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想吃官饭?

上一章:第99章 他是女子! 下一章:第101章 五十个矿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周不是没有过女子为官的先例,最后一个外朝女官是在八九年前,在朝中担任谏官,那时候没有太多繁文缛节,对女子的束缚也不多。

后来顺和帝登基,实行新政,复兴儒学,将三纲五常那一套东西又重新捡起并且加固了,把人的嘴和言行都束缚起来,以达到集中皇权的目的。

逐渐的,她虽占着言官的位置,却形同透明,于是其愤然辞官归隐,不过半年便因忧思过度而病逝。

四年前倒是也有个女子做男人装扮,考中了进士。但被人以伤风败俗,不守妇道,牝鸡司晨为理由弹劾,最后顺和帝将她发落,游街示众,算是变相警示天下女子安分守己,不要肖想与男人并肩。

那女子随后投缳,自此以后,女子不能参加科考,就成了众人心中约定俗成的规矩。

所有人将目光定格在孙昭逊身上,只见她的身体已经紧绷到极致了,脊背与肩胛绷成了两条垂直交叉的线,贴着衣衫,透出纤细的骨骼线条,又像是只誓死不低头的天鹅。

她猝然跪下,微微低着头,并不说话,垂落的发丝贴在两颊上,能看见后槽牙已经咬紧,腮帮子微微鼓起。

李景显瞥她一眼,继续说道,“小人并不欲将一弱女子逼上绝境,小人家中也有幼妹,家慈自幼教导她要温婉恭顺,勤俭持家,只希望孙娘子今后,也能做个贤妻良母,而不是想着与男子相争,毕竟这世道,还是男子主宰的……”

“我不是弱女子。”孙昭逊掷地有声打断他,带着颤音,像是从灵魂里发出的呐喊,她终于将头抬起来,看向上首的赵羲姮,冲她磕了个头,“小人虽是女子,却自认不弱。小人不需要男人的怜惜爱惜,只希望有错如男子般同罚,有功与男子般同赏。”

李景显脸上冒出的油汗,在烛光下微微反着光,他用袖子摸了把,略有些气急败坏,“女人怎么可能与男人一样?”

“女人就是与男人一样!你难道不是母亲生养的?还是说你有爹生没娘养,所以才对女子如此仇视?”孙昭逊定定看着他。

李景显方才还顾忌着上首坐着的赵羲姮也是女子,言辞不敢过于激烈,但被孙昭逊一番言论激的乱了心神,开始叫起来,“天下女子,无不是要依附男人的,男人生来就比女人要高贵些,不然为什么孩子要随男人姓?女人为什么又要嫁到夫家去?给你们口饭吃就要平等?可笑!

若是将来哪一天男人能生孩子了,你们女人压根儿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女人也并不适合做官,她们心胸狭隘,只拘泥于小情小爱,不如男子见识广博,能纵观大局。”

这话未免过激些了,周围的人家中无不是有父母姊妹的,听闻李景显的言论后,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赵羲姮心里有股子火蹭的一下冒了出来,但还是强行克制着,面不改色,看他继续说下去。

孙昭逊咬牙切齿,恨不得扑上去将他撕碎了,但又嫌看他一眼都脏污,只将目光别过去。

她原本还能据理力争,但此人连这种极端言论都能说出来,想必思想已经歪曲到极致,不是什么好东西,与他争辩,都嫌费口水。

见孙昭逊不出声了,李景显觉得一定是自己说得对了,才让她无法辩驳,于是松了口气,声音愈发高亢起来,甚至还张罗着周围的人,问,“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周围众人也纷纷将头转过去。

李景显于是将目光投向赵羲姮,“夫人,您既然能成为主公的夫人,又是位公主,那就是天下女子的楷模,想必您也觉得女子该温婉贤惠,好好居家过日子对不对?”

赵羲姮没接她的话,而是将目光投向下面众人,“你们呢?你们觉得他说得对不对?”

“小人等觉得有些偏激了,自古先人都强调阴阳调和,男女共同构成了人。所谓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连道与万物都要和谐相处,何况是男女,因此哪能轻而易举说出这种话呢?”其中一人站出来,拱手道。

其余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小人觉得,这位李景显郎君,不像是读过太多书的人,读书使人明智通达,他言论如此偏激,实在不妥。”

李景显被辩斥,脸上挂不住,因而愤道,“我现在说的是孙昭逊她欺上瞒下,身为女子却参加科举之事!你们扯这些没用的做什么?”

“布告中明明写道:凡年满十五周岁,德才兼备,有意于仕途之人,皆可参加本次科举。并未强调男女,我今年二十,自认德行无亏,自幼饱读圣贤之书,又于仕途有意,为何我就不能参加?”话题既然又被扯回来,孙昭逊便顺势道。

“上个如你一般想的女人,坟头草都三米高了!”李景显得意怼道。

殿上余下那十九个学子与孙昭逊是同届考生,又见她才华横溢,虽是女子,却忍不住起了惺惺相惜之意,委实不忍她落得个凄惨下场,于是纷纷跪下。

沈都安紧张的结结巴巴,却还是道,“法未明言女子不得参加科举,且多年前有女子为官先例。”

他算是其中分量最重的一个人了,前二十名举子中,现如今唯有他得了封受。

“法律只规定了刑罚,但仍有公序良俗不记入法中,难道就不需要遵守了吗?”李景显抬得一手好杠。

“女子参加科举,难道就是违背道德,需要谴责的行为了吗?”

……

赵羲姮看大多数人虽没明说到底支不支持女子参加科举,但他们都看不惯李景显轻视女子的态度,这让她心里略微舒坦了些,可见自己眼光还是不差的,选出来的这二十个人都不错。

眼见吵的差不多了,所有人的立场都明确了。

“将这次科举在乡中张的榜拿来一份。”赵羲姮吩咐道。

不久,宋璇拿了份布告来,大声同他们念道,“今兹凡年满十五周岁,德才兼备,且有意于仕途之人,皆可参加本次科举。”

“所以,我平州的布告中,并未说女子不得参加科举,只要求参加科举的是个人,难道女子就不是人了吗?”赵羲姮垂眸,淡淡瞥向李景显,“你方才说话的语气和内容,我十分不喜欢。”

赵羲姮一开口,便是将事情定死了,孙昭逊像是脱力一般,身子一下子软了下去。

“你口口声声瞧不起女子,不是照样要向我跪拜?恭恭敬敬的对待我吗?你不过就是欺软怕硬罢了。

礼教将女子束缚在内院,大多都不能读书,时间久了,一些人只能依附于她们的丈夫,地位也因此不如男人高。平州女子地位高些,能与男子一般劳作贸易,很大一部分因为恶劣气候条件和礼教不盛行。

你也许生长在礼教盛行的地方,享受惯了身为男人带来的福利,你可以稳稳地压榨你的母亲姊妹。

但是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女子,你觉得她原本是与你同一阶层的,甚至你可以压她一头,但她却将要反把你压制住,于是你恨不得把她拽下来,踩在泥里。”

李景显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我……”

“你别说话了,刚才我已经听够了,也容忍你许久了。你在我眼皮子底下蹦来跳去,是给自己挑坟呢?别忘了我也是女子,我不是你娘,捧着你惯着你,你当着我的面儿贬低女子,和当着孩子面儿骂娘有什么差别?”赵羲姮摆摆手。

“孙昭逊身为女子,能在不公平的教育环境下次次名列第一,说明她的天资与勤奋远远超过男子许多,你还因为性别而瞧不起她?你算老几你还敢瞧不起她?你考第一了吗就敢瞧不起她?”

孙昭逊肩膀耷拉着,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却无暇擦去,只任由它们滴落在地面上,汇成一个小水洼。

其余举子也是抿着唇,略有羞愧。

贵族子弟反思,自己可以说是受到了最好的教育,却只学成这个熊样,要是孙昭逊生在他们家,说不定成就更甚呢。

有些寒门子弟觉得,自己总想着与贵族子弟所受的教育有差距,心有不甘,但孙昭逊身为女子,受到的打压更大,她都能名列榜首,自己还有什么脸面抱怨?今后应该多往自己身上找原因,而不是将原因归咎于外部。

“我一直想在不咸开办个女学,如今钱有了,先生有了,还缺些做杂役的,我看你就很不错,好歹开在不咸的女学也是官学,你在女学中做杂役,也是吃官家饭,是个体面差事,不是想留在不咸吗?给你个机会。”赵羲姮略一思索,拍手道。

她觉得此举甚好,甚至相当体贴,“孙昭逊,往后你便是女学的山长了,我把这个李景显,配给你的学院做杂役,不要让他离学生们太近,我怕他荼毒了年轻小娘子。”

李景显大惊失色,要他做杂役?还是在孙昭逊手下?这还不如在郡中做个小吏呢!

“我不服,我要见主公!”他厉声尖叫起来。

“你确定要找主公?”赵羲姮语气中充满了疑问,“主公忙着打仗没空见你,平州现在我说了算。”

卫澧一向都听她的,她说什么是什么,他才不会反驳。李景显要是非找卫澧主持公道的话,估摸着卫澧会嫌他烦死,还不如她的处罚来得人道呢,八成死无全尸,曝尸荒野。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9章 他是女子! 下一章:第101章 五十个矿工
热门: 浓情见我 骷髅幻戏图 不做软饭男 农家甜点香满园 娱乐圈女魔头失忆了 状元夫人养成记 绿谷来自敌联盟[综] 沈总 总在逼氪 随身悠闲乡村生活 妙妙[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