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斜月沉沉藏水雾。

水下澄澈通明,静谧无声。师偃雪说睡就睡,也不去理会身边多了个风听澜。

风听澜守在师偃雪身旁,起初掌心只是悬在他肚子上渡些本源之力,待发现师偃雪睡得很沉后,渐渐有些心痒了。悬在上面的手越来越低,越来越低,终于趁着师偃雪睡得沉,小心翼翼地摸了摸。

师偃雪呼吸绵长,捎带着柔软的腹部略有起伏,风听澜忍不住屏住气息,瞪大眼睛,掌心下分明有些不一样的动静,有东西轻轻蹭过他的掌心。风听澜心跳快极了,惊讶后是心头抑制不住的喜悦。

龙吟低沉,风听澜化出原身,龙尾绕着玉床盘起,浓郁温热的龙息紧紧包裹住师偃雪。玄龙的大脑袋搁在师偃雪手边,轻轻碰了碰,又安安稳稳地搭在床沿,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

千载光阴,也不过瞬息而已。

师偃雪醒的毫无预兆,眼里还透着茫然的睡意,坐起身时惊动了一旁的风听澜。

龙影化去,风听澜坐在床边,伸手扶住师偃雪,亦是有些疑惑道:“怎么了?”

师偃雪沉默不语,许久才抬头道:“无事,不想睡了。”他起身拂开潭水,外面暖阳正好。师偃雪伸手遮了遮眼睛,缓缓舒了口气,正要往前走,手腕一紧被人拉住。

风听澜犹犹豫豫道:“神君,要我抱你走吗?”

师偃雪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脑袋是在水里泡坏了?”

“不是……”风听澜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自在地瞄了师偃雪的肚子一眼:“我觉得它长大了好多,怕神君感到疲累。”

师偃雪顺着他的视线往下一瞅,那龙蛋果真是长大了。原本只是微微凸起的小腹如今被撑得滚圆,看得师偃雪直抽凉气,忍无可忍地伸手掐了个小法术遮掩住。

“神君……”风听澜又想再问一遍,话还没出口就被师偃雪甩开了手。他眼巴巴看着师偃雪衣袖一甩,健步如飞。

陵阳山没有宫殿,只有一座座小楼。师偃雪想看水,就在湖边起一座楼。师偃雪想看山,就在山巅起一座楼。随心所欲,乱七八糟。小楼也简单,青竹骨,就那么两三层,烟纱帘帐,紫泥小炉,一目了然也一应俱全。

风听澜站在楼外仰头沉思,师偃雪已经坐在二楼窗前俯身往下道:“看什么,没见过小竹楼?”

“眼熟。”风听澜眉头微皱,额头隐隐作痛。

师偃雪顿了顿,没说话,只是垂眸看着他。他半身探在窗外,一缕鸦色长发垂身前,白的几乎透明的手腕搭在窗牗上,静静望着风听澜,许久方道:“别看了,上来。”

风听澜听话地上了楼挨着师偃雪身边坐下。

师偃雪指尖往一旁点了点,示意他离远一些:“我要起个阵推演些事情,你在一旁替我压阵”

风听澜心头一紧:“神君,你的身子……”

师偃雪摆了摆手:“我心里有数。”说罢盘膝端坐,五指朝心,借竹楼清风起了个风阵推演。推演之术,如剥丝抽茧,顺着时间的法则逆流而上,预见将来所出之事。

风听澜不知道师偃雪要推演些什么,只是在一旁看着,看清风卷起师偃雪的衣袂和发丝,看他紧闭了双眼后,那稠密如帘的长睫投下小片阴影,尽管他身姿端直如竹,可明显是又消瘦了许多。

风听澜看得有些出神,心头突突一跳,识海蓦地钻出些支离破碎的残影,玄龙墨沉沉的瞳孔一紧,似乎抓住了一线记忆,震得他呼吸都滞了一瞬。

也是这一瞬间,风阵骤停,师偃雪脸色一白,一道血线沿着唇角渗出。风听澜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什么残影都荡然无存,还未回神已是扑上前去将摇摇欲坠的师偃雪扶入怀里。

“无事。”师偃雪推开风听澜,闷咳几声压下口中腥甜。

“这叫心里有数!”风听澜心里一急,皱眉大声斥道。

师偃雪被他吼得一愣,一时间忘记要说什么。风听澜缓过劲儿来,心有余悸,伸手抄过师偃雪腿弯将人一把从地上抱起来,安安稳稳放在一旁的青竹躺椅上。

“究竟是要推演些什么?”风听澜叹了口气问道。

师偃雪不动声色地抹去唇角的血,视线往窗外山峦看去:“我想看看南冥岭魔族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可惜被天机蒙蔽了,什么都察觉不到。”

“为什么要往南冥岭看?”

师偃雪神色略显凝重,沉思片刻,道:“我不知,或是有事要发生。我看不到那边,也参不透天机。”他叹息着看向风听澜道:“你回紫霄天庭吧,让天帝找人重新去推演。”他如今是不行了,本源之力折损的厉害,只是往南冥岭看了一眼,就险些被反噬。

风听澜不由自主地靠近师偃雪一些,悄悄用龙息安抚着他:“我给父皇传音告诉他此事,但你不要想着让我回紫霄天庭。神君腹中龙蛋出世之前,我哪都不去。”

师偃雪往躺椅上一靠,阖眸松了松精神,道:“随你。”

风听澜低头看着师偃雪衣袖浅淡的兰纹,忍不住道:“我师父也独爱苍穹花。”

师偃雪摇摇晃晃地躺椅一顿,稍稍睁开眼睛,道:“你哪个师父?”

风听澜目光柔和许多:“自然是兰溪君霁轻云。”

师偃雪托着下巴若有所思道:“你同本座说说看,他一个剑修教了你什么,令你拜入他门下?”

“他即便什么都不教我,也是我的师父。”风听澜绷紧唇角,不容置否。

师偃雪叹息一声,重新闭上眼睛,昏昏欲睡道:“当你师父有什么好?你们玄龙天底下最没良心。”

风听澜想反驳,扭头看见师偃雪苍白的脸色,心头一软,放轻了声音道:“这话怎么说?神君肚子里没准以后也是个小玄龙。”

“可别了。”师偃雪伸手搭在腰间,祈祷似的喃喃:“玄龙脑袋不行……又不好看……”

风听澜:“……”

师偃雪想了想:“我看你哥那样的就不错,青龙好,花色漂亮。”

风听澜惊住,心里泛酸,闷闷道:“玄龙怎么不好了?玄龙是龙族中最为强悍的,大哥固然好看,可那是因为得了君父血脉。我与神君必然是生不出青龙的。”

得知生不出青龙,师偃雪还是有些失望的。或许是他脸上的失望之色太过明显,刺激了风听澜。

风听澜愤怒又委屈地伸手摸了摸师偃雪的肚子,道:“宝宝,不管你什么花色,我都疼你。”

师偃雪拍开风听澜的龙爪,似笑非笑道:“本座的小家伙就不劳殿下操心了。”

风听澜揉了揉手背的红印儿,欲言又止。

师偃雪叹了一声,阖眸晃了晃躺椅,轻声道:“想都别想,这是本座用庚金换的。风听澜,这世间好事总不能叫你占了全。”

清风拂动师偃雪衣摆,风听澜静坐许久,冷不丁唤道:“神君。”

师偃雪半睡半醒,掺着睡意含含糊糊应了一声。

“神君去过凡人界吗?”风听澜目光落在师偃雪脸上,沉声问道。

师偃雪没有回答,小楼安静地只有风拂衣袂的细微动静。良久,方听师偃雪道:“没有。”

推荐热门小说剑有话说,本站提供剑有话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剑有话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热门: 穿成豪门纨绔被宠坏 天才启蒙运动 山海崽崽收容所 横扫荒宇 生而为王[快穿] 丰乳肥臀 我多有钱你真的无法想象 六零之福运小狐狸 我只是为了100亿 从今天开始做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