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师偃雪有些不知所措,喃喃道:“你……你想到什么了?”

风听澜摇了摇头,望向师偃雪眼底,道:“我不懂,我只知道唯有神君令我情动至此。”他横下心,坦白道:“解籍之后,我常梦到神君,梦里皆是神君与我交缠的样子,静心诀念上一千遍,却如何都忘不了。”

“话不可如此说,太轻佻孟浪。”师偃雪翻身坐在一旁,撩开身前湿透的长发,平静看向他道:“本座与你的缘分解籍那天便也断了,是你求仁得仁,倘若你反反复复,岂不是伤人伤己?”

风听澜双眼顿时黯淡无光,他从青石上滑身入了水,化作玄龙将自己往潭底沉。

师偃雪在青石上坐了会儿,俯身唤道:“上来,你是龙又不是狗子,藏起来做什么?我们回去,青石冷硬,本座腰疼。”

水底咕噜噜起了串儿泡泡,听得哗啦一声水花四溅。师偃雪脚踝一紧,被人一手攥着拽入水中,他未曾防备落了下去又被拥了满怀。

师偃雪觉得风听澜是欠打了,手刚刚抬起来又被风听澜一把扣住,唇上一暖,交叠的温度顿时令他头皮发麻。风听澜只是克制亲吻着,小心翼翼又直白放肆。两人的发丝在水中交织纠缠,随着水波柔荡招摇,水面映着一轮圆月,碎了又合。

少顷,风听澜托着师偃雪的腰将他从水中举出放在光洁的青石上,自己则是半身浸水,脑袋轻轻靠在师偃雪膝头。他只显现了龙尾,玄鳞沾水在月光下泛着冷冰冰的光泽,起伏在潭水中,时不时拍着水面,激荡起一大片水花。

“神君,情动的只有我一个吗?”风听澜抬眸,沉声问道。

师偃雪蓦地把发颤的指尖缩回袖中,撑着发软的身子。他实是没办法,腹中血脉的牵扯让他本能地想要靠近风听澜,甚至渴慕能够汲取更多。他控制不住地贪恋龙族特有的本源之力。他的痴心妄想,从不比风听澜少。

“不行。”师偃雪泛白的唇里冷冷吐出两个字,他知道自己如今恐怕也是狼狈不堪,但这不是放纵的理由,“听澜,万物皆有自己的缘法,而你我的缘……”不仅仅是断在解籍那天,亦是消磨在陵阳山近万年日复一日的等待里。

师偃雪踉跄起身,踏着水面一步步离去,湿透的衣衫裹着单薄的身子,只是他的腰背未曾弯折半分。

风听澜初尝心动的滋味,却被当头浇了冷水,他看着师偃雪的背影,道:“神君岂非自欺欺人,倘若真是缘尽,神君肚子里的算什么?”

师偃雪头也不回,道:“是本座当年恻隐之下的因果罢了,风听澜你且走吧,本座一人也并无不可。”

风听澜一愣,隐约想到曾有一个人对他说过“若你我缘分已尽,不必强求”,竟与眼前师偃雪的态度如出一辙。风听澜心口一热,蓦地起身,眼中满是惊撼,脑子里又似翻江倒海。

师偃雪的背影渐远,风听澜手心一层冷汗,半晌颓然坐在青石之上。他自生来便是荣光加身,上有天帝天君宠爱,又得兄长关照爱护,神族皆敬他让他,便也活得随性坦率。偏在情爱一事里如此艰难,跌跌撞撞一路摸爬滚打也没摸索出个明白。他心道,师偃雪说得不错,反反复复只会伤人伤己。当初凭自己一腔莽撞,以爱之名囚困霁轻云那么多年,已是错了。

风听澜独坐半宿,待晨光熹微之际,方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他当先去找霁轻云说明白才是。

小竹楼里,师偃雪把青藤椅摆到了楼台外,正躺在那儿昏昏欲睡。他将手背搭在额上,遮去晨光,也掩住上半张脸。风听澜望去,便只瞧见他毫无血色的薄唇和清瘦的下颌。

“神君,我走了。”风听澜走过去,道:“我去兰溪。”

“嗯。”师偃雪应了一声。

风听澜想多说两句,又想到如今说再多也是无用,便只将身上玄袍脱下轻轻盖在师偃雪腰腹间,踟蹰片刻,横下心转身离去。

许久,师偃雪感受到周围龙息渐渐淡去,方缓缓睁开眼,指尖隔着玄衣摸了摸腹中躁动不安的小东西。元神剑身分出本源之力渡去腹中,却被那如今养得浑圆泛沉的龙蛋嫌弃。

“不能挑食。”师偃雪苍白的指尖点了点肚子,冷下脸道。

龙蛋察觉到师偃雪生气了,这才别别扭扭地吞下剑身清凉的本源之力,不满意地撞动了一下。

师偃雪扶在腰侧的指尖一紧,闷哼出声,气笑道:“你闹我也没用。”

龙蛋赌气似的不动了,师偃雪唇角笑意淡去,起身将玄衣披在身上,枕着衣间淡淡的龙息疲惫地阖上眼。

推荐热门小说剑有话说,本站提供剑有话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剑有话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热门: 虫族在上! 永恒天帝 将进酒 他在灵异游戏里安胎 星际机甲传奇 少年王(不良之无法无天) 调笑令 猎艳乡村 村村都有丈母娘:桃花村医 抵达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