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洞房

上一章:第2章 成亲 下一章:第4章 摊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半个时辰后,风听澜红着眼将脸埋进枕头里,彻底蔫了。师偃雪抬手,戒尺带起风声,听得风听澜脊背一绷,打了个颤。

“好了,不打你了。”师偃雪于心不忍道:“本座知道你都这么大的龙了,也要面子。你要是听话,本座也不想动手的。”

风听澜羞愤至极,恨不得一头撞死,闷在枕头里呜呜道:“废话少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师偃雪揉了揉他的脑袋,乌黑的发丝滑凉如水,从指缝间漏下。

“乖,没那么严重,双修之法没你想的那么可怕,不必紧张。”说着,师偃雪掐了个神诀,捆在风听澜身上的锁链先是一松,随即一分为三,牢牢将他的双手捆在两侧床栏上,最后一根锁链束住他精瘦有力的腰身。

“师偃雪!!!”风听澜被迫躺平,气得双眸泛红,睫毛上沾了一层水珠。

师偃雪一个翻身骑坐在他身上,伸手拍了拍他脑袋,道:“听话。”

“你要干什么……”风听澜声音都颤了,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他这般躺着,正看到师偃雪垂下的双眸,眼如桃花且上扬,却没有半分媚气。倘若不笑,冷冷一垂,足矣让人不敢直视。

师偃雪叹了口气,素白的指尖沿着自己领口随意往下一勾,衣襟贴着削肩滑落至臂弯,银红灵绡层层堆叠一把柳腰间,长发如墨泼落,那指尖寸寸向下,直停在自己精瘦的小腹上,刮出一道薄粉红痕。

风听澜喉咙无意识滚动一下,连呼吸也滞了。

师偃雪细腰一挺,并指按在丹田处,抬眸看了眼风听澜道:“这世间最纯粹的庚金就在这里。”

风听澜只觉得一股火气从小腹轰的一下全部窜到了头顶,烧得他脑子嗡嗡的。他挣扎着道:“师偃雪,你、你要睡我?”

师偃雪温声慢语地宽慰道:“傻孩子,本座要渡你。”说罢,他指尖微抬,风听澜身上衣袍簌簌散落满床,两人顿时坦身相见。

“有什么区别!”风听澜崩溃怒吼道。

师偃雪幽幽叹息,按了按额角,坦白道:“本座也不想舍下老脸应此事,谁让你不争气,缺什么不好,非得缺根金。”

……

风听澜怒极攻心,口不择言道:“师偃雪你下贱,你无耻,你不要脸,你就是风流阵里的急先锋。”

师偃雪并指掐诀,道:“噤言。”

风听澜顿时发不出声音了。

师偃雪看着他双眼通红地瞪着自己,又掐了个诀,道:“障目。”

风听澜瞬间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了。封闭了舌识和耳识后,周身其余感官变得十分敏锐,师偃雪微凉的长发扫落在他腰腹上,又软又缠,痒的他浑身发颤。压坐在他身上的双腿细滑有力,细微地晃动带来不易察觉的摩擦。

师偃雪双臂环抱,低头研究道:“你们龙化成人形也要保留两根的?”

风听澜口不能言,眼不能视,只能气得直喘粗气。

“这可如何是好。”师偃雪犯了选择困难症,犹豫了半晌,才选了一根幸运唧儿。

风听澜感到下身一紧,被微凉的掌心轻轻握住,师偃雪的声音低低的,像是一缕丝雾刮进了耳朵。

“澜澜,站起来……”

师偃雪看着掌心下骤然绷直且渐渐涨大之物,不由得感慨,果真是种族优势,不容小觑。他不愿浪费时间,单刀直入,救龙要紧。可当他真的对准了坐下去的瞬间,才发现事有不妙,比想象中困难。

师偃雪额头疼出一层薄汗,可他向来都是迎难而上的人。并且坚信只要思想不滑坡,方法总比困难多。做长辈的哪有在小辈面前露怯的,师偃雪暗自鼓劲。可惜他剑龄虽长,数十万载光阴里,从未有过办事经验。只能凭着一鼓作气,艰难地吞下巨物。

风听澜像是窝了一团火在心口烧,烧得他口干舌燥,他什么都看不见,偏偏却能听到师偃雪压抑的喘息声,温热一点点将他身下包裹,艰涩的,紧致的,不动声色。

师偃雪吞至一半,双膝一软失了力气,直直坐下身去,这猛地一撞将两人都撞懵了。师偃雪闷哼出声,疼得扶腰直喘,那巨物入了整根,顶得小腹酸痛微凸,气海翻腾。风听澜则是恍惚犹如直奔云霄,下意识挺腰一顶。

师偃雪还未适应就被这一记顶弄给闹得险些叫出声,摇摇晃晃坐在风听澜身上,商量道:“且慢……容本座缓缓。”

风听澜整条龙都懵了,身上滚烫,只余本能,若非双手被缚,他定要……

师偃雪身上汗水打湿了发梢,他艰难地坐直身子,指尖捂住被顶得泛酸的小腹,喘息道:“传渡罢了,倒也不必……这样深……”

风听澜嗓子发干,胸膛剧烈起伏,挣动手腕时锁链冰冷的声音刮入耳畔,混杂着师偃雪明显在压抑的喘息令他神智几乎溃散不清,全部的感官都聚集在脐下那处,整根没入之后似乎被湿热缠绕收拢,再进去一些,他分明察觉里面有一处小口,倘若再深一些……

“别……”师偃雪扶住后腰,微微仰起头,汗沿着修长白皙的脖颈落下,他开始庆幸自己先见之明封了风听澜的眼识,否则他此刻狼狈的模样,定会尽数落在风听澜眼里,长辈的体面岂不全无。

师偃雪喘了片刻,指尖颤颤捏了个神诀,哆嗦着咬红的嘴唇念了段心法,小腹骤紧,身下风听澜一个挺身直入最深处,丹田气海顿时被搅弄开来。风听澜分明听见一声剑吟,清亮长彻,庚金灼烫沿着龙根缓缓渡去。与此同时,大股龙精连同元阳倾泻,淋满剑身。

师偃雪脸色煞白,湿淋淋身子缓缓滑落,整个人伏在风听澜胸膛上,阖眸喘息。好在龙族元阳精粹,否则就他折损的这一缕庚金,够他修养上万年了,互取有余而补不足,双修之法果真玄之又玄,两人合力,大有裨益。

风听澜将庚金融于己身,曾被重创的神魂在一点点愈合。师偃雪单手撑在他胸膛上勉强抬起身,哑声道:“成了,你好好调息一下……”话未说完,只见捆缚在风听澜手腕腰身上的锁链瞬间断裂。

“师偃雪。”风听澜声音喑哑,墨色双眸渐渐映出师偃雪被汗水湿透泛白的脸。

师偃雪脊背微凉,直觉告诉他,得赶紧走。他这边心神一动,缩地成寸,转瞬已至殿门口,还没摸到门槛,只听身后一声龙啸,接着整个人被飓风掀翻在地。红衣墨发铺满地面,师偃雪衣衫散乱,胸口被一只巨大龙爪按住。

“想走?”龙尾紧紧缠绕住师偃雪,两根巨大的玩意儿擦着他的双腿。师偃雪闭上眼,强作镇静道:“不走,你先把真身收起来。”

残存的庚金之气在风听澜识海里乱窜,这缕天下至坚的灵息实在桀骜难驯,风听澜迫切的想要从师偃雪身上得到更多的安慰。冰凉的玄色鳞片把师偃雪双腿磨得通红,方才承接的龙精沿着红肿的后穴流了出来,风听澜金色的竖瞳变得愈发迷蒙,理智荡然无存。

“听澜!”师偃雪惊叫出声,死死攀住龙尾。风听澜如今现得是真龙形态,却非本体,倘若本体出来这座大殿也容不下他。饶是如此,真龙形态依旧比之人形来说要大得多,足矣让师偃雪死去活来了。

……

阵阵龙吟从观澜殿传出,片刻后,紫霄天庭上所有的神兵利器都跟着颤抖嗡鸣。

紫霄大殿,天帝震惊地握紧自己手中的轩辕弓,一时无言。

芫辛天君安抚了腰间的玉萧,回头问天帝:“这是怎么回事?”

天帝无奈望向观澜殿的位置,心情十分复杂:“天下神兵想要救主……”

推荐热门小说剑有话说,本站提供剑有话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剑有话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章 成亲 下一章:第4章 摊牌
热门: 他喜当爹了[快穿] 庙前村旧事 笼中缪斯 咬上你指尖 男配拯救偏执男主后 青春的死胡同 何日君再来 暗部列传 [穿书]校霸心上小奶糕 白月光他两百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