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缘尽

上一章:第9章 勾引 下一章:第11章 分别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风听澜听着狐妖和书生的悲惨故事睡着了,梦里他被好多头上长角的族人抓住,按着脑袋和一头鹿成亲。白发苍苍的族长说,那头鹿是丞相的女儿,名门闺鹿,娶了就是赚了。

接着风听澜就被吓醒了,赤着脚从床上跑下来,一把抱住站在窗前正探着身子往下看的师偃雪。

师偃雪被撞得晃了晃身子,伸手撑住窗牗。风听澜收紧了手臂,将脑袋埋在他肩头,闷闷道:“师父大早上在看什么?”

“你看。”师偃雪手指往窗外一点,道:“莲花谢了。”

风听澜抬起头,顺着师偃雪的手往下看,满池红莲谢了大半,零落水中。“可是花……不都是会谢的吗?”风听澜微微歪了歪脑袋,略有不解。

师偃雪出神地看着落花,轻声道:“陵阳山的花就不会。”

风听澜心头有些异样,下意识地抱得更紧了些,许久,忍不住问道:“师父,怎么样才能让两人永远都不分开?”

师偃雪转过身,似笑非笑地看了眼风听澜:“日月更替,沧海桑田,没有什么会一成不变。”

风听澜眼底一片茫然,却隐约察觉到师偃雪话中之意,反驳道:“管它日月海,我只想与师父天天在这小楼里。”

师偃雪挑眉,没再说话,只是那不以为意的眼神却让风听澜品了个明白。风听澜当即恼了,一把扣住师偃雪的腰身紧紧拉入自己怀里,大声道:“我偏要你同我在一起。”

“本座为何要同你在一起?”师偃雪弯了弯眸子,指尖一弹,让风听澜吃痛松开了手,“你是我的徒儿,又不是我的道侣。”

风听澜捂住酸麻的手腕,愣头愣脑地问:“什么是道侣?”

师偃雪坐下,白衣一撩,歪在躺椅上,阖眸养神道:“就是凡人界的夫妻。”

“我要和你做夫妻。”风听澜凑过去,用角顶了顶师偃雪的手背,道。

师偃雪按住把他手背磨红的龙角,只是一笑。

夏晚秋来,一场凉风,红莲落尽。

那天窗外又是淅淅沥沥的小雨,青檐飞瓦,滴滴答答。风听澜跌跌撞撞地走到打坐静息的师偃雪身边,一头栽倒在他怀里。

“听澜?”师偃雪扶住怀里的龙,却见他脸色煞白,双眸紧闭,紧皱的眉间俱是痛楚之色。

损伤的神魂又出现了问题,风听澜头疼欲裂,枕在师偃雪膝头,红着眼睛辗转反侧。师偃雪的掌心覆在他额头上,灵力泉涌般渡了过去。

“疼……”风听澜眼里潋了水光,强忍住不哭,泪在眼眶边上打转转。

师偃雪唇色泛白,灵力的急剧消耗让他有些疲惫,开口平静道:“想哭就哭,憋着干什么,平时打你两下哭得比谁都响。”

风听澜眼角红红的,委屈巴巴地拽住师偃雪的袖口,仍旧忍着眼泪,道:“疼。”

师偃雪心里一软,放缓了语气,安抚道:“我给你揉揉。”他把灵力凝在指尖,按住风听澜额头两侧一下一下揉着。于事无补,裂开的神魂若不能得以治愈,只会越来越糟糕。

风听澜抱住脑袋,疼的打颤,哽咽道:“师父……我好疼……”

师偃雪指尖微顿,垂眸道:“我知道。”伤及神魂的痛,他比谁都清楚,当年剑身上一道裂痕,拦腰而断,令他日夜煎熬,多少次恨不得自散元神。陵阳山上蕴养数万年,方渐渐忘记那种痛楚。

秋雨未歇,那莲池终究一片残败。

师偃雪把昏睡过去的风听澜抱回床上,静坐片刻,起身出了庭院。他起手画了个九宫八卦阵,咬破指尖在阵眼抹了一道血痕。阵成之后,顿时血光四起,以师偃雪为中心逐渐扩大,光泽笼盖了整座小楼。

皇城的龙影抬眸看了一眼师偃雪,又安静地低下了头,它半身国运都是师偃雪的功德所化,只要师偃雪不把这座皇城拆了,做什么都由他去了。师偃雪双手掐了个神诀,元神化剑而出以撞破南墙的架势对准阵心直接撞去。剑锋出了三次停下,阵法中心隐约一道裂痕。

师偃雪收回元神,掩唇压住几声低咳,口中泛起腥甜。

“果然……非一日之功啊……”师偃雪衣袖一拂,将阵法暂时隐去。隔绝凡人界与大荒的裂痕不是轻易能够强硬地撞开的。

“慢慢来吧。”师偃雪看了眼雨幕中的小楼,无奈摇了摇头。

风听澜醒来的时候,眼神看起来更呆滞了,师偃雪坐在他面前观察了半晌,试着问道:“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风听澜摸了摸脑袋上的角,肯定道:“鹿精。”

师偃雪松了口气,还好没有傻透。

“师父。”风听澜垂下眸子,长密的睫毛遮不住眼神里的低落:“我好像又忘记了很多事情……”

“不必担忧,会好起来的。”

可事实上,风听澜的情况开始愈发严重起来,有两次发作时险些连师偃雪都按不住他,窗外池上结了秋霜,风听澜再也未去玩过水。他开始渐渐忘记很多事,忘记自己身处何处,忘记自己是谁,每次睁开眼睛,他定要直直盯着师偃雪看上半晌,然后艰难地、努力地记起眼前人。

“师父。”风听澜看着站在门前的师偃雪,落寞道:“如果哪天我把师父也忘记了,怎么办?”

师偃雪看了眼楼外留下的阵法,裂痕已经很大了,或许过不了几日,他就能撞开裂缝带风听澜回大荒了。

“若到那时……”师偃雪神色平静无波,走过风听澜身边时,衣袖带起秋霜寒凉,“便是你我师徒缘分已尽,不必强求。”

雪白衣袂擦过风听澜身侧,渐而远去。

风听澜感到脸上冰凉,伸手一摸,指尖沾了湿漉漉的眼泪,龙角随着脑袋耷拉了些许,细碎的头发遮住他红红的眼睛,半晌,他才小小声道:“坏师父。”

推荐热门小说剑有话说,本站提供剑有话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剑有话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章 勾引 下一章:第11章 分别
热门: [综武侠]当琴爹穿越武侠世界 总裁她总是哭唧唧 无声告白 末世炮灰养崽日常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一毛钱都不给你[娱乐圈] 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 [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 悠然乡村生活 水北天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