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地寒风敛,大旗危欲折。那一场大劫里,血色染了半个大荒,魔族死战几乎倾巢而出,神族损兵折将,血洒南冥岭。

风听澜曾在阵前见过一次霁轻云。他闭关时听到师偃雪陨落的消息,一时间如何也不敢相信,待出关看到漫天劫云,才明白天道意图。

风听澜和霁轻云在阵前擦肩而过时,谁也没有说话。

大劫的最后,魔族覆灭,四位魔君被诛杀三个,唯有侯青重伤遁逃,不见行踪。而神族这边伤亡惨重,先天神祇只剩寥寥几人,昔年能征善战者尽数陨落,紫霄天庭的气运再不复往日。

大劫之后,霁轻云去见了风听澜。

一场持续了近百年的量劫,让风听澜仿佛变了一个人。这位在大劫中以杀破阵,立下赫赫战功的二殿下,眉梢眼角凝了层不化冰霜,冻结在眼底,除却从战场上带下来的满身血煞业力外,竟毫无生气。

霁轻云的视线落在他腰间长剑上。

风听澜抚住长剑,沉默不语。

霁轻云没有再看,只是抬眸淡淡道:“这不是师偃雪,只是把不错的神兵罢了,这世上再也没有师偃雪了。”

风听澜眼底涌动几分怒意,又渐渐压了回去,哑声道:“那些年,是我糊涂,连累兰溪君了。”

霁轻云一怔,若有所思道:“你找到要找的人了?”

风听澜指尖温柔抚过长剑,点了点头。霁轻云神色微变,沉默良久,阖眸苦笑道:“竟是他……如此说来……罢了,殿下纠缠我万年,我亦连累殿下错失所爱。恩怨相抵,我们就此一笔勾销吧。”

风听澜看着眼前白衣剑仙,更觉造化弄人,过往可笑。

霁轻云出神看着长剑,怅然若失:“听说他为你诞下一个后裔。”风听澜脸色骤然惨白,那是他最不愿去想的事情。

“他曾很珍惜过。”霁轻云回忆当年陵阳山晤面,开口轻声道。他看着劫云淡去后依旧泛着血色的大荒,微微颔首一礼:“殿下,再会吧。”

白衣剑仙错身而去,留下风听澜长立于云端。他轻轻握住剑柄,掌心之下一片冰凉。许久,风听澜方抬眸看向远方,指尖摩挲着剑柄上古朴的纹路,道:“阿雪,我总想着只要我不去陵阳山,你就还在那里。它会怨我吧,我把它丢在那里太久了……”

清风擦着玄色衣袂而过,掀起他耳边发丝微扬,风听澜小心翼翼将剑从腰间解下,拢在怀里:“走吧,我们一起去接它。”

昼未明时,碧潭波下。

风听澜出神地望着碧潭清波,忽想起那晚他明悟心意时对师偃雪说过的话,若非后来他糊涂离去,或许……

碧潭水波渐渐流转做巨大的旋涡,风听澜掌心空悬,压下心头哀寂,深潭之下有一点微弱的回应。

“我儿。”风听澜心头一跳,忍不住低唤:“我儿……过来……”深潭水动,一枚圆润莹白的龙蛋小心翼翼从水底浮上来,犹犹豫豫地从水面冒出一片白嫩的蛋壳。

风听澜指尖颤抖,几次张口竟哽咽到说不出话,只能用龙息笼盖这方天地。龙蛋察觉到熟悉的气息,高兴地在水面翻滚两圈,踏着水花晃晃悠悠漂来。风听澜俯身半跪,小心地伸出手去,那龙蛋顺势滚落他掌心,蛋壳流泻着纯净的灵力,乖巧躺好。

风听澜唇角微翘,想笑又落下泪来,正正滴落龙蛋上:“我儿,让你久等了,是父王不好,父王来晚了。”

龙蛋藏起了自己一人躺在水底百年的委屈,安慰似的蹭了蹭父亲的手心。风听澜眼底冰霜融去,指尖怜惜地轻轻刮了下龙蛋:“父王再也不会丢下你了。”他盘膝坐下,将龙蛋抱在身前,温热的龙息下蛋壳显得更加莹白温润,龙蛋滚了滚,自己滚去了长剑身边,剑上沁凉的气息亦是它所熟悉的。

龙蛋兀自快乐着,只当它最爱的两人仍如从前那样陪在它身旁。

风听澜未再回自己的神殿,而是抱着龙蛋留在了陵阳山。他仍住在师偃雪的小竹楼,隔着巨大的窗牗,有时看苍穹花落纷飞,有时听细雨婆娑,月圆月缺,韶光流转,才尝到师偃雪曾几多寂寥。竹楼下的酒坛早已空了,师偃雪珍藏的话本能看的、不能看的皆让他翻得散线。

龙蛋长大了两圈,却丝毫没有破壳的意思,倒是会自己滚来滚去的玩儿了。风听澜将长剑置于膝头,伸手揉了揉一旁的龙蛋,抬眼看窗外月色,不知山中又是百年已过。

“阿雪,你何时才能回来?”

推荐热门小说剑有话说,本站提供剑有话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剑有话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热门: 替演 乡村小保安 昭和钿 身份号019 个性大概是见一个萌一个[综] 打奶算什么男人 该我上场带飞了[全息] 你喜欢的人设我都有[娱乐圈] 以牙之名 欧美风聊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