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他是女子!

上一章:第98章 属下不会叠毯子,但是会…… 下一章:第100章 想吃官饭?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卫澧急切地辩驳,颇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会抱孩子有什么用?我问你会不会叠毯子。”

宋将军将掉落在地上的毯子捡起,也不生气,反倒是笑呵呵的,然后将毯子卷成短小的条状,熟练的用着一种抱着婴儿的方式展示给卫澧看。

“想当年阿璇生下来的时候,我与她母亲都是第一次为人父母,她母亲小心翼翼的,根本不会抱孩子,但是属下精明,提前跟人学了,就甩了她母亲好大一截,现在还能记得阿璇母亲看我抱孩子时候那惊诧的表情。”

“主公马上就要当父亲了,也可以提前学学嘛,到时候抱孩子玩儿。”

卫澧死鸭子嘴硬,明明已经被人看破了,还要维持着脸面,大马金刀往床边儿上一靠,语气不善,“会抱孩子有什么用?我也用不上,老话讲抱孙不抱子,而且有赵羲姮带孩子就够了,我管那么多干什么。”

宋将军语气中带着颇多感慨和怀念,然后视卫澧的话为无物,继续道,“抱孩子是这样的,要先轻轻托起他的头,然后手插到他背后,最后再小心翼翼地抱起来,贴着胸口,小孩子的骨头脆,不小心一点儿容易闪着。”

卫澧听他细细讲解,觉得很有经验的样子,下意识抻头去看,眼睛睁的老圆,宋将军凑近点儿,一点一点展示给他看。

“主公看明白了吗?没看明白属下再演示一遍。”

宋将军问了一遍,卫澧瞬间回神,连忙将头偏过去,脚尖一下一下踢着地面,懒懒散散往后一倒,骂道,“我都说了我不抱孩子,宋将军就算再演示一千遍一万遍我也不会看的,现在我要休息了,你出去吧!”

“那属下就出去了,主公好好休息。”宋将军很善解人意的没有将毯子抖搂开,而是小心翼翼放在了床头,然后给卫澧带上了门,表示您请自便。

宋将军所有的举动都像是无声在说:主公不要害羞,练习抱孩子又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

卫澧气恼地看着宋将军的背影,恨不得将他撕成碎片,该死的,就算看出来,说出来做什么?没有眼色!

他恼羞成怒,抓着身侧的枕头往门上一扔,然后枕头软软掉在地上,没什么声响,半点儿不能泄愤。

他还想扔些别的东西,顺手又抓住宋将军放在床头的毯子,才要扔出去,却忽然停下,下意识将它收回来,然后放在膝盖上。

卫澧盯着卷成一条的毯子,忍不住红了脸,他看了好一会儿,好像能从这白花花的羊毛毯子里看出个小孩儿来。

他不自在地干咳一声,跑去将门拴上,确定院子里是安静的,没有什么人了。

赵羲姮让他看那本书,什么什么行来着?

“三……三人行……”然后必有一个老师,就那个意思。

卫澧一拍脑袋,想起来了。

他觉得,书不能白读,他其实可以稍微贯彻一下……

反正多会一门手艺不丢人,而且他到时候学会了,赵羲姮不会,他就能在赵羲姮面前炫耀了。

卫澧学着宋将军的样子,尝试着将毯子抱起来,觉得自己这样实在有点儿傻。

琼林宴也在水榭举办,赵羲姮虽然觉得她举办的琼林宴不是什么正经的琼林宴,只是平州这一个小地方的,但还是努力把它办的像模像样,至少不能让人看轻了。

她怀着身孕,不宜晚睡,若是按正常的点儿,戌时开宴,宴会一散就该子时了,她实在熬不起,因此下午天尚且还亮着的时候,人就已经陆陆续续到了。

这届的魁首是个身材瘦小的年轻人,皮肤白净,眼睛大大的,看起来极为清秀,又有些男生女相,坐在第一个位置上,面对众人的打量,没有半点儿不适和忐忑,反倒兴致昂扬,神采奕奕。

其次是个身材颀长的年轻人,面容平平无奇,但腹有诗书气自华,举手投足间的气派不容忽视。

赵羲姮依次扫下去,单从举止气度上来说,皆是不错。

观他们衣着,有身出富贵的,也有身出寒门的,各占一半。

出身寒门的大多不卑不亢,出身富贵的也没有趾高气昂。

二十个人今后皆是要一起共事的,免不得推杯换盏客气一番,及至宴会过半,皆是酒意半酣,也都熟络了许多,场面不似刚开始时候的沉闷拘谨,逐渐多了些欢声笑语。

赵羲姮邀他们赴宴的时候,特意嘱托了,不要太多规矩。

其中几个人大着胆子,将卷案拼在一起,聚成一堆,以筷箸敲击装着水的盛具,发出清脆嗡鸣声充当乐器演奏,然后以歌相和,唱得大多都是诗经或楚辞。

虽是带着酒肉臭的宴会,却意外多了些风流雅致,他们的歌调轻快,隐隐能听出欲展抱负的壮志踌躇,还有一朝及第的快乐飞扬。

见赵羲姮只坐在上首,冲他们点头示意,更多人也有模有样的集会起来了,场面无比热闹。

小桃贴近赵羲姮,同她笑道,“还是一些读书人呢,现在竟像是进了菜市。”

宋璇问道,“要不要让他们停下?”

赵羲姮也笑着回道,“别管着他们,这样挺好的。”

她看向下首,就连沈都安那样腼腆的人,都难得活泼起来。

“他们将来都是要一起共事的。”赵羲姮摇摇头,笑容明媚,“说共事也不准确,是要一起帮卫澧打天下的,平州就一个小小的班底子,将来若是越来越大,他们说不准就是第一批文臣,等到时候功成名就了回想起来,想必感慨颇多。”

“他们现在其乐融融,也不知道将来其中哪些人还在,哪些人不在,哪些人又与哪些人决裂。”赵羲姮叹口气,觉得自己怀孕之后,感慨也变多了。

宋璇听完赵羲姮这么说,忍不住将目光再次投下去,看着qing长那些眼睛里都在发着光的人,一时间百般感触涌上心头,又热又烫。

平州这小小的一块儿地方,她生长的地方,与以前相比,大不一样了。

它不止是一块儿州那么简单,而是初具朝廷的骨架了。

正感叹着,一个侍卫从侧跃上来,小声在小桃身边耳语一番,小桃神色一凝,低声道给了赵羲姮听。

“那就将人带上来吧。”赵羲姮听完之后,神色也不悦起来,“正好当着大家的面,光明正大都讲明白,其中若是有什么冤屈,也别委屈了谁。”

侍卫低头应下,又连忙小跑出去,不久后,一个中年男人几乎是扑跪在大殿上。

他身着青衫,头戴纶巾,是书生打扮,下巴和唇上蓄着胡须。

“草民有事禀告!”他声音尖利,几乎是咆哮出来的。

热络的场面一瞬间安静下来,变得落针可闻,那些举子纷纷将目光投向那地上跪着的中年人。

中年男人见此景状,不由得更激动起来,浑身发抖,脸上涨红。

赵羲姮抬抬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青衣书生义愤填膺,拱手道,“小人是本次科考中的第二十一名李景显,按照这次考试的规矩,本该回到原籍,在当地郡府就任小吏。”

他喘口气继续道,“但小人本该是第二十名,因为此次科举中,有人一路蒙蔽考官,跨入了前二十人的行列中。小人左思右想,觉得冤屈,于是特来揭发。”

“是有人舞弊?”

那二十个举子面面相觑,忍不住小声议论。

李景显隐隐听到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情的声音,并且每个人的语气中都带着浓浓的不屑和鄙夷,他忍不住松口气,得意起来,“这个欺上瞒下之人,就是本次的第一名孙昭逊!”

倒吸凉气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众人俱是发出不可思议的感叹,怎么可能是孙昭逊?

孙昭逊可是从乡里就一直一路榜首啊!他若是舞弊的话,是怎么能做到次次万无一失而不被发现的?

赵羲姮将目光投向本次的榜首孙昭逊,只见他清秀的脸蛋绯红,狠狠咬着牙关,眼睛瞪大,手紧握成拳落在膝上,整个人都紧绷到了极致。

“李景显,说话要讲证据,你是如何知道孙兄舞弊的?你又有什么证据?”但这些举子好歹都是过五关斩六将一层一层筛选出来的,没有被三言两语就扰动了心弦,有人站出来率先发问。

第二十名和第二十一名的差距可大了去了,意味着你是能留在不咸于主公面前就任,还是被放归郡中,由郡守或县长安排差事,这是天差地别的待遇。

若是被放归郡中,那就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晋升。

因此难保这李景显是为了挤掉一个人,自己留在不咸就任编造谎话。

“我何时说过他舞弊!我说的不是舞弊!”李景显面容狰狞扭曲起来,“我说得是他欺上瞒下,伪造身份!”

“原本我今日就要走了,结果在中午退房之时,竟然意外得知,我们这次的榜首孙昭逊,竟然是个女子!”

他此话一出,全场哗然,这远比舞弊来得更为刺激。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8章 属下不会叠毯子,但是会…… 下一章:第100章 想吃官饭?
热门: 在星际直播养龙 当个渣攻真的好难[快穿] 堕落天使(掮客) 让我爱你,永远为期 误入眉眼 师祖他不爱女主爱替身[穿书] 美艳女教师 我成了DIO的恶毒继母 小例外 说好对师尊大逆不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