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师偃雪将那对龙凤西烛点燃,看着烛芯窜出晃晃悠悠的小火苗,阿迟探过小脑袋,伸手要去抓,被他一把按住小爪子。

“阿迟困不困?”师偃雪把小龙抱在怀里轻轻拍了拍。刚破壳没多久的龙崽精力相当旺盛,没有丝毫困意。

风听澜凑过来在阿迟小脑袋上轻轻一拍,施了点儿法术,道:“听话,睡觉才能长大。”阿迟蹭着师偃雪胸口要躲开,一点细碎星芒正正落在他小脑瓜上,令他顿时打了个哈欠。

师偃雪忍着眼底笑意,看着阿迟趴在他怀里很快就睡得迷迷糊糊。风听澜手脚利落地变了张小床出来,师偃雪把阿迟往小床上一放,抬手布下结界罩在小床外面,保证多大动静都打搅不了孩子睡觉。

不过片刻功夫,两人齐心协力把阿迟安排的明明白白。

师偃雪坐在床边,揉了揉眉心道:“天地就不拜了,头磕烂也不见得天道能放我一马。高堂我也没有,你家那两位还当不得我一拜。我就给你磕一个吧,算个礼数。”

风听澜慌得鞋也未脱,翻身上了床道:“我先。”说完对着师偃雪磕了个头。

师偃雪笑得浑身打颤:“哪有这样的,我们得一起。”两人也未着喜服,面对面跪坐。风听澜望着师偃雪,从前只觉他那双眼是冰天雪地里的桃花,覆着清霜。如今风雪消融,恍惚品出些潋滟的媚色,令人心头悸动。

师偃雪抚平衣摆,双手置于身前,俯身一拜。风听澜亦是如此。红烛映出两人对拜的身影,影影绰绰地落在壁上。

风听澜直起身,将师偃雪拉入怀里,指尖抚过他发梢,勾去束发的银色缎带。师偃雪阖眸靠在他肩头,感受到灵体的虚弱无力。

“阿雪,我们结契吧。”风听澜俯身,与师偃雪额头相抵,心里是按捺不住的激动。师偃雪双眸紧阖,缓缓拥住风听澜,低声道:“契约结下,从此我们生死相依,祸福同担。”

风听澜分出一缕神识缓缓渗入师偃雪的识海里,巨大的龙影渐渐显现在他身后,师偃雪像是被龙影紧紧缠绕着,禁锢在其中。

“阿雪,让我进去。”风听澜低声请求着,龙息像是巨大温柔的手掌安抚着师偃雪的剑灵之体。被侵入神识的感觉令师偃雪忍不住颤栗,他忍着身体对自己本能保护之下的抗拒,敞开识海接纳风听澜的神识。

墨色神识如滔天风浪呼啸而入,一路攻城掠地,掀出城头烽火,占据了师偃雪的识海,在他神魂上纂刻下属于他的痕迹。师偃雪尽量敞开识海,包容着玄龙神识张牙舞爪的嚣张,忍着痛楚让他寸寸占有自己。

师偃雪额上一层薄汗,身上衣衫也渐渐被打湿,他双眸阖着,指尖紧紧攥着风听澜衣襟,微张的唇间满是泥泞的喘息。识海之中银色长剑被玄龙紧紧缠绕住,窒息的痛楚和神识被蹂躏的欢愉如浪涌来,直逼得师偃雪低叫出声来。

风听澜紧紧扣着他细瘦的腰身,令其不得挣脱。神识**已经到了最后关头,玄色与银色纠缠交叠化作太极阴阳鱼。玄化初辟,始出阴阳,时迁岁改,日往月来。

风听澜与师偃雪十指交扣,掌心腻了一层薄汗,识海之中完成最后的神魂交融,结下天婚,合作一籍。

师偃雪低喘一声,推开风听澜托在他腰后的手,侧身躺在床上,双眸茫然,只覆了一层朦朦水雾,半晌才压住喘息,抬手盖住自己双眼,哑声摇头道:“太要命了……”

风听澜也是初尝神交的滋味,爽得脚趾都在打颤,翻身抱住师偃雪,将他压在榻上,拨开他盖住双眼的手,用力在他眉心亲了几下。师偃雪抬手要打他,又被风听澜扣住手腕按在床上。

“这样盯着我干什么?”师偃雪轻喘着,抬眸看向风听澜。风听澜的发丝从颈边滑落,有几缕撒在他脸边,拂过耳畔带出若有若无的痒。

风听澜的眼神一刻都不肯从师偃雪身上挪开:“我怕你不见了。”

师偃雪挣脱手腕,识海之中阴阳鱼仍在交叠流转,龙息纠缠在他神魂之间,稳稳护着他的神魂。

“不会。”师偃雪细细感应片刻,梳理着体内凌乱的气息,“比刚才好多了。”神交令他魂体得益。

风听澜双眸一亮,噌得坐起身来,思量片刻忍不住道:“这样就能稳固神魂?那我们再来……”

师偃雪抬手召了戒尺,压在枕下,以此警告。

风听澜看着那一截碧色尺子,忍不住摸了摸,触到便觉一片冰凉,令人神魂通彻,灵台清明。这把尺子必不是普通法器,他有些好奇:“它叫什么?”

“无量尺。”师偃雪有些疲倦应道。

风听澜感慨道:“竟是混沌神阶法器。”

师偃雪好笑道:“没点分量,怎能打你打得这般顺手。”

风听澜把尺子往枕下拨了拨,欺身吻上师偃雪颈侧,小狗似的啃咬半晌。

师偃雪被他拱得失去耐心,只得松了口。

……

林间月色映小楼,竹床吱呀作响,混杂着呜咽喘息。无量尺被师偃雪横咬在牙关,湿润沿着碧色滑落,满是薄汗的颀长脖颈高高扬起,凌乱青丝沾了半身。

“师父……”风听澜将师偃雪一把细腰掐在掌心,撞开涟漪。

师偃雪被折腾得狠了,松开唇间无量尺,压着闷哼,口头逞快羞恼不平道:“叫爹。”

“爹。”风听澜压低了声音贴在他耳边喊他。师偃雪脑子嗡得一片空白,羞耻心被震得稀碎。

“爹……爹……我这样唤你,可欢喜了?”风听澜一叠声地叫他,又自顾自叹气道:“我这样听你的话,叫你爹,又叫你师父,给你当鹿精。你还忍心不要我。”

师偃雪浑浑沌沌地攀着风听澜的脖子,被顶得摇摇晃晃,迷糊道:“听澜,你角呢?”

风听澜一怔,沉默一瞬,还是默默从乌黑的长发间抖出一只龙角。师偃雪瞪大眼睛伸手摸了摸:“怎么只剩一个了?”

风听澜用龙角蹭了蹭师偃雪掌心,委屈道:“大劫的时候就断了。阿雪,你会嫌弃我吗?”

师偃雪勾住风听澜脖颈,抬起身子温柔亲吻他的断角:“疼吗?”

风听澜想起那时候的心灰意冷,至今心底仍是痛楚。“疼,可是再疼也比不过失去你的痛。”

师偃雪眼底的痛惜翻涌,一颗心软得一塌糊涂,脑海中只剩那年红莲未谢,风听澜枕在他膝头,撒娇说角痒痒的,骗他去揉的样子。

风听澜双眸晶亮,欲语还休道:“阿雪,我、我想……”

“你要什么?”师偃雪指尖轻轻摩挲着他的断角,心都肯剖给他。

风听澜得了鼓励,小声道:“我想要两根一起……”

师偃雪:……

推荐热门小说剑有话说,本站提供剑有话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剑有话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热门: 睡在汽车里的女孩 魔鬼人设不能崩 老板总摸我尾巴 炼金狂潮 古代农家日常 吞天主宰 将进酒 灼寒 人设之王 天团解散后我爆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