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分别

上一章:第10章 缘尽 下一章:第12章 相忘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梧桐叶上,潇潇雨歇,师偃雪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琢磨着要不要去楼下瞅风听澜一眼。

风听澜在跟他赌气,已经一个时辰没有上楼来找他了。从前风听澜也常同他耍小性子,不过脾气来也快去也快,撑不住一盏茶的时间就主动蹭到眼前了。可这回倒是摆出非要同他争口气的架势。

养龙真是个吃力的活儿,师偃雪叹息着坐起身来,抄着手晃晃悠悠沿着青竹梯下了楼,准备去哄哄风听澜。只是还未走到楼下,就闻到浓重的酒香。

楼下,满地空酒坛,风听澜屈膝坐在地上,手中还捧着一只酒坛子。

“谁准你偷酒喝了?”师偃雪无奈道。

风听澜回头,看见站在楼梯口的人,白衣曳在青竹阶上,昏黄烛影将他身影映得飘渺不清,夜色清风吹拂他衣袂微摇,恍若流风回雪。

“师父。”风听澜神色微醺,声音沙哑,衣裳也不知怎么滚得皱巴巴,领口松松垮垮褪在臂弯,他眸色本就深,像打翻了墨台落入暗不见底的深潭。

师偃雪脊背竟无端生出几分凉意,玄黑冷硬的龙尾忽地现出,直接将他卷起拽进风听澜身边。

“嗝。”风听澜自己也被这下意识的举动吓了一跳,愣愣摸了摸自己的尾巴尖,满眼疑惑地看向师偃雪:“我不是鹿吗?”

冰凉的玄鳞磨着师偃雪的后腰,隔着雪白灵绡在肌肤上擦出道道红痕。师偃雪拍了拍他的尾巴,冷静道:“变种了。”

风听澜松开了自己的尾巴尖,恍然大悟:“所以我爹娘才不要我,将我扔在了山林里。是师父把我捡了回来,只有师父肯要我。”巨大的龙尾把竹楼里精致的八角小桌椅、博古架、茶案通通压了个稀烂,且眼看着有种要把楼给撑开的架势。

“听澜,把尾巴收回去。”师偃雪开口道。

风听澜恍若未闻,酒意上头,醉眼朦胧,喃喃着:“不……师父也不想要我了……我要是哪天记不起师父,就会被重新丢掉了……”他越想越伤心,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

师偃雪一愣,下意识伸手为他把眼泪抹去,却被风听澜一把扣住手腕。下一瞬,师偃雪整个人被掀倒在地,风听澜握住他双手腕骨,高举压在头顶之上。龙尾游走他身侧,冷硬的鳞有一处悄悄掀起,顶出两根物件。

风听澜浑身燥热,眼尾泛起一抹酒后醉红,眼中潋着水色。他俯**去,压在师偃雪耳边,语无伦次道:“我想和师父在一起,结为道侣的那种,再不分开。”

师偃雪懵了,竟不知龙会酒后发qing,待反应过来不由得恼火,指尖一转,召出戒尺,屈膝一脚把身上不知羞的玄龙踹得老远。

风听澜原地滚了两圈,尾巴还没甩起来,就挨了一戒尺。

这回师偃雪打的重,直接将龙尾给抽了回去,重新规规矩矩变成了双腿。师偃雪仍不解气,扶着刚才被龙尾勒得生疼的老腰,过去对风听澜一顿狠揍。抽了一阵子,才发现风听澜躲也不躲,只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地仰头看他。

师偃雪手上顿住,皱眉道:“这回怎么不嗷嗷哭了?”

风听澜衣衫凌乱,黑发披散,也不知是醉着还是清醒,沉默地跟师偃雪对峙着。

“不准再胡闹。”师偃雪舍不得再打他,犹豫一瞬,还是蹲**子,平视他道:“也不许再喝酒了,肚子痛不痛。”方才那一脚他踹得是实打实的力气。

风听澜挨揍都没哭,听到这话反而眼睛一红,委委屈屈挂着泪,道:“痛。”

师偃雪叹气,摸摸风听澜的脑袋,道:“痛就对了,长点记性,下次再拿尾巴卷人玩,还得挨打。”

风听澜拍开师偃雪的手,手背在自己眼睛上用力擦了两下,红着眼道:“你打吧,把下次的也打着。”

“你……”师偃雪气得抬起戒尺,半晌又缓缓收回手,干脆也坐在地上,面对面看着风听澜,道:“到底是要闹什么脾气。”

风听澜执拗道:“我说的是真的,我想和师父做道侣,做夫妻。”

“你懂什么是道侣是夫妻?”师偃雪把风听澜乱糟糟的衣裳理好,指尖抚过衣领,轻声道:“做了夫妻,便要言色相和,共事焚修。同心同德,风雨共济。怎可就轻易说出这种话。”

风听澜拉住师偃雪的手,认真道:“我只知道我喜欢你,你是我爹我也喜欢你,你是我师父我也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不是轻易说出口的,是很认真很认真说出口的。”

师偃雪指尖一僵,被风听澜握住的手背竟有些发烫。风听澜还要再说时,一阵剧痛忽然从脑海炸开,疼的他当即惨叫出声,抱住了脑袋。

师偃雪也是一惊,伸手扶住怀里痛得蜷缩一团的风听澜,指尖按在他眉心渡了一缕神识查看,却见他识海翻滚,一片血色,神魂伤势加重竟隐约要元神溃散。

“听澜,撑着点。”师偃雪心口紧痛,竟有些慌乱,他带着风听澜到了庭院,拂袖现出满是裂痕的九宫八卦阵。

风听澜头痛欲裂,脑海中翻腾的一幕幕皆是与师偃雪这大半年来的朝夕相对,所有画面都似走到尽头,消散在无尽黑暗里。他心有所感,顾不得神识剧痛,死死拉住师偃雪袖口道:“师父!”

师偃雪元神化剑,直撞裂痕之上准备凭一己之力强行碎开空间,又被怀里风听澜的嘶喊闹得分了一半心神。

“师父……我不要和你分开……”风听澜抵着剧痛的额头,话音刚落一口血溅了师偃雪满袖。

腥红染透白衣,师偃雪反而冷静下来,道:“好,不分开。”

风听澜阖眸,识海已经一片混沌,像是有无数风刃**神识里,搅碎了他记忆里的小楼月,红莲池,也碎了楼里望月的人。他先是忘掉抚摸他角上的那双手的温度,然后忘掉了被他抱在怀里的清瘦腰身,忘掉白衣上落琼白梅的冷香,忘掉含笑唤他时的唇角,最后连那人眉眼也模糊了……

风听澜昏死过去之前,只记得自己还有一份痴念,将其付之于口:“我们做道侣。”

言色相和,共事焚修。同心同德,风雨共济。

从此,再不分离。

师偃雪唇舌间满是血气,他将风听澜放在身边,自己身化长剑一丈,剑身通体银白覆冷霜,剑锋雕刻天地衍生的神冥玄纹,唯有剑身中间一道极深裂痕,拦腰劈开玄纹。师偃雪真身现出的刹那天地遮蔽,江河倒流,世间万物皆出异象。天下神兵之主,主宰世间杀伐,空间裂痕碎开,崩向山海间。皇城龙影长啸一声,恭送神主。

顷刻之后,天色转明,林间小楼已经消失在这片山河里。

紫霄天庭,自从二殿下在西川大泽出事后,众人都在寻找他的下落。师偃雪披着一身血气踉踉跄跄走到紫霄神殿外,把怀里的龙仍在地上。

“你要的哪是因果。”师偃雪掩唇,血沿着指缝往下滴,他低咳两声,喃喃自语:“你这是要本座的命。”他这把破剑哪里遭得住这样的折腾,真身上的裂痕又深了几寸。

师偃雪深深看了眼风听澜,伸手摸了摸那对染血的龙角,低声道:“若你醒来还记得本座……我便应你所求。”他察觉到有人已至附近,方松了口气,身体也不容许他再耽搁,便拂袖化虹直往陵阳山而去。

风听澜,本座在陵阳山等你。

风听澜指尖微动,似是想抓住什么,他于识海漩涡里拼命找回一丝神智,吃力睁开眼睛,有人握住了他的手,白衣胜雪,身如玉映。

“二殿下?”

“师父……”风听澜彻底失去意识前,努力记住了身边人的脸。

推荐热门小说剑有话说,本站提供剑有话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剑有话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0章 缘尽 下一章:第12章 相忘
热门: 都挺好 弃僧 村官桃运仕途 道医 红楼史上最刚的贾赦 我在古代直播教书发家 穿越大唐之我会魔法 重生之大涅磐 种田撸喵养崽崽 今天的我还在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