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片刻成正果 血雨腥风满长城

上一章:第七十七章 耿耿星河欲曙天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龙子伸开那宽大的袍袖,在身前轻轻一拂,潜力暗生,将韦明远与杜素琼托了起来,微微一笑道:“起来!起来,现在不是拘这些俗礼的时候。”

韦明远起立之后,方待有欲所言,但是天龙子的注意力已被决斗的现场吸引去了,因之也只好止口不语,恭敬地陪侍在旁边。

四外之人也被这一场史无前例的激斗震惊得怔住了。

因为这决斗的已不是两个人,恰像是两条龙。

他们的身形仿佛是消失了,不!不是消失,而是化成了一道光芒,纠结恶斗着,身剑合一,驭气凌空,这仅是传说中的神话。

可是今天大家都开了眼界,看到了一场凌空驭剑的战斗。

秦无极的那道墨绿光华显得特别地矫捷沉稳,在青光不断地跃击中从容应付,而且还不时的作有力地反击。

那道青光在一连串的猛烈攻击失利后,开始消失了先前的锐气,渐渐地守多于攻,势子也迟缓了下来。

韦明远穷极所能,始终没有认出那青光是谁,忍不住开口问天龙子道:“师祖,那青光是谁?”

天龙子头也不回地道:“你真健忘,连见过的人也不认识了?”

韦明远始终想不起自己所见过的人中有谁能修为到如此境界,还是杜素琼比较细心,沉思片刻后,马上提醒地道:“师兄,你忘了在玄真宫中的事了?”

韦明远这才恍然大悟地叫道:“是掌宫神主!”

天龙子点点头表示承认,韦明远却不禁心神为之激动不已。

当年他为了找寻自己师父天龙大侠姬子洛的后人,曾经远渡重洋,到达孤悬海外的小岛上,总算如愿以偿,不但找到了他的师弟慎修,也明白了天龙大侠与天香娘子陈艺华的一段往事,洗雪了碎心人周正对天龙大侠的种种侮蔑,更同时得到了这掌宫神主的一番栽培……

算来岁月匆匆,已是数十年寒暑,这其间江湖纷扰,惊涛百变,自己也两须生雪垂髦衰老,想不到仍然可以重见这位前辈……

天龙子仍是十分凝重地看着战局进行,并以微带诧然的声音道:“不过才三年光景,怎么这魔头的进境会如此之深……”

韦明远还没有答话,白纫珠已哭着上来道:“祖师爷,我太公与捻花上人都已经遇害了,您一定要替他们报仇……”

天龙子大惊失色地叫道:“是真的?”

韦明远惨然地道:“白太公遇害是她目睹的,捻花上人则是由秦无极口说,想来也不会假……”

天龙子的神色一阵惨然,伤感地道:“怪不得我心神近来时感不宁,而且惊兆频生,然而做梦也想不到会应在他们二人身上,唉!都是捻花那野和尚妇人之仁,贻患无穷,否则三年之前就杀了他,哪会有这种惨变?”

说到这儿,他的神气忽而变得十分焦躁,出口招呼道:“周老弟,你还不快加点劲,将这魔崽子收拾了,我的两个故人都毁在他手上了,你要是下不了手,干脆下来交给我!”

青光受了他催促之后,光华突地加强,径直朝绿光上冲刺过去。

籁籁的剑气中惟闻一声冷笑,很明显的那是出自秦无极之口,接着又是一声断金裂石的脆响。

两道光华都收敛停止下来。

秦无极微带喘息,丑脸上含着一股得意的笑容。

另一个道装老者却呆呆地站立当场,神色平静如恒,胸前的道衣被划破了一条长口,流出汩汩的白色汁液。

天龙子目睹情形有异,急忙赶上去叫道:“老友……你怎么了?”

老道轻轻一叹,接着以钟吕之声朗吟道:“小留尘世百余载,而今但觉灵山空!”

天龙子望着他胸前的白色流液,脸上带着无法相信的惶惑道:“你已经练到玄玉归真的境界,这怎么可能呢……”

老道仍是以那种平静的声音道:“陈传一睡八百年,人间几曾见仙迹,由此可见这身皮囊而欲传诸万世是不可能的事,尸解是没有指望了,幸好我还落得一个兵解而终。”

天龙子还想再说话,却见那老道的眼睑已慢慢地垂了下来,鼻子里拖出两条白色的气体,长约半尺,如小蛇一般,扭动不已,连忙伸手要点他的精促穴。

老道忽然伸手格开了他的手指道:“老友,你何必呢?我好容易才留住这一口气,保得驻颜以终,你难道要我死得不具人形吗?”

天龙子悚然而止,老道笑了一下,又闭目道:“拦胸一剑,才使我悟彻万缘皆空,你若聪明一点,就该趁此抽身,也许会比我好一点!”

说完这话,他鼻下的白气一散,化为丝丝细烟,飘散开来,而他的身子也摇摇欲倒,天龙子连忙伸臂将他抱住。

秦无极身形轻轻移拦在他的前面道:“牛鼻子,你想溜可没那么容易!”

天龙子的脸上泛起异样的愤怒,大声道:“秦无极,你先滚开,等我把这位老友安排好之好,绝对与你清一下旧账,我三个老友,先后毁在你手上,你想了我还不答应呢!”

秦无极想了一下才抽身后退道:“好吧!你的徒子徒孙都在这儿!你真要怕死想溜的话,我一定会找到足够的抵押的!”

天龙子怒哼一声,将老道抱了回来交给韦明远,沉痛地道:“你先抱一下,我替他就地挖个坑!”

韦明远觉得手上的躯体轻若无物,同时他的脸上也十分平静,心跳依旧,好像是睡熟了一般,不禁奇道:“师祖!神主并没有死!”

天龙子含泪惨笑道:“修道人的法典中没有死字,他的灵气还没有散,不过是借着兵器而解脱……”

韦明远听不懂这些话,然而天龙子再不理他,蹲下身子,用手在地下挖着,他的功力很深厚,那一双肉掌比锋利的钢锹还要得力,一扒就是一大块,片刻之间;已挖好了一个两尺见方,半丈余深的土坑。

韦明远更不懂了,他知道天龙子是想挖抗埋人,可见土坑宽不容人,深不及人,无论是横着竖着,都不能把掌宫神主的躯壳放下去,然而看见天龙子的神色,他也不敢多问。

天龙子挖好了杭后,又在身畔找出一方折得很小的丝绢,铺在坑边的地上,一层层地展开,却成为丈许见方的一大片。

秦无极在旁又发出冷笑道:“牛鼻子!你对身后之事安排得很妥当,这一块绫绢罗至少可以维持尸身千年不朽,然而你拿来给人家用,一会儿自己用什么?”

天龙子不去理他,只默然地从韦明远手中接过躯体,安放在丝帛正中,弯成盘腿正坐的姿势,再细心地包扎起来。

秦无极继续地说风凉话道:“牛鼻子!你对人家的死事如此隆重,对自己又作如何安排呢?”

天龙子目中精光毕露,厉声道:“秦无极!你最好少罗嗦,一会儿我们交手的时候,不会如此简单,我若宰了你,自然有足够的时候来安排后事,设若事与愿违,我根本就用不着!”

秦无极神色微动,噤声不语。

天龙子已经将掌宫神主包裹妥当,然后也盘腿打坐在旁,伸出一手,按在神主的顶门上,以庄严的语调念道:“未证道中道,先登天外天,红尘历一劫,玄妙千万千,胸中长保性,世外乐千年,金花永不谢,瑶池会上见……”

吟至最后,声调已凄不忍闻,神主的躯体跟着慢慢地缩小下去,终止剩下尺许高低,而包裹在他身上的丝绢,也跟着缩小,仍是紧紧地包在四周。

天龙子庄敬地捧起遗体,放进土坑中,再慢慢地用泥土埋上去。

韦明远、杜素琼以及其他许多人,都身不由主地跪了下来。

站立在远处的秦无极忽而弯腰作了一揖,庄宁离得较近,以为他要对神主的遗体加以毁灭,连忙劈出一掌,口中怒喝道:“你想于什么?”

功力深奥莫测的秦无极居然被他这一掌推得连退五六步,才拿桩站住,厉目一瞪叫道:

“匹夫!你在找死!”

庄宁愤然地道:“人已经死了,你还想加害遗体,你简直是衣冠禽兽……”

谁知秦无极闻言之后,反而哈哈大笑起来道:“匹夫!你把秦某看成什么了,生时尚且不惧,秦某又何必要对臭皮囊过不去,方才我倒是真心对他表示一点敬意……”

庄宁不信地道:“你会有这样好心?”

秦无极哈哈一笑道:“我真懒得和你说废话,这老道与我虽然仅有一面之识,却经过一场从所未有的激斗,虽然我杀死了他,可是举世之间,要找这样的对手还真不容易,所以才值得我一拜,像你这种庸才,我连杀你的兴趣都没有……”

语气虽狂,却不像假话,庄宁不禁默然了。

这时天龙子已将土坑填平,浮土因为加了一个人体的原因,高起了一块,天龙子双手在上面轻轻地拍了几下,立刻就平复如初。

他对那土坑留恋地看了一眼,脸上的悲伤激动也平静了下去,淡淡地道:“万物俱从士中来,今日还归土中去,老友,你暂时安息吧!龙华会上,你早到一步,记住替我留个好位置!”

平淡的声音中含蓄着奔放的豪情,大家的精神都为之一震,天龙子已经转身对着秦无极道:“现在是算账的时候了!”

秦无极也慎重地道:“很好!牛鼻子,你想怎么个算法?”

天龙子挽首沉思,一时难以取决,韦明远却忧形于色接道:“师祖,这魔头的功力已经非昔可比,你……”

天龙于淡淡地一摆手道:“我知道,世事往往因一念蹉跎,三年前我们放过了除他的机会,三年后想再等这机会已经不可能了,然而今日之事,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再与他一搏?”

一言甫毕,半空中传来一个响亮的女音道:“我能!”

声至人不至,大家都四下惊望,却看不见发话之人何在。

只有杜素琼低声对韦明远道:“纪湄与念远他们来了。”

就在大家愕然惊疑之时,半空中起了一颗小黑点,慢慢地变成一片大黑云,黑云冉冉降落,却是一头高逾常人的巨鹫。

鹫背平稳地坐定三人,两女一男,缓缓落地,赫然正是神骑旅的首领韦纪湄,旁边两个中年美妇,正是杜念远与宇文瑶。

这三个人以这种方式出现,的确是大出诸人意外,韦纪湄首先朝韦明远与杜素琼打了一躬,恭声招呼道:“爸爸!杜阿姨!”

韦明远微愠地叱道:“纪湄,祖师爷在这儿,你们怎么如此放肆!”

韦纪湄不敢作声,过来对天龙子跪下,天龙子却伸手一拦道:“不敢当!荒山野人,受不起首领重礼!”

韦纪湄听出他的语气不择,惶然莫知所以,杜念远却微笑道:“纪湄,祖师爷这样说,你就不必再拘礼了!”

韦明远大为震怒,厉声叫道:“念远,你怎么对祖师爷如此不敬!”

杜念远含笑不语,倒是天龙子道:“明远!你不要这样说,他虽是你的儿子,并未承受你的武功,跟我拉不上关系。而且他现在是一派之主,以江湖礼数来说,我不能算是他的长辈。”

杜念远这才轻轻一笑道:“祖师爷是因为我们早先的那些作为,不能如他老人家的意,所以才将我们摒诸门墙之外吧!”

天龙子漠然地道:“不错!天龙一派中,没有你们这些子弟!我也当不起祖师爷这个称呼,幸好你们的武功也不是由我们中传出去的,否则以你们的那些作为,我第一个就不饶你们!”

杜念远微笑道:“祖师爷这么说来.我们倒像是犯下什么大恶似的。”

天龙子微怒道:“你们做的事哪一件是好的?”

杜念远仍是微笑道:“祖师父的说法太严重了,神骑旅成立以来,的确是杀了不少人,可是那些人都是十恶不赦的江湖败类。神骑旅中也收容过一些恶人,可是那些恶人在神骑旅的管制下,就不敢再继续为恶。也许我们行事的方法并不太正当,然而行道江湖,只问效果而不必论手段,算起来神骑旅对武林的贡献,还是功多于过。一味施仁,遗患无穷,秦无极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天龙子不禁为之语塞,秦无极却附掌大笑道:“妙啊!牛鼻子,你痴长这么大的岁数,见解犹不如一女子……”

天龙子神色微变,以怒声对杜念远道:“刚才可是你接我的口?”

杜念远点头道:“不错!虽然我们不敢跟祖师爷并论上下,可是我确信能对付得了秦无极!而且比您的把握还大一点!”

韦明远听她越说越不像话,正想再度出言叱责,天龙子已哈哈大笑道:“好啊!想不到我有生之年,居然还听见一个后生小辈对我发这种豪语,对你的话我倒是不敢怀疑……”

韦纪湄立刻道:“祖师爷,您是否肯让我们代接一场?”

天龙子脸色一沉,厉声喝道:“混账!我就是拼着血溅当场,也不会领你们的情!”

韦纪湄还想开口,却被韦明远脸上的怒色吓住了,杜念远将他拉过一边,连连以目示意,韦纪湄却挣动不退。

杜念远轻轻地说了一句:“大局为重!”

韦纪湄才勉强移开了;秦无极却对他们骑来的那头大鹫颇感兴趣,连看了几眼才道:

“夫人可真了不起,哪儿找来的这么一头神物?”

杜念远淡淡一笑道:“神骑旅中原来有一个下属,叫做禽神西门泰,我从他那儿学了一点驯禽之法,这头雷鹏原是他豢养的,我一时心血来潮,忽然想把它召来作为坐骑,倒是颇合我们神骑旅的身份!”

秦无极还想对那头巨鹫多问几句,天龙子已怒喝道:“别废话了,快准备领死吧!”

秦无极望了他一眼道:“你想好对付我的方法没有?”

天龙子怒声道:“对付你这种人我不拘用什么方法,凡是能制你于死命的功夫,我都不惜一用!你多留点神吧!”

秦无极朗声大笑道:“妙极了,我倒要看看你百余年的修为中,到底练了多少本事!”

天龙子长袖一挥,劲力暗蓄,拍击出去,秦无极伸手一格,凌空接了一下,双方都退了一步,然后又大笑道:“无形劲气不过尔尔,牛鼻子,你得换换方法!”

天龙子双手一扬,声如雷震,却不见一丝动静,秦无极这次可慎重多了,身子猛地拔高飞起,他立脚之处,冒起一股青烟,地上的泥土也被熏得微黑。

其他人倒还好,只有韦明远大是震惊,他认出天龙子所发出的正是太阳神抓功夫,然而有声无色,比他精深得不知凡几。

秦无极身子在空中斜斜飘落,天龙子迎着他又是一招太阳神抓,这次火候更深,连震雷之声都听不见了,周围之人只感到一股热风袭人。

秦无极的丑脸上涌起一片怒色,身子尚未落地,双手也是一拍,空中只听见波的一声轻响,接着是吱吱的一片水雾弥漫。

天龙子脸色一惊,失声道:“好魔崽子,你居然连玄冰寒煞都练成了!”

秦无极冷冷一笑道:“我知道你仗着太阳神抓的威严,以为无人能敌,所以特别练了这一手来防备你,阳光的盛炎虽大,穷北极之处的冰山却亘古长存,可是天下并没有绝对的事态,你参道这么多年,怎么连这一点都没有想透!””

天龙子神色凝重地由腰际抽出一柄黑色短剑,比在手中,作势欲击。

秦无极睹状微惊,口中仍轻松地道:“掌力不行又换兵器了,你这柄剑看来倒不错,可惜短了一点。”

天龙子沉声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剑吗?”

秦无极笑笑道:“古今的剑谱中没有见过这么一枝玩意儿,不过你把它看得如此重要,想来一定还值几两银子。”

天龙子怒叱一声,短剑在手中自动飞出,仿佛有人托着一般,缓缓地朝前飞去,势子虽然不急,却可以料定它的威力定然难当。

秦无极神态凝重地挥出手中长剑,化成一道墨绿光华迎了上去。

那道黑光的势子突然加疾,恍如游龙似的连绕三匝,一片轻响中,地下撒着一蓬黑绿的碎铁如雨。

秦无极手中只剩下了一截剑鞘,还亏他抽身得快,才没有被黑光扫着。

天龙子口中发出长吟,双手连指,驱使着那道黑光追上去,秦无极越逃得快,那道黑光也追得快,顷刻之间,已在场中围着十几丈的圈,绕了五六转。

末后秦无极的脚下似乎绊着什么东西,一个踉跄前失,黑光直刺向他的后心,全场立刻爆出一声轻呼,以为这魔头立将伏诛。

谁知秦无极的身形骤然停了下来,黑光刺上他的后心,使他朝前一栽,但接着他一翻滚又爬了起来,手上多了两枚玉块,紧紧地夹着那枝黑色短剑!

天龙子见状大惊,双手连连后抬,想把那柄短剑收回来,然而任凭他如何使劲,那枝短剑只是不住地摇动,就是脱不出秦无极的控制。

天龙子努力了半天,最后长叹一声,垂手放弃了。

秦无极这才吁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玉玫连连搓磨几下,那柄短剑也变成了几截碎铁,坠落地上。

天龙子的神色有点惨然地道:“你用什么东西毁了我的诛邪墨剑?”

秦无极一扬手中的玉块笑道:“你怎么不认识这东西呢?”

天龙子见那片玉块状如心形,黯然无光,的确看不出有甚特异之处,只有一旁的杜念远轻轻一笑道:“祖师爷,您上当了!他早知道您有这道家至宝诛邪墨剑,所以才备下那块玉块,那是他祖父留给他的佛门四大奇珍之一的佛心佩,诛邪剑重杀,佛心佩则以其洋和之气,专弭杀机,您自然会吃亏的。”

天龙子诧然地看她一眼道:“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秦无极也诧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杜念远淡淡地笑道:“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如何能瞒得了我?”

秦无极急道:“我不是问这些,我是问你怎么会知道我祖父的事?”

杜念远笑笑道:“你应该知道我是无所不晓的,我不但知道你有个祖父,而且还见过他,更用了几句话,逼得离垢和尚自行证果,杜绝你今后作恶的奥援……”

天龙子默然片刻后,才对秦无极凛然地道:“诛邪剑纵然诛不得你这邪魔,我还有其他的方法杀得你。”

秦无极从失神落魄中惊醒过来,轻轻地道:“牛鼻子,说实在的,我对你那些玩意完全不放在心中,今天我也许难逃一死,但是杀我之人,绝对不是你!”

天龙子不禁问道:“是谁?”

秦无极用手一指杜念远道:“可能是她!”

天龙子被这句话激怒了,厉声叫道:“胡说!我难道在你眼中的地位还不如一个女子?”

秦无极冷冷哼一声道:“事实如此,你再嘴强都没有用。”

天龙子怒哼一声,忽地盘腿坐在地上,两眼朝天,望着飘浮的白云,先凝神注视片刻,然后才以朗声吟道:“白发三千丈,丹心百练钢!”

秦无极冷笑道:“牛鼻子,你即使用解体神功大法,也别想奈何我!”

一言未毕,天龙子头上的根根长发,突然脱体飞起,如同无数的细针,狗秦无极身上罩将下去。

秦无极神态凝重地挺身直立,身上的衣服如同吹足气的皮袋,奋然鼓起,头上的长发逆竖而起,披散开来,恍如戴着一顶大斗笠。

推荐热门小说江湖夜雨十年灯,本站提供江湖夜雨十年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江湖夜雨十年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七十七章 耿耿星河欲曙天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水云间 我养成了未来残疾暴君 公主与影后 宠妃她万般妖娆 真爱没有尽头 重度迷恋 在他加冕为王前 如果声音不记得 大唐超级奶爸 流星蝴蝶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