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第6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就知道是你他妈乱猜。”尹泽吁了口气,“你也给我正视现实,我哥他是beta,别拿对omega的要求对他。”

“嗯,我知道。”

“别以为他闻不到信息素你就可以骗他。”尹泽揪起他领子,“要是被我发现你对不起他,我揍死你。”

蒋尧微笑:“欢迎监督。”

尹泽冷哼,松开手,转身开门,下台阶前顿了顿:“还有。”

“嗯?”

“也别再靠近白语薇,不然我也揍死你。”

蒋尧来不及调侃两句,门就在眼前“砰!”地关上了。

回到寝室,尹澈已经把自己的枕头搬了过去,很安静地坐在寝室里等他。

蒋尧看见单人床上两个挤在一起的枕头,笑道:“不让我睡地板了?”

“你想睡也可以。”

“哈哈,不必。”蒋尧坐到他身旁,揉他脑袋,“放心,我会守规矩的。”

尹澈抿了下唇:“我生日还有两个星期。”

“嗯,我知道啊,怎么了?”

“这两个星期里,我尽量治好,你再等等。”

“急什么,慢慢来好了,我又不是等不了。”

“成年是一道坎。”尹澈轻声说,“能不能跨过这道坎,就看这两个星期了。”

蒋尧:“怎么突然正经,成年怎么了,难道你的病成年后就治不好了?就算治不好又怎样,其他没治愈的beta不也过得好好的。”

“嗯。”尹澈伸手握住他的手腕,摩挲那条手绳,“我弟刚刚跟你说什么了?骂你了吗?”

“那必然骂了,他警告我别靠近白语薇,我好冤,我也没想靠近啊,而且他俩不是早就分了吗,管这么多。”

“他跟白语薇分手之后就没找新的,看来是真心喜欢,就是别扭,不肯放下身段追回人家。”

蒋尧:“就是,哪像我,被你无情拒绝还死缠烂打,这样才能追到对象。”

“但是我说过,如果我跟你分手,你不能再追我。”尹澈重申,“这点你别忘。”

“铭记在心,绝不让你有机会提分手。”

晚上,乔婉云打电话来叮嘱,明天记得要去医院,还问:“怎么这周又不回来了啊?”

尹澈听见他弟在旁边喊:“妈,你别管他,他在学校开心着呢。”

尹澈无法反驳,确实挺开心的。

蒋尧洗完澡出来,擦着头发坐到床边,看他躺在自己床上打电话,很识趣地没作声,等他挂了电话才开口:“明天我陪你去医院吧?我还没见过你怎么治呢,是不是针灸、拔罐?”

尹澈:“我又不是看中医,就普通治疗,很无聊,去了也是在外面等着,不用陪。”

“好吧,那我在寝室等你,回来了我们一起出去逛逛。”

“嗯。”

蒋尧擦完头发,把毛巾往旁边书桌一丢,也躺下。

宿舍的单人床不宽敞,何况是躺两个一米八的男生。蒋尧躺在外侧,尽量蜷缩起来,留出空间。

尹澈看他姿势就觉得不舒服:“你过来点吧,没必要这样。”

“我怕你像上次那样把我踹下床。”

“……上次你没经过我同意,这次我同意了。”

蒋尧得了应允,立刻贴过来,胸膛挨着他的胳膊:“要是我控制不住,请你还是把我踹下去。”

“那你就努力控制。”

“哪有这么容易啊……我现在就快控制不住了。”蒋尧的眼神有点暗,“喜欢的人睡在旁边,谁能保持冷静?”

尹澈不知道自己的脸有没有红,反正感觉有点烫:“关灯,看不见就冷静了。”

蒋尧笑笑:“好。”

夜色静谧,伴着窗外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暧昧的情愫终究被倦意压了下去。

尹澈睡得不踏实,半夜醒来了好几次,身边人一直很规矩,姿势都没换一下,仅仅挨着他,牵着他的手,其余地方一概没碰。

周六。

尹澈照例去医院,蒋尧留在寝室打扫卫生,做作业,看午饭吃什么。

作业做完了,饭点也过了,睡了个短暂的午觉,才听见宿舍门被打开。

“怎么去这么久?我给你发信息也不回,差点去医院找你。”

尹澈脸色有点白,肩上背着的单肩包感觉很重,快把他压垮了:“你吃午饭了吗?”

“吃了,点了外卖,给你留了一份。”蒋尧接过他的背包,掂了掂,根本没多重,但是比早上出门的时候鼓了些,“拿了药回来?”

“嗯,放桌上吧。”

“好。吃饭吗?还是热的。”

“不了,我有点头晕,可能天太热,公交车上闷。”尹澈径直走向床,半途脚下一趔趄,重心不稳,整个人往前扑倒。

蒋尧及时接住了他:“没事吧?”

尹澈靠在他怀里,低喊:“哥。”

“我在。”

“抱我一会儿吧。”

蒋尧毫不犹豫地抱紧他:“怎么突然撒娇啊。”

尹澈没回话,很安静地搂着他的脖子,过了几分钟才松开,继续走向床,倒下去:“我先睡会儿,晚上我们出去逛。”

“你要是不舒服就不去了。”

尹澈呓语了两声,已经差不多睡着了。

蒋尧走过去,握住他的脚踝,替他脱鞋,忽然发现,那条红绳宽了一圈。

不是绳子松了,而是脚踝细了。

尹澈平时总穿得很严实,变化不明显。但连脚踝这种没什么肉的地方都瘦得肉眼可见,其他地方不知道瘦成什么样。

那条红绳的颜色像吸饱了血,越看越刺目。

床上的尹澈翻了个身,脚从他手里抽走,还蹬了他一下:“滚……”

眉头皱得很深,不知梦见了什么。

蒋尧给他盖上薄被,站起来走到书桌边,打开他的单肩包,一样样翻看里面的东西。

钥匙,手机,公交卡……这些原本就有,只多出来三样东西:一包烟,一个打火机,和一个黑色长条的袋子,似乎装着棍子。

蒋尧不用看都知道里面是什么。

他把这些东西再一一放回去,看了眼床上未醒的人,出门走到安静的角落,拨出一个电话,很快接通了:

“喂,他怎么样?”

“不怎么样,他好像知道自己快没希望了。”蒋尧靠到墙上,抬头望天,“我打算放弃他了。”

尹澈醒来的时候,窗外的云已经变成了橙黄色。

脖子上的疤还是很痛,但比上午在医院被电得昏死前那会儿好多了。

宿舍里没别人,蒋尧不在,他有点茫然,不知道该做什么。

这时,寝室门开了。

蒋尧提着一袋子外卖进来,脸色有点红,额头有汗:“醒了?我刚出去跑了两圈,顺便去外面粥店打包了一碗粥,挺清淡的,你趁热吃吧。”

尹澈下床穿鞋,走过去,顺手拿了昨晚擦完头发没晾起来的毛巾,给他擦汗:“你还跑什么步,不都赛过博尔特了吗。”

“骄傲使人落后,我得保持住。”

尹澈笑了:“倒没看出来你这么谦虚努力。”

“那当然,我还有很多你没发现的闪光点。”蒋尧拉他坐下,打开外卖盒,“来尝尝味道,我监督着老板娘煮的,绝对不含任何添加剂。”

“废话,有添加剂也不会让你看到。”尹澈拿起塑料小勺,舀了一勺粥,送进嘴里。

香菇鸡丝粥,煮得很稠,几乎感觉不出米粒的形状,口感清爽,略带点咸鲜,让人很有胃口。

一大碗粥,他差不多全吃完了,这是他这阵子吃得最多的一顿。

吃完才想起:“你吃过了吗?”

“嗯,我把你中午没吃的那盒外卖吃了。”

“吃冷的?”

“没坏就行,我没那么娇气。”蒋尧抽了张餐巾纸,轻按他嘴角残留的粥渍,“一会儿洗个澡,再睡一觉,我看你今天挺累的。”

“嗯……抱歉,难得你留校。”却什么都没做。

蒋尧笑笑:“没关系啊,不是还有明天半天吗?”

“嗯,明天出去逛。”

晚上,蒋尧在寝室中央打了地铺,说是不打扰他休息。

但尹澈反而更睡不着,可能是白天睡多了。辗转反侧,熬到半夜,实在没辙,打开手机,漫无目的地看了会儿新闻,接着看班级群聊。

这个方法倒是有效,没一会儿就困了,他刚想关掉手机睡觉,班里几个修仙党又聊了十几条。

尹澈滑下去,看见章可发了一个链接:“@蒋尧,尧哥!这下实锤了吧!”

什么锤?尹澈点开链接,自动跳转到了学校贴吧。

这是一条帖子,刚发没多久,回复量已经过了百,标题很夺人眼球:“终于知道蒋尧的对象是谁了,今天刚拍的,有图为证。”

尹澈心里一咯噔。

他们俩什么时候被拍了?公开得这么猝不及防吗?

手指往下滑,一张照片映入眼帘。

背景应该是小树林,蒋尧揽着一个人的肩,似乎在哄那人。

尹澈的呼吸渐渐凝滞。

被揽的人不是他,而是白语薇。

【作者有话说:】

大家应该也差不多看出来小蒋在慢慢变渣了吧,这样做的目的后面会解释的,先梳理一下从57章开始不对劲的小蒋:1. 收到情书后说“才一封啊?”,“怎么可能只有一个人暗恋我”,暗示澈澈有很多人喜欢自己,让澈澈有危机感。2. 上次春游因为过多触碰而和澈澈吵了架,现在却又开始不经同意就触碰,不是小蒋的为人。3. 原本说过不介意澈澈能不能治好,能不能生,大不了领养,却突然开始暗示想让澈澈自己生,用眼神表现出介意澈澈的病,给澈澈施压。4. 对看球的围观群众笑,故意撩他们,原来的蒋直男不会做这种事的。5. 第58章 说“除了你男朋友还有谁对你这么好?”,以前是一直告诉澈澈大家都很喜欢你,现在是只有我对你好,老pua了。6. 说澈澈小心眼,说自己交往过太多人了,以前的小蒋哪儿来的狗胆说这话。7. 对澈澈撒谎,不遵守当初交往的诺言,并且满不在乎,以前是“我会让你舍不得跟我分手的”,现在却说“你舍得跟我分手吗?”。继续pua,澈澈确实舍不得,只能忍耐,但他从此发现原来小蒋是会骗他的。8. 明知澈澈还没治好,却提出想进行下一步,并且擅自动手动脚,还说“反正不差几天了”,让澈澈觉得他似乎没耐心等了。9. 然后白语薇这部分应该都看出来了吧,是故意的。澈澈不会因为这几章小蒋和白暧昧不清就吵架分手的,感情没这么脆弱剧情也没这么俗套,矛盾会一点点升级,否则聪明如澈澈容易看出来,没几章了,怕虐的话,记住两个人始终是双箭头!这样就不会被虐到了!现在想骂小蒋就骂吧,以后他不会给你们机会骂了hhh(作话放不下,这段话是后加的,不花玉佩的哈。最近评论都在猜剧情,我无从回起,但都有看,谢谢大家追文!!)

推荐热门小说理我一下,本站提供理我一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理我一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第62章
热门: 重生八零小村嫂 我与师父生毛球 饲养反派魔尊后 小时代3.0刺金时代 撩遍全门派的小师妹 我震惊了全快穿界[快穿] 我是绝种Omega[ABO] 外室她纤腰玉骨[穿书] 满级大佬们都是我熟人 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