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搏一搏

上一章:第129章 八封家书 下一章:第131章 解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她放在手里掂了掂,鎏金的,不是纯金的,做的倒是很精致,雕刻着繁复的花纹,也不知道这玩意又什么值得藏的。

赵羲姮随手将鎏金盒子打开,往里瞅了一眼……

…………

滚吧!!老色批!

跟扔烫手山芋似的扔出去,赵羲姮脸颊通红,忍不住把摸过那个小盒子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

艹!她的眼睛!

卫澧这个小王八羔子,她就该想到他不是什么正经人干不出什么正经事儿。

东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赵羲姮嫌弃地捡起来,把它扔进楠木盒子里,然后踢远。

老色狼,这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看埋在土里的样子,一年以上是有了,年纪轻轻不学好,满脑子都是这些东西。

她用手背贴在发烫的脸颊上降温。

虽然做过无数次了,但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天窗大亮的,你让她看着玩意,委实难为人,正经人谁白天开窗看春宫图?

卫澧收到赵羲姮的信。

这是第一次!

第一次他没有往家里写信她就给他写信!!!

就知道!赵羲姮也想他,对他的思念像潮水一样长长长长长~

嘴上说不要他往家里写信,你看他一天不写,她就迫不及待给自己写信,女人就是口是心非。

卫澧一抿唇,把露出的一双雪白虎牙藏回去,咬着下嘴唇,试图别让嘴角翘起来了,但嘴好像有自己的思想。

反正也没人看见,要不就笑一会儿?

就一会会儿。

他裂开的嘴终于闭上了,摸了摸信封,刚要上手拆开,下意识停住,把信封整理好。

唔……媳妇儿给他主动写信,悄悄看完别人也不知道赵羲姮给他写信了,他总觉得心有不甘。

卫澧把信别在腰上,这样?

他们一下子就能看到。

但是这个位置是不是有点儿太刻意了?

放在袖子里,露出一个角?

这是不是有点儿太隐晦了,那眼神不好的万一看不见怎么办?

袖子也太窄了,回头再把纸弄皱了。

嗯……

还是别在腰带上吧,然后走一圈儿,去慰问将士们。

营地里正在做晚饭,青烟袅袅跃上云霄。

所有人见他,热切诚恳地打招呼,露出笑容,卫澧挨个点头表示问候,然后在“不经意”见把腰间的信封露给他们看。

秉持着不过问主公私事的原则,大多数让人只看了那只张扬的信封一眼,就把目光别开了。

一看就是家书,他们问了显得多事儿;万一不是家书,那就是什么重要的机密文件,也不是该他们过问的。

卫澧走了一圈儿,没人问他,他低头看了看别在自己腰间的信封。

不够明显吗?

一看就是家书啊,怎么没人问?

陈若江围坐在火堆旁,呼噜呼噜吃了碗饭,盯着卫澧腰间的信封看了一会儿,然后把目光撇开。

他还不知道卫澧带着信封出来啥意思?

诶,他就不满足卫澧的心愿,让那完蛋主公天天拿他没媳妇儿的事儿刺挠他,反正他被刺挠着了,卫澧也别想心满意足。

卫澧把目光投向呼噜呼噜在干第二碗饭的陈若江身上,平常挺有眼力见儿的,今天怎么回事儿?饭糊了眼睛,没瞅见?

“咳咳,陈若江?”

……

被点名了,就倒霉。

“在。”陈若江抹抹嘴站起来,把嘴里的饭咽下去。

卫澧把腰上别着的信再明示一下,陈若江盯着脚尖儿,愣是不看他。

他今日必定是要把这封信炫耀出去的。

“陈若江,你出门半个月了,你妹妹给你写信没?”卫澧问。

qing长……

陈若江静默,他妹妹是个白眼狼,这些月正跟沈都安那个小白脸打得火热,哪有空关心他这个孤寡的哥哥?

主公为什么每次炫耀,都要踩他一脚,往他心上扎刀子呢?

“陈若楠不给你写信,大概是怕麻烦驿使,其实也没啥事儿,就让她把信给我夫人,顺道稍来呗。”卫澧顺势从腰间把信抽出来,放在掌心拍了拍,“反正我夫人经常往这儿来寄信,顺道的事儿,别怕麻烦。”

“……嗯,谢谢主公。”拒绝当捧哏的第一天,失败了。

旁人只觉得卫澧对陈副将真好,家书这种小事也记得捎带关心他,没人懂陈若江的无奈和心酸。

卫澧既然主动说了,陈若江不愿意当这个捧哏,想当的人多了去了,连忙拍马屁道,“主公和夫人成婚两年了,感情还是那么好。”

满意了的卫澧摸摸信封,终于舍得把它揣进怀里,骄傲地扬起下巴吗,“没办法,她离开我一一天都想念的不行,这不就巴巴给我写信送来了?平州政务繁杂,她还得抽空给我写信,真是黏人……”

“夫人心中有主公,也有宏图伟业,将平州打理的井井有条,绝非一般妇人能比拟!”

“属下今年才升上来的,当年主公大婚也无缘得见夫人英姿,但愿这次回去庆功宴上,能见上夫人一面。想必夫人是比宋璇将军、孙博士更令人敬仰的女中豪杰。”

一通溜须拍马,卫澧既听了别人对赵羲姮夸奖,又炫耀了一遍他与赵羲姮的感情,只觉得浑身舒畅,“有机会的有机会的,家中都是我做主,我同她说说,她必然同意。”

陈若江差点儿被他得意的神情晃瞎眼,恨不得摇晃着卫澧的领子大声喊他,“你醒醒!你给家里写了好几十封信,夫人才回你几封你就这儿洋洋自得?上次买衣服,谁掏不出来钱要分期付款?一家之主嘛呢?”

但一寻思,他还没个媳妇儿呢,又不好以下犯上,终究是把这想法忍下了。

当年他就应该撇下卫澧,去投奔别人,姜溯、谢青郁谁的都行,总不至于在他们那儿还要受这样的窝囊气。

他贪图这碗饭,现在跑也跑不了了,后悔。

卫澧炫耀也炫耀够了,便挥挥手,“你们继续吃饭吧。”

然后转身回自己营帐。

信还没拆开看呢……

他迫不及待用刀刮开火漆。

“我在你书房窗户下挖到一个盒子,给你一张纸的解释机会,速回信。”

卫澧眉头皱在一起,她写信就要说这种事情吗?

还是半个想他的字都没有?

什么书房窗户下的匣子?什么东西?他根本不知道好不好?

那东西不是他的,肯定不是他的,他没记得把什么东西埋在窗户下面了,指不定是哪个小厮偷偷藏的,现在怪到他头上了。

卫澧又是委屈又是心酸,枉他刚才跟个傻子似的同他们炫耀家书。

“主公,王六郎来了。”王六郎是王之遥的六儿子,是年纪最小,也最得他宠爱的一个。

也因为年轻气盛,比他的哥哥们少了些沉稳深思,显得更沉不住气些。

他进来后急吼吼摘下兜帽,“你到底什么时候帮我?”

卫澧将信不紧不慢塞回去,换了副面孔,“滚出去重新进来。”

王六郎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握进,下颚绷得紧紧的,但这次出来他是背着哥哥们出来的,不能拖延,只好气势汹汹出去,然后重新进来,作出乖巧之态。

“坐。”卫澧抬抬下巴,“你现在有求于我,好好说话。”要不是王家剩下几个兄弟里,就老六最好糊弄,敢这么跟他说话,他早就把人剁吧了。

王六郎不服气,“我分明答应你事成之后给你六座城作为报答,我们这是平等交换的关系。兵不血刃就能拿到六座城,你才是最赚的。”

“那我也可以帮你别的哥哥。”卫澧都不拿正眼看他。

越是这样,王六郎越是觉得卫澧可靠,卫澧若对他殷勤,他反倒要怀疑里头有什么阴谋诡计了。

“你瞎说!老三老四老五在纷纷接触他们外家,想靠外族插手青州,他们的外祖家都是青州豪族,强龙还压不过地头蛇呢,他们怎么会用得着你?你不早做打算,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王六郎皱眉道。

他的母亲身份不显,不如哥哥们的外祖家有权有势,只是仗着母亲得宠,他这些年积攒人脉才敢一争。

“话别说太满,你三哥四哥外家这些年已经略显颓势,你以为他们没有暗中接洽我?不过他们太吝啬。”卫澧随手点点他,“我借你三千人举兵,你得给我个满意的答复。”

时间已经拖得够久了,王六郎已经在各方压力下按捺不住。

王六郎张了张嘴,他想问如何能保证这三千人不是卫澧打算坐收渔翁之利才借给他的,但他知道,若是问出来,他们之间的联盟就崩溃了。

思前想后,他终于是决定赌一把,反正他们哥哥哪个上位了,都不会有他好日子过的。

况且他手中的人,不止三千,就算卫澧的人要造反,最多两败俱伤,卫澧什么也得不到。

王六郎走后,卫澧算了算,借给王三郎两千人,王四郎三千,王六郎三千,拢共八千人。这些人乔装进程,他们三人大开方便之门,倒是很便利。

qing长

这三个兄弟想法都差不多,既然青州已经是一潭死水,不如引进活水搅动一番,兴许死局会变活。

但愿不是他们三个合起伙来给他演了出戏,卫澧拍拍衣裳站起来,电光火石之间,忽然惊醒。

是有个盒子他顺着窗扔下去了来着。

两年前,鎏金口脂盒,盖子上画着……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29章 八封家书 下一章:第131章 解释
热门: 锦鲤少女捉鬼日常 我夫君他权倾朝野 七夜禁宠:晚安,首席大人 他站在夏花绚烂里 味香 谁教白马踏梦船 重生炮灰农村媳 锦衣夜行 毛绒绒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嫁给残疾皇子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