。我凭什么不能报复你们?”

“难道不是你自作自受么?”

“你!”唐莎莎忍无可忍,冲旁边人吼,“喂!人我都带过来了,你在磨蹭什么?不是要教训他吗?”

程昊没搭理她,玩味地笑看尹澈:“学长真沉得住气,我还以为你不在乎那些非议呢,原来在心里暗暗计较啊。可惜,你发现得太晚了,刚才礼堂里大家对你的态度看到了吧?你已经孤立无援了哦。”

尹澈转眼:“这就是你的目的?”

“对啊,本来以为很麻烦,尤其是你那个男朋友。没想到这么顺利,那瓶催化剂的残留作用让你意外发热了?不小心被其他alpha标记了?看来老天都在帮我,哈哈哈哈哈。”程昊笑得愈发大声。

尹澈神色忧郁,仿佛沉浸在分手的痛苦里:“恭喜你目的达成了,还有其他什么目的,一起说了吧。”

“这就说来话……”

这时,唐莎莎听得不耐烦了:“你说够了没?少跟他废话,揍他啊。”

程昊被打断,一脸不爽:“学姐,揍同学是不对的哦,你忘了自己发的那么多条帖子吗?”

唐莎莎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程昊,你说会替我教训他,我才答应帮你的,现在只差一步了,你却背叛我?”

“没有背叛呀,我说的是教训,教训不一定要揍人嘛。”

“那你打算怎么做?”

“就做啊。”程昊眨眨眼,脸凑近尹澈,极度不适的距离,“学长,你的男朋友不要你了,你的发情期怎么办?不如跟我做吧?”

尹澈目光落到他微笑的脸上:“做什么,做梦吗?”

唐莎莎隐约听明白了:“程昊,你该不会是想……”

“学姐,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教训他。”程昊咧开嘴,露出一口森森白牙:“至于怎么教训,你不看为妙。”

空气中alpha信息素的浓度不断上升。

唐莎莎往后退了两步,捂住鼻子:“你……你不怕被抓吗?这是犯罪啊……”

她虽然痛恨,但也没想报复到这种地步。

“我不怕啊,有什么可怕的。”程昊笑着,信息素疯涌而出,“天快黑了,学姐,你再不走,就要看到一些不舒服的场面了。”

唐莎莎惊疑不定,迟疑再三,最终选择自保:“……你这个疯子。”

骂完,她转身迅速跑出小树林,离这疯子越远越好。

“说得自己有多正常似的。”程昊阴鸷地看了眼她离开的方向,转过头,又笑开了,“学长好厉害啊,我放了这么多信息素,你居然还能站着。”

尹澈注视着那双熟悉的眼睛:“你是程锋的儿子,对吗?”

程昊一愣,眼神渐渐冷却:“你怎么知道?”

“你的眼神,和你爸一样。”

当年他逃跑被抓回去,被折磨得撕心裂肺的时候,都有一个人笑得很大声,眼神残忍又阴鸷。

后来也是这个为首的叫程锋的绑匪被判得最重,无期徒刑,剥夺所有财产。

尹澈隐约记得听尹泽骂过,对方也有个儿子,还做绑架儿童这种丧尽天良的事,真是人渣败类。

眼下看来,这个儿子也近墨者黑了。

“都一样的迷人吗?”程昊笑问。

“不。”尹澈缓缓道,“都一样的,像杀人犯。”

程昊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杀人犯……呵,没错,我从小就被人骂杀人犯的儿子。”他嗤道,“可我爸明明没杀人啊,他只不过是奉老板的命令办事而已,不然他哪儿来的钱养家糊口呢?”

“就因为他欺负了一个omega,就要判那么重吗?我就要从小遭那么多白眼、挨那么多唾骂吗?”

尹澈淡漠道:“哦,你管那叫‘欺负’,九年制义务教育竟然教出一个法盲。”

程昊听出了他的嘲讽,语气逐渐激动:“都怪你,我们家本来幸福美满,一夜之间什么都没了。我从小过着怎么样的生活,你根本无法体会!”

“我拼命学习考上一中,就是为了看看,你是不是也过得跟我一样苦,这样我爸在狱里受的苦、我这些年受的苦也算平衡了。”

“可你居然已经恢复成了omega,还有了男朋友,被大家喜欢,过得那么幸福,凭什么?法官说我爸对你造成了严重的终身伤害,才判了无期,可你明明一点也不严重,凭什么我爸要为莫须有的罪名坐那么多年牢?凭什么我要因为你的轻伤受这么多苦?”

尹澈听完,很平静:“所以你想像你爸一样,把我变成beta,让我后半生都痛苦不堪,这样你心里才平衡,是吗?”

“没错。”程昊狞笑着走近,“我要让你也失去一切,让你也尝尝被所有人鄙视、唾弃的滋味。”

尹澈侧身,躲开他抓过来的手:“不好意思,我尝不了,我还有亲人,还有朋友。不像你,在一个三观扭曲的家庭里长大,没有一个朋友。程昊,你好可怜。”

程昊笑容一滞,周身信息素突然暴涨,夹裹着强烈的恨与怒。

尹澈身形晃了晃,后退两步,勉强站稳。

“这种时候你还激怒我,学长,你真是不怕死。”程昊笑容扭曲,从衣服里掏出一瓶催化剂,手因激动而颤抖着,“没关系,一会儿你就会哭着求饶了,但我还是会忍着恶心操你,咬穿你的腺体,操你的生夕直腔,等你亲爱的家人朋友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不会是个omega了。”

尹澈解开衬衫扣子,拉起来捂住口鼻,大口吸气,淡淡的alpha气息暂时抵挡住了陌生气味的入侵。

程昊笑得疯狂:“还有你的前男友,看到你被别人咬了腺体就要跟你分手,你猜,他会怎么看待一个被别人操过的你?”

“唔,猜不出,因为他前男友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程昊僵住。

从手指到脸上疯狂的表情,统统定格。

紧接着,全身开始颤抖,越抖越腿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尹澈跟前。

alpha信息素的恐怖压制。

尹澈也往后急退,皱眉:“太浓了。”

“行,我不用信息素。”

话音一落,信息素如同退潮的海水般迅速收回去,顷刻间消散得无影无踪。

蒋尧活动了下脖子,攥着程昊的后衣领拎起来,照着脸,一拳砸下去!

“我用实力。”

“砰!”程昊摔倒在地,被这一拳砸懵了半天,从地上艰难地爬起,鼻血直往下淌:“你们两个……”

蒋尧又一拳打断,接了他的话:“真是恩爱的一对。”

尹澈:“……”

程昊再爬起,面容狰狞:“我……”

“祝福你们。”

“靠……”

“上同一所大学。”

“闭……”

“业就结婚。”蒋尧甩了甩拳头,揍舒坦了,“谢谢,如果有机会,喜糖给你送到局子里去。”

“……”

“……”

程昊满脸是血,狰狞可怖,吐出一口血沫,还有一颗被打落的牙,半天说不出话。

蒋尧握了握他的手,情真意切道:“小弟弟,谢谢你,这么沉不住气,一听说我们分手就行动了,不然我还得多当几天‘前男友’。你知道演这种戏有多难受吗?明明相爱却要装陌路……哦,对不起,我忘了,你体会不到,因为没人爱你。”

程昊挥开他的手:“操你妈,蒋尧……你完了,我要告你殴打未成年……”

“你告呗。”蒋尧一脚踹上去,晃了晃手中的摄像机,“证据确凿,我岳父会把你送进局子的,对不对,澈澈?”

尹澈却没回话,眉头紧皱。

“怎么了?”

“你快点解决。”他的目光落在地上。

刚才程昊被揍趴时,手里的瓶子脱手落下,瓶塞松了,里面的液体正一滴滴漏出来。

空气中逐渐浮现奇特的香味。

他发觉时,已经吸入了很多。

尹澈迅速退至小树林边缘,扶着树干站稳,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喉咙忽然很渴。

“你还好吗?”蒋尧担心地朝他走过来。

“没……”尹澈抬眼,瞳孔骤然缩小,“当心!”

程昊本来已经躺在地上半死不活了,突然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原地暴起,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美工刀,扑向蒋尧的背影,朝他的脖子扎去:“去死吧你!”

蒋尧也没想到他还能爬起来,立刻抬手格挡。

这拼尽全力的一刺,手臂怕是要被刺穿了。

然而刀即将扎入肉里的那一瞬,突然脱手飞出。

一起飞出的还有程昊。

“真他妈菜。”

从树林外冲进来踹飞人的男生一脸不屑,放下腿,冷眼看蒋尧:“就你这样还保护我哥?”

作者有话说:

尹泽:关键时刻还得我出场?(‵‵)?飞来飞去的程昊:我太难了。(终于可以说了!程昊在第55章 提到过,之前很多人已经猜到啦,机智!一个高一小屁孩掀不起风浪的,所以说只是个工具人嘛,为了加速感情修复,也为了让曾经没能被保护住的澈澈,这次能被父母、弟弟、对象一起守护住,弥补当年的遗憾。澈澈之前情景复现都害怕,现在已经能很平静地面对曾经折磨自己的犯人的儿子了呢,得夸夸小蒋治得好吧!(小蒋:下次说分手前先解释一下好吗,我差点吓死。尹澈:这就吓死?蒋尧:不是我胆小,你看评论都被吓死了。尹澈:那不能怪我。蒋尧:也不能怪我,那……应该怪谁呢?(盯——)块:怪我怪我好了吧!别骂了别骂了,这就办你俩的正事!

推荐热门小说理我一下,本站提供理我一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理我一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01章 下一章:第103章
热门: 咒术侵蚀 别对我克制 逢青 苍穹榜:圣灵纪2 意识到自己绝美以后[重生] 护心 穿成七零首富娇娇小女儿 十年忽悠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炼金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