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一更

上一章:第91章 一更 下一章:第93章 一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卫澧日日记挂高句丽,但科举和述职两件事儿堵着,他委实抽不开身,于是连睡觉的时候都忍不住梦呓。

赵羲姮是一贯觉深的,无论多嘈杂都能睡得沉,但现在月份稍大一点了,夜里常觉得沉甸甸的,睡眠也没有往日好,卫澧这时候说梦话就显得有些烦人了。

虽然卫澧也就十天半个月能说一次梦话,最多喊的还是赵羲姮的名字,但赵羲姮一烦躁起来,自然觉得他哪哪儿都是错的,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

“起来!”她气道。

卫澧迷迷糊糊醒来,抱着她下意识亲亲额头,“怎么了?”

“滚出去睡!”赵羲姮烦躁地捶他,“你说梦话你知不知道?”

“那我不说了。”卫澧随口应道,他才不想出去睡书房。

“不行!你出去!”见他又要闭上眼睛,赵羲姮连忙推他,她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一边哭一边骂他,很不讲理的样子。

两个人叽叽歪歪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卫澧低头,灰溜溜卷着铺盖出去了。

她现在脾气怪的很,卫澧一时半会儿摸不透,有时候生起气来,一边哭一边骂人。

卫澧走了之后,赵羲姮看着冷冷清清的屋子,又觉得难受,她现在不知道怎么了,就是一股难受劲儿上来无理取闹。

要说西院住着的那些人,烦人是真的烦人,卫澧不让他们出门活动,他们就没事儿趴在墙头上盯着,整日跟蛆一样盯着人家内帷里的那点儿事儿,巴不得人家两口子过得不好,他们好能逮着缝隙塞进去个人。

眼下卫澧半夜被赶出去睡书房,他们没多一会儿就又得了消息,开始阴暗地揣摩两个人是不是吵架,毕竟卫澧出来的时候,可是一脸的不高兴。

这些天他们照着卫澧的传召依次去述职,将各地这一年里的情况大大小小进行汇报,然后卫澧提出问题,他们作答。卫澧对每个人都很平淡,看不出多偏爱哪个,或者说对哪个都不怎么满意。

明日就是宴会,待宴会结束后,他们就得收拾包袱滚蛋,到时候再想有点儿小动作或者得点儿好处就不容易了,闺女带都带来了,总不能原原本本再带回去。

照卫澧的话来说,他们就是一天天屁能耐没有,还不往好草上赶,他都不稀的搭理他们,他们还一天天觉得自己可能耐了一个个的蹦跶老高。

但凡他手里不缺人,早让他们滚蛋了。

好在这次科举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但愿有些可用之人。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的时候,卫澧顶着露水回去了,赵羲姮最近情绪不稳定,他格外担忧。

不想赵羲姮一见他就哭了,眼泪哇一下淌出来,止都止不住,抓着他衣襟哭,“卫澧,我不是故意要无理取闹,也不是我想哭的,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卫澧用袖子给她擦眼泪,拍拍她的后背,不知道怎么安慰,于是故作轻松道,“你看你,多大点儿事,还值得哭?我又没跟你生气,你哭什么哭?别哭了,再哭我就笑话你了。”

没什么哄人的话,赵羲姮却听着很踏实,眼泪也不流了,只是一抽一抽的,“那我以后控制一点儿,不冲你发脾气了。”

卫澧捏捏她的脸,“你不冲我发脾气你是想冲哪个野男人发脾气?我告诉你不行啊赵羲姮。”

赵羲姮噗嗤一声笑出来,抬起头,泪光点点地望着他。

卫澧给她抹抹眼角的泪渍,又亲亲她的发顶,“赵羲姮,咱俩生完这一个以后就不生了,太遭罪了。”不仅赵羲姮遭罪,他也遭罪,到现在四个半月了,他还是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吐一遍。

赵羲姮软软糯糯的嗯了一声,但是又一想,“万一是个女儿的话,你真的不打算再要个儿子啦?”

别人家都是要男孩继承家业,不知道卫澧是不是也这样想的。

“不要了,你看宋将军那个女儿,不是也很厉害吗?”卫澧亲亲她的眼角。

“是啊,毕竟你都说了,将来要是有个女儿,肯定天不亮就把她薅起来去练功,那她将来出落的一定很厉害,女中豪杰。”赵羲姮揶揄他,小家伙还没出生,卫澧就喜欢的不得了,要是出生了,不要说这么严苛对待了,估计说一声重话都舍不得。

卫澧脸一红,觉得她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但没到临穷末晚了,还是嘴硬,“是,我说的,女中豪杰。”

赵羲姮摸摸他的手指,吸了吸鼻子,卫澧的手掌滚烫滚烫的,这股子热意,像是能顺着他的掌心,一直传递到自己的心里一样。

卫澧说话不好听,但大多是口是心非。

无论他嘴上怎么坏,行动举止都很让人有安全感。但赵羲姮与他在一起,像是飘蓬有了着落,有什么不开心的都可以同他说,就算他给不了什么安慰的话,就这么一直握着自己的手,她心里也就安宁了。

阿耶死后,她从未想过,世上还有个别的男人能这么靠得住,能这么爱她。

她爱不爱卫澧,她自己不知道,或许没那么爱,如果将卫澧与阿耶阿娘和孩子摆在一起,她一定首选的不是卫澧。

但她知道,自己可能喜欢他,同他在一起,就很开心,日日都想见他。

夜里宴会设在水榭,是镇北王当时兴建行宫时,专门留下来作为举办宴会的场所。

赵羲姮不喜欢奢靡,照着卫澧的风格来装的话,他必定是哪个贵用哪个,像个土财主,所以她将水榭装点之事全都揽下了,也没怎么饰以金银玉器,多以汉白玉装点,保留了原本简单硬朗的风格,看起来极为庄重,甚至不像个会有靡靡之音的地方。

赵羲姮觉得既然要办宴会,那府上缺些舞姬,自然要从教司坊请些来表演。

卫澧问,“你喜欢看歌舞吗?”

赵羲姮摇头,她不喜欢,每次看都昏昏欲睡,但正正经经的宴会,怎么能没有歌舞呢?

“那就不请了,惯的他们,在自己家还没看够跑这儿来看了?军中有战前舞,你看过没有?”卫澧兴致勃勃问道。

赵羲姮摇头。

“那我让陈若江他们准备战前舞给你看,特别激昂,你会喜欢的。”

赵羲姮觉得很好,但又觉得哪儿不对劲儿,这不是给诸位太守的送行宴吗?怎么卫澧专问她喜不喜欢呢?主宾皆欢才是正经的。

宴会上表演战前舞是令诸位太守及其家眷没想到的,他们原本以为能趁着宴会和乐的气氛扯扯皮,结果场面气氛硬生生整的格外肃杀,他们连筷子都不敢下,直挺挺地正襟危坐。

卫澧端坐高台,还难得好心地招呼他们,“诸位怎么不喝酒啊?”

战鼓雷雷,惊天骇地的,他们能喝进去酒心得多大?这到底是送行宴还是鸿门宴哇?

卫澧掀唇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不敢喝就对了,一天天给他找不痛快,他断不会让他们也痛快了的。

场面气氛凝重,赵羲姮暗暗掐了一把卫澧,“你故意的是不是?”故意将气氛搞的这么凝重折腾人呢。

卫澧故作疼痛,给足了她面子,“夫人说什么呢?”

她原本以为战前舞既然搬到宴会上,就是简化了的,没想到弄得杀气腾腾的,宾客坐立不安,“换下去,别闹了。”

好在她提前做了准备,请了山下教司坊的舞娘在台后备着。

鲜妍的舞娘上场之后,气氛陡然缓和,显得有几分其乐融融了。

卫澧和赵羲姮都不喜欢看,便专注在饭菜上,宴前两人用过饭了,但赵羲姮一人吃管两个人的,眼下又饿了,卫澧将菜挨个尝了一边,挑了些容易入口的给她。

集安郡守家的女儿一直暗暗看着上首的情况,忍不住松口气,卫澧对赵姊姊,看起来还是不错的。她安心下来之后,就开始对着案几上的美食使劲儿。

赵羲姮孕后想念晋阳的菜色,卫澧于是花了大价钱,从南边儿请了许多厨子,做什么菜系的都有。

卫澧低头剥虾,赵羲姮扫视下面一圈儿,问,“你见过江东郡的太守了?”

“见了,贼眉鼠眼,不堪大用的模样。”卫澧道,他还是略有失望的。

四十份折子里,除却三十二份打回去重写,剩下的八份里,七份平平无奇,也就江东郡的汇总写得能入人眼,原以为会是个人才,但没想到一见却平平无奇。

赵羲姮也觉得惋惜,那汇总折子写得是很不错,当日她一见江东郡守夫人心里就有些打鼓,总感觉他夫人如此,江东郡守估摸着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我问了他几个问题,他答的并不怎么好,那折子活脱脱像是别人代笔的一样。”他脱口而出。

寂静一刹,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心里有了个猜测。

他们说什么,下头自然是听不见的,只能瞧见夫妻两个其乐融融,卫澧亲自剥虾给赵羲姮吃,可见亲昵宠爱,像是谁也插不进去的模样。

只听卫澧忽然喊道,“江东郡太守何在?”

席上慌慌张张跪出来个麻杆儿一样的中年男人,“臣在。”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1章 一更 下一章:第93章 一更
热门: 偏执男主白月光我不当了 嫁给豪门前男友 和暗恋的人相亲后 异世医仙 地球上线(地球上线原著小说) 男团选拔赛的女导师 这昏君的黑月光我当定了 小秘书系统 一位女心理师的情感救赎 六本书的主角都觊觎豪门老男人