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我想把这玩意染成蓝的……

上一章:第132章 说话 下一章:第134章 铁是甜的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年我阿耶骑着高头大马,身后带着一大票的人凯旋,英武非凡!他把好多人打的屁滚尿流!”

“哇!!!”

“他身上的铠甲和阳光映衬着。甲……甲光向日金鳞开……对!我阿娘说就是用这句诗来形容。”

五六岁的小娘子踩在台阶上,手里攥着个木剑,有模有样挥舞了一番,然后扬起下巴,白皙的脸蛋上左一道右一道泥印,和身上划的破破烂烂的裙子。

台阶下坐着的一排小豆丁又纷纷,“哇!”出来,齐齐拍手,非常捧场。

“天啊!少主的阿耶好厉害!”

“少主还会背诗,好棒!”

“少主竟然还会舞剑,我们都不会!”

一个个小豆丁稚声稚气,眼睛里都是崇拜的星星,就差扑上去叫老大了。

赵涂林吹了一下散落在眼前漆黑的发丝,志满意得。

小孩子之间的攀比非常简单,一只木剑,一个弹弓,一只猫猫,或者吹嘘自己的父母。

但在吹嘘父母这方面,少主赵涂林多年未遇敌手,这就已经足够其他小朋友心悦诚服了。

“赵石榴!”卫澧老远就看见他闺女跟个要饭的似的,浑身破布喽嗖,头发也散了,他只觉得眼前发黑,浑身血液倒流。

小王八羔子又造成这样,要了命了。

就这小玩意丢大道上,谁敢信这是他闺女?就腿肚子高的人,真能折腾。

“哇!是少主的阿耶!”一个小豆丁奶声奶气惊叹。

“是把好多人都打的屁滚尿流的少主的阿耶!”另一个抻头继续惊叹。

卫澧走近了,把栀栀左扯扯右拽拽,看她身上没伤,就埋汰破烂点儿,才算放下心。

他顺手把栀栀放在一边儿的书箱拎起来,右胳膊一揽,把栀栀横着夹在腋下,厉声道,“回家吃饭了!”

栀栀挥舞着手里的小木剑,脆声跟她的小伙伴们告别,“再见再见,明天见!”

“少主明天见!”

卫澧听他们叽叽喳喳的头都大了。

还明天见?见个屁!

栀栀自八个月的时候第一声“阿耶”开了腔,第二声“阿娘”后,就再也没刹住闸,一天比一天碎嘴子。

也不知道随谁,皮实的跟个猴似的,整天上蹿下跳,浑身没有干净时候。

她在家里待不住,卫澧和赵羲姮又嫌弃她闹腾,干脆开蒙后就把她送去女学读书了,她认识几个小伙伴后,就更加胡天胡地没有约束了。

卫澧每次来接她,不是头发散了,就是衣裳破了,要么抹成个小花猫,他年纪轻轻就被气得心脏不好,恨不得把这个闺女塞回娘胎重生一遍。

他正想着回去怎么跟赵羲姮解释,顺便今晚吃什么,栀栀在他腋下扭了扭,“我要吃糖葫芦!”

“你吃个屁吃!”埋汰成这还有脸吃糖葫芦。

“好啊!你虐待你女鹅!我要回去告诉阿娘!让她主持公道!”栀栀噼噼啪啪说道,声音又脆又嫩,像拨弄起来的算盘珠子。

在别人面前,她炫耀这个破爹爹归炫耀,但她绝对和他势!不!两!立!

“吃吃吃,快闭上你的嘴吧,一天天嘚不嘚也不嫌累挺。”卫澧夹着她,停在糖葫芦摊前。

栀栀先他一步,举起脏兮兮的小手,“老板,两串糖葫芦!”

“三串。”卫澧面无表情把她的手摁下去。

小东西一肚子坏水,两串糖葫芦她一串赵羲姮一串,没想着给他吃。

“你每次都抢我阿娘的吃,你真的要自己吃一串儿吗?”栀栀水汪汪的大眼睛真诚发问。

卫澧想了想,“两串……”

唔,他可以和赵羲姮甜甜蜜蜜吃一串,妙啊!

老板将糖葫芦递给卫澧。

卫澧插在她的书箱上,拍掉她挣扎的手,“回去再吃,路上吃小心杵破你嗓子眼儿。”

栀栀短短的手臂垂下,百无聊赖吹着额头上掉下来的碎发。

还没到院子,她就一下从卫澧身上跳下来,噔噔噔像个小炮仗似的窜进去,脆生生喊道,“阿娘,栀栀回来啦~你的小宝贝栀栀回来了~栀栀好想你呀~”

小家伙还有两副面孔。

父女俩一前一后进来,活脱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栀栀越长是越像卫澧了,不过比他活泼可爱多了。

赵羲姮扯扯她脸上的小奶膘,好家伙,又破了一身衣裳。

她小时候闹归闹,但爱美,才不会把自己弄成这副鬼样子。

思前想后,觉得栀栀肯定是随了卫澧。

“快吃饭,晚上咱俩一家去看花灯好不好?”又是一年正月十五,赵羲姮当年怀着栀栀的时候,跟卫澧说,等孩子长到大一点点,就一家三口一起去看灯。

栀栀今年六岁了,刚刚好。

“好呀!”栀栀回头,冲着卫澧挑衅一笑,嘿嘿嘿,阿耶才不要想着一个人霸占阿娘。

卫澧原本还想勉为其难带着她出去看灯,割舍一下他和赵羲姮的宝贵独处时间,但看她这样子,头皮一下炸开了。

呸!媳妇儿是老子的,小混蛋滚滚滚!

赵羲姮一向不把爷俩的明争暗斗放在眼里。两个人虽然总吵架,天天互怼,但感情好着呢。

栀栀以她的父亲为骄傲,走到哪儿都要跟她的小伙伴炫耀,卫澧也疼她疼的要命。

吃饱饭,趁着赵羲姮去换衣裳的间隙,卫澧黄鼠狼给鸡拜年似的温柔将栀栀抱起来,“困不困?先眯一会儿,等你娘出来叫你。”

栀栀才吃饱饭,有点迷迷糊糊的,下意识靠着卫澧的胸口,搂住他的脖子贴上去。

卫澧把她放在被褥里,轻轻拍打,“咳咳,给你讲个森林里的傻狍子的故事……”

“从前,森林里住着傻狍子一家……”

栀栀听着听着,眼皮沾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赵羲姮一出来,就看见栀栀小脸蛋红扑扑地缩成一团窝在被子里睡得香甜。

卫澧冲她摊手,恶人先告状,“她刚才困了,非要睡一觉,等她醒了,天都亮了……”

赵羲姮也不忍心把栀栀叫起来,商量着问卫澧,“要不今年不去了?”

卫澧锃亮的眼睛忽然暗下去,戚戚怨怨的,“一年就一次,你说好了要和我一直看花灯的……”

“反正栀栀一时半会儿也醒不来,我们趁她睡着,就悄悄去悄悄回好不好?”

他站起来,扯扯赵羲姮的袖子摇晃。

“不……不好吧。”太损了。

“去嘛去嘛。”

赵羲姮被他磨蹭的受不了,轻咳一声,神色不自在,“那万一被栀栀发现了,就说是你强行带我去的……”

她其实,其实是想在孩子面前做个好母亲来着……

但是花灯节每年就一次,而且卫澧太能撒娇了是吧。

“我送你的口脂,你怎么总也不涂?”两人手拉着手要往外走,卫澧忽然道。

他这些年怪开窍的,知道经常买口脂胭脂什么的给赵羲姮。

赵羲姮,“……”他没开玩笑?

她干笑了一声,“你真要看我用?都一个色,没必要吧。”

“你自己说的,就算是一个色,那味道不一样,盒子不一样,就是不一样的!”卫澧定定看着她,摆明了是必须要她用。

赵羲姮头都大了,翻出来一盒他送的,用视死如归的表情上了嘴,最后木然看看镜子里亮到飞起的嘴,“这是你想要的吗?”

卫澧点点头,“挺好看的,你看多亮堂啊!”

赵羲姮自暴自弃,勾住他脖子往下一拉,在他脸上亲了个荧光粉的唇印,“好看吗?”

她就不信放他脸上他还能说好看!

卫澧心跳飞快,结结巴巴羞涩道,“好看,你可以多来几个……”唇不唇印好说,关键多亲几口。

赵羲姮拒绝让他继续占便宜。

卫澧死皮赖脸自己凑上去,争取了片刻的亲昵。

最后两个人手挽着手出了门。

栀栀听见屋子里没动静了,睁开乌溜溜的大眼睛。

咦~她阿耶笨蛋,以为她发现不了他的计划吗?

不就是想把她哄睡,然后偷偷带着阿娘出去玩嘛,今年就勉为其难把阿娘让给他好了,谁让他最幼稚啦!

两个人手牵着手,和十几岁新婚时候一样。

卫澧看看四下无人注意到他们,迅速将赵羲姮的兜帽扣下,然后遮掩着亲了她一口。

周围全是人,赵羲姮掐了一把他的腰,红着脸咬牙切齿,“很刺激吗?”

卫澧呲了呲牙,与她十指相扣。

不远处正是小桃和陈若江,陈若江凭借着每年重阳风雨无阻给小桃送茱萸,终于让这个一根筋的小娘子松了口。

至于陈若楠,照陈若江的话来说,早就跟沈都安勾搭上了,大前年成了婚。

沈都安当年被坑惨了,养下个拼命干活不花钱的习惯。陈若楠小时候有阵子穷惯了,见钱眼开又报复性花钱,沈都安也愿意给她花,这大概是俩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原因。

街头有个染头的挑子,摊主正给满头白发的老人将头发染成黑的。

卫澧抓着赵羲姮的手挤进去,问,“能染蓝的吗?”

赵羲姮抓了抓卫澧的袖子,迟来的叛逆期?他这是不知道怎么折腾好了,打上头发的主意了?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32章 说话 下一章:第134章 铁是甜的
热门: 女配想开了[快穿] (综漫同人)在横滨当守护神的日子 下岗后我当上了审神者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每天都在阻止反派黑化[穿书] 身世曝光后,我联姻豪门了 黄河鬼棺之3:千年古墓 他和她的猫 衣香鬓影 这狗血剧本你们自己演吧 [红楼]养女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