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阵痛

上一章:第105章 产前焦虑 下一章:第107章 新年好呀新年好!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卫澧觉得府医这个建议十分傻逼,他并不准备接受。

信神佛,这是最愚蠢的人才干得出来的事,万事求人不如求己,况且他也不愿对着那么个泥胎三跪九叩。

但是他最近情绪焦虑愈发严重,以致寝食难安,性情也逐渐暴烈,甚至有些影响赵羲姮了。

所有人都忙忙碌碌,脚步声杂乱无序,侍女、医师、产婆,在院子里端着水盆进进出出,盆中是鲜红的血。

忽然有个婆子大喊道,“夫人不好了!”

卫澧脚步虚浮地冲进去,只见赵羲姮躺在床上,脸色煞白,身下的血一直流,将整个床单都染红了,卫澧去抓她的手,却怎么也握不住。

“阿妉……”他哭着喊她。

赵羲姮张张嘴,血噎住喉咙,咔咔发出响声,主动握住他的手,纤白的手背上青筋暴起,眼中满是灰败。

她说什么,卫澧压根儿听不清,于是凑上去,将耳朵贴在她的唇瓣。

她唇间吐露出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耳廓,却令他心悸,他哭得简直不能自已。

卫澧真的害怕,他才同她在一起不到两年,说好了去后山打猎,明年元宵节要一起过,未来还要带着孩子去看花灯,他们两个的日子才刚刚开始,还有好多好多事情没有一起做,她怎么就能丢下自己走呢?

他这辈子,除却她,就没什么念想了。

卫澧五脏六腑疼的几乎撕裂,像是要生生呕出一口血。

赵羲姮指甲狠狠嵌在他的手背上,瞪大眼睛,用最后一丝力气道,“你……”

“什么?”

“你字帖……描完了吗?”赵羲姮恶狠狠问。

卫澧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胸口剧烈起伏着,喘着粗气,眼泪直直往下掉,脆弱痛苦到了极点,嚎出声来,将睡在一侧的赵羲姮一把抱住,“阿妉,呜呜呜,你别死,我不要你死。”

赵羲姮被他哭起来,原本气得想骂人,但见他如此悲伤真切,连忙回抱住他,拍拍他的后背,“不哭不哭,我在呢,我没死,我才不会死。”

看这样子,卫澧是做梦被魇着了,他这是做梦梦见自己死了?

唔,他哭起来还怪可爱,跟个受委屈的狗狗似的,下巴搭在她肩上。

卫澧一时间分不清梦境和现实,浑身颤抖着,良久不能自拔。

许久后,他情绪平复,赵羲姮正轻柔拍打着他的后背。

卫澧身体僵住了,他刚才,似乎是哭得过分了。

他,一个大男人,扑在自己媳妇儿怀里哭,要脸不要?

赵羲姮见他没动静了,偏头看了看他,卫澧迅速将眼睛闭上,装睡。

她歪歪头,觉得卫澧实在是奇怪极了,但还是将他放下躺倒。

卫澧手紧紧攥成拳,不让赵羲姮发现他装睡的事情,不然肯定会引来她的刨根问底和嘲笑。

好在赵羲姮也没深追究,而是侧躺着睡着了。

卫澧不敢回忆梦中的场景,只一想起那满屋子的血腥,他便后背汗湿,浑身发凉。

城北的老和尚说,杀孽过重的人,是要遭报应的。

他不信神佛,也不信报应这一说,但现在却忍不住害怕,万一真有这回事呢?

府医之前提议他请一尊送子观音娘娘回来,卫澧骤然觉得这个建议也不是太傻逼了。

他亲自去寺庙捧观音,临走前方丈将一串细佛珠子缠了三圈,绕在卫澧手腕上。

“施主将此佛珠佩戴三年,可保全家无虞。”

卫澧扯了扯佛珠下的穗子,略有嫌弃,他一个杀人的,你教他日日手上缠着佛珠,可笑不可笑?

心中虽如此想着,但又忍不住思量,万一呢,要不就带着算了,反正也没什么损失。

因而也未将佛珠摘下,双手捧着蒙了黄绸的送子观音走了。

方丈看着他的背影,露出愉快微笑,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

天道好轮回,去年卫澧将他的寺庙拆了,虽是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但开罪了佛祖,略微戏弄也不为过。

卫澧去年拆寺庙,不敬神佛,这是众人都知道的,今年却手上戴了佛珠,倒是自打自脸的滑稽。

此事自然瞒不过赵羲姮,卫澧将送子观音放在偏室,让人安排了瓜果香烛。

赵羲姮推门一见烟火缭绕,吓得下巴上的肉都出来了。

卫澧抿抿唇,略微不自在,希望她看见了也别多说话。

“世上哪有什么神佛,不过都是骗人的,即便有神佛,这天下有求于他们的人多了去了,神仙哪会管人间的闲事?”赵羲姮学着卫澧当时轻狂不羁的语气,将他往日的话复述了一遍,有意埋汰他。

卫澧更尴尬了,是,这话是他说的不假,现在翻出来,打脸不要太疼。

“我多加香火钱,神仙也是要过日子的,有钱能使鬼推磨,自然也能让神佛满足我的要求。”他将下巴一扬。

赵羲姮淡淡道,“你当着观音娘娘面前说这种话,她听见会不高兴的。”

卫澧脸色一变,下意识看一眼桌上的观音像,“你闭嘴,憋说了。”

“那你许了什么愿望,说出来让我听听。”赵羲姮轻咳一声,摸摸肚子问道。

既然拜的是送子观音,那自然就是求的生育上的事情,卫澧就算不说,赵羲姮都知道,母子平安嘛,但是她坏心眼儿的就想看卫澧难为情。

卫澧磨磨牙,赵羲姮那坏心思自然瞒不过他。

“求一索得男。”他一字一顿,反过来气她。

“哦~”赵羲姮点点头,煞有介事道,“你说这不是巧了吗,府医也说这胎最有可能是个儿子呢,主公你要得偿所愿了。”

“真的假的?”他狗眼瞪的老圆,连忙在心里呸道,他方才瞎说的,世上若有观音,可千万别把他方才的话当真。

“真的,我能骗你吗?”赵羲姮这倒是没骗他,府医说胎象强劲有力,像是个男孩儿,卫澧自己说想要个儿子的,不管是不是心口一致,恐怕要应验了。

他是打定主意这辈子就和赵羲姮生一个孩子了,其实男孩也行,反正都是赵羲姮生的,男孩也皮实,抗摔打……

卫澧默默想。

佛堂里烧着香,烟大,卫澧怕熏着她,于是护着她的腰往外走。

外头阳光极好,他像是眼睛出了问题一样,遥遥看见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小女孩,与赵羲姮生的有八分像,才到人小腿肚那么高,小女孩踉踉跄跄朝他跑过来,娇娇嫩嫩地喊他,“阿耶!”

“花花!”女孩抬起手臂,掌心是一朵小粉花。

再一回神,哪有什么小女孩,地上空荡荡,只有缝隙中一簇野草茁壮生长罢了。

太阳太晃人了,卫澧眼眶都被它晃的酸疼。

他最近焦虑的睡不好,神经也有问题,总做梦,现在白日里都出幻觉了。

“那若是生个儿子,叫什么?”赵羲姮扶着他的手问。

一算起来,还有半个月不到就要生了,孩子的名字还没起呢,衣裳倒是做好了,鹅黄的、天青的、嫩黄的,男孩女孩都能穿,料子很软,穿着一定舒服,想起卫澧还未见过那些可爱的小衣裳,于是拉着他的手往寝房里走。

卫澧略有些失神,随口道,“卫勇?卫猛?”

听起来太敷衍了,赵羲姮掐住他的耳朵狠狠一拧,“孩子是垃圾堆里捡来的?”

“我再想想,我再想想。”卫澧呲牙咧嘴,回了神。

嬷嬷和小桃她们手都巧,赵羲姮前一阵忙着平州庶务,她们就已经做了满满一抽屉孩子的衣裳,还有一抽屉的尿布、玩具、鞋子。

都过了好几次水,软软的。

小小的一件,还没有她两个巴掌大,每次见都觉得可爱的不得了。

她一件件摊开在桌子上,给卫澧展示,“你看,都好小,好可爱。”

卫澧看看赵羲姮的肚子,看看才他巴掌大的小衣裳,小心放在手上晃了晃。

这么小,也不知道生下来该是多娇嫩脆弱的小东西。

他有种战栗的恐惧,还有一种对待新生命降临的迫切渴望。

赵羲姮又将鞋子给他看,像个大黄米汤圆那么大,两口子兴致勃勃摆弄着这些小玩意。

“卫澧……”赵羲姮攥着孩子的小红肚兜忽然不动了,急切喊他的名字,带着恐惧的颤音。

卫澧一把握住她的手,冰凉的。

“卫澧,我肚子疼。”赵羲姮一动也不敢动,咬着下唇掉眼泪。

她是不是要生了啊?

九个多月了,若是孩子养得好,不足十月生产也是正常的。

卫澧吓得不敢呼吸,手忙脚乱安抚她,“你别怕……别怕……”

他一向滚烫的手也像块儿冰似的凉了。

“来人呢!来人!”他一手抓住赵羲姮的手给她安抚,一手掀开窗,冲外吼道,脖子上青筋凸起,显得狰狞。

他不能慌,赵羲姮现在害怕呢,他不能跟个废物似的一起害怕。

九个月后,为了防止赵羲姮随时发动,医师、产婆都住在隔壁厢房,一听动静,有条不紊跑进来。

医师先给赵羲姮诊脉,“这是产前的阵痛,大约在今日夜里,或者明日凌晨就要发动了。”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05章 产前焦虑 下一章:第107章 新年好呀新年好!
热门: 小龙猫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三官六院(狗语者):守护俏师娘 鲜满宫堂 一刀倾城 分手信 超模不好当 庙前村旧事 恃宠为后(重生) 百无禁忌 夫人今天和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