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出征

上一章:第96章 我不理你了 下一章:第98章 属下不会叠毯子,但是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四月十六践行,四月十七出征。

卫澧在城头下,一身亮银色盔甲,勒着一匹枣红色骏马,天光破晓后落在他身上,冷冽的眉眼处都被镀上一层金光。

他的头发被紧紧束在脑后,绷得眼尾愈发挑起来,然后面无表情地转头,向上去看。身后是几位将领,连接着黑云般的兵马和辘辘战车,战旗如鳞,声势浩荡,惊得地动山摇。

他还年轻,才二十出头,气质在少年的锋利桀骜和青年的稳重之间拿捏得当,比起那个冬天初见时候,更像个能挑起大梁的人了。

赵羲姮和陈若楠等妇孺家眷站在城墙头上,与他们遥遥挥手。

卫澧的唇动了动,冲她做出个口型,然后转头,勒紧马缰,带着人浩浩汤汤出城去。赵羲姮听不见,却看懂了,是让她等他回来。

今日风大,墙头的旌旗被吹得舒展开,猎猎作响,像是几十面牛皮鼓被敲响,鼓噪的人心底发颤。

远处渐行渐远的军队模糊成了一条黑色的长龙,蜿蜒蓬勃着一点一点擦过山脊,所到之处惊起飞鸟成片,野兽逃窜,最后这条黑龙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

从天亮一直站到天擦黑,城上掌了灯,赵羲姮的脸被吹得通红,腿也僵硬水肿,走一步便发颤。一同随她送人出征的妻子们也没有一个想要离开,只盼着天亮一点儿,再亮一点儿,还能最后看一眼他们的影子。

这是赵星列死后,整个平州乃至整个大周境内,第一次主动挥师。

虽然有战争就会有牺牲,说不定今日死的是别人家的儿子丈夫,明日死的就是自己家的儿子丈夫,能多看一眼就是一眼。

但她们也深谙,世上哪有千日防贼的?

高句丽像是阴沟里的老鼠,赵星列死后这几年养足了元气,频频骚扰平州边境,只防不攻谁都咽不下这口窝囊气。对付这种国,就要打他,把他打狠了打怕了才好。

好在对这场战事人人都觉胜券在握,墙上倒是没有人过于悲切,也没有人流泪痛哭。

小桃将赵羲姮手里的暖炉换了炭,赵羲姮回过神,“走吧,回去。”

一众人纷纷劈开一条路,目送赵羲姮下城去,目光中隐隐带着忌惮和艳羡。

她们忌惮艳羡什么?自然是艳羡赵羲姮能以女儿身执掌平州。

说明主公对夫人,不仅仅是宠爱,更是尊重和信任。

卫澧临走前,将平州守备军的虎符、调动各司的令箭都交给了赵羲姮。他不在,见赵羲姮便如亲见他,换言之就是将整个平州也交付给了她。

在座众人无不震撼,有人劝谏卫澧三思而后行,“从古至今,从未见女子掌权,夫人代政,恐怕有不妥。”

赵羲姮神色不变,只淡淡道,“从今往后,你便见着了。”说话的语气和模样,都有了卫澧的三分嚣张傲慢,让人不禁一噎。

众人将目光重新转向卫澧,只见他淡淡点头,表示赞同。

卫澧言出必行,凡事既已决定,就没有回旋余地,他们再觉不妥,也只能听命行事。

平州运行如常,赵羲姮将各郡呈上来汇总最后阅览一遍,装订成册,封存在书房。

陈若江这个万能的帮手被卫澧带走了,好在宋将军的女儿宋璇巾帼不让须眉,是个厉害人物,暂且能给赵羲姮充当助力。

宋璇自己是个女子,自然不会轻视同为女子的赵羲姮,两个人合作极为融洽。

赵羲姮再次深深感受到了平州制度的不完善,偌大一个不咸城,作为平州主城,相当于一国国都的地位,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个人顶事,剩下的全是小官小吏,即便不能复刻中央官制,但也不该这么粗简。

只盼着时间走得再快些,六月中旬的科举能选些顶用的人才上来。

兵才列在北高句丽的边境,高句丽王的书信就忙不迭送到卫澧手中了,信中言辞诚恳地道歉,表示自己以后必定不再骚扰平州,并且愿意馈赠金钱粮食美人。

对高句丽这种贱嗖嗖的行为,撩骚完了开始道歉,不说卫澧,就是别的将士们也觉得恶心。

卫澧当着使臣的面儿,将求和书撕碎,甩进了火盆里,然后微微抬起下巴,冲他阴鸷一笑,“拖出去。”

高句丽王得知使臣被斩,心下明了卫澧是不肯撤兵了,急得四处求援。

但人贱,他不可能只对着某一个邻居贱,周围大大小小的邻居,多多少少都别高句丽撩骚过,巴不得看他挨打,甚至必要时候,他们还能痛打落水狗。

西边的鲜卑王作壁上观,用一副看热闹的架势看高句丽和平州。

“大王,我们要不要趁此机会,坐山观虎斗,等时机成熟将平州和高句丽一并拿下?”帐中,鲜卑王拓跋迦高坐上首,年迈的宰相哑声建议道。

中原幅员辽阔,历史悠久,鲜卑在与大周交战的数年中,也逐渐侵染了汉族文化,中央官制沿袭大周官制。

拓跋迦略有迟疑,他与赵星列最后一战中,虽杀死了赵星列,但最后也落下了病根,一年里将近半年都是卧病在床的。这些年的鲜卑好不容易休养生息恢复元气,他身体和精力都大不如前,并不宜开战。

宰相像个被掐了脖子的鸡,瞪着眼睛尖声道,“大王,卫澧可是赵星列的女婿,赵星列死在您手里,这是血海深仇!今日能将剑锋对准高句丽,难保他强大起来,不会将剑锋对准您!”

身体的病痛到底消磨了拓跋迦的雄心壮志,他摆摆手,绿眸浑浊无光,“不过女婿,赵星列并无儿子。卫澧他既然有心争霸中原,就知道我鲜卑不是他能轻易触碰的,他该将锋芒,对准中原内部。”

高句丽油滑,直到五月末的时候,这场战事才从你追我赶,逐渐变成真刀真枪的碰撞。

卫澧不但错过了六月初一自己的生辰,也错过了六月中旬的科举。

因江东郡守一杀鸡儆猴,各郡县皆不敢私纳人才,尽数上交,那些向来有抱负却难以施展的寒门子弟也能分一杯羹。

他们身处下层,自然对民间苦楚和百姓需求更了解些,写出来的策论较为踏实;而富家宦官子弟,因家境优渥自幼教养良好,策论更大胆富有创造力。

原本考官只要在八百份中择取五十份上呈给赵羲姮阅览,留取人选就是,但却挑花了眼,最后递了一百份去。

沈都安也在其中。

他的策论既不占踏实中肯,也不占大胆创新,大概是因十几年都被封闭府中的原因。

但他心细如麻,加之江东郡守常利用他阅览奏疏,汇写策论,他议论政事的经验比旁人都多,且于农业上很有见解,倒是显得很出类拔萃,于一百人中占第三。

赵羲姮共甄选五十余人,留用二十人,其余三十几人放归郡县,由太守等人任用。

但是既然手边有能趁手熟悉的,就得先提溜上来用用,例如中了榜还在陈若江家里劈柴的沈都安。

他正在劈柴,被宋璇提溜着上了山,去见赵羲姮。

“精神头好了很多嘛。”陈若楠别的不在行,吃吃喝喝有一套,连带着沈都安最近胖了不少,气色也不错。

沈都安羞羞答答点头,“还好。”

“听陈若楠说你最近天天在做活,一天闲下来就难受?”赵羲姮指指椅子,示意他坐下。

沈都安脸微红,继续点头。

虽然这些天他已经彻底接受了江东郡守骗他且奴役他的事实,但多年以来的习惯还是让他一刻都闲不住,只要闲下来了,他就觉得抓心挠肝的难受。

赵羲姮觉得沈都安可真是个做官儿的好材料,头脑聪明,吃苦耐劳,凡事亲力亲为,力求完美,多好啊!就是单纯了点儿,委实好骗,但这些都不要紧,历练历练就行了。

她激动地一拍掌,“如今我有任务交给你,沈都安。”她从抽屉里拿出一块儿新打的令牌,锃新瓦亮的,然后交给他,“你现在就是平州新的户曹。”

沈都安懵懵懂懂将令牌接起来,询问赵羲姮,“户曹隶属丞相府,那丞相、丞相司直等人都是谁?”

说起这个,赵羲姮略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这个问题问得,真是教她老脸一红,她声音略微放低一些,强行解释道,“咱们平州这么小,设立这么多官职怪招人笑话的。”

“就是处处空虚的意思了?”

沈都安人情往来不会,说话太直,赵羲姮只觉得脸上挂不住,她强调,“这说明你的升职空间很大。”

“你先别管这些了,今年平州主战,粮草需得供给充足,我们又与青州幽州交恶,只靠着冀州一个出口向南进行贸易定然不够,且天下不安,除了粮食外的贸易想必更不会长远,今年平州主要还是以粮食种植为主。

山下是一片参场,我将其中四分之三停种,那四分之三的人手由你调度,在不咸内选一合适的地址,将你折子中所提的水稻种发实验一年,若是可行,明年就在各郡县进行推广。”

沈都安眼睛发光,呼吸急促,他手都在抖,“夫人,我……,我我我……”

他像是又要发表什么凄切地感言,赵羲姮浑身一个激灵,连忙打住,“别别别,年纪轻轻别跟个怀才不遇的老学究似的,现在,马上,带着你的令牌,出去!”

沈都安晕晕乎乎走到门口,赵羲姮在里头追说道,“你一年俸禄百石,别忘了领。”

听闻此言,沈都安脸都涨红了,眼泪不自觉掉了下来,一边用袖子抹眼泪,一边风一样跑出去了。

他有俸禄了!他有俸禄了!

沈都安在农业方面展现的才能较为突出,赵羲姮很好为其找寻去处,其余十九人,自然要等举办琼林宴上再细细揣摩专长,将职位定下来。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6章 我不理你了 下一章:第98章 属下不会叠毯子,但是会……
热门: 亲爱的苏格拉底 末世炮灰,风骚走位[穿书] [综英美]脑洞支配世界 顶级超英疗养院(综英美) 玄学学霸的暴富日常 完美离婚[娱乐圈] 雪白的嫂子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过分偏爱 女配是大佬[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