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上一章:第73章 下一章:第7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一。

一班同学欢乐地聊了一晚上,好心情一直延续到第二天早上。

———直到期末考成绩出来。

吴国钟每次大考都喜欢搞个成绩条,每个人的每门科目成绩、班级和年级排名一清二楚。细细长长的一条纸,对一些学生来说,就是催命符。

“这可是咱们全体老师加班加点批出来的,整个周末都没好好休息。”吴国钟发完所有人的成绩条,敲敲自己的后腰,“批得我腰酸背痛。”

章可:“老师辛苦了!下次可以不用批这么快的,我们等得起!”

全班哄堂大笑,吴国钟卷起试卷敲他脑门:“你还敢插嘴,退步二十名,一会儿就给你爸打电话去。”

“老师饶命啊!!”

这么一闹,教室里的阴云稍微散了些。

老吴想找个榜样让章可学习学习,第一人选自然是年级榜首的蒋尧。但仔细一想,蒋尧根本不是努力踏实型选手,让他做榜样,还不得带坏别人?他环视一圈,找到了另一位榜样人选:

“咱班也有进步很明显的同学,像尹澈,这次又往前进了五十名,人家考试前大半个月都没来,你们这些坐在教室里听课的要是考得不如他,说得过去吗?”

郭志雄听见了,吃惊地看向身旁人的成绩条:“澈哥,你真进步了五十名啊?”

“嗯。”尹澈的纸条上,最后一栏显示的是156名。

虽然和上次期中考试一样前进了五十名,但在一中这样高手如云的重点中学里,越往前竞争就越激烈。从250到200,和从200到150,根本不是一个难度等级。

郭志雄以前只是在武力上敬畏这位校霸,如今在智力上也感觉被碾压了。

“按你这节奏,下次就是年级第一百名了啊。”

“是这么打算的。”

“……?”考多少名还能打算吗?郭志雄觉得这话奇怪,但又说不出奇怪在哪儿。

最后一周的课很轻松,老师讲完试卷,后面几节课给他们放电影看。教室里拉上了窗帘,昏暗幽静,投影仪的光映在了每个学生的眼里,随着画面的变化,明明暗暗。

一眨眼,便是一张截图,一眨眼,一个纷乱的学期便过去了。

暑假前最后一天,下午不上课,开了一场高二年级大会。

张教主负责主持,大抵还是些“这个暑假不能荒废开学你们就高三了”之类的陈词滥调,礼堂底下没几个学生在听,但也不敢交头接耳,怕被当众点名。

听完张教主几十页的幻灯片,学生们按班级涌出礼堂,回教室还得听班主任继续叨叨。

一班教室里没人睡着,不是因为老吴嗓门大,纯粹是因为兴奋,很多人书包都已经整理好了。

老吴一宣布放学,好几个立马背起书包走人,一秒都等不及去拥抱暑假。

“澈哥拜拜!暑假出来玩啊!”郭志雄挥了挥手,“我先去找我妹子啦!”

尹澈也对他挥手,收回视线的时候,看见蒋尧被一个外班的女生喊了出去,看样子要去楼梯口。

女生短发过耳,清纯乖巧,脸红扑扑的,不用猜都知道要干什么。

蒋尧之前在班级群里说没妹子,消息不知被谁传出去了,加上白语薇最近和尹泽复合,少了情敌,一中的单身omega对这个貌似单身的校草alpha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这个时机表白,挺聪明的,就算被拒绝,两个月的暑假过去,开学再见也不会很尴尬。

尹澈把整理好的书包往椅子后头一挂,趴到课桌上。

同学们成群结队地离开,二十来分钟过去,教室里空空荡荡。

蒋尧感觉自己就出去晃了一圈,安慰了会儿哭哭啼啼的妹子,回来居然成了最后一个。

——除了桌上趴着睡觉的某位。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

他犹豫片刻,没能忍住,悄悄靠近,走到那人课桌边上。

郭志雄走了,留下一个空座,原本属于他的空座。

蒋尧看着课桌上自己留下的某处涂鸦,目不斜视,清了清嗓:“咳……你睡着了吗?”

身旁人没动静,但也没听见明显的呼吸声。

“你还记得吗,去年,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我们也是坐这个位置。”蒋尧坐下,自顾自地说下去,“当时就觉得你是个omega,后来发现你不是,还挺惊讶……结果真的是。”

“你知道的,我以前只喜欢omega。对你表白之前,我内心挣扎了很久……考虑清楚之后,才对你表白的,不是一时兴起。”

尹澈像是睡死了,一点反应都没有。蒋尧交握着手,手心微微出汗。

“你现在终于恢复了,当然很好,但对我来说,其实是一样的。”

“我说过,你就是我的原则。无论你是omega还是beta,无论你是什么样的性格,无论你愿不愿意让我碰,我都喜欢你,都听你的。”

“之前对你说谈一天算一天,是为了让你没有顾忌,答应跟我交往,但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我想和你谈一辈子的恋爱,以后的每一天,都会像今天一样喜欢你。”

“我知道我做了不可原谅的事,让你难过了,对我失望了,不想和我在一起了,但是……我还是想给自己争取一下。”

“我喜欢你,尹澈,你……还喜欢我吗?”

教室里安安静静,窗外蝉鸣聒噪。

蒋尧等了半天没回应,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戳了下身旁人的脸颊。

白白软软,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

半秒后,被踹翻椅子倒地时的错愕也和第一次见面一样。

“……?”蒋尧跌坐在地上,呆然回望。

尹澈冷着脸,起身又是一脚:“你说呢?”

蒋尧发完呆回过神,裤子上多了个灰扑扑的脚印,却大喜过望:“你终于理我了!”

尹澈蹲下,攥着他的衣领将他拽起来,铆足力气一拳砸过去。

“哐啷!”

课桌被撞歪了九十度,蒋尧捂着肚子倒退两步,堪堪站稳。

“这是你刚才擅自碰我的份。”

“对不起……咳!”

又是一拳。

“这是你骗我打抑制剂的份。”

“……对不起。”

“这是你不遵守约定强迫我的份。”

“对不起。”

“这是你让人揍我的份。”

“对不起……”

尹澈揍了多少拳,蒋尧就说了多少声对不起。

“说对不起有用吗?”

“没用。”蒋尧重咳,“我只是想说而已,你继续。”

尹澈一脚踹过去。

蒋尧这次没站稳,撞翻了椅子,跌坐到地上,龇牙咧嘴地倒抽气。

尹澈跟着蹲下,平视他:“这样就受不了了?你知道我那晚经历了什么吗?”

“知道,我一直在外面听着。”蒋尧笑笑,“听得我都想死了。”

尹澈:“别想让我可怜你。”

“没那么想,你尽管揍,揍到你解气为止。”

尹澈却没再动手:“揍多少次都比不上你让我想死的程度。”

蒋尧无法反驳,只能重复说:“对不起。”

尹澈不买账:“你根本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你认为那样做才是对的,是为我好。”

“……对,我承认。就算时光倒流一次,我还是会那样做,只要能治好你。”

“你明知道我宁可不治。你觉得是为了我好,但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那你呢?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蒋尧扣住他的手腕,反问,“你是不是原本打算治不好的话就跟我提分手?然后按照约定我不能再追你,你就可以自己一个人跑到国外,找个没人的地方了结了,对不对?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知道真相后会有多痛苦?这样对我是不是太残忍了?”

尹澈:“你在怪我?”

蒋尧:“……不是,我、我只是想说你应该珍惜生命。”

尹澈扭动手腕:“我的命是我自己的,我不能做主吗?”

蒋尧不松手,握得更紧:“你有权做主,我也有权救你!”

“谁给你的权利?”尹澈挣脱不了,又一拳砸上他的胸膛,“你这样做,让我现在怎么办!”

蒋尧愣住。

尹澈的手张开,撑在他的胸膛上,手指微微发颤。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吗?你骗我打抑制剂,说我扫兴,背着我劈腿,跟我分手,让人揍我……都是假的,我很清楚。但我想死,不是假的啊。”

“现在,你又让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是为了救我。突然之间,我的愤怒、绝望好像都成了不应该的事,我只能觉得感动、开心,否则就对不起你的一番苦心。”

“我本来有足够的理由讨厌你,可现在,你已经知道我骗你是beta、瞒着你转学的事了,我还有什么资格指责你骗我?我们扯平了,但好像又不是那么平。”

“你让我无路可选……我还能怎么办?”尹澈看着他,“我只能选择原谅你。”

蒋尧沉默了,再度开口时,喉咙里像梗着东西:“如果让你为难的话……下学期我回八中去,消失在你面前,你就不用选择原不原谅我了,当作没我这个人吧,好吗?别难过,我……”

尹澈一拳往他肩上招呼过去。

蒋尧吃痛,话断在了半途,忽然感觉肩膀一重。

尹澈靠上了他的肩。

“你是傻逼吧。”

蒋尧咬牙:“对,我是。”

“……”尹澈又捶了一拳,“你他妈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对,我……啊?”

“给你三秒,听不懂我走了。”

蒋尧怔了2.9秒,终于在最后0.1秒,笔直的脑回路转过了弯:“你、你的意思是原谅我了?不生我气了?”

“我当然生气,我恨你骗我,恨你用这种方式让我活下去。但是。”尹澈顿了顿,侧头,低缓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我没你想得那么不懂事……不管怎么样,你救了我,我应该谢谢你。”

“蒋尧,你是我的奇迹。”

窗外的风将窗帘吹起了一个角,夹裹着夏日的热度拂面而来。

蒋尧被这阵轻柔的风吹傻了,呆呆地低头,看见一截白皙的后颈,心比风更热。

“……我从来没觉得你不懂事。”

相反地,尹澈太过懂事了。

瞒着所有人,什么都自己扛。

“我救你是应该的,你不要因为这个觉得亏欠我,强迫自己跟我复合,我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你……”

“你想的美。”尹澈说,“我只说了谢谢你,没说要跟你复合。”

蒋尧:“……对不起。”

接着又不甘心地问:“那……我们还有复合的可能性吗?”

“我说过,我提分手后你不能再追我。”

蒋尧的脑袋耷拉下去:“嗯,明白了。”

尹澈:“但我是对劈腿的蒋尧提的。”

蒋尧瞬间抬头:“?”

尹澈:“不是对救我的蒋尧提的。”

蒋尧眼睛放光:“!”

尹澈:“但蒋尧的可信度已经为负了,不足以复合。”

蒋尧迫不及待地问:“那蒋尧怎样才能重获信任呢!”

“你不是对冯医生说要治愈我吗?”尹澈抬起头,看入他眼里,“那就先治好我的应激症,如果过程中你有一丁点不耐烦、等不及,就别想复合。”

“没问题!”蒋尧毫不犹豫。

尹澈审视着他的表情。

自信无畏,一如既往。

“还有,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嗯?”

“你说你想和我谈一辈子的恋爱,以后的每一天,都会像今天一样喜欢我。”

“对,没错。”

“你最好别食言,否则哪怕你完全标记了我,我也会离开你,让你永远找不到我。”

蒋尧一愣,忽然笑了。

“笑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高兴。”蒋尧靠上背后的桌子腿,嘴角愈发扬起,“在你的未来设想里,竟然还有我的完全标记。”

“……闭嘴。”

蒋尧立刻做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什么都不说了,只是笑吟吟地。

阳光将那双灰褐色的眼睛照成了浅褐色,浮动着一层灿烂的光辉。

蒋尧仰着脸看他,将他整个人纳入眼里,融入光里。

完全不像昨晚坐在他寝室门外、可怜巴巴发语音的样子。

又开始翘尾巴了。

尹澈抬手捂住他的眼睛。

蒋尧:“?”

“别太得意。”

蒋尧张了张嘴,似乎想为自己辩解,但立马想起不能说话,于是摇摇头,示意自己没得意,又点点头,示意自己会听话。

大灰狼乖得像条小奶狗。

尹澈抿了抿唇,将翘起的唇角压下去。接着松手,站起来。

“我回去了,看你之后表现。”

蒋尧立刻跟着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再待会儿吧……你走了我就要好久看不到你了。”

明天就放暑假了,不知道过多久才能再见,万一这期间尹澈琢磨琢磨,还是觉得他不可原谅,拖上行李来场说走就走的出国,他岂不是连个申辩的机会都没有?

“你先答应我别转学,别出国。”

尹澈拿起书包:“病都治好了,本来就不打算出国了。”

蒋尧松了口气:“那就好……”

尹澈路过他身旁,皱眉:“还有,你身上有别人的味道。我现在能闻到了,你以后别想背着我劈腿。”

蒋尧抬起手闻了闻:“啊,好像是有点,应该是刚刚那个跟我表白的女生……”

说到一半突然察觉面前人的眼神不太对劲。

“我拒绝她了!然后她哭了!应该是情绪波动产生了信息素,我没碰她!你冷静一点!”

尹澈:“我很冷静。”

蒋尧急到结巴:“我我我马上回去洗澡!诶不对,你现在就可以用你的信息素覆盖掉!”

尹澈:“我还不会放信息素。”

蒋尧来劲儿了:“没关系我引导你,正好顺便治你的应激症。我稍微放一点我的,你仔细感受,如果不舒服马上告诉我。”

尹澈略有迟疑。

恢复期间冯医生也给他做过低浓度的alpha信息素测试,结果并不乐观。蒋尧的信息素他只在上次昏过去前闻过,没闻仔细,不知道目前能否承受。

但那股别人的气味实在令人不爽。

于是他同意了:“行。”

蒋尧点点头,控好了量,小心翼翼地释放出一丝若有似无的信息素。

按道理这么点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尹澈应该不会觉得难受反感,就算有,也不会太激烈,在可控范围之内。

但尹澈却一下子蹿了出去。

迅速远离他,紧贴到课桌边上,像只受惊的小兔子。

蒋尧愣了愣:“怎么了?”

尹澈撑着课桌,背影不太稳:“……你少放点。”

“已经很少了啊,才百分之五而已。”蒋尧怕他摔倒,也撑着课桌,从背后把人虚虚地圈住,“转过来让我看看,没事吧?”

尹澈踌躇了会儿,慢慢转过来。

蒋尧没看见预想中苍白的小脸,反倒看见了一层薄薄的红意,一时怔住。

尹澈的呼吸略显急促,紧皱着眉,很焦躁的样子:“你的怎么这么浓。”

蒋尧喉结动了动:“可能是……我们的匹配度太高了,你身体里又有我残留的信息素,所以你对我的……很敏感。”

空气中不仅漂浮着他自己的信息素,还隐约参杂着一丝被勾出来的omega信息素。

淡淡的甜味,似乎还有些奶香。

蒋尧深深吸气,忍不住循着气味往前,信息素也跟着压下来,没注意到自己越了界。尹澈不断往后仰,最后支撑不住,倒在课桌上,手抵住他的胸膛:“你干什么?”

蒋尧惊醒,往后急退,却被揪住了衣领。

“等会儿,还没覆盖掉。”

尹澈抓着他,沉下心,专心致志地释放自己微弱的气味,缓慢却坚定地一点点驱散他身上原有的气味,直至完全覆盖。

“好了。”尹澈精疲力尽,松开他的衣领,躺在他身下,脸红微喘,“再让我闻到别人的……也别想复合。”

一束阳光照在课桌上,正好横穿那截白皙的脖子,亮得蒋尧眼前发晕。

他听见自己扑通扑通的剧烈心跳,忽然觉得口干舌燥。

“……不会有别人的,只有你。”

尹澈扭头,不置可否地“嗯”了声。

窗外艳阳灿烂。

六月的最后一天,热烈躁动的夏天,终于来临了。

作者有话说:

夏天开始了,要开始腻腻歪歪浓情蜜意大汗淋漓(?)了!

推荐热门小说理我一下,本站提供理我一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理我一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73章 下一章:第75章
热门: 炎柱存活确认记录 名草有主(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退烧 每次轮回都在凶案现场 龙族3·黑月之潮(下) 清穿之钮祜禄氏日常 国民闺女三岁半 贩卖时光78天 小五岁的老公他又A又撩 被我救过的大佬非要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